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技閣和功法閣自然是存放著功法和武技的場所,裡面所收錄的功法武技最低級別的都是玄階高級,而且在武技閣,各種身法武技,煉體武技,掌法武技,屬性武技,兵器武技…..,應有盡有,在功法閣,各種屬性的功法都有所涵蓋。

這功法閣和武技閣都是有著五層,第一層存放著玄階高級的功法和武技,對所有外門弟子免費開放,須知,偌大的一個周家也僅有一部玄階高級的功法,可見天羽門的底蘊有多麼的雄厚。

功法閣和武技閣的第二層存放著地階低級的功法和武技,第三層存放著地階中級的功法和武技,以此類推,第五層是存放著天階功法和武技的場所。

但是想要修習這些功法和武技卻不是免費的,需要宗門貢獻點,當然功法和武技的級別越高所需的宗門貢獻點也就越多。

丹藥坊,是宗門售賣各種丹藥的場所,這些丹藥有的是宗門內部煉製,有的是會煉製丹藥的外門弟子拿去售賣的,外門弟子想要購買丹藥,可以用宗門貢獻點,也可以用元石,唯獨不能用金幣。

法寶樓,宗門售賣法寶的場所,在這裡,各種法寶被陳列其中,宗門有著規定,所有剛入門的弟子有著資格到法寶樓免費領取一件中品法器,據說,法寶樓連靈器都是有著售買,但是價格極為昂貴。

任務大廳,是宗門發放各種任務的場所,這也是外門弟子賺取宗門貢獻點的主要方式之一。

貢獻所,外門弟子將各種有著價值的東西拿去兌換宗門貢獻點的場所,在這裡,你可以用元石,丹藥,妖獸的遺骸等兌換宗門貢獻點。

聚元塔,這是所有外門弟子最為嚮往的地方,只應為這裡能讓人的修鍊速度加快,據說,聚元塔是宗門花費大力氣建造而成,在天羽城方圓千里之內的地下構建了一個聚元大陣,凝鍊收集天地間的精純元氣,而後通過陣法,將精純元氣輸送到聚元塔。

聚元塔一共有著四層,層數越高,修鍊的速度相對而言就越快,當然,使用聚元塔需要消耗宗門貢獻點,而且價格不菲,據老弟子說,第一層修鍊一個時辰需要兩個宗門貢獻點,第二層需要十個宗門貢獻點,第三層需要五十個宗門貢獻點,第四層需要個兩百個宗門貢獻點。

最後是山河碑,在幽暗的夜幕之下,依舊是閃耀著璀璨的熒光,其上,一個個耀眼的名字泛著紫紅黑白四種不同的光澤。

想來,這四種光澤代表了四個城區,紫色東城,紅色南城,黑色西城,白色北城。

在天羽門弟子間有著三個排行榜,外門山河榜,內門乾坤榜,真傳天地榜,內門弟子是在入門十年內修鍊到修真鏡的弟子,真傳弟子是入門五十年內修鍊到混沌鏡的弟子。

山河榜…

趙逸辰

安鳶

楊欣宇

羅玉冰

荊刑

李賢

吳隆魁

謝天謝地

何芷凝

嵐天

……

山河榜前十當中只有兩位是泛著白色光澤,分別是荊邢和何芷凝,東城區有著三位,趙逸辰,羅玉冰和謝天謝地,南城區有著兩位,楊欣宇和吳隆魁,西城區有著三位,安鳶,李賢和嵐天。

看著「謝天謝地」和「嵐天」兩個名字,周天總覺得怪怪的,姓謝的天底下有很多人,但名字叫做謝天謝地的,實在是…還有「嵐天」二字,這天底下有姓嵐的嗎???

從前十的排名不難看出,東城區位居第一位,西城區位居第二位,南城區位居第三位,而周天所在的北城區…屈居末位。

而事實上,就總體實力而言,也是東城第一,西城第二,南城第三,北城末尾。

周天初略的看了一遍排在山河榜前百的人,發現他們白衫北城僅有十八位上榜,紫衫東城的人數最多,有著三十四人上榜,其次是黑衫西城,有著二十七人上榜,最後的紅衫南城就有二十一人上榜。

看了一會兒窗外的景色,周天又是把目光投向握在他手中的一塊白色牌子之上,這塊牌子僅有巴掌大小,是外門弟子的身份令牌,在牌子的正面寫著一個羽字,在牌子的背面有著一個數字—0,這代表著你的宗門貢獻點。

