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凌風笑笑“李家公子,請吧!”

兩個人各自分開,不過一股氣流在空氣中激烈的對撞、看客們對於歐陽凌風的記憶貌似很少,不過還是有人大叫起來:江南歐陽家,那不是歐陽大俠歐陽羽的後代麼?

嗯,我也想起了,應該就是當年雄霸一方的歐陽大俠歐陽羽的後代!

江南歐陽家想當年也是霸氣沖天,傲氣凜然呀!

我突然怔住了,因爲我聽到歐陽羽的名字,猛然站起來看着擂臺上那個瀟灑揮動扇子的年輕人,內心不停的抽搐,原來是歐陽老前輩的後代,他是歐陽老前輩的後代,我忽然想起了在楚家密室裏放着的歐陽羽的骨灰罈,他臨終前的那句:四十多年了,落葉要歸根!

“轟!”

就在這時,擂臺上,發出了激烈的撞擊聲,李佳一和歐陽凌風同時出手,雙方竟然引動自身陰氣對流,來一次像絕頂強者那樣的憑藉道法的對戰!

“接下來,你就沒這麼幸運了!”

李佳一怒吼一聲,抽出自身的符文劍,一股強大的夾帶着死亡氣息的陰氣的朝歐陽凌風劈了過去,並且空間一陣扭曲,天空中出現了一隻狂怒的一半屍,一半鬼的冤魂,它出現後整個空間發生波動,並且匯聚陰氣將歐陽凌風轟飛出去“去死,渺小的人類!”

“嗵!”

僅僅一擊,歐陽凌風就被強大的氣流甩到了擂臺上的石柱上。

這是什麼物種?

看客們沸騰起來,這次連整個裁判人員都張大了嘴巴:天哪,這是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堪比鬼王初級的存在!

李佳一再次大吼一聲“你這麼急着死,我就送你一程!”他揮動符文劍引動周圍陰氣“去吧,用他的鮮血爲你祭靈!衝殺吧!”

冰山美人太囂張:總裁,請簽字 “吼!”

這個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昂天大吼,它身上的恐怖氣息全部澎湃而出,將擂臺上的鏈條都震的甩動起來,怒吼着朝歐陽凌風撲過去。

看着這迅猛一擊,歐陽凌風一個翻身站起來,用符文劍劃破手指,大喝一聲:“出來吧,老朋友!”

(本章完) 擂臺突然出現了一陣空氣對流,緊跟着歐陽凌風身形一晃從原地消失不見,鬼將和屍類的攜帶着巨大的力量撲了個空將擂臺周圍的鐵鏈徹底甩了出來。

李佳一冷哼一聲,揮動符文劍,甩出幾張沾血的靈符和黃紙人,他的周身迅速被一團黑色的死亡之氣包裹着,並且朝周圍和空中蔓延,他豢養的物種這時大吼了起來,並且發出了震破天際的咆哮聲。

整個擂臺全部被一種黑色的死亡之氣所籠罩,在死亡之氣籠罩之前,整個裁判席位、大家族席位、普通看客區席位的人又是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因爲他們始終沒有發現歐陽凌風!

歐陽凌風去了哪裏?

這是在場人都想知道的,包括我。

在黑色死亡之氣籠罩之後,整個擂臺就像是一個霧騰騰的隔離區,而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不斷髮出的咆哮聲,震懾全場,離擂臺較近的普通席位區一些實力弱的小年輕們早已經頂不住了,氣血在胸膛口翻滾,紛紛朝後閃躲。

太強了!

這是所有人看到擂臺中的那團黑色死亡之氣之後,發出的心聲。

裁判席位上的那些靈學專家和玄學專家都忍不住發出了驚歎:這李佳一的實力怕是已經超越了他們其中一些專家,單憑他的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就能說明一切,這種結合的屍、鬼類最難煉化,必須要有很深的道行才能控制。

諸葛青此時也站了起來朝擂臺上觀望,不禁感嘆:這李佳一實力太強了,估計已經超越了他們家族的某些老一輩。

但他,終究想不明白,爲何一個年紀這麼輕的人竟然有這麼深厚的道行?

在李佳一展現出自己的恐怖實力之後,很多小家族自動默默的選擇了棄權,就算不參加也不能丟了家族年輕的血脈。

李佳一在場中轉着圈,符文劍不斷的揮舞,形成了一道氣浪,那些沾血的靈符和黃紙人迅速燃燒了起來,他一聲暴喝:“滾出來!”

“砰!”

