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大嫂看著韓楉樰柔聲說著,她本來長得就不錯的臉,因為生了孩子,現在又有丈夫的陪伴,顯得更加的柔和。

對於楊大坤夫妻的感激,韓楉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到是一旁的韓小貝始終記得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看幾個大人的談話告一段落,馬上開口把自己話說了出來:「楊嬸嬸,小弟弟呢,我可以抱抱他嗎?」

楊大嫂一向喜歡韓小貝,看著眼前這個精緻的像瓷娃娃似的小人兒,眼裡閃過一絲歉意,有些不好意思。

「小貝啊,不是嬸嬸不給你抱,只是小弟弟現在睡著了,不好給你抱。」

韓小貝到是一點也不在意。

「哦,小弟弟睡著了啊,那我不抱他了,我就看看他吧,他在哪兒呢?」

看到韓小貝這麼懂事,楊大嫂覺得更喜歡他了,也羨慕韓楉樰有個這麼聽話的兒子,伸手給韓小貝指了指不遠處的專門給嬰兒布置的一張小床。

「喏,在那兒。」

韓小貝輕手輕腳的走過去,坐在小床前的一個凳子上,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在床上睡的熟熟的小嬰兒。

時不時的伸出手指輕輕地戳戳他白白嫩嫩的小臉,又或許捏捏他又柔又軟的小手,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看得另一邊的幾個大人都不禁莞爾一笑,楊大嫂更是止不住的羨慕。

「韓大夫真是好福氣啊,小貝真是又懂事,又招人疼。」

對於這點,韓楉樰還是很承認的,而且覺得驕傲。

不只想到了什麼,楊大坤突然對韓楉樰說道:「韓大夫,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韓大夫可能答應?」

韓楉樰輕笑了一下。

「楊大哥有什麼事,若是能答應的自然答應。」

若是不能答應的,就不能怪她了。

楊大坤搓了搓手,有些緊張的開口:「韓大夫,小兒現在還沒有名字,我看孩子和韓大夫有緣,又是你救了他的性命,不知你可能給他起個名字?」

這事,楊大嫂在孩子剛出生不久的時候就提過,不過被韓楉樰委婉的拒絕了,說這是大事應該和孩子的父親好好商量一下。

這才讓楊大嫂當時打消了這個想法,沒想到這個楊大坤剛來,就又提出來了,也不知是夫妻兩商量過了,還是他也是這樣想的。

「楊大哥,這個不太合適吧,畢竟……」

韓楉樰本來還想再次拒絕的,沒想到被楊大嫂給打斷了。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上次你說因為孩子的父親不在,不好決定,現在我相公也是同意的,韓大夫就不要推辭了,這孩子也是多虧了韓大夫,希望他能沾上些你的福澤。」

這話說的,韓楉樰都不知該如何拒絕了,就點頭同意了,仔細想了一會兒。

「既然這樣,那不如就叫楊壽安吧,希望他一輩子福壽安康。』

楊大坤夫妻聽了,都高興的點頭同意。

「好,壽安,這個名字好,多謝韓大夫了。」

又過了一會兒,韓小貝大概是有些困了,過來拉了拉韓楉樰的手,表示要回去了,於是向楊大坤夫妻告辭帶著他回去睡覺了。

同時也和楊大坤說了聲,楊大嫂現在的身子不適合長途顛簸,所以最好就在這裡等穩定一些了在回去。

楊大坤當然同意,對著韓楉樰又是感謝了一番。

翌日一大早,韓楉樰早早的起來,和韓小貝交代了一聲,就進了藥房,她可不希望今天,還有這些那些的瑣事來打擾她。

仔細查看了一番,發現藥材還是挺多的,不過若是要製作一種效果好的美容藥粉,還是差了很多的材料。

「梨花、櫻桃花、桃花、丁香、珍珠粉,這些都有了。」

韓楉樰低聲的說著現在已經有了的藥材,抱手托腮的仔細思考著。

「還差沉香、青木香、旋復花、木瓜花、和玉屑。」

差不多還差了一半的藥材,這讓韓楉樰有些苦惱。

「對了,還有前胡!」

像是想到了什麼,韓楉樰心念一動,就消失在了藥房,閃身進了骨戒空間裡面,反正在她在藥房的時候,不會有人來打擾她,所以她也不擔心會暴露。

看著眼前這一小片長得不錯的前胡,韓楉樰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想到這前胡還是一年前從一個老頭那裡得來的。

