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景銳心虛地連眼睛都沒睜,反駁道:「你昨晚怎麼了,你自己不知道?」

喬語楞了下,然後昨晚的回憶斷斷續續地湧上腦海,腦後的疼痛也在提醒這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一股寒意讓她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梁景銳見狀,趕緊拉她躺回被窩。

半響,喬語臉色難看道:「是誰幹的?」

梁景銳一頓,緩緩道:「我讓周立去查了!」

話剛落,梁景銳的電話就響了,正好是周立。

「總裁,我們只查到了和黑虎幫有關,其他線索似乎被人抹掉了,我們沒有查到黑虎幫為什麼要針對夫人,還有,昨晚,黑虎幫被人滅了,坤哥被連人帶證據都送到了警察局,估計再也出不來了!」

梁景銳聽了,沉默了會兒,道:「好,知道了,這件事就這樣吧,不用再查了!」

喬語看著梁景銳掛了電話,聽到內容的她不由奇怪道:「為什麼不查了?」

「是顧予寒做的!」梁景銳雖然萬分不願意,但仍然將昨晚顧予寒及時趕到,救了喬語的事說了。

喬語想了想,看著彆扭懊惱的男人,眼睛一轉,抱著梁景銳道:「景銳,你和他是不一樣的,改天我們請他吃飯!」

聽到我們這個詞,梁景銳心情大好,突然不懷好意地道:「小語,如果你再不放開我,那我們不如來做晨運吧?」

喬語聞言,立即放開了梁景銳,還推了下他,嬌嗔道:「流氓!」

兩人笑了會兒,梁景銳突然嚴肅道:「以後不許去酒吧,還有不管去哪兒,都要給我說聲!」

喬語楞了楞,看著梁景銳眼中的擔憂,笑著點了點頭:「好!」

第二天,梁景銳就約了顧予寒,人情欠的越久越難還清。

顧予寒來到時,就看到梁景銳和喬語坐在一起說笑,腳步一頓,眼神黯然,正了正臉色,來到兩人身邊。邊落座邊道:「怎麼想起請我吃飯了,還兩個人一起?」

喬語點了點菜單,道:「先點餐吧!」

梁景銳道:「是要感謝你昨天晚上救了小語!」

顧予寒手一頓,淡笑道:「不用了,我和喬是好朋友,不用這麼生疏!倒是梁總裁,我不相信你的目的這麼簡單!」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顧予寒犀利的眼神透過菜單上方緊緊地盯著梁景銳。

預謀成婚,強寵傲嬌御姐 喬語好奇地看著梁景銳,但是沒有說話!

梁景銳一笑,讚賞道:「不錯,今天有個合作想和顧先生談!」

這倒是奇了,顧予寒放下菜單,道:「我們有什麼可以合作的?領域不同,梁氏是做國際貿易的吧?我們是安保公司!」

梁景銳搖搖頭,正色道:「昨晚小語的事讓我心下很擔心,我不想再重蹈覆轍,所以,想在梁氏之外,發展一個自己的安保部門,和FC的合作,可以說是互惠互利,正好小語也很熟悉貴公司,所以,這個部門就由小語來負責!」

喬語驚訝地道:「景銳?」

梁景銳對著喬語笑笑,道:「這樣我也放心一些!」

顧予寒看著這一幕,只覺得刺眼,突然道:「可以,有生意不做是傻瓜,只是~梁總裁的這個合作是多深的程度?」

梁景銳身子靠前,靜靜地看著顧予寒的眼睛,緩緩道:「全面!」

顧予寒一笑道:「梁總裁說笑了,想必你也知道,FC安保公司身後是國際組織FC,遊離在法律的灰色地帶,雖然沒有觸犯各國,但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梁總裁的全面合作也包括這部分嗎?」

梁景銳沉吟了下,道:「開個條件吧!」

顧予寒反問道:「梁總裁能付出什麼?」

「每年FC組織30﹪的支出由梁氏承擔,小語要有和溫良同等的職位,並且FC要全面保護小語的安全,接不接任務由她自己決定!」梁景銳看著顧予寒,認真道。

「景銳?」喬語不贊同道,她曾經在FC待過,知道這30﹪意味著什麼,何況僅僅是為了她,這不值得!