燃燒的靈符似乎將周圍的死亡之氣也給點燃了,爆發出了一波巨響,濃煙四起。

頃刻間,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再次抓狂的大叫起來“渺小

的人類,出來受死!”它渾身的陰氣的將這股濃煙給驅散,還給擂臺一片清靜。

只聽一聲:“孽畜,休得張狂!”歐陽凌風從一處角落裏迅速攻來,揮動手裏的扇子,一股浩然正氣朝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席捲了過去,而他則是轉身攻向李佳一,並且在快要接近李佳一的時候,他的身子中上迅速的分離出另外一個歐陽凌風的幻影,並且速度更快的朝李佳一攻伐!

“呼!”

整個看臺上再次鴉雀無聲,隨後裁判席位上的那些專家們爆發出了驚呼:人鬼通體!歐陽家的絕學!這幻影怕最低也是鬼將級別!

他們紛紛離開座位走到裁判席的邊緣朝擂臺觀望,內心難掩激動之色,這已經達到了強者之戰的範疇!

惡魔寶寶:惹我媽咪試試 “砰!”

李佳一觸不及防,被歐陽凌風的幻影給一掌拍了出去,但沒等這幻影拍出第二掌,李佳一的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已經撲了過來“弱小鬼類,來與我一戰!”浩瀚的冰涼的陰風如同颱風登陸直接牽制住了歐陽凌風的幻影。

“屍不屍,鬼不鬼的東西!”

歐陽凌風的幻影怒吼着沖天而起,凝聚周身氣息朝它發出了強勢一擊。

李佳一被這幻影打的退出了好遠,險些掉下擂臺,還沒穩住身形,歐陽凌風已經拿着摺扇奔了過來“天玄地請,律令九章,佈陣妙法,天下圍攻!”一股夾帶着靈符的浩然正氣直接將李佳一圍住,並且在化解他周圍的黑色死亡之氣。

“吼!”

李佳一大吼一聲,揮動手裏的符文劍“想用陣法困住我,你也太小看我李佳一了。”他咆哮一聲“去死!”

轟!

李佳一身上爆發出了濃厚的死亡之氣並且將歐陽凌風的陣法全數瓦解,他揮動符文劍朝歐陽凌風劈殺過來。

歐陽凌風沒想到李佳一竟然隱藏實力,更沒想到自己的浩然正氣迅速被他全數瓦解,慌忙之中朝一邊躲去,但,李佳一夾帶濃厚死亡之氣的利劍已經批過來,直接將其劈的倒退數步,氣血翻滾,血脈噴張,口鼻出血!

李佳一念動咒語,圍繞受傷的歐陽凌風快速轉動起來,並且不時的對他的鬼將屍類

的結合體供給鮮血和死亡之氣。

鬼將和屍類的結合體更加的迅猛起來,並且它上下肢體開始分身對歐陽凌風的幻影前後夾擊。

瞬間,歐陽凌風的幻影敗北,在空中嚎叫起來。

隨着李佳一轉動,死亡之氣將歐陽凌風快速的包裹其中,隨後他一腳將歐陽凌風踹飛出去,在其還沒落地之前他又快速躍起來,用膝蓋骨頂着歐陽凌風的頭蓋骨,將其再次撞飛,在空中撒下一片血雨。

李佳一雙眼通紅,在空中揮動符文劍朝歐陽凌風后背劈斬過去。

“啊!”

歐陽凌風發出了慘叫,但李佳一併未住手,而是率先落地,一劍刺穿歐陽凌風的右胸!

絕世神皇 鮮血將李佳一的頭部徹底染紅,他就如同惡魔一般挑着歐陽凌風傲世羣雄。

太快了,發生的太快了,內心緊張的看客們都還沒反應過來,剛纔還頗具優勢的歐陽凌風已經敗了,並且被李佳一刺穿身體,生死不明!

所有人內心緊繃的弦最終達到了一定的舒張力度,接着一陣陣高呼聲傳來“威武,威武!”

空中傳來了歐陽凌風幻影的痛苦慘叫,它已經被李佳一的鬼將屍類的結合體攻殺的剩下了半條魂魄。

衆人不禁感嘆,這就是強者之間的差距,哪怕是僅僅間隔一個等級,也瞬間能造成秒殺!

李佳一迅速的抽出符文劍,並且迅速的將快要落地的歐陽凌風踹飛出去:我要你死!

“住手!”

我迅速站起,不顧裁判們的大喝阻止聲,朝擂臺奔了過去“李佳一,我來戰你!”

歐陽凌風並未說棄權,裁判方當然要管,但我必須要救他!

“那你就上來受死吧!”

李佳一大笑起來“龍空,你這個憋縮的王八終於按耐不住了!”隨後他沖天大吼“吃了它!”鬼將屍類結合體抓扯着已經趨向渙散的歐陽凌風幻影進行吸食!