當時她就打算拿來製作一款美容養顏的葯,不過當時差的材料多,而且這個世界似乎沒有很多的前胡,她就放棄了,精心的把它種在了空間里。

「不錯,長得挺好,就是不知道那個老頭現在在哪兒?」

想到那個直覺的感覺不簡單的老頭,韓楉樰有些晃神,要是能找到他就好了,說不定他手上還有不少好東西呢。

不過這種事情,還是看緣分,強求不來,韓楉樰也只是失神了一會兒,就把他拋到腦後了。

在空間里呆了好一會兒,韓楉樰才拿著她需要的前胡出來,打算去找趙管事,就抓緊時間收購她所需要的藥材。

「掌柜的,你怎麼來了,可是有什麼事?」

看到出現在製藥坊的韓楉樰,夥計張元寶馬上熱情的迎了上來。

「嗯,是有些事情,趙管事呢?你讓他來見我。」

「趙管事在後面點貨,我這就去叫,掌柜的的你先做著等一會兒。」

得了韓楉樰的吩咐,張元寶立刻就到後面的倉庫叫人去了。

對於如此上道,做事圓滑的夥計,韓楉樰還是很滿意的,於是自己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等。

沒過一會兒,趙管事就快步趕來了,想必是一聽到韓楉樰找他,就放下手中的事過來了吧。

「掌柜的,不知找我有何事吩咐?」

趙管事站在韓楉樰面前,恭敬的詢問著。

韓楉樰讓趙管事先坐下,然後將自己還差了的幾味藥材寫的紙,從袖子里拿出來遞給了他。

「趙管事,我需要這幾味藥材,你抓緊時間收購,越快越好。」

趙管事從韓楉樰的手中接過來,仔細看了一下,有些為難的皺起了眉頭。

涼婚似水,愛已成灰 「掌柜的,其他的都還好說,就是這上好的沉香和木瓜花,有些難辦,一時三刻恐怕不容易有。」

這個韓楉樰也是知道的,她也不在意,只是點了點頭。

「這個趙管事就不用操心了,能收到什麼就收什麼,其他的我再來想辦法吧。」

這話讓趙管事的放心下來,要知道上好的沉香那可是有價無市啊,若是韓楉樰執意要要,他還真不知道去哪裡給她找。

主要是郁林鎮太小了,若是到一些大的或是繁榮的地方,應該不是很難。

還有這木瓜花,也不是這個時節開的,而且這在比較熱的最南方才有,每年都是過往的商旅才會販賣,而且到他們這種小地方的很少。

「行了,趙管事你就先去忙吧,若是得了東西就給我送到益生堂來,我就先回去了。」

「是是,我一得到什麼藥材就給掌柜的送過去,掌柜的慢走。」

把韓楉樰送走,趙管事立刻著手去收購那張單子上的藥材去了。

當天晚上,容初璟就知道了,現在韓楉樰需要上好的沉香木的事情,他記得他的庫房裡好像有一塊別人送的沉香木。

「來人。」

隨著容初璟的話音剛落,一個暗衛就出現在了他的面,恭敬的等著他的命令。

「你馬上回去找管家,讓他把庫房裡的那塊沉香木找出來,你儘快給本王帶過來。」

既然她需要,那就給她好了,只要她要的東西,他都會想辦法幫她得到,容初璟眼裡露出一抹溫柔。

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還是讓一旁的暗衛感到震驚,沒想到平日里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王爺,還會露出這樣的情緒。