梁景銳拍拍她的手,然後轉頭看著顧予寒。

顧予寒看看兩人相握的手,笑道:「成交!」也好,這樣,他就離小語更近了!

喬語心中一暖,知道景銳這樣,是不想再欠顧予寒的情,還能為自己的安全加一層保障!

與FC的合作全權由喬語負責,第二天,喬語就來到了FC安保公司,看著熟悉的大樓,不由得感慨萬千。

溫良已經聽顧予寒說了,欣喜地迎上來,道:「歡迎你,喬經理!」

喬語不好意思地笑笑,道:「頭兒還是像以前那樣叫我吧,再說我就是個挂名經理,也不一定要來上班的!」

溫良笑笑,將她迎進去,邊走邊道:「G在辦公室等著,我帶你過去吧!」

喬語點點頭,來到顧予寒辦公室外,溫良突然指了指隔壁的辦公室,道:「這是你的辦公室!」

然後帶著她直接進了顧予寒的辦公室,只見他剛剛放下一份文件,抬頭笑道:「喬,你簡直就是我們的財神爺啊,剛剛有個大單,任務也簡單,就在本市,你接不接?」

喬語沉思了下,道:「你說!」

「著名畫家蘇岐山回國辦畫展,就在本市,請我們公司做安保工作!」

喬語驚訝道:「就是那個國畫界的泰斗人物蘇岐山!」

不怪喬語驚訝,就連她這個不怎麼懂畫的人都知道這位畫家,可想而知蘇岐山的名氣了,據說,他的一副作品曾在拍賣行拍出了高價,可以說是還在世的畫家中,拍價最高的了。

顧予寒點點頭!

喬語想了想,道:「好吧!」

顧予寒將手裡的文件遞給喬語,繼續道:「還有,蘇家希望安保工作一直持續到畫展結束,直至離開本市!期間,蘇家所有的畫以及重要家人都要受到保護!」

喬語看著手中的資料,點點頭,道:「這是當然的,只要他們出得起價錢,就是不知道他們需要保護的家人有幾個?」

突然,喬語翻資料的手一頓,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顧予寒看著喬語的神色,道:「除了蘇岐山外,就只有他的獨生女兒,蘇媛媛!」

喬語頭疼地想,為什麼最近到哪裡都會碰到這位大小姐呢?想反悔,但轉念一想,已經答應了顧予寒了,再說,她為什麼要迴避有蘇媛媛的地方?合上資料,喬語乾脆道:

「好,時間?」

顧予寒看了看行程安排,道:「後天畫展開始,明天就要到畫展舉辦的地方去,因為有些畫已經提前到了!」 來到溫良辦公室,喬語奇怪得問道:「頭兒,剛剛為什麼一直沒有說話?」

溫良笑笑,道:「沒什麼要說的,你做的很好,這我就放心了,正好,我也要離開了!」

喬語驚訝道:「頭兒,你要去哪兒?」

溫良拍拍她的肩,道:「我也該頤養天年了,難道你還要我干一輩子呀!」溫良感慨的道,「咱們這一行,能像我這樣平安退休的,可不多啊!」

喬語心中愧疚,梁景銳要求喬語的職位和溫良一樣,可溫良是一個地區的總負責人,這樣一來,溫良豈不是被自己~

溫良一看她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安慰道:「和你沒關係,再說我這樣,可是難得的善果啊!你應該替我高興!」

喬語吸吸鼻子,抱了抱溫良道:「好,有時間去看你!」

溫良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肩,看著喬語,感慨著當年橫衝直撞的丫頭也長大了!

