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那些和域外邪靈戰鬥中直接死去的人族來說,那些被同化的人族,卻死得十分的屈辱。

前者好歹是在戰鬥中死去的,所以不用受到其他以外的什麼侮辱。

但是那些被同化的則是不一樣。在域外邪靈覺得他們沒什麼用了之後,便會嬉戲他們,然後令他們做出各種各樣令人屈辱的動作或者事。

再然後,就會以極端殘忍的手法,來殘忍的虐殺掉那些被同化的人族。

……

面對域外邪靈這邊來勢洶洶的進攻,除了一開始的時候,人族這邊對域外邪靈那邊造成了一點損傷之外,再無其他的進展。

越來越多的人慘死在域外邪靈的鐵蹄之下,同樣也有越來越多的人被域外邪靈同化,調轉槍頭,對準了自己的人族的同胞們。 婚來孕轉 影像播放到這裡之後,又繼續快進了起來,僅僅幾秒鐘的時間,葉晨眼前的景象換了一幕又一幕。

但在僅僅幾秒鐘之後,葉晨眼前的影像卻又恢復了正常。

只不過比起之前,卻已經換了一幕。

此時的人族不知道抵抗域外邪靈入侵多久的時間,反正比起全大陸之前的數百億的人口來說,除了那些隱藏起來的作為人族的希望的那些孩童大軍,現在的人族僅僅只剩下十多萬人。

整個下界的大陸之上,烽火繚繞,滿目瘡痍。

曾經的美麗山河,雄偉壯闊的景觀早已消失不見。相反那些地方,早已經是一個一個的被法術轟擊過後的大坑。

而且不但如此,全大陸之上,滿地的都是人族和域外邪靈的殘肢碎體。

不過二者比起來,數萬具人族的屍體當中,最多也才只有一具域外邪靈的屍體。

比起全大陸上都是屍體的這個景象,傳說中的恐怖地獄在現在的全大陸面前,也不過只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而戰爭打到了這一個地步,人族這邊也隱隱約約的知道了一些關於域外的情況。

原來人族在的這一界,在的這一片大陸,這一片空間,只是無數當中的一個。

而那些域外的邪靈,也只是那些無數當中的一個,而且還只是最底層的那種的存在。

只不過,對於現在的人族來說,就算知道了這麼一個信息,意義也不大,也沒有絲毫的作用。

比起開戰之前,人族現在已經是接近滅族的存在,只能在大陸上一個稍微隱蔽一點的地方躲藏起來。

而域外邪靈那邊,在橫掃完人族的這一片世界,發現已經沒有什麼自己種族可追求的了之後,一些強大的域外邪靈集齊偉力,將人族那些所死去的人的鮮血精華全部凝聚起來,成為了一個人族之血的種族精華血珠,拿到這顆血珠之後,域外邪靈的大軍便逐漸的退去。

而從一些不知名的途徑中,人族這邊後來也知道了域外邪靈凝聚的人族精華血珠的作用是什麼,將其用來做修鍊的資源之一。

因為這是用上百億的人族鮮血的精華凝聚而成的,當中所蘊含的功能意味,不可言喻,不可表述。

反正最後就是賣給其他的強大的世界的大能,給他們用來當修鍊的資源。

雖然域外邪靈的大軍撤去,但是因為人族這邊還剩下十多萬人的倖存者,以域外邪靈向來的習慣,一般都是要徹底的滅族,才會罷休。所以域外邪靈也留下了數十萬的規模,等著徹底剿滅那些躲藏起來的人族。

……

想必看到這裡,有人會問人族千年前的領導人族從妖族壓迫下的領導者姬滅天和姜劫等一眾的大能去哪了,怎麼在域外邪靈這樣的滅種族的大戰之中,連一絲身影都沒有出現。

……

前文已經交代了,在人族的這個世界之外,還有著無數的相同世界。

所以後來,姬滅天等一行人的修為節節攀升,一路突飛猛漲,很快就連仙界也承受容納不了姬滅天等人的修為。

而且姬滅天等人,也從冥冥之中。感應到了外界的一絲絲的情況。所以最後一行人都突破了自己的境界,在仙界之中,開闢了同道,飛升前往其他的地方。

所以,就這樣,這也是為什麼姬滅天等人,再這樣的一場滅族的大戰中,為什麼沒有出現的主要原因。

不過在後來,姬滅天等一行人在遊歷的時候,偶然聽到了域外邪靈又拿下了一個世界,滅了一個種族,根據描繪,那種族的模樣等等之類的信息,也讓姬滅天等人心慌起來。

因為根據那些流傳出來的信息,那個被滅掉的種族,似乎就是自己人族。

所以心思擔憂之下,姬滅天一行人商量了一下之後,便決定回到人族的世界看看。為了以防萬一,姬滅天等人隱藏自己的外形,將自己等人化身成為其他種族的人,然後一路快速的往人族的世界趕去。

