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兒嘴角翹起:「不過,你長得真好看。」

迅速躲避舒易的攻擊,來到舒易身邊,挑起舒易的下巴:「不如和我一樣變成魔?魔修可是比你這修仙的小修士自由多了。」

被禁錮的無法動彈的舒易很快衝破束縛手中的龍泉如同銀龍一般靈活的朝著染兒的方向所逼近。

染兒不停後退。

「姑奶奶今日還不信邪了,什麼破劍!我就不相信了!」

似乎聽見破劍二字,沒有等舒易操控,那龍泉已經對她發動攻擊了。

劍氣縱橫,眼前的魔女很快就負傷累累。

染兒深深的看了一眼,隨即很快消失了。

「舒易!你沒事吧!」

舒易回頭看見是隊友們,搖搖頭:「我沒事,剛才有個魔修。」

「這個村子里的人恐怕性命攸關,我們快去看看。」

「好。」

幾人快速朝著村莊跑去。

遺憾的是看見的又是之前的那般的畫面。

舒易緊緊握住龍泉劍。

這些魔修真的這般輕賤人命嗎?

「舒易,這裡還有人!」

有人發現躲在了狗洞里還有數十個人。

「還有氣兒!」

感受到他們還有氣息,舒易放下心來,看來這些人怕是躲在這裡但是被嚇暈過去了而已,好在性命無虞。

舒易和弟子們把這些人妥善安置好了。

因為天色已晚,再加上那些倖存的人的挽留,舒易等人便在村子里留夜。

月明星稀,月光柔柔的撒在屋頂上,而舒易則是坐在屋檐上,他身上穿著一身白色中衣。

他從來沒有看見如此這般多的死人……

魔修果然手段殘忍。

看著手心裡的龍泉,舒易心裡有一股義憤,這些魔修果真是猖狂至極。

可恨沒有救下那些人。

舒易垂下頭,很明顯有一種挫敗感。那些無辜的人……

。 「我說了,要加冰。不明白?」江映皺著眉看著這個新來的小姑娘。

小姑娘瑟瑟縮縮的,立馬道歉:「對不起映姐,我這就去換。」

江映擺擺手,「不想喝了,出去。」

「對不起映姐,對不起。」小姑娘紅著眼睛走出去。

錢姐端著一杯冰咖啡走進來,放在江映的桌子上,無奈道:「小祖宗,你還要氣走多少實習生啊?」

江映端起冰咖啡,抿了一口心情愉悅多了,「錢姐,你知道的。我不喜歡池致塞人過來。」

「寶貝,這是你和池老闆的事,我也管不著啊。」錢姐是江映的經紀人,江映的感情生活她不管,她負責熱搜控制輿論和公關已經很忙了。

「哎,都怪我這該死的魅力。下次池致再塞人過來,直接送回去給他。老娘懶得跟他玩心思。」江映百無聊賴的坐在椅子上轉了一圈。

恰好有人敲門。

江映一秒端正,高冷的抬眸看著門口道:「進來。」

來人是顧觀池,一身休閑裝鬆鬆垮垮,渾身的少年氣。眉清目秀,薄唇微紅。

錢姐看了一眼道:「我先出去,你們聊。」

江映高冷的點點頭,低聲嗯了一下。

顧觀池站在江映面前,青年人挺直的脊背不卑不亢的站在她面前,可是江映卻覺得看出了一絲柔弱的可憐。

江映拿齣劇本給他,道:「你坐下看看。這個角色導演一直在找適合的人,你要是沒問題我可以帶你去試戲,通不通過還是看你自己。」

「謝謝江老師。」顧觀池坐下翻看劇本,雙眼明亮的看著她。

「嗯。」江映端著范兒喝咖啡,電腦屏幕上是她和一個黑粉的對罵現場。

「江老師,我看好了。」顧觀池起身。

他沒想到江映竟然拿這個劇本給他。

「嗯,覺得怎樣?」和黑粉的對罵以江映戰胜鍵盤俠結束,她心情很愉悅。

「很好的。只是我怕我演不好。這個角色很複雜,更何況這個對手戲好像是和江老師的,我怕辜負了江老師的期待。」顧觀池有些臉紅,青年人白皙的皮膚上沁著密密麻麻的汗珠。

顧觀池心裡早有把握,這分明就是為他量身定做。

而且這部劇,不就是他投資的嗎?

