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僵系統:「哎呀,穿越的時候出了點小意外,本來是人類,結果就變成殭屍了,這都是小事兒,不要那麼激動嘛。」

夏侯云:「小事?變成殭屍了你一個意外就完事了?」

「哎呀,這不是重點,宿主你不先關心一下這到底是哪裏,你接下來該怎麼辦嗎?」系統儘力解釋(狡辯),想把話題岔開。

夏侯云:「…我知道,我只是很崩潰,我又不是沒玩過《植物大戰殭屍》,一隻普通殭屍,我現在表面看很安全,但是要真來了植物,我就會死的很慘。你是系統,那你解釋一下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吧。」

「這就對了嘛,宿主你聽我娓娓道來…….」

系統將關於《植物大戰殭屍OL》的一些事情和背景告訴了夏侯雲,這個世界,不光有植物和殭屍,還有很多種族,其中,人族與妖獸一族的綜合實力僅僅次於植物和殭屍一族,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別的種族,平分了這個世界的土地,其中,100級為這個世界最強的戰力(目前)。其中,殭屍與植物一方各擁有一名百級強者,所以也相對平衡,可是人族卻突然出現了一名百級強者,一時間殭屍一方被人類植物聯軍打得潰不成軍,就在殭屍一族即將被聯軍打敗時,妖族中一名強者突然晉級百級,與殭屍族聯手,局勢又重新平衡了下來,但殭屍與妖族聯軍因為高層戰力依然缺少,只能退讓大片土地,簽訂和平協議,除非有滅族危機,否則百級強者不得出手干涉,但殭屍與妖族作為敗方,只能退讓土地,屈居一隅之地,而夏侯雲,很巧的穿越到了這裏,還成為了一隻炮灰——普通殭屍,在這個世界,普通殭屍基本就是被當做炮灰使用的,很少有普通殭屍能夠達到幾十級的,因為他們的成長潛力太低了。

植僵系統:「作為補償,接下來我會輔助宿主你的哦,並且有一個禮包,咋樣?」

夏侯云:「看在你誠意滿滿的份上,原諒你了。」心裏他卻在想:按理說,我都躲到店鋪里了貨車按理不可能撞過來的,我看那個傢伙的樣子,分明就是奔着我去的,而且一撞我就穿越到了這裏,還有個系統,傻子都知道有問題,但現在,還不是和這系統翻臉的時候。

夏侯云:「好了,把人物模板打開吧,我再看看。」

植僵系統:「叮,收到,打開任務模板。」

玩家ID:未命名

等級:LV1

種族:殭屍

潛力:半顆星(最高為8顆)

力量:20(對應物理攻擊,每一點等於2點物攻,同時力量高低也會影響負重量等)

智力:2(對應法術攻擊,每一點等於2點法攻,同時智力高低會影響藍量)

敏捷:5(一米每秒)

體質:20(對應防禦力,目前玩家等級過低體質高低隻影響物理防禦,每點對應一點物防)

生命:200

藍量:一個普通殭屍你還想要藍量,你咋不上天呢?

精神:10(對應回藍速度。註:精神影響的東西有很多,當精神力夠強時你可以免疫控制技能,也影響召喚物的強弱,因此精神無法靠普通的升級獲得的屬性點來提高)

技能:無

天賦:普通(F級)(最高目前為SSS級)評價:您過於普通,任何生物見到你都會對你產生輕視之感,利用他們的輕敵打敗他們吧,如果你死了,記住,和我沒關係,因為我沒叫你去送死。

背包:植僵大禮包

點評:戰五渣中的戰五渣,還有值得點評的?浪費我時間。

夏侯云:「……..我想靜靜,太垃了吧這也,算了還有個禮包看看吧。系統,打開植僵大禮包。」

植僵系統:「叮,已打開恭喜宿主獲得SSS級天賦——吞噬,恭喜宿主獲得青銅級武器——碎骨者(指套)」(裝備劃分:白色,黑鐵,青銅,白銀,黃金,暗金,紫金)(暫時只會出現這些,其他階級以後會說的)

夏侯云:「這就是金手指了嗎?好傢夥,這回舒服了。」天賦:吞噬(SSS級)評價:可以依靠吞噬任何東西來獲得屬性點,技能,絕對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必備天賦。

