果然,隨著林楠的話一出,這位埃爾神醫眉頭不由微微一挑,竟然出現絲絲錯亂之感。

雖然很隱秘,也很短暫,但還是被一眾高手微微捕捉到一絲不同尋常。

「哼,哪來的毛頭小子,也敢質問本座,滾一邊去!」埃爾神醫沉聲怒斥了一聲,威嚴十足。

與此同時,一身的大修士氣息更是直接展露而出,想要以氣息碾壓林楠。

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位大修士高手,實力不俗,否則也不能讓各方如此忌憚與縱容。

然而,任憑他如何,林楠都彷彿沒事人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始終帶著淡笑之意。

惱羞成怒!

這一點,林楠已經確認了。

總裁,管好你兒子 「質問你?你還不配!」林楠隨意道了一聲。

「滾一邊去!」

林楠也開罵了,被人阿貓阿狗的罵了半天,若非在人家地盤上,林楠甩手就給他一巴掌。

大修士高手了不起啊?

兩位保鏢也是大修士更了不起了?

特么的自己也有兩位保鏢,宗師境的!

這句話一出,這位埃爾神醫頓時大怒不已。

平常只有自己罵人的份,何曾有人敢罵自己?

在這歐洲大地,自己這位神醫是何等的尊崇,有人罵自己?

「大膽,你找死!」埃爾神醫直接大罵一聲,抬手便是一巴掌,直奔林楠這個無知小兒而去。

在看到埃爾神醫竟然敢動手的瞬間,雷蒙德等人心都快跳出來了,嚇個半死,第一時間就要出手阻攔。

「埃爾,你敢!」

雷蒙德幾人幾乎同時爆喝而出。

「啪!」

一道響亮的巴掌聲,如約而至,直接響徹在眾人耳邊。

不過當眾人看到這道聲音的源頭后,都愣住了。

林楠依舊如同沒事人一般站在原地,身邊倒是多了一個何宏,而原本動手的埃爾神醫,臉上卻突然多出了一道鮮紅的巴掌印,直接將這位堂堂歐洲神醫打蒙了。

估計做夢都沒想到會有這麼一日。

被人打臉!

赤裸裸的打臉!

頭號甜妻:早安,小叔叔 「啊……」埃爾神醫後知後覺的慘叫一聲,帶著濃濃的憤怒之意大吼而出。

「該死,給我殺了他們!」

然而,身後的兩位的大修士高手保鏢此刻卻紋絲未動。

「該死,該死,你們都死了嗎?給本座殺了他們!」埃爾神醫見兩位保鏢不聽使喚,更是暴怒不已,開口直接大罵道。

殊不知這一刻兩位大修士保鏢臉色那叫一個難看,當真是鐵青一片,有些白痴的看向這位神醫。

怎麼出手?

他們作為旁觀者,看的真切。

先前那一刻何宏動手太快了,快到讓他們這種大修士高手都反應不過來,這是什麼手段?

尤其是之前何宏驚鴻間暴露的氣息,更是讓人駭然,引的他們猜想到很多。

他們不是皇家聖騎士學院的高手,不知道林楠等人前來,但卻絕對比這位埃爾神醫知道的多那麼一些。

東方華夏大地,有他們惹不起的人!

顯然,這幾位就是,否則何以讓皇家聖騎士學院的一眾高手如此客氣以對。

再想到之前雷蒙德口中的林先生……瞬間更是讓他們覺得有些咋舌了。

華夏的林先生,那位傳說中的林大師?

一瞬間的功法,他們想到了很多。

誰還敢動手?

他們是受到埃爾神醫的恩惠,選擇跟隨他,但也不是奴僕,只是各有所需而已,可不想去找死。

所以,哪怕是埃爾神醫大罵不已,他們也不出手,依舊站在原地不動。 「你們兩個廢物,還楞著幹什麼,給我殺了他們!」埃爾神醫大吼大叫,這一巴掌不曾將他打醒,反而更是要將他打上天了。

「啪!」

何宏隨即反手又是一巴掌,印在他另一側的臉頰上。

第一次,大家還沒有看清楚。

但這次,所有人都看清楚了。

雷蒙德和雷諾二人一左一右的站立在林楠身邊,沒有出手阻攔的意思,態度表明了一切。

他們和林楠站在一起。

埃爾神醫的兩位大修士高手保鏢也看的真切。

埃爾神醫被打蒙了,深陷局中,不是很清楚,但也在這一巴掌后打蒙了。

緊接著,這位神醫竟然想直接下場拚命。

「啊,該死,混賬,我殺了你們!」埃爾神醫如同一頭受傷發狂的野獸。

身後,兩位大修士保鏢忍不住大聲咒罵了一聲。

豬隊友!

