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淺月不知道該如何和宴墨解釋了,她在後世確實是認識文依清,但是,她該如何跟宴墨說她和文依請是怎麼認識的啊?

更可笑的是,她不知道該如何說她們兩個認識的時間。

她如果說了她們兩個是在很久以後認識的話,那麼,宴墨豈不是會把她當傻子扔出去嗎?

想到這裏,梁淺月只好說:「是這樣的,民女之前不是說自己在山中救了一個老者嗎?那個老者跟民女說他認識清妃娘娘,而且,因為他們二人認識,所以,他也知道浮影香的配方,而且,他很大方,竟然捨得把浮影香的配方告訴民女。但是,至於她和您母妃之間到底是怎麼認識的,還有他姓甚名誰,民女就不知道了。」

宴墨看着梁淺月,他是真的有些不開心了。

「難道說,本世子好不容易找到的線索,就這麼斷了嗎?」

「如果您是想通過民女找到您的母妃的話,那麼,這條線索是肯定斷了,因為,民女救下的那位老者連自己姓甚名誰都沒有告訴過民女,他把浮影香的配方告訴了民女之後,他就離開了。所以,民女這邊關於老者的線索都提供不了,更提供不了關於您母妃的線索。」

宴墨一直在看着梁淺月,他見梁淺月如此言之鑿鑿,才收回了目光,這個時候,他的神色有些黯淡,就像是剛剛還藍天白雲、艷陽高照的晴空,突然就陰雲密佈了。

梁淺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一身帝王之氣的男人此刻看上去竟然是那樣的可憐,她恨不得想要把他摟進自己的懷裏,安慰他。

她終究是心軟了,掏出了自己的手絹,遞給宴墨,並且說道:「你如果想哭的話,那你就哭吧!」

「笑話!呵呵……」宴墨的冰冷之氣又回來了,「你看本世子是那種會哭的人嗎?你就不要趁機討好本世子了,趕緊把你的手絹拿回去吧!」

「喂!拜託你搞清楚啊!現在是我要討好你嗎?剛剛是你求着我,讓我幫你忙,給你當正妃的啊!」

「本世子發現你這個人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本世子娶表姐不行嗎?本世子就算是不想娶表姐,但是,本世子娶別人應付差事不行嗎?本世子願意娶你當本世子的正妃,這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啊!」

「呵呵……」

「你呵呵什麼啊?本世子給你這個機會,你可千萬不要不珍惜啊!」

「那你為什麼要娶我當正妃啊?你該不會是有什麼隱疾吧?」

「梁姑娘,你怎麼可以這麼貶低我們家世子爺呢?我們家世子爺如果真的有隱疾的話,那麼,你怎麼可以生下來石榴啊?」 在賢能院做官,除了朝廷賞賜下的幾塊靈石,就是和那些軍衛扯上關係,白安負責給軍衛內拉人,拉天才,拉一個大夏先天榜前三的天才,他能拿到過五百塊靈石!

是的,徐川值這個價。

白安想哄啊騙啊,把徐川弄進除魔衛再說,反正之後進了除魔衛,那是除魔衛的事,和他就無關了,到時一推二五六,輕飄飄一句自己也不是太清楚了事。

這種事,一些沒經歷過的先天榜強者一聽除魔衛名頭,覺得能進軍衛,心中欣喜,還真就答應了。

徐川背後也沒有大勢力,白安還當徐川好哄,可結果……徐川很清楚,自己排名第三,現在盯著他的軍衛勢力不知道有多少,待遇那當然也是有不少更好的。不把話說死,往後看看,更多選擇才是正確的。

跟著氣運走,絕不會錯的。

「恭喜徐知府,以徐知府的實力,定然會得到諸多軍衛青睞,不過這選擇的確不急,需要好好衡量。」司馬孫衡笑道,看到白安眼神不善,他又加了句:「我聽說除魔衛統帥是「炎王」,的確前途無量。」

軍衛強大與否,和後台關係很大,一位封王做後台,就代表著資源。

「恭喜徐大哥。」一直沉默的寧紅良終於開口了。

她這一開口,徐川才抬頭看過來,蘇晴和白安都看過來,都覺得這稱呼有些不同。

司馬孫衡笑道:「徐知府,紅良剛剛從禹州調來,聽說與徐知府相識,紅良,你還年輕,可要向徐知府好好請教學習啊。」

「徐大哥…」寧紅良含情脈脈望著徐川。

「哦,是寧姑娘,當日…本府在安城縣做縣令時,曾為這位寧姑娘和另一位聖職司處置者指路,後來除去仇冷這等惡賊,寧姑娘功勞極大。」徐川微笑點頭。

寧紅良卻暗暗後悔。

那日之事真正的情形知道者極少極少,可徐川是當事人啊,蔣榮叛變,要殺她,是徐川救了她一命,仇冷更是死在徐川手中,她過去就充其量是吸引火力,挨了一刀而已。

她答應事後會為徐川請功,這功勞也被她為了修行福地妥協了。

現在徐川嘴裡再說起這件事,寧紅良就感覺後悔了,徐大哥肯定生氣了!她得補救啊!

