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歡擡眼看着我,“爸爸在哪裏?我要見爸爸!”

我與江真面面相覷,我已經是把骨灰抱下去了,現在難道是抱上來?!

“這樣,暘暘,我陪歡歡說會話,你不是 要上廁所嗎?”江真跟我使着眼神。

我立即明白了過來,起身往書房的方向走了過去,悄悄打開了書櫃,躡手躡腳地下樓,來到那桌子前,對着一家三口鞠躬道歉,纔是拿起父親的骨灰。

當我剛要準備往外面走,就聽到了江真的喊聲,“歡歡你去哪裏?!”

我瞪大了眼睛,慌忙又是放下了骨灰,一路小跑上樓,想要把書櫃關上,當書櫃剛剛要關上的那一剎那,有一個力量在阻止着我。原本我就是在樓梯上,那門對於我這樣的地勢來說比較費勁,歡歡一使勁便是推開了。

“歡歡!”我驚訝地看着歡歡。

歡歡不顧我的阻攔徑直往下跑,當她走到底的時候,看到棺材裏的人立馬是翻了個白眼,就暈了過去。我扶着歡歡,看着跑下來的江真,“接下來該怎麼辦 ?” 第3694章

千落離一邊自己恢復著,一邊注意著宮本千夏的情況,此刻宮本千夏的情況算不上太好,她沒想到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師,所謂的提升實力,如此的恐怖!

當初被師父逼著每天跑翡翠樓訓練場五十圈,她累的差點掛了,都沒像現在這麼難受啊!

師父啊,為什麼要如此粗暴的提升實力啊!

但是聽到千落離說,自己撐不住就被師父趕走的話,宮本千夏只能咬著牙關,堅持著,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放棄的,自己好不容易跟著師父來到雲中界!

她明白師父可能以後還回去神界,如果她不快提升實力,到時候被師父丟下來的可能性很大,翡翠樓雖然很好,但是她宮本千夏是師父的徒弟,不能留下看翡翠樓,她要跟著師父身邊才行……

想到這裡宮本千夏腦子裡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變強,跟著師父,保護師父幾個字了!

大概是這份堅定的意志力,讓宮本千夏身體也就不再那麼難受了,只是還沒等到宮本千夏鬆口氣,就察覺到自己識海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炸裂而出,從自己的識海深處飛出來似的……

宮本千夏一晃神,還沒想好怎麼辦的時候,一股無盡的記憶畫面,混亂的從宮本千夏的識海深處炸開,直接把宮本千夏給炸懵逼了!

她完全來不及去仔細查看這海量的記憶畫面,只能任由這大量的記憶湧進自己的識海中……

直到宮本千夏再也撐不住的,失去了意識!

就在宮本千夏記憶恢復的瞬間,她的實力也瞬間暴漲,直接突破了地星境,跨越到天星境巔峰,只差一點就直接飛升了!

千落離還有些擔心宮本千夏直接飛升神界呢,剛準備出手的時候發現,宮本千夏的力量似乎不夠,又停了下去!

其實,不是宮本千夏的實力不夠,而是宮本千夏失去了意識,導致她體內還有部分力量沒有徹底煉化,如果宮本千夏此刻是醒著的,繼續煉化體內的力量,絕對會直接飛升渡劫的!

千落離看到宮本千夏身上的白色光繭散去,過去查看了下,發現宮本千夏只是昏迷了過去,千落離也算放心了,繼續煉化自己體內的丹藥!

幫助宮本千夏恢復實力和記憶,讓他消耗也很大,只是丹藥恢復也不能完全恢復過來,起碼要在聚靈陣內閉關一個月才能恢復過來吧!

只是千落離想到剛才看到宮本千夏的實力竟然停在了天星境巔峰,千落離的臉色有些難看,嘴角無語的抽搐了下,為毛過去和現在,自己的實力都是被這個小師妹死死壓制著呢!

真是後悔幫她恢復實力啊!

千落離無語的想著,但是想歸想,他還是會這麼做的,畢竟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很多事,每個人分享,實在是太無聊了,所以還是讓小師妹陪著自己一起無聊的好!

宮本千夏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月之後了,她在地上就那麼躺了半個多月的時間! 江真將歡歡打橫抱起,“她不能記得這裏發生的事情,你馬上聯繫樑醫生!”

“她有知情權啊!”我有些不理解江真爲什麼要這樣做。

“洛叔說過,歡歡不該承受這麼多!聽我的,讓樑醫生過來!”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見到心理醫生是這樣的強大,她被引導以爲那就是一個夢。我放了一個裝滿面粉的同樣的骨灰盒子在家裏的一個房間,放上父親的照片,歡歡醒來後每天都給父親上香。

而我,也該進漁村給那對我對不起的夫婦道歉了。

那天我趁着有空,出了公司就開車去了那個漁村。

到了漁村,我沒有立即下車,而是對着鏡子看了很久自己的樣子,我現在這樣子他們還能接受我嗎?!