但是這裡的有多大,誰也不知道。只知道在經歷了數年的快速趕路之後,姬滅天等人終於趕到了人族的世界。

一行人沒有多做停留,看到自己十分熟悉的人族世界之後,便直接進去。

而此時經歷了數年的時間以後,雖然人族這邊的倖存者四處躲藏,但是最終還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域外邪靈發現躲藏的地方。

而為了給倖存的人族爭取生存的機會,之前的那些從上界歸來的智慧型仙人們一個又一個的自爆,用自身自爆的巨大能量,給域外邪靈製造阻攔的屏障。

就這樣,在一次又一次的仙人自爆,一次又一次的人族同胞們奮不顧身的情況下,人族這邊的倖存者,可以直接用苟延殘喘來描繪。

直到姬滅天等人回來以後,人族這邊的倖存者,已經從之前的十多萬人,僅僅只剩下五百多人。

當中僅存的仙人,也就只有一個……

看到這一幕,姬滅天等人直接都傻眼了。

怎麼自己等人只是出去遊歷一趟,自己的故鄉就變成了這麼一番人間地獄的模樣。

在往回趕的一路上,姬滅天一行人在心裏面千言萬語的祈禱,祈禱千萬不要是自己的家鄉,遭到邪靈毒手的,是另一個世界和人族長得有點相像的種族而已。

可是天不遂人願,最終發現,還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家鄉遭到了域外邪靈的毒手。

隨後,一行人便被憤怒給填充滿了自己的心口,憤怒難當。

而當看到還有那些域外邪靈調笑著殘殺那剩餘的五百多個倖存的人族同胞之時,一行人再也壓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憤怒,也不使用法術之類的攻擊。

直接就上手,用自己的雙手將那些域外邪靈撕碎,鮮血漫天。

而那些域外邪靈在看到姬滅天一行人之後,也是一樣傻了眼。

因為他們也沒想到的是,人族居然還剩下這麼一支隊伍。既然人族還剩下這麼一支實力強大的隊伍,但是為什麼他們早先的時候不出來,偏偏要等到人族只剩幾百人的時候才慢慢的出來。而到了這個時候再出來,又還有什麼意義呢?

…… 雖然姬滅天等人的出場方式有些誇張,一上來就直接撕碎了一個域外邪靈的身體,手段極其的殘忍血腥。

但是這卻沒有嚇到其他的域外邪靈,因為域外邪靈本身就是極為嗜血,噬殺的極度殘忍的生物。不光是對外的種族,就算是在域外邪靈的內部,也是一樣的如此。

域外邪靈在相互之間,要是發生戰鬥,一方殘殺掉另一方的同時,不但會獲得對方的包括女人,財富,權利等等的所有物,還會得到其他域外邪靈的讚賞,臣服。

所以姬滅天等人的動作行為,不但沒有震懾道其他的域外邪靈,相反還引起了其他的域外邪靈的極度興奮的情緒。因為域外邪靈天生喜歡挑戰強者,越強,越殘忍的人,越能引起他們的興奮的感覺。

……

至於倖存的人族這邊,在看到了姬滅天等人之後,也是紛紛傻了眼。

除了剩餘的那個仙人以外,其餘的人都不認識姬滅天一行人。

因為姬滅天等一行人,早在開闢仙界不久之後,就直接離開了仙界,前往了其他的世界遊歷。

大叔要逆襲 除了那個仙人在當時和妖族大戰的時候,有幸見過姬滅天一行人以外。其餘的人則都沒見過姬滅天等人。

所以姬滅天一行人突然出現,然後以那樣的奪人眼目的手段,瞬間斬殺了那個域外邪靈,直接就讓倖存的人族震驚的呆傻在原地。

過了好一會之後,域外邪靈那邊蠢蠢欲動,已經快要按耐不住自己內心中的激動浮躁的情緒的時候。

倖存的人族那邊僅剩的那個仙人慢慢的跪了下去,對姬滅天等人行了一個後輩禮。

因為比起姬滅天等人的年齡來說,這個倖存的仙人的年齡,算是十分小的存在。

那個倖存的仙人跪在地上,泣不成聲,嗚嗚嗚的大聲激動的哭泣起來。

其他站著的人族也是一樣,彷彿受到了跪著的那個仙人的感染一般,慢慢的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嗚嗚的哭泣起來。