一點眼力都沒有,都這個時候了還看不清情況。

二人相視一眼,肯定不能再繼續鬧下去了,索性直接上前,一人一個,直接攔住,幾乎是強制性的將人給攔下了。

「埃爾先生息怒,別鬧了,這幾位是華夏的貴客,不可怠慢了!」其中一人連忙開口怒斥了一聲,聲音直接在埃爾耳邊炸響。

正常而言,這種聲音足以將人從暴動中鎮定下來,有著警示之效。

但對這位埃爾神醫而言,完全無用了。

「放開我,本座才不管他們是什麼人,惹了本座的,那就沒有好下場!」埃爾神醫依舊不願意放手,被人打臉,這對於他而言,奇恥大辱!

兩名保鏢此刻臉色更難看了。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二人相視一眼,陡然間直接動手,瞬間將這位埃爾神醫給制服了,然後給打暈過去。

雖然有些冒犯,但也總比找死強。

「各位貴客實在抱歉,埃爾先生就這樣,還望各位見諒!」兩位大修士高手連忙開口道歉。

「雷諾院長也是知道的,埃爾先生這兩年專研醫道,可能脾氣不太好,但都是為了塔塔爾前輩好,還請見諒!」

這兩人很是客氣,生怕真的觸怒了眼前這些人。

他們也只是普通大修士高手而已,無論是皇家聖騎士學院,還是東方的這群人,都不是他們能夠惹的起的。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雷蒙德等人雖然對這位埃爾神醫之前的囂張不滿,但一想到這兩年這位神醫也確實在給師叔看病,也不想真的出事。

狐情問青天 「林先生,這件事我們願意替埃爾先生給您道歉,還請先生能否開恩,華夏有句話宰相肚裡能撐船,林先生您看?」雷諾開口說道。

這是來求情了。

林楠深深的看了一眼這位埃爾神醫,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不過既然主人都不在意了,他還在意個屁。

沒有開口,林楠只是淡淡點點頭。

雷蒙德和雷諾二人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們此刻對這位埃爾神醫也有些不滿,但畢竟是歐洲僅存的一位神醫,這關係到救命的事情,能不得罪死,還是不得罪死的好。

說不得什麼時候還有其他的需要。

「你們照顧好埃爾先生,和他介紹下,不要太自以為是,井底之蛙而已!」雷蒙德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埃爾神醫的兩位大修士保鏢自然是連忙點頭稱是,根本不敢有其他的念頭,一番道謝后,直接架著昏死過去的埃爾神醫急匆匆的離去了。

不多時,林楠帶著何宏進入古堡,楊胖子等人反倒是都留在了外面,一個病人有什麼好看的,反倒是不如在這古老的學府中拍點照片,打打卡也是不錯的。

床榻上,一位老人很是虛弱,雙眼緊閉,瘦的都快不成樣子了。

這種模樣,絕對讓人無法想象的到會是曾經歐洲的巨頭人物,一位大修士巔峰的絕世高手。

雷蒙德等人見狀,鼻子都有些發酸。

即便是何宏見狀也有些不是滋味。

「老友,多年不見,你怎麼變成了這個糟糕的樣子!」何宏有些噓噓說道。

似乎聽到了聲音,床榻上的人努力的睜開了一些眼睛,雷蒙德二人見狀,連忙上前為老人輸入真氣,如此才算是讓他好上一些,至少臉上有了一些紅潤。

「咳……」老人咳嗽了一聲。

「不中用了,倒是你這老傢伙,最終還是把我這種老傢伙給超越了。」

老人開口,有些凄慘的笑了一聲。

堂堂皇家聖騎士學院的老院子,歐洲最富有盛名的高手,成了此刻這種慘狀,心底怎麼能好受?