雖然介紹只有這些,但是夏侯雲知道,自己發了……

裝備:碎骨者(青銅級)力量+10,敏捷+2,體質+2,特性碎骨:攻擊有10%幾率致殘目標,致殘點不同,效果不同,例如攻擊到腿部致殘會減少移速。裝備等級:1

植僵系統:「大方嗎?準備大鬧一場吧宿主,看好你呦」夏侯云:「大方,太大方了,接下來就是殺戮的時刻了啊。」

「對了,ID還沒有命名,叫什麼呢?嗯,就叫冥夜吧」

——————分割線

米國暗夜集團總部….

暗夜集團,是藍星最為有名的企業集團之一,眾人都以為它只不過是專門做生意的企業集團,可是卻不知道,背後,暗夜集團卻也是藍星最大的地下組織——暗殿……

暗夜集團總部,足足有一百多層,此時,在大樓的頂層,六名假冒的集團掌權者正坐在圓桌兩側開會,很顯然,只不過是用來掩人耳目的,此時此刻,真正的六名掌權者正在地下六層討論這款橫空出世的全息網游。

任誰恐怕也想不到,地下竟然隱藏了這麼大的秘密。

整個地下六層不過幾百平方米左右,色調以黑色和猩紅色為主,打扮地也是顯得格外恐怖,正中間,一把白骨做成的王座上坐着一名老者,他就是暗殿殿主,上官仲,很顯然,如果這款遊戲只是普通的遊戲,身為暗殿殿主的上官仲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去集結高層商討了…..

「小白,把你分析的和他們幾個說一下。」上官仲看向坐在他旁邊的一個面色陰鷙的男人。

此人正是暗殿的智囊白昊天,整個暗夜集團的運作幾乎80%都是靠他在完成,同時,也是非常擅長黑客技術黑進各個國家的電腦也不在話下…

白昊天:「我最初就覺得,這個遊戲有問題,因為100%真實度,現在的技術水平根本不可能實現,我就嘗試黑了一下那個官方的電腦,什麼都沒有黑到,我的電腦直接閃出一個紅色的骷髏頭,然後徹底報廢了,這個世界,還沒有我黑不進去的電腦,我就明白有問題,就算對手的技術比我還要強,那這樣的人才又怎麼會和OL官方扯上關係,很顯然,OL絕對有問題,我就抱着嘗試態度黑了幾個國家的電腦,總結一下就是一句話,這個網游可以…..改變世界。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瘋狂,但事實如此。」

其餘高層:「所以現在該怎麼辦?」

白昊天:「飛機我已經準備好了,帶着我們暗殿的1000名精英即刻返航,回龍國。」

上官仲聽到這裏,也是疑惑非常,詢問白昊天:「米國這裏不是也有伺服器嗎,況且我們總部還在這裏。」

白昊天聽了冷笑了一聲,「就這裏的伺服器殿主你覺得能撈到什麼好東西?況且後期很可能會有國戰,這個遊戲充滿未知性,萬一我們的賬號就此綁定到了米國,難不成對外宣稱暗夜集團從此徹底屬於米國產業?我可丟不起這個人。我已經黑到了不少信息,相信我,龍國伺服器絕對最適合我們,順便,見一見我們的那些老對手,對吧?」

上官仲想了想,當下拍板決定,即刻返航。

白昊天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雖然我的一台電腦因為嘗試黑進黑進OL官方電腦主機因此報廢了,但也知道了些內情,就是…..」

話還沒說完,眾人發現,一個女人,出現在了大廳中。

上官仲怒喝「誰放進來的女人,這是你可以來的嗎?」說完便從腰間拔出手槍,想要直接射殺了這個膽敢闖入的人。白昊天伸手攔住了他,解釋道「首先,我們這裏不可能有人會找來,其次,周圍都是我佈置的攝像頭和狙擊手,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不可能進來,就算進來,我不可能不知道,她可能不是一般人啊,小心為上。」