這塊牌子是由龐睿給他的那個身份牌換來的,據說東城的是紫色牌子,西城是黑色牌子,南城是紅色牌子。

可不要小看了這麼一塊牌子,這塊牌子可是一件中品法器,裡面記錄了你的個人信息,還可以作為宗門貢獻點的交易工具。

到了此時,周天也算是明白了在考核中總分超過八十的和沒超過八十的區別了。

宗門每天都會給弟子發送一個宗門貢獻點,只不過,總分沒有超過八十的人在入門一年內,需要做些雜物才能獲得那一點的宗門貢獻點,而考核總分超過八十的,則不需要做任何事,就可以得到每天一點的宗門貢獻點。

據說,本來這牌子的背面有著一個「1」的,然而卻是被帶領著他們的那個老弟子毫不留情的收走了,還美其言曰:這是讓他們初步熟悉外門的學費。

雖然每天都能領到一個宗門貢獻點,然而在聚元塔第一層修鍊一個時辰便是需要兩個宗門貢獻點,那就更別提第二層,第三層,乃至第四層了。

不僅如此,據那個老弟子說,他們這些剛入門的弟子需要每兩天繳納一個宗門貢獻點,孝敬給那些老弟子,否則…後果難料!

對於這件事,宗門的管理層似乎是採取了默認的態度,只要不是徹底的強取豪奪了新弟子的所有貢獻點,宗門就不會出面干涉。

在外門天羽城之中,周天很想去所謂的聚元塔見識一番,奈何宗門貢獻點不夠,他幾乎都是想去任務大廳領取任務了。

然而宗門有著規定,弟子實力不到凝脈境八門不得領取宗門任務,所以他果斷的放棄了去任務大廳觀摩一番的想法,眼不見心不煩。

在天羽門的第一個夜晚,周天久久都是無法平息心中的悸動,所以他乾脆是放棄了修鍊的想法,他盤膝坐在床榻之上,思考著今後的路,不知不覺間,竟是熟睡了過去。

翌日…

當晨曦穿過重重的大氣,照耀到大地之時,周天也是習慣性的蘇醒了過來,他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隨後便是精神抖擻的換上了白衫北城的白色勁裝。


「喲,這位兄弟也醒了?」

周天剛推開房門,一道驚訝的聲音便是聚然響起,周天順著來音望去,便是見到一個衣著和他一般無二的少年正站在過道之中,好奇的打量著他。

「你是?」周天疑惑的問道。

「哦!我叫岳離,是藍月公國人士,昨天和你一起入門的,現在我就住在你的旁邊,我倆算是鄰居了。」那人自我介紹道。

「我也是藍月公國的人!」周天驚訝的道,有種他鄉遇同鄉的感覺。

「是嘛?!我家在藍月公國國都,兄弟你呢?」岳離一臉驚喜的道。

「我家在咸豐城。」周天答道。

「咸豐城…」岳離的眼中閃過一抹思索的神色,片刻后才恍然大悟一般的道:「可是在藍月公國北部山區的一個小城?」

「正是那個小城。」周天點頭道。

「兄弟,我沒別的意思,真是想不到我的鄰居會是藍月公國的人,心裡挺高興的。」岳離忽然意思到之前的話語有些讓人誤會,誠然道。

「叫我周天就好了。」周天倒是沒有往其他地方想。

「那好,以後我就叫你周天了,你以後也直接叫我岳離就行了,對了,周天,現在你準備做什麼?」

「去吃飯。」

「正好,我也沒吃飯,一塊吧?」

「好啊!」

……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在黃階樓閣,洗漱的地方都是每一層才有一個,一番洗漱后,周天才和岳離向著食堂的方向走去。

聽那老弟子說,這裡的食堂一般都是免費的,而且味道鮮美,只有一些食材貴重的飯菜才需要弟子另行付錢,這裡的錢可不是金幣,而是元石和宗門貢獻點。

對於飲食,像周天這種實力的人都還是比較需要的,聽說,只有實力達到修真鏡才能控制自己的飲食,但也不是不需要飲食,只不過需要比較少,可能一兩個月吃一次飯都不會有多大的問題。


而修為只要達到混沌鏡,對於飲食,你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可以在今後的歲月當中不食用任何事物,身體都不會出現任何不適。