鼓足了勇氣,下車,前一段路程我還是飛快地走着,可到要到家的時候,我的步伐就不知不覺變慢了!

對,那裏是我的家,我親人所在的地方,爲何我卻望而卻步,愧疚,內疚,讓我就那樣佇立在了家門口。

紅色的木門是關着的,他們並不在家。

而我單單只是看着一個門,就那樣不敢靠近。

我愧對這裏,我愧對每一個親人!

名門寵婚:老婆別鬧了 想着父母那張因爲失去女兒時的難過,想着他們的失望,他們的絕望,他們的不快樂,我的心就痛了起來。

我望着那道門,它似乎不想爲我打開了。

“洛小姐!”是媽媽的聲音!

我張着嘴,說不出來話,脖子僵硬得回不了頭。

Www⊙Tтká n⊙c o

“是不是安安有消息了?”媽媽扔下手裏的小魚乾,跑到我的面前,一臉竊喜。

看着她那麼期待的眼神,我哽咽了,一肚子的話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她發現我的眼睛紅紅的,有些着急了起來,“是不是安安出了什麼事情?洛小姐,你有什麼事情可一定要告訴我,我已經都是半截身子進棺材的人了,沒什麼接收不了的!”媽媽她眼睛也跟着泛紅了,從我眼睛裏,她得到的訊息竟是安安出事了!

“撲通!”

我的膝蓋有些麻木,竟是隨着慣性,跪在了媽媽的面前。

我淚流滿面地望着她,幾次努力,都是說不出來話。

媽媽崩潰了,大哭了起來,“安安真的出事了!安安真的出事了!爲什麼要告訴我,我寧願這一輩子都以爲她是活着的,至少我和他爸還能有點目標!”

她的話讓我痛徹心扉,眼淚止不住地流淌,我抓着她的手,鼓足勇氣喊出了“媽媽!”

她怔怔地看着我,“媽媽?”

“我是安安!我就是您的女兒安安呀!”

她仔細看了我好久,笑得十分不自然,“洛小姐,你就不要開玩笑了,我哪有這個福氣做你的媽媽!”

我緊緊地抓着她的手,“我是安安!真的,我是安安!”

“我知道你這孩子是看我們可憐,才這樣做的。我只能跟你說一聲謝謝,謝謝你的好意!你不用爲了照顧我們老兩口的感受,這樣來欺騙我們。”她摸了摸我的頭,試圖扶我站起來。

我甩開她的手,對着她磕了三個頭,“不管您信不信,我都是安安!”

“安安?洛小姐,你趕緊起來,你的心意我真的領了!你要再這麼跪着,我都要折壽了!”她再一次跟我伸出了手。

我深吸一口氣,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是我,我是不是心臟一直都不好?我當年自己跳海,被洛家的人救了,他剛好死了女兒,就讓人把女兒心臟給我了!因爲我一心求死,他給了我全新的生活,我才做了洛家大小姐!”

“這都是你編的!我不是不喜歡你,可我不想讓你這樣騙我!我們家安安心臟不好,隨處打聽一下就知道了,你說得再真實,又有什麼用呢?!那我問問你,我們安安喜歡吃什麼,她的身上有什麼標誌!我們安安讀書的時候喜歡用左手翻頁還是右手?!”

她所提的問題裏,我竟是一個都回答不上來。我是安安,可我失去了我對安安對他們所有的記憶!

“媽媽,是失憶了,我記不起那些東西了!”我望着她,我從未想過我回來的時候是這樣的場景,我想到他們打我罵我或者恨我,或者抱頭痛哭,可我就是沒有想到,他們是不相信我的!

“快起來吧,進屋喝口水,以後咱們不開玩笑了。”她拉着我起來,帶着我進了門,給我倒了我記憶中最甜的一杯白開水。

“媽媽,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漆警官拿了你的頭髮跟我的頭髮做了鑑定,您就是我媽媽!”我看着她,繼續說道。

她手裏整理着小魚乾,有也不擡,“漆警官是個好人,你也是好人。你們的心意,我都明白。安安就算是走了,我們老兩口也該找到她。”

“我!”我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一開始的難以開口,到現在的無法開口。

“好了!這件事情以後就不說了,以後常來玩!洛小姐,你父親有你這樣的女兒該是幸福的!”她放下手裏的魚乾,起身,似乎要趕我走了。

我擰了擰眉頭,死死地端着家裏的杯子,看着她,“我會證明給您看的!”