突然,一陣恐怖的陰笑響起,緊跟着一個拿着手搖式傳經筒的和尚飛上擂臺,與此同時一個高冷的白衣女人出現在半空,揮手間將兩個撕扯的鬼將給擊飛出去,一股血腥和恐怖氣息瀰漫開來!

(本章完) 擂臺之上再次被一股濃厚的恐怖氣息所籠罩,李佳一正在高呼:還有誰不服,繼續上來受死!

但,等他話音落下,臉色一下子變了,變得陰暗無比,他目視着眼前的這個臉部肌肉僵硬的和尚,隨後趕緊擡頭,看到一個女人竟然將他的鬼將屍類混合體擊打到一邊,伸手將歐陽凌風的幻影抓扯過來吸食了,並且冷眼朝他看過來,看着這種沒有任何表情的空洞眼神,他腦子裏第一個出現的信息就是:這不是人,而是死人!

正在奔跑的我,突然站住身子,看着天空中那個裙襬飛揚的年輕女人,我的心一下子被扯了起來,因爲她是巧玲!

她已經被人煉成了屍!

我知道她還有自己的意識,因爲她行動自如,很少受到約束,這是活着的時候被人煉成了屍,我渾身顫抖起來,內心的怒火再也壓制不住,仰頭大吼“巧玲!”

有錢任性:寵個債戶當老婆 作爲一個趕屍人,我知道將活人煉製成屍類,得受到多大的煎熬和精神折磨、身體摧殘!

那將是常人根本無法忍受的,《趕屍祕術》上有記載:若有活人煉製成屍,痛苦堪比陰間下油鍋入十八層地獄!

我的內心是狂怒的,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奔上了擂臺,昂頭看着瞅着我的巧玲又喊了一句“巧玲,是你嘛?”

“你是誰?”

巧玲依然高冷的看着我“好熟悉。”

我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兒,這還是陪我一起長大的那個女孩兒嘛?這還是那個每當我回家就在村口等我的女孩兒嘛?

她是不是,我不願給自己一個答覆。

一個活生生的人,竟然被人當做屍來控制,我情緒波動很大,嘗試着問了句“巧玲,你還記得我麼?我是龍空。”

巧玲矗立在半空,宛如一塵不染的仙女,她冰冷的雙眸死死盯着我,沒有一絲的情感。

此時,整個玄門大會賽場鴉雀無聲,衆人都在看着半空中那個宛如仙女的女人,她是誰?

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

但,巧玲

的身份依然是逃不出那些個玄學專家、靈學專家、以及觀衆、大小家族裏的那些道行深厚的人的耳目,他們都驚恐的長大了嘴巴,這次的震驚之色是前所未有的:屍類!趕屍人!

他們每人在震驚的同時,腦海裏卻在不停的翻滾:巫族趕屍一脈的人出現了!

但,諸葛青卻不這麼認爲,他已經朝擂臺移步過去,這個和尚給他的感覺是如此的黑暗和邪惡,根本就不是趕屍人!

劉浩也驚恐的站了起來,朝擂臺下移動過去。

擂臺上的李佳一沒有輕舉妄動,他一直在盯着這個上來不說話的和尚。

而這個和尚卻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巧玲盯了我一會兒轉過頭去,看向空中的李佳一的那隻鬼將屍類結合體,忽然朝它飛過去“你也受死吧!”冷冷的不夾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巧玲擡手過去,一股濃厚的黑色死亡之氣如同噴發的劍氣擊向鬼將屍類結合體。

“吼!”

鬼將屍類混合體發出了怒吼,朝巧玲咆哮起來,毫無懼意的攻了上去“你以爲能奈何了我?”

“回來!”

和尚怒吼一聲,手搖式的傳經筒轉動了一下,正在空中廝殺的巧玲飛了過來。

在巧玲落下來之後,和尚笑着看着李佳一“你繼續,我不過是來收拾一下快要渙散的陰靈,你的鬼將若是將要灰飛煙滅,我的死亡傀儡也會毫不客氣的廝殺吸食!”隨後是一陣陣的陰笑,大踏步帶着巧玲朝擂臺走下去。

“站住!”

我怒火已經燃燒到了極點,我終於記起這個人是誰了,他就是那三個喇嘛怪人其中的一個,不過這個人看起來易容了,若是這裏有一個,那麼其他兩位喇嘛怪人也在這裏。

我想起了離開我的小薇,想起了爲了我而差點消散的狐狸姐姐,再加上他們煉化了巧玲,我怒不可解,什麼也不顧及了,將渾身的氣息一下膨脹開來,並且拿着符文劍朝那個和尚劈了過去“女屍留下,你可以滾!”

“咿呀!”