女人笑了一聲,隨即看向白昊天說道「你不覺得你知道的多了一點嗎?」隨即沖了過來….. 拿到了八個億的創業基金后。

夏子悠徹底進入到了忙碌狀態,從招聘團隊,到公司地址選擇,這些事情,都需要夏子悠親力親為。

這一天。

嚴經緯剛帶著黑蛋到達陽宗湖療養基地,便接到了老同學崔凱的電話。

電話里,崔凱感謝了嚴經緯在他和他母親一事的幫忙,然後說他母親的案子結束了,當初拆遷隊的責任人被抓,而他的母親,也沉冤得雪,他母親下葬的日子也定下了,就在七天之後。

「那天我一定到!」

嚴經緯掛斷電話,眼神中透出幾分冷意。

崔凱一事,罪魁禍首就是周家。

在發現崔凱調查嚴經緯當年入獄一案之後,周家立即找人陷害崔凱,導致崔凱母親意外死亡。

「破軍,讓天璇去周家傳消息,告訴他們崔凱母親下葬在七日之後,到時候我若是見不到他們全家去下跪懺悔,周家覆滅!」

「是,神帥!」

陽宗湖療養基地。

這裡養著不少猛犬,全部是受過特殊訓練的軍犬,各種功能的犬種都有。

黑蛋看到這些軍犬,就像人看到了同伴一樣,歡快的跑了過去。

「汪!」

黑蛋叫了一聲。

誰知,平時迅猛無比的軍犬,在看到黑蛋之後,全部嚇得躲在角落。

「神帥,這?」

看到這一幕,破軍吃驚不已。

「黑蛋,可不是一般的狗!」嚴經緯笑了笑,眼前各類軍犬被黑蛋嚇得發抖一幕,在他的預料之中,從昆崙山老頭口中,嚴經緯知道黑蛋屬於崑崙神犬和哈靈犬的混血種,是犬中之王,當年黑蛋還小的時候,在昆崙山就能嚇退猛獸。

「汪汪!」

似乎看到周圍的犬都怕自己,不敢和自己玩,黑蛋汪汪叫了兩聲,又返回到嚴經緯的身邊。

叮鈴鈴!

嚴經緯手機響了起來。

「經緯,下午聚一聚!」電話那邊傳來蔣昊的聲音。

「行!」

在陽宗湖療養基地呆了一個下午,嚴經緯前往和蔣昊約好的地點。

蔣昊依舊不喜歡高大上的餐廳,選擇的依舊是一個市井小餐館。

「怎麼?你在昆州那份塵緣,了斷了?」

見到蔣昊之後,嚴經緯有些好笑的問道。

「斷了,昨天她結婚了!」蔣昊感慨了一聲:「這是我在世俗倒數第二段塵緣,如今終於了結,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渣啊!」

嚴經緯鄙視道。

「經緯,這不是渣,每一段感情,都是一種經歷,一種成長!」蔣昊搖頭道:「了斷了之前留下的這些塵緣,我懂得更多,也知道自己更需要什麼!」

「那最後一段塵緣呢?啥時候了結?」嚴經緯夾了一塊肉放在嘴裡,問道。

「最後一段塵緣。」蔣昊眼神陷入了回憶,道:「經緯,人的一生,會出現兩個人,一個人驚艷了歲月,另外一個人溫柔了時光。」

「我最後一段塵緣,是驚艷我歲月那個人,我也想把她變成溫柔我時光的人,所以這最後一段塵緣,我要留著。」

一個人驚艷了歲月!

另外一個人溫柔了時光!

嚴經緯腦子裡又浮出驚艷了他歲月那個女人的影子,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如今,溫柔他時光的女人,是他的老婆,夏子悠。

「來,喝!」

腦子裡那個女人的浮現,令嚴經緯有些痛苦,端起酒杯一口悶。

轟!

兩人吃了沒一會,一輛車停在不遠處。

天璇下了車,和天璇一起下車的,還有八極拳大師丁銅,這段日子,他一直在天璇手下做事。

「少爺!」

兩人來到嚴經緯面前,恭敬的喊道。

「少爺,你讓我傳給周家的消息已經傳去了,周家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趙馳疆,趙馳疆放出話來,說你要有膽子,今晚去周家,他想看看你哪裡來的底氣,讓他養的狗去一個村婦墳前下跪!」天璇開口道。

「呵呵,我知道了!」嚴經緯點點頭。

「等我們吃完,我親自去一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