突然,想到顧予寒,溫良神色猶豫了下,想了想,道:「小語,你~要小心G」

喬語吃驚道:「為什麼?」

溫良為難地想了想,也許是自己想多了吧,又笑道:「沒什麼,反正你注意著就行!」

唯我正邪之路 喬語只好按下疑惑,點點頭!

回到家,喬語對梁景銳說了今天在FC的事,提到要去執行任務,梁景銳的心立即提了以來,問道:「危險嗎?」

「不危險,放心吧!」

看著心大的喬語,梁景銳暗嘆口氣,其實他也不願意小語和顧予寒走得太近,因為他看得出來顧予寒對小語的心思,但他相信小語,而最重要的是小語的安危!

最近似乎有人在針對小語,可惜,對方將一切都做的很乾凈,什麼也查不到,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梁景銳很害怕這些未知的危險傷害到小語!

點點頭,梁景銳叮囑道:「一定要注意安全!」

次日,喬語將語然托給陳浩和齊秘書,甩甩手就走了,陳浩命苦地看著高高的文件,只好轉頭去找齊秘書尋找安慰去了,你說,總裁就不怕有天他和齊秘書聯合起來,將語然佔為己有嗎?

經過精心的準備,畫展明天就要舉行了,喬語認真地做著最後的檢查,一幅畫一幅畫的仔細檢查過去,到最後一幅時,突然楞住了,這幅畫好特別啊,簡單的線條勾勒出了古代戰後的場景,伏屍遍野的背景下,只有一位戰士背對著扶劍站立,喬語心中一動,曾經她也在部隊呆過,看著畫,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日子,那畫中莫名地透著一種悲涼,卻又不悔的信念!

「一將功成萬骨枯,自古以來,建功立業是每個男人的追求,所以,他們需要有人在背後默默地支持他!」 喬語沒有回頭,她知道來的人是誰,蘇媛媛,只見她來到這幅畫前,淡淡道:「就是不知道喬小姐是不是那個人?」

喬語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看著畫,平靜道:「可是,我看到是戰友戰死沙場的悲傷,多少人家破人亡,失去親人,但為了保家衛國,這一切就都無怨無悔!」

蘇媛媛聽了之後,猛地瞪大了眼睛,眼裡閃過一絲懊惱!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站著,許久,蘇媛媛笑道:「奉勸喬小姐小心一些,有些東西,不是你能碰的!」

喬語眼神一沉,淡淡道:「我只知道好好珍惜自己擁有的東西,否則,一旦失去,就是永遠!」

蘇媛媛臉色一變,冷冷道:「那我們走著瞧吧!」

說完,兩人錯身而過,互不相讓!

第二天,畫展如期舉行,喬語也終於見到了這位德高望重的畫家,只見他氣質儒雅,從容淡然,為人很和善,聽說為國家培養了不少你青年畫家,是一位很值得人尊敬的畫家,所以今天來的人不少,喬語緊張地看著穿梭的人群,眼睛緊緊盯著蘇岐山,今天,她的任務就是保護蘇老!

當然,她也看到了梁景銳,他陪著蘇老,不是地低頭和老人說著什麼,看得出來,他和蘇老的關係很好,兩人顯得都很高興!

蘇媛媛緊緊地跟在自己父親的另一邊,得體地招呼著來賓,偶爾為他們解說下,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讚賞。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場景,喬語的心中很不舒服,似乎他們才是關係和諧的一家人,景銳和蘇媛媛才是一對兒!

在場的人聽著蘇媛媛的解說,都紛紛讚賞著:「蘇老,你的這個女兒不簡單啊,有你的風範啊!」有人笑道。

蘇岐山略有得意,看了眼女兒,笑道:「哈哈哈,不敢當,不敢當!不過,小女在繪畫上的天分還是不錯的!」

「能得蘇老的一句不錯可不容易啊!」

大家羨慕地看著父女兩,眾人緩緩地來到了最後一幅畫前,蘇老得意地笑道:「這是我近幾年最得意的一幅畫,你們看出了什麼?」

眾人有說功成名就的,有說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蘇老都笑而不語,等大家都說的差不多了,轉頭看著自己的女兒,道:「媛媛,你看出了什麼?」