她笑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如果不是怕安安不高興,我肯定就把你和漆警官看成是自己的兒女了!”

我胸口像是堵了一樣什麼東西,難受得很。

“阿姨,安安就是您的女兒!”這時,漆警官笑着大步走了進來。

媽媽並不相信這一切,反而是笑出了聲音,“我剛剛跟洛小姐都已經說清楚了,你們都是好孩子,但是不要用安安來欺騙我!”

“阿姨,我們沒有騙你,她是你女兒安安!她之所以能成爲天衣無縫的洛暘,那是因爲,她的容貌改變了,她的記憶沒有了!說到底,她也是一個受害者!”奇景走了進來,徑直坐在我的身邊,繼續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當時他女兒死了,剛好遇到你,而你剛好心臟不好,需要一顆可以匹配的心臟,就是這麼巧!她女兒的心臟就那麼適合你,他覺得是緣分!就給了你心臟,讓他覺得自己女兒還活着,所以改變了你的容貌,讓催眠師天天給你催眠,你忘記了自己是安安,你一直以爲自己是洛暘。對不對!”

對於他說的話,十有八九也都是真的,我沒有什麼好辯駁的!

媽媽不敢相信地看着漆警官,“她真的是我的安安!”

漆警官緩緩地從自己的衣服兜裏掏出那張鑑定結果,遞給了媽媽,“您看看,這是我找鑑定組織做的堅定,足以證明她是您的女兒!如果您還不相信,您可以帶着她再做一次!”

“你沒有騙我?你們沒有騙我?”媽媽還是不相信。

我站了起來,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媽媽,我沒有騙你!”

媽媽猛地收回了手,“不!不是這樣的!”

“阿姨,是這樣的,她就是您的安安!您找了那麼多年的安安回來了!”

媽媽不停搖頭,“我的安安不是這個樣子的,她就算是樣子變了,這聲音,聲音不對!”

“阿姨,這樣,今天我們就去鑑定,等結果出來好不好?”漆警官站了起來。

我真的是太過分了,要不是自己當時想不開,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

“你們先聊,我去找找我家老頭子,等他回來。”媽媽十分驚慌地跑了出去。

我想上去追,卻被漆警官一把拉了回來。

“沒想到…..”漆警官看着我。

我皺了皺眉,“沒想到什麼?真的以爲我是貪圖洛家家產去的?!”

漆警官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腦袋,“我是爲你媽媽着急,他們找了你這麼多年,你知道了真相,卻一直都不肯相認,所以心急了說錯了話!”

我坐在板凳上,望着屋外的天空,“你剛剛說的話,只對了一半!當年,父親是在海邊找到我的,當時我被海浪打上了岸,他救了我,說是我是自殺,爲了讓我活着,也爲了讓洛暘的心臟一直活着,他抹去了我的記憶!讓我成爲了洛暘!所以,洛家並非是我的仇人,而是我的恩人!因爲這份恩情,所以當我知道真相的時候,並沒有立即回來。一時怕爸爸媽媽他們鬧,二是父親原本日子就不多了!”

“不是他強迫的你?”漆警官有些驚訝。

我起身,看着他,“我看你是對他有偏見呢!”

“那那個別墅呢!別墅裏面有什麼!他爲什麼不讓你進去!”

“那裏藏着真的洛暘,她的靈位在那裏,我若是去了,發現了,就相當於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他害怕我的離開,我離開了,會帶走洛暘的心臟!”

“你說的都是真的?”

“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查!”

“行,我都相信你,不過你現在怎麼辦,看樣子你親生父母並不是很相信我們的話!”漆警官終於問到了重點上!

Www¸ttkan¸℃O

我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是我對不起他們,他們不相信我也是應該的!”

“你還記不記得之前我們一起來這裏的時候,你媽媽說了一句話?”漆警官期待地看着我。

我眉頭緊鎖,一句話?! 第3695章

如果不是千落離在周圍生了火,宮本千夏覺得自己應該會凍僵的!

宮本千夏坐起身,看了眼一邊火堆邊的宮本千夏俏臉一沉道:「師兄,你難道就不能給我蓋個被子嗎?你想凍死我,繼承師父對我的寵愛嗎?」

千落離聞言眼中露出寵溺的笑意,自己的小師妹終於回來了!

「小師妹,你知道的,我身上沒有被子,師兄我現在很窮!」千落離笑著道。

宮本千夏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活動了下自己的胳膊和雙.腿,站起來又崩了蹦,感覺好多了,這才走到千落離對面坐下來,盯著千落離看,也不說話!