看著還站在那裡的暗衛,容初璟瞥了他一眼,什麼話都沒有說,卻讓那個暗衛莫名覺得背後升起了一股寒意。

「是,屬下立刻就去。」

說完這句話,那個暗衛立馬閃身不見了。

而第二天,趙管事陸續給韓楉樰送來了青木香、旋復花等一些藥材,到最後,竟然就真的只剩下木瓜花和沉香木還沒有了。

不過韓楉樰也並不著急,自從楊大嫂的事情之後,益生堂的生意真的是越來越好了,不僅來看病的人多了。

就連沒有病的人都會時不時的來益生堂抓一些養氣補血,健身強體的藥材回去,好像只要在這裡抓了葯,以後就會少生病一樣。

在韓楉樰上次研製出來的美容丸后,更是有很多婦人姑娘來買。

「韓大夫,上次的藥丸還有嗎?」

這不,每天都有人這樣問,韓楉樰也很理解她們愛美的心情,不過她可沒有精力一一的去給她們解答。

於是這任務就落到了小馬的頭上,只見他攔住一群想要上前詢問韓楉樰的女人。

怪物樂園 「各位姐姐嫂子,真是不好意思,這個藥丸已經賣完了,而且我們掌柜的說了,這個藥丸這是去面黑粉刺的,並不是適合所有的人,而且以後因該也不會再大劑量的製作了。」

「啊!不做了啊,那怎麼辦啊,我覺得用了效果很好啊,而且便宜。」

「就是,我沒有面黑粉刺,用了之後也覺得皮膚變嫩,變滑了啊!」

「是啊,怎麼不做了呢,我專門來買這個的。」

「……」

小馬這話,就像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都議論開了,紛紛要他給個說法,頂著壓力,小馬大聲的向這些人解釋。 「各位聽我說,沒有說不做了,只是以後會少做,而且我們掌柜的說了,不做這個,還會再做其他的,美容葯。」

聽到還會再做,大家這才安靜下來,又聽到還會做其他的大家又激動起來。

「是嗎,韓大夫準備做什麼啊?」

「什麼時候做出來啊?會比這次的還要好嗎?」

「……」

小馬打斷她們的疑問,滿臉的自豪。

「那當然了,我們掌柜的親自做的東西還會差了嗎,放心吧,等做出來的時候會通知大家的。」

接下來,小馬又是三言兩語的忽悠著,把這些人都送走了,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呼,這些女人真是太難應付了。」