蘇媛媛看著畫,緩緩道:「悲傷與無悔!」

「哦?」蘇老眼睛一亮,道,「說來聽聽!」

蘇媛媛隱晦地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喬語,聲音響亮地道:「悲傷的是戰友戰死沙場,意味著多少人家破人亡,失去親人,但為了保家衛國,一切就都無怨無悔!」

「哈哈哈哈!」蘇老得意地大笑起來,眾人一看,立即明白是蘇小姐說對了,於是讚揚的話不絕於耳。

蘇媛媛得意地掃了一眼角落裡的喬語,心道:

「喬語,這只是開始,慢慢地,我就會把屬於你的東西,全部拿走!尤其是梁靜銳!」

喬語淡漠地轉開了頭,她當然聽到了蘇媛媛的話,心下卻不以為然,真不知道她得意個什麼?不就一幅畫嗎?

蘇媛媛覺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由心中氣結!

畫展圓滿結束,結束時,蘇老高興地道:「這次我回國,除了辦畫展外,鑒於小女剛剛對畫的解讀,我決定,後天為小女媛媛舉辦一個歡迎宴會,歡迎各位能來賞光,同時,也歡迎各位青年才俊能來!」

聽到蘇老的話,大家心知杜明,這是要將愛女正式介紹給大家,還要為她選一個如意郎君呀!

看著蘇岐山身邊巧笑倩兮,一襲白色小禮服襯得她如天使下凡,氣質乾淨,於是,眾人心中滿意地點點頭,不說這蘇家的家世,單是這蘇小姐就不是個簡單的大家閨秀啊,滿腹才華,看著也乖巧,不錯!

於是,家裡有未婚成年子侄的人不由得心思活了起來!

終於結束了,梁景銳向蘇老說了一聲,就準備告辭,剛要走,蘇老就喊住了他,笑道:「景銳啊,我們也好久不見了,來,聊會兒!」

梁景銳恭敬地答應了一聲,就接著坐下了。

蘇老笑呵呵地看一眼女兒,再看一眼梁景銳,高興地道:「後天,我準備給媛媛舉辦一個歡迎會,也是正式將她介紹給同仁,景銳後天能不能陪著媛媛,我怕她出錯,鬧出笑話!」

梁景銳皺了下眉,想要拒絕,蘇媛媛見狀,立即笑道:「爸,你就不要強人所難了,我一個人可以的!」

蘇老瞪了一眼,道:「怎麼? 盲少掠愛:律師老婆休想逃 你還為難了?」

梁景銳只好道:「好吧!」

蘇老高興地連聲道好。

蘇媛媛羞澀地垂下了頭,眼中閃過一道算計的光芒!

FC公司,顧予寒看著手中的報告,問道:「有人要刺殺蘇媛媛?為什麼?」

旁邊的手下恭敬道:「好像是那個坤哥的弟弟,叫強子吧,聽說自己的哥哥是為了幫蘇媛媛才進去的,他沒本事找我們,就去找蘇媛媛了!」

顧予寒冷笑了聲,吩咐道:「盯著,只要蘇媛媛沒有生命危險,不用管他!」

「是,首領!」

顧予寒揮揮手,手下立即恭敬地退了下去!

顧予寒兩手對立著,摩挲了會手心,突然緩緩地笑了!

很快,蘇家的宴會就到了,經過精心地準備,宴會的規模很盛大,來的人都是藝術界的人以及蘇老的學生等,讓人眼前一亮的是,現場來了很多的男士,都是風度翩翩,儀錶堂堂的人。

看到這一幕,心思靈動的人已經明白了今天宴會的主要目的,不由得交頭接耳起來:

「拋開這家世不說,聽說這蘇家大小姐本身就很優秀,才華橫溢,名門閨秀風範!」

「是呀,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都不吃虧的!呵呵呵!」

眾人眼中興趣正濃,都在等待著蘇媛媛的到來!