千落離被看的頭皮發麻,這才尷尬的咳了咳道:「咳咳,師妹,你看我做什麼?難道你終於發現師兄是世上最帥的男人了?」

「哼……你知道我為什麼看你的,說吧,為什麼幫我恢復記憶?」宮本千夏瞪了千落離一眼道。

「咳咳……那又為什麼?我在師父空間內醒來后,就發現自己恢復記憶了,然後出來剛好就看到師妹你,見你的記憶沒恢復,師兄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啊!」千落離聞言理所應當的說道。

「編,你就編吧!你分明就是覺得師父和我都不記得你,讓你覺得無聊,所以才費力的幫我恢復記憶吧!」宮本千夏惡狠狠的瞪著千落離道。

她也沒想到自己本來就是師父的弟子,哪怕自己輪迴轉世了那麼多輪迴,終於還是遇上了師父!

只是想到自己剛遇上師父的身材,宮本千夏瞬間鬱悶了!

還好師父現在什麼記憶都沒有,不然自己哪有臉啊!

幸運的是,自己眼前的腹黑師兄,也沒見過自己從前的模樣,真的是萬幸,不然豈不是要被他笑話死了,宮本千夏想想那個畫面都不能忍,幸好師父操練的很,把自己的身材變回來了,簡直太及時了……

千落離不知道宮本千夏想什麼,就看到宮本千夏臉色一會兒一變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心裡有些沒底,雖然之前在林薰兒等人那裡了解到小師妹沒恢復記憶前,貌似是個純真的妹子……

但是恢復記憶的小師妹,絕對不純良啊,自己當初沒少被她坑,偏偏師父向來是對小師妹寵著,對自己嚴厲的很,讓他也是很沒辦法……

「行了,說說你為什麼昏迷的吧?」宮本千夏看著千落離問道。

「我這一世有點悲催,是被封印在一座城內……」千落離把自己這一世的事情,還有如何遇到墨九狸的事情,簡單的和宮本千夏說了一遍。

「那你真的是不幸運啊,還好我這一世過的很開心……」宮本千夏把自己的身世也說了一遍。

「師妹,說重要的事情,這一次我們比師父先恢復記憶,到了神界很多事情,我們必須提前準備,絕對不能讓師父再……」千落離的眼神一冷的說道。

「我知道,同樣的錯誤,我宮本千夏再也不會犯第二次,」 “她說呀,我這個人這麼好,要是安安還活着,就….”漆警官慢慢悠悠地說道,舌頭卻打結了起來。

我忽然想起當時媽媽誇漆警官時候說的話——漆警官人好,要是我安安還活着,一定讓安安嫁給他!

我猛地看着他,他捂着嘴,後面的話,也沒有再說出口了。

“謝謝你,照顧了這麼久我的家人!”我是由衷地感謝,要不是他給了我父母希望,怕是他們早就…….

漆警官自豪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這是我們人民警察的天職!”

“漆警官,現在你可不可以迴避一下,回頭我們一家人再請你吃飯!”

漆警官笑了笑,“好!給你們時間團聚!”

說完,他就大步走了。

而我坐在這個空無一人的家裏,十分忐忑,我想着爸爸回來會是什麼場景,他會不會跟媽媽一樣不相信我!心裏想了一百種念頭,卻還是害怕得不得了!

當老兩口火急火燎地跑了回來,我立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盯着那個滿頭白髮的老人,竟是喊不出了一個字!

爸爸跑到門口,也是沒有敢再踏進來一步了!

我望着他,滿臉的期待!

他扶着門,同樣也是望着我,良久之後纔是問出了一句話,“你是安安?你說,你是安安?!”

我狠狠點頭,豆大地淚珠又是掉了下來,“我是安安!”

他踏進門,快速地往前走,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我上去要扶他,他卻抓住了一邊上的椅子,好不容易穩住了,看着我,“你真的是安安?”

我再一次狠狠點頭,“爸爸,我是安安!”

他看着我的臉,揉了揉眼睛,又是向前一步,走到我的面前,“安安?!”

我咬着嘴脣,除了點頭,再做不出任何的舉動!

“我的安安?我的小安安?”爸爸老淚縱橫。

我跪在了地上,“爸爸,我是安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的安安樣子也變了,聲音也變了,可眼睛卻沒有變!”他上來扶着我,“這麼多年,你受苦了!”

我站了起來,抱着爸爸,“不不不!受苦的是您和媽媽!”

“只要你還活着,爸爸和媽媽做任何事情就值得!”

他們是相信了,相信我是安安了。

那一天,我們促膝長談,父親都尚在,他們都還在,他們都還沒能愛!這是我所要感謝上蒼的!

媽媽坐了一桌子對於他們來說只能過年才能端上桌子的飯菜,爸爸不停爲我夾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