一會轉過來,就看到韓楉樰直直的盯著他,嚇得他叫了一下,還用手捂著心口,做出一副受驚的模樣。

「掌柜的,你那麼看著我做什麼?嚇死我了!」

韓楉樰可不管他這些,對著他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

「小馬,可以了啊,這隨口胡說的本事越來越好了啊!誰說我還要再做那些藥丸的,又是誰說我還要再做美容葯的!」

韓楉樰可不記得她有告訴過別人,她打算重新製作一款美容葯,而她的話卻讓小馬覺得心肝都顫了顫。

「那個,掌柜的,不是你讓我去把他們都打發了的嗎,我就是隨口說的,而且我看掌柜的你這兩天好像在收集藥材,所以猜的,呵呵,猜的。」

小馬諂媚的對著韓楉樰笑著,其實他也不是亂猜的,每次她收集藥材的時候都是要準備製作新葯。

韓楉樰也沒有真的打算和小馬計較,看了他一眼就轉身離開了,小馬這時才真的覺得鬆了口氣。

雖然韓楉樰是在對著他笑,但是那笑卻更讓人瘮得慌。

「韓楉樰妹子,你在忙呢?」

韓楉樰剛剛給一個病人開好藥方,就聽到了方夫人叫她的聲音,抬頭一看,果然看到一身淡綠色的上衣,下面是月白色的百褶如意裙的方夫人向她走來。

其實方夫人也才二十多歲,正是最好的年紀,長得也不錯,是個清秀的美人。

「姐姐怎麼,這個時候來了,可是身體有何不適?」

韓楉樰起身招呼著方夫人。

「我沒有什麼是啊,今天過來可是給你帶好東西來的。」

方夫人說著,還向韓楉樰神秘的眨了眨眼。

韓楉樰打量了一下方夫人,看她的臉色也不向生病的樣子,又聽到她的話,這才注意到她身後的丫鬟懷裡抱了個小木盒子。

於是引著方夫人,和她一起到後院的大廳里去坐下說話。

「不知道姐姐今日給我帶了什麼好東西過來?」

平時,方夫人也會時不時的送韓楉樰一些東西,所以今天雖然好奇,卻並不是太在意。

方夫人示意丫鬟把那個盒子放到桌子上,然後自己打開了盒子,將它轉過去對著韓楉樰的方向。

「喏,你自己看看。」

韓楉樰看著盒子放著的白色晒乾的花朵,一下就認出來是自己還差了的藥材中的木瓜花,高興之餘又有些疑惑。

「姐姐怎麼知道我需要這些花?」

方夫人笑著將盒子合上,把它往韓楉樰那裡推了過去。

「我也是無意中聽府中的人說起的,說是趙管事的在向外收購這些花,不過好像並沒有收到,我想著我家裡好像有些,就找出來,給你送過來了。」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方夫人會知道。

「這也是我家老爺偶然間得來的,說是以前做生意的時候有人送的,一直放在家裡,也不知道有什麼用,正好這次你需要,就是不知道這些夠不夠。」

韓楉樰向方夫人道謝。

「多謝姐姐了,姐姐這可真是幫了我的大忙了,放心吧,這些就夠了,感謝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免得姐姐和我見外。」

韓楉樰本來想說給方夫人一些銀子,就當她買下這木瓜花了,可是她知道方夫人的脾氣,是一定不會要的,也就略過不提。

而這也正是方夫人喜歡韓楉樰的,直爽不矯情。

「就該這樣,你平日里也幫我良多,若是這麼點小事都要和我客氣的話,那我才真是要和你生分了。」

「知道姐姐是個不計較的人,不過,等我用這花製作出了新葯,就給姐姐送去一些,到時候姐姐用了,保證覺得驚喜。」

雖然還沒有製作出來,但是韓楉樰還是很有信心,這次製作的美容藥效果肯定不錯。

方夫人一向知道,從韓楉樰手裡出來的東西都是好的,現在聽她這樣說,還真是有些期待了。

「聽妹子這樣說,我都有些心動了,那姐姐也不和你客氣,到時候可別忘了我哦!」

又閑聊了幾句,方夫人就提出了告辭,韓楉樰看著她帶來的木瓜花,把盒子拿到了她的藥房里去。

看著準備齊全的藥材,韓楉樰輕輕地感嘆了一聲:「就差沉香木了。」

等晚上韓楉樰回房間準備休息的時候,就在桌子上看到了她惦念著的沉香木,而且還是一大塊,有一個臉盆那麼大。

只是站在門口,就能聞到沉香沁雅的獨特香味,光是味道,韓楉樰就能知道這是一塊上好的沉香木。

走過去坐在桌子邊,仔細的打量著那塊沉香,韓楉樰陷入了沉思,能悄無聲息的進入到她的房間,還有這麼珍貴的沉香木的。

韓楉樰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容初璟了,要不然也是他的手下。

其實韓楉樰想多了,以容初璟的霸道,怎麼會允許別的男人進入她的房間,所以這塊沉香木,就是他親自來放的。

「他到底想做什麼?」

明明已經把他趕出去了,他為什麼還要這麼關注她的事情,用手撫摸上那塊散發著香味的沉香木。

韓楉樰很快就做了決定,雖然就差沉香木了,但是她不想無緣無故的接受容初璟的東西,這讓她心裡覺得不舒服。

還是明天找個時間還給他好了,韓楉樰不知道其實洗邑就在她的周圍保護著,不然的話,這會兒一準是讓他去跑腿了。

「掌柜的,我們這是做什麼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