蘇遠遠的房間中,蘇老看著亭亭玉立的女兒,傷感地嘆了口氣,道:「媛媛啊,你也年齡不小了,不要再任性了,在今天來的年輕人中,看著有合適的就相處一下吧,爸爸年齡大了,你又從小失去母親,我就這麼一個親人了,爸爸希望你幸福!」

蘇媛媛點點頭,撒嬌道:「爸爸,放心吧!女兒一定會幸福的!」

蘇老欣慰地拍拍她的手,然後站起來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先下去了,呆會讓景銳來帶你!」

蘇媛媛點點頭,看著蘇老離開房間,眼中閃過得意的光芒:

「喬語,今天,我會讓你知道我和阿銳是多麼地般配!」

蘇媛媛興奮地看著鏡中裝扮完美的自己,滿意的一笑!

樓下,眾人突然聽到音樂停止,抬頭一看,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只見長長的旋轉樓梯上,緩緩走下來一對璧人,男的高大俊朗,彷彿雕刻般的五官顯得沉穩內斂,瞬間將場內的青年才俊襯得彷彿還沒畢業的大學生!

再看旁邊的女子,只見她皮膚雪白,頭髮柔柔地垂在身後,直達腰際,好像緞子般閃著亮澤,在燈光的照耀下,兩人周身彷彿閃著逼人地光澤,讓人心中不由得驚嘆著!

在場的年輕人們看到女子時,眼睛一亮,再看到她旁邊的男人,不由得心下黯然!

「哈哈哈!」蘇老滿意地看著女兒,介紹道:「這就是小女,蘇媛媛,她還很年輕,希望大家能多多指點、照顧,旁邊的是我的一個忘年交,梁景銳!」

大家一聽,梁氏,不由得放下心來,聽說這梁總裁有心愛的人了,看來今天還是有機會的!

眾人立即鼓掌,給足了蘇老面子。

角落裡的喬語不由得獃獃地望著從樓梯上下來的梁景銳,雖然明知道這僅僅是兩家關係好,兩人之間沒有什麼,但心裡還是泛起一陣苦澀,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梁景銳,似乎兩人很近,又似乎兩人之間隔著千山萬水!

耳機里,顧予寒連叫了幾聲喬語,喬語的心神才回位,眼睛下意識地避開中心的兩人,不想再看到那刺眼的一幕。

蘇媛媛在父親的暗示下,獨自走上講台,全場唯有一束燈光在追著她,那一刻,她就彷彿是萬眾矚目的公主,驕傲地展示著自己的光芒!

「大家好,我是蘇媛媛,父親總是認為自己的女兒是最好的,但我仍然有很大的不足,衷心地希望能得到各位的指點,媛媛在這裡謝謝大家!」

說完,蘇媛媛謙遜,有禮地彎腰感謝,下面立即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蘇媛媛說完,就和梁景銳一起來到蘇老面前,蘇老滿意地看著兩人,讓兩人坐在自己身邊,笑呵呵地看著梁景銳道:「景銳啊,你覺得媛媛怎麼樣?我把她許配給你,怎麼樣?」

梁景銳和蘇媛媛一愣,蘇媛媛立即羞澀地低下了頭,不敢抬頭看人。

角落裡的喬語聞言,緊緊地盯著梁景銳,他會怎麼回答?

梁景銳抿抿嘴,對著蘇老恭敬道:「是景銳配不上蘇小姐,還請老師原諒!」

蘇老神色黯然地點點頭,嘆了口氣,不再說什麼。

喬語聞言,暗暗鬆了口氣! 接下來,就是晚會最重要的開場舞了,年輕人們都緊張地看著蘇媛媛,不知道她要和誰來跳這支舞呢?

只見蘇媛媛優雅地起身,緩緩地將手伸到了梁景銳面前。

梁景銳沒有抬手,蘇媛媛突然有點緊張,她知道,梁景銳不高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