對於某些修鍊者而言,或許會覺得飲食會是一種累贅,所以,某些丹師發明了一種藥丸,只需服用一顆,就能補充到一頓飯的營養,讓人的吃飯變得簡單無比,這種藥丸叫做兵糧丸。

只不過這兵糧丸的價格比較昂貴,在周天的眼裡還不如一頓飯菜來到實在,所以他至今未曾品嘗過兵糧丸的味道。

在前往食堂的途中,周天和岳離一路走走聊聊,倒是頗為熟絡了起來,現在天才剛亮,空氣清冷,整個北城區都是顯得比較寂靜,行走在路上的行人雖然有,但不多。

隨著逐漸臨近食堂,路途之上的人氣也是漸漸的旺盛了起來,當來到巨大的食堂門前時,周天和岳離已經是被龐雜的人流和宏偉的食堂給驚呆了。


這食堂高約二十幾丈,佔地面積有著上百萬平米,雖然還是早晨,但進進出出的人流已經尤為恐怖了。

和岳離對視了一眼,周天倆人才舉步維艱般的走進了食堂,食堂之內,一張張桌椅,密密麻麻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一股嘈雜的讓人耳膜刺痛的聲音持續不斷的響著,這是食堂內吃飯的人交談的聲音。

想想看,幾千人在一個食堂吃著飯,互相和好友攀談著,這會是何種的場景。

二人在食堂內好一番觀察,發現一切都如那位老弟子所說的那般,這裡大部分的飯菜都是免費領取的,只有一小部分的飯菜需要支付元石或者貢獻點。

最後,兩人才鼓足勇氣,到免費的窗口排著隊伍。

半響后,二人如同其他人一般,憑藉著身份牌子打到了一大盤秀色可餐的伙食。

那米飯的顆粒,飽滿圓潤,泛著誘人的光澤,除此之外,還有這兩菜一湯,兩菜,一葷一素,都是散發出讓人食指大動的迷人香氣,讓得周天的唾沫那是咽了又咽。

二人找了一張沒有人的桌子,震驚的發現這些桌椅居然都是用價值不菲的楠木搭建而成,隨即兩人沒有任何的言語,都是拿起筷子,夾起一大團飯菜,送進了嘴裡。

「真好吃!」

剛咀嚼了幾口,周天便是一臉震撼的含糊不清的道,隨即他便是毫無形象可言的狼吞虎咽起來,對面的岳離也是如此。

米飯甘甜可口,嚼勁適中,肉食油而不膩,五味俱全,素菜清脆可口,爽口怡人,湯菜更是讓人渾身一顫,宛如翱翔在蔚藍的天際。

「喲呵,吃慣了宮廷宴席的離大公子居然大快朵頤的吃著食物,還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不知你的列祖列宗看到你這幅吃相,會不會直接從棺材里跳出來呢?」

一道戲謔的聲音從一旁陡然響起,讓得周天迅猛的進食速度陡然變慢了下來,隨即順著來音望去。

只見得,幾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正雙手抱胸,一臉戲謔鄙夷的盯著周天二人。

「狗是不懂得人類食物的美妙,周天,別理會某些瘋狗的嚎叫,我們接著吃。」岳離雲淡風輕的道。

聞言,周天倒是沒有再吃飯,而是默默的注視著岳離和那幾人,他知道,這事還沒完…

「岳離…好!好的很!你可知我旁邊的這位是何許人也?」

聽這聲音是剛剛說話的那人,他指著身旁的一位氣宇軒昂的少年,傲然道。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岳離不耐煩的揮揮手道。

周天倒是仔細的打量起那器宇軒昂的少年來,片刻后,他眉梢不著痕迹的皺了皺,他感知到,這幾個少年人當中,唯獨這人的修為他感知不到,這說明這人的修為比他高。

「聽好了,這位乃是陳訊師兄,入門已經有一年之久了,岳離,你居然敢罵陳師兄是瘋狗,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啊!」

那人不懷好意的訕笑道。

「這…」

聽了那人的話,岳離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了,讓他不知羞恥的放下面子向這陳師兄道歉,他心中的傲氣不答應,但不道歉,就意味著得罪了這位陳師兄,天知道這陳師兄會不會刁難他呢。

「食堂里不允許動手,我們先走吧!」一直從未開口說話的陳師兄終於是發話了,說完便是轉身離去了。

「小子,當狗也要看清對象,不然的話,很容易被人宰了的。」那人離去的時候,盯著周天,戲謔的道。

他以為周天是想要抱岳離的大腿,應為岳離所在的家族在藍月公國可謂家世顯赫。

聞言,周天漆黑的眼眸陡然變得銳利起來,聲音低沉的道:「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小心某天你的舌頭不翼而飛。」

「好!」

那人惡狠狠的點了下頭,轉過身去,眼眸危險,聲音陰翳的小聲呢喃道:「又有一個人對我出言不遜了…」

「周天,抱歉,因為我連累你了。」待得那幾人走後,岳離面色難看,道。

「沒事!」周天奉行著不惹事但也不怕事的原則,而且那人真是是如同岳離說的那般,猶如瘋狗般亂咬人,如果他膽敢再找周天的晦氣的話,他不介意給他點教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