這是一代牛人,否則也不可能獨自沖關,非大能力者不可為。

其他人都沒有打擾,何宏和老人聊了幾句,惋惜不已,感嘆不止。

期間雷蒙德二人沒少給老人輸入真氣,以此來維持老人的交談。

少卿之後,老人這才看向林楠,顯然早已得知了林楠的身份。

「果然長江後浪推前浪,小友讓人欽佩,請恕老朽不能見禮了。」老人對林楠開口說道。

「老爺子客氣了,你先別說話,等我給你看看!」林楠輕聲開口,看的出來這老人應該不差,否則何宏也不會這般。

沒有遲疑,林楠開通高級通天眼,請小小醫館來診斷。

雷蒙德等人一聽林楠真要給師叔看病,頓時一個個眼中滿是喜色,帶著極大的期待之意。

然而很快眾人又有些傻眼看。

因為林楠根本沒有接觸,就站在床邊一動不動的,完全不知道在幹什麼。

房間內,沒有人說話,目光全部聚集在林楠和床榻上的老人身上。

一直持續了兩三分鐘的時間,林楠這才眉頭微皺的結束了,小小醫館那邊也傳來了一些診斷的消息。

老者的情況,還真很是有些嚴重。

畢竟是沖關失敗所致,能活下來,這與那位埃爾神醫或許有些關係。

但問題是,這位埃爾神醫顯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在老人體內無形之中用了一些極其不好的東西。

似乎,還真是印證了林楠之前的一些推測。

那傢伙,還真是別有用心,暗中給這位老人動了一些特殊是手腳。 與此同時,先前被兩位大修士保鏢給打昏帶走的埃爾神醫這個時候蘇醒了過來,正坐在一輛車子上,已然從皇家聖騎士學院離去。

只不過此刻臉色那叫一個鐵青,非常的難看。

左右兩側的五指印,依舊很明顯。

「先生,這件事真怪不得我們兄弟,那人叫林楠,是公認的煉丹大師,連皇家聖騎士學院都如此恭敬,可見一斑。」一名大修士高手在他身邊開口說道。

「出手的那人,應該是一位宗師境高手!」另一人也沉聲說道,帶著一絲后怕之意。

此刻二人還覺得後背一陣發涼,宗師境高手出手,一旦惹怒了,他們都得死。

「先生,那些人,咱們得罪不起的!」

埃爾神醫坐在車裡,一直沒有說話,但臉色比之前還要難看了。

雖然他先前確實沒有想起林楠這個名字來,但此刻二人一介紹,他還是有印象的。

畢竟那是一位傳說中的煉丹大師,名氣之大,傳遞整個修士高手圈。

之前,他也聽人說過,只不過這位埃爾神醫很自負,對此完全不屑於顧。

但沒想到竟然出現在眼前,還給了自己這麼兩道響亮的巴掌!

他是神醫,是歐洲人人敬重的人物,被人赤裸裸的打臉,他怒極!

尤其是,此刻這位埃爾神醫突然間心底有著一絲害怕之意。

雖然自己的手段很隱秘,但畢竟林楠的名聲傳的很大,真若是被查到,那就真的成了過街之鼠了,自己的末日也就要到了。

「他們必須要死!」埃爾神醫突然間開口,帶著一股咬牙切齒之色,充滿了恨意。

「額……」

身邊這兩位大修士高手當即嚇個半死。

先前說了那麼多,都白說了?

腦子不會真有病吧?人家那可是有宗師境高手存在的。

「埃爾先生,這件事還是算了吧,咱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對付的宗師境高手若是想殺我們,輕而易舉!」兩位大修士保鏢勸說道。

這位埃爾先生瘋了,他們可不想瘋。

然而接下來埃爾神醫的話一出,二人頓時都是微微一怔。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不死,死的便可能是我們,你們以為為何這兩年會這般容易踏入大修士之境,為何自己的實力會提升的如此之快?」

「埃爾先生,你這是?」二人有些不解。

「哼,還不是本座動用了特殊手段,將塔塔爾一身的實力都轉嫁到你們身上,否則以你們的資質,哪怕是再有十年二十年,也不見得突破!」埃爾神醫冷哼一聲,直接開口說道。

這一下,頓時將二人嚇住了。

「什麼?」

看到二人這般,埃爾神醫冷笑一聲,顯得有些讓人害怕。

「本座掌握秘術,可以將他人實力轉嫁吞噬,這也是你們跟了我之後快速提升實力的關鍵,你們偶爾服用的那種特殊的藥液,其實就是本座從他體內提煉出來的精華,再配合一些輔助靈藥材,最終成全了你們!」埃爾神醫徐徐說道。

一旁,二人聽到這些話之後,幾乎是徹底嚇傻了。

還有這種事情?

怪不得一開始他們都覺得那東西有些濃濃的血腥味,原來竟然是如此。

一直以來他們都以為這是一種寶葯,哪曾想會如此?

「埃爾先生,你怎麼能這樣?」二人突然間覺得一陣噁心,這個說法難以接受。

埃爾神醫再度直接冷哼一聲。

「不這樣,就你們能夠這麼快突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