「徐大哥莫要這麼說,那日多虧了徐大哥,如果沒有徐大哥救紅良一命,紅良早就死了,徐大哥救命大恩,紅良真不知該如何報答,徐大哥,請受紅良一拜。」寧紅良趕緊恭敬朝著徐川跪拜了下去,滿臉溫馴之色,只希望她的徐大哥能消消氣。

徐川面露詫異。

「這女娃態度有鬼。主人,一定是貪圖你的美色…」雪山劍客立刻道。

一旁的白安卻不著痕迹的狠狠颳了一眼寧紅良彎曲的腰肢和躬身凸起的翹臀,咽了口口水。暗道好一個嫩的出水的美人。

「寧姑娘客氣了,起來說話吧。」徐川擺手道,在他腦海中,寧紅良的好感度是100!可是他知道這寧紅良的性子,利益至上!好感度?根本不能用來衡量其他。

這寧紅良如此低聲下氣,定然有所圖。

「哈哈,原來還有這份淵源,救命大恩,這可不能不報,既然報不了以利,那隻能報之以情了,紅良,我看你也不必急著回聖職司,就在徐知府府上,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幫忙打點打點,也算是盡了一份心意,如何?」司馬孫衡看向寧紅良。

他這個順水人情很精妙。

寧紅良有意,這他早就看出來了,而徐川?徐川這等俊傑,身邊豈會缺女人?當然不缺,可女人也分很多種,有的只是玩個皮肉,那種很俗,沒意思。有意思的,就是玩情分了。

救命之恩,知恩圖報,再自薦枕席,紅袖添香…這可就有了那麼一點別樣的味道了。

徐知府或許嘴上礙於情面說不出來,自己這麼一主動,就算是送了大人情了,少年慕艾,送金送銀,不如送情分,送面子重啊。

寧紅良心裡當然一萬個願意。

「不必…」徐川兩個字剛出口。

「是,謝大人成全。」寧紅良已經恭敬走到了徐川身旁,宛如小鳥依人,絲毫沒有當初的冷若冰霜。

「哈哈,小事,小事而已。」司馬孫衡則覺得自己送了個大人請,還沒絲毫損失,這買賣做的值。

徐川忍不住看向一旁的蘇晴,後者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顯然全然不在意。倒是另外一邊的白安大人眼中有些羨慕。

當日徐川宴請了白安,司馬孫衡。下午兩人才盡興離去。不過在離去時,徐川把他們送出府,兩人都道徐知府太客氣了,全然沒注意徐川的眼神深處有些怪怪的意味。

席間徐川一時興起,查看了一下白安的未來,結果觀未來畫卷展開,浮出的竟然是一座孤墳,墳頭草都三尺高了!

徐川悚然一驚,這觀未來,徐川通過這段時間的使用,也琢磨出了些門道,感覺應該是未來數年或者十數年的景象,比如解語和月舞…兩人可不曾修鍊內勁,容顏易老,徐川看她們未來的時候兩人牽著孩子的模樣,最多過去十來年。

而這位白安大人,金丹實丹修士,壽命應該達到三百年,怎麼才幾年功夫,墳頭草都那麼高了。

難道是飛來橫禍?

徐川在席間隱晦的和白安說了幾句常年在外行走,要多加小心,能不管閑事就別管之類的話,白安全然當客套話聽了。

徐川也只能點到這裡了,再查看司馬孫衡,未來圖錄中,司馬孫衡身穿錦袍,強大氣勢撲面而來,似乎修為又有精盡,官職地位也提升了許多。看來這司馬孫衡是飛黃騰達了,他也就賣個人情。

一桌酒席,三人同飲。徐川看著面前這兩位,一個未來是錦繡前程,一個則墳頭草三尺高,心中只感嘆命運的確不可揣測。

當天白安離開定江府。

「這徐川真是狡猾,我在宴會上許下那麼多好處,他竟然不心動,就是不鬆口加入除魔衛,看來這筆靈石是懸了。還勸我小心為上,莫管閑事…還和老夫打起機鋒來了,也是有趣。」他悵然一嘆。

五百塊靈石,由不得他不心動啊。

離開齊州,駕馭飛舟而行,路過鼎州時。一座紫霞峰上,突然傳來幾聲呼喊聲,白安低頭看去,只見正有一個妙齡少女衣衫襤褸,雪肌半露,嫩腰長腿的慌亂奔走在山路上,其後面則有五六個大漢持著棍棒追趕,畫面極為驚險。