顧觀池內心愉悅。

他的鼻樑竟然這麼挺?

他的口紅是什麼色號?竟然這麼順眼?

他的喉結是做的吧?這麼性感?

草不是吧。

江映咽了下口水。

「我覺得你可以。怕就不要做這一行,既然來了就不要說怕。」江映鎮定的看著他的眼睛。

青年雙眼明亮,儘是期待:「我一定不會辜負江老師的信任。」

江映點頭,「明天去試戲吧。下午我有電影要拍,你要是有空就跟著一起來學學吧。」

「我,我可以嗎?」顧觀池眼睛可真漂亮啊。

「來就是了。有什麼不可以。」江映不能看他的眼睛。

這簡直要命。

這小孩兒長得這麼漂亮。

就離譜。

「謝謝江老師!」顧觀池鞠躬。

「客氣,你……」江映正想說什麼,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江映一看,好嘛。母上大人。

「喂媽。」江映依舊高冷的把手機拿出幾米遠。

「你怎麼回事?!你和小顧見過沒有!?怎麼也沒個動靜?!人小顧我看著長大的,很靠譜。你這麼大年紀了,他跟你在一起也是你佔便宜了。」

「什麼?我佔便宜?我這麼傾城絕色卓爾不凡天人之姿冰肌玉骨,分明是他佔便宜了好吧?」

「你能不能要點臉?你那張臉我們都看膩了。小顧真是個好孩子。你好好跟他處,聽到沒有?」

「什麼玩意兒?我不是好孩子?整天小顧小顧,小顧就在旁邊,你們講話去。」江映翻白眼的把手機遞給顧觀池。

顧觀池在江映目光注視下顫抖的接過手機,跟季靜通話。

江映站在一旁,明目張胆的偷聽。

「小顧啊,你在映映那裡啊?你們在吃飯嗎?阿姨是不是打擾你們了呀?」

態度這麼好?江映翻個白眼。

「沒有的沒有的。在和江老師談事情。」顧觀池看了一眼江映,弱弱的。

江映還不知道,顧觀池心可是黑得發亮,他這乾淨陽光小奶狗的模樣就是為她而演的。

「談什麼公事啊?談個戀愛吧。」

……??!!

天雷滾滾,這是土味情話嗎?

「我,我都可以的……江老師很優秀,不是我能高攀的。」顧觀池憨憨笑了一下。

這句倒是實話,在此之前顧觀池都覺得自己配不上江映。

「哎!怎麼能說這種話。你這孩子真是,她都……」

江映搶過手機,「媽,我們去吃飯了。別講了。」

拿手機——掛電話。

一氣呵成。

顧觀池好像想笑。

江映恢復高冷,「有什麼好笑的?跟上。」

「好。」顧觀池開心的跟上江映的步伐。

他記得以前江映在採訪里說過,她喜歡小奶狗型的男生,要很會撒嬌,很聽她的話,看起來很可憐的那種類型。

當時江映怎麼說的來著,「我都這麼強勢了,找個聽話的小奶狗不衝突吧?」

顧觀池為了有朝一日能在她身邊被她一眼看到,這些年一直照著她喜歡的樣子長。

可惜的是,他這聲音一直都是低沉磁性的,一聽就是所謂的攻音。

他學不會怎麼改變自己的聲音,也怕她不喜歡。

如今看來倒也還好,至少江映什麼反應都很正常。

要怎麼做,才能一步登天和她在一起?

雖然利用婚約確實對不起江映,可是他不能再等了。

他不能保證江映能等到他成長擁有自己的成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