和尚猛然回頭大叫一

聲,並且揮出一股磅礴的死亡之氣與我直接對上:“小子,我不介意送你歸天!拿命來!”這時狐狸姐姐也咆哮着攻了過去。

巧玲也咆哮着朝狐狸姐姐攻擊,瞬間整個擂臺上陰風呼嘯,風雲攢動!

“罵了比的,戰就戰,都去死吧!”

李佳一這時候也動手了,並且揮動符文劍匯聚陰氣朝我們攻伐過來,他的鬼將屍類結合體也在空中朝狐狸姐姐攻擊,他並不想刻意幫誰,而是想把我和和尚置於死地!

李佳一不停的念動咒語,並且每次出劍都是全力一擊,將擂臺都給震動了。

“戰就戰,算上我一個,姑奶奶來也!”

一個穿着苗疆服飾的女子迅速衝上臺,並且天空迅速下起了蛇雨,一陣動聽的笛聲響起,所有的蛇都開始釋放毒液,一股墨綠色的氣息從女子身上膨脹開來,並且迅速的朝四周瀰漫。

“無名之輩,休得張狂,老子也算一個!”

一個身穿藍色長褂子的年輕男子大吼一聲,拎着符文劍從大家族席位奔跑過來,並且在途中就召喚出了自己豢養的兩隻鬼魅!

在它們的幫助下凌空風行,朝擂臺落去,揮動符文劍,就朝已經混亂不堪的戰圈中掃去,他纔不管掃到誰,現在每個人都是敵人!掃死一個算一個。

這個男子指揮他的一隻鬼魅出戰當空,另一隻則跟誰他橫掃地面上的人。

“都很狂妄是吧?”

妖孽鬼相公 一個精瘦的黑衣服年輕男子,直接抽出一隻法杖,朝擂臺跑了過去,而在他頭頂是漫天黑壓壓的烏鴉,瞬間將整個天空覆蓋住。

“一個比一個張狂!崑崙山陸清瀟來也!”

普通席位上毫不起眼的角落裏,一個一襲白衣的男子沖天而起,而攜帶他的竟然是一隻鬼王初級存在!

他進入擂臺之後,更是直接的揮劍橫掃,命令鬼王朝戰圈裏衝擊!

黑氣環繞中,一羣自負的青年人,早血腥的攻殺,霎時間,昏天暗地,整個擂臺喊殺聲,咆哮聲直衝九霄雲外!

(本章完) 濃霧四起,瀰漫當空!

殺聲四起,震徹天際!

整個擂臺之上,不時的發出“轟轟”聲,一羣年輕人殺的是難解難分。

玄門大會賽場所有人在吃驚過後,都站在了看臺椅子上,振臂高呼:牛b,痛快!衝殺呀!

他們顯得比大戰的那些人還要激動,呼吸急促的就以爲自己身在擂臺之上。

我靠,苗疆、巫師都出現了!

快看那是什麼,竟然有人能超控兩隻鬼魅!

天吶,崑崙山古老的家族也出來了,鬼王,鬼王!

那是鬼王!

整個看臺上所有人恨不蹦起來,這是羣雄之戰呀。

楚雲激動又擔心的看着擂臺之上,喃喃自語:這是強者之爭啊!

雖然整個擂臺混亂不堪,分不清敵我,但,這些看客們還是激動萬分。

山巔之上那個紫衣老人伸手指着下面的擂臺“呵,有意思,羣起而戰。”

“年輕人都很自負!

白髮老人開口說道:“要不要出去管管。”

“不用,諸葛青他們應該能鎮得住。”

紫衣老人揮揮手,繼續朝擂臺上看過去。

“住手!全都住手!”

諸葛青親率裁判組的人員飛上了擂臺,並且匯聚陰氣朝擂臺內轟了過去,一隻咆哮的鬼王出現在他的上空,那些裁判組的專家們也都召出了自己豢養的小鬼兒,最低級別的都是鬼魅巔峯!

他們在諸葛青的帶領下羣起而攻,不多時功夫,將就擂臺上的所有年輕人轟飛出去,結束了這場混亂廝殺。

“都很自負是吧?”

諸葛青拿着麥克風憤怒的說道:“若是不服,來跟我戰!”

我們一羣人在這場混戰中都是滿身鮮血,衣服破爛,狼狽不堪,所幸沒有都沒有大礙。

“哈哈,湊熱鬧。”

陸清瀟笑笑帶着鬼王回到了擂臺下面,其他幾個人也都陸續的朝擂臺下走去。

裁判組的人把滿身血的歐陽凌風擡了下去,我由於擔心趕緊跟上,但,我的整條手臂一陣酥麻,並且伴有刺骨的疼痛!

我低頭一看,手心變黑開始潰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