白安一見,頓時面露驚喜。

「嘿嘿嘿,那徐知府能英雄救美,抱得美人歸,老夫也有這機會啊,美人兒莫急,白大哥來救你了!」白安抖了抖身上的採訪使官袍,迅速駕馭飛舟沖了下去。

……

片刻以後,紫霞峰一處山洞內。

白安光著上半身,他的胸膛被一根毛茸茸的觸手刺穿,手腳則被一道道蛛絲捆住掛在半空,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朝廷官員,金丹實丹境,沒想到也這麼蠢。」長相無比陰柔嫵媚的俏麗女子隨意躺在地上,觸手正是從她身上裂開的衣裳下延伸而出。

「你,你是…蠻山七十九洞的鬼蛛洞主!你敢潛進我大夏朝為禍?」白安低吼,痛苦的嘴角抽搐。他絕望了,落在妖魔手裡,還是喜歡把人從肉到魂都吃干抹凈的金丹期鬼蛛洞主手裡,別想著活。

「有什麼不敢?」妖嬈女子冷笑著,她嫵媚無比的舔舐著唇角:「你剛剛不是興沖沖朝著本座撲過來嗎?還說要讓本座見識見識你的厲害…怎麼,這就是你的厲害?咯咯……」

「啊,悔啊,我好後悔,徐知府,我悔沒有聽你所言啊!」白安凄厲嘶吼一聲,接著便氣絕而亡。他的屍體血肉和魂魄都朝著妖嬈女子觸手內涌去。

「徐知府…是誰?」嫵媚陰柔女子詫異。可惜,白安已經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

「徐知府,你要的消息已經查清。」

徐川坐在房間里認主了先天令。一道訊息從中傳來。

「千曉樓,果然厲害。」徐川查看著那些訊息。

「只是雕蟲小技而已,徐知府過獎。」

傳訊斷絕,徐川略一查看那情報訊息,這千曉樓當真無孔不入,不知道是何方大人物創立,施行會員制,要沒有足夠地位,單一年會員費用就要五百靈石!

微微搖頭,徐川查看著手中的先天令,先天令內的空間和雲月真人的儲物玉佩空間大小相當,都有一房間大小,其中整整齊齊擺放三百塊靈石。這還是徐川第一次看到靈石,下品靈石,每一塊都呈菱形,有巴掌大小,散發著乳白色氣流。

據說中品靈石是透明色,而上品靈石,是淡藍色,還有一種極品靈石,是金色!

價值換算…一千塊下品靈石能換一塊中品靈石,一千塊中品靈石,能換一塊上品靈石,一千塊上品靈石才能換一塊極品靈石!

除此之外,還有一塊黑色的道符,兩顆桃子。道符彷彿用竹子刻成,上面蘊含著奇特真元波動,中央有兩個小字……「遁天」。

「是遁天符!」

「傳說果然是真的,位列大夏先天榜前十,一定有特殊賜予,竟然賜予一枚遁天符?」

雪山劍客和魂厲都忍不住驚呼。

徐川則還算平靜,畢竟先前已經有過了解和心理準備。

「桃子是大夏蟠桃,和陽果功效一樣,可以強身健體,提升血脈,只是比陽果要效果更好。但我如今的體魄…怕是吃了也浪費。」徐川暗道。

「有了這先天令,雲月真人的儲物玉佩倒是可以空出來了。」徐川將雲月真人儲物玉佩中的東西騰了出來。都收到先天令中,再把諸多靈石和蟠桃放到了儲物玉佩里。

旋即起身出去。

走過一長廊,正好看到解語,月舞,蘇晴和寧紅良在廊下聊的很歡。

李明站的稍遠,可同樣挑起耳朵聽著。

徐川緩步走過去,如今以他修為,輕易就聽清她們的談話聲。

「徐大哥當時擔憂我出事,擋在我面前,生怕那仇冷傷害我一絲一毫,後來又將仇冷的儲物玉佩贈送於我,雖然被我上交給朝廷了,可這份情意,我真不知該如何報答。」寧紅良和三個女子說著,目光卻看著蘇晴。

「蘇姐姐,徐大哥能為了我不懼生死,為了徐大哥,即便是死我也願意。」

「哦。」蘇晴微微點頭。

寧紅良接著又道:「蘇姐姐,聽說你和徐大哥很親近,徐大哥很尊敬你,把你當成姨娘看待,不過姐姐一點不顯老,我還是稱呼你姐姐吧,姐姐你放心,我以後也會好好替徐大哥照顧你的。」

解語月舞面面相覷。這位先天聖職司處置者,年紀不大,說話怎麼這麼鬼?

蘇晴臉色也有些不自然。

以往徐川喊她蘇姨,那是因為她和徐川的娘以姐妹相稱,但事實上…她比徐川大六歲而已,六歲,別說鍊氣修真,根本看不出來什麼。就是普通人…六歲也不是差別太離譜吧。

六年,對金丹三百年壽命,算什麼?

「你們在談什麼呢?」徐川走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