看著那一群年輕的面龐。看著滿地的屍橫遍野,看著那些臉上露出的不屑的域外邪靈。

看著全大陸上慘死的人族的殘肢碎體,看著人族的鮮血匯聚形成的血湖血海。看著原本喧鬧安寧和平的人族世界,現在卻變成了這樣一副模樣。

姬滅天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眼角留下了一滴彷彿夾雜著血絲一般的淚水。

然後整個人一頭漆黑亮麗的黑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髮根開始,快速的變白。

隨後姬滅天便睜開眼睛,眼睛裡面不含任何感情,十分的冷。

簡單的向同伴吩咐了兩句,讓他們救治剩餘的倖存的那幾百個人族。

隨後趁和姜劫一起,二人一同走了出去,不用法術,不用武器,只是單單的用肉體,和那些域外邪靈戰鬥在一起。

至於說域外邪靈能夠通過肉體的接觸感染同化人族這一點,姬滅天等人在外的時候,也是早有耳聞,所以也是早早的就做出了準備。

面對來勢洶洶的二人,域外邪靈那邊也是不虛,直接就像是海嘯一樣,波濤洶湧的朝著二人襲來。

二人就如同炮彈砸進了平靜的湖泊裡面一樣,就只是用最原始的肉體攻擊方法,撞擊,向著域外邪靈發起攻擊。

二人極快的速度加上極為強硬的肉體,在域外邪靈的中間撞來撞去,每一次撞擊,都能將一個域外邪靈瞬間撞爆,形成一團又一團的血霧。

僅僅幾個眨眼的時間,就有數萬個域外邪靈被二人撞爆,形成了漫天的血霧,最後血霧匯聚,形成了一滴一滴的鮮血雨滴,如同下雨一般,淅淅瀝瀝的下在了地上。

然而,就在二人這極度簡單且又殘忍的虐殺方式之下,那些域外邪靈不但沒有產生所謂的害怕的情緒,相反竟然還越來越興奮,就像飛蛾撲火一樣似的,瘋狂的向著二人湧來。

面對這樣的情況,二人自然來者不懼。因為二人的內心之中,正有著一股自己同胞近乎全部慘死在域外邪靈手下的極端的怒火得不到釋放,所以二人也不再用撞擊的方式攻擊那些域外邪靈,直接改用肉搏的方式,將那些域外邪靈的身體撕碎,讓其無法恢復身體,但卻又不會及時死去,因為域外邪靈本身實力高強且生命力頑強的原因,每每被姬滅天二人撕碎之後,沒有立馬死去,只得躺在地上無法動彈,且因身上傳來的餓巨大的痛苦而不停的大聲哀嚎。

一時間,哀鴻遍野,復仇的怒火使得姬滅天二人漸漸的失去了理智,極端負面的情緒也慢慢的散發開來。

就這樣,經過幾天的不停的虐殺,那些留守下界的等著最後圍剿人族倖存者的域外邪靈,全部被姬滅天二人斬殺乾淨。

但是因為自己的數百億族人同胞就這樣慘死在域外邪靈的魔掌之下,就算是用極端殘忍的手段滅掉了留守下來的十幾萬域外邪靈,二人還是不能釋放自己內心的極度悲痛,憤怒,以及滔天的恨意,覺得上天待人族極度的不公。等等極端負面的情緒,直接讓二人失去了理智,走火入魔。

開始在下界裡面胡亂的攻擊,移山倒海,天地崩塌,原本連接成一整塊的大陸,在二人的巨大力量之下,直接分裂開來,變成數塊大陸,飄蕩在混沌之中。

而這些破碎的大陸有些從此消失在混沌之中,有些吸收了天地的規則,形成了新的一界,而有些則墜入到異空間之中,形成一些秘境。

在數百年的發泄憤怒之後,二人也逐漸的從憤怒之中清醒了過來。

看著自己二人所造成的一切,二人也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但事實已然如此,在懊悔也無多大用處。

而且在這幾百年當中,二人也似乎有了些頓悟一般,但冥冥之中,又似乎有了一種引導。二人將自己體內精神中的那些負面的情緒剝奪出來,讓自己自身得到升華,就如同得道了一般,上善若水,對世間的看法都有了那麼一絲的不同。

原本二人是想著將自己的負面的那些包括貪婪,憤怒,慾望,悲傷等等的情緒剝離出身體,然後再將那些情緒湮滅掉。

但事情的發展,往往會出現意外,就在二人準備將自己的負面的情緒湮滅掉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原來,意外發生的起因,還得要從百年前說起。

在百年前的時候,那是的姬滅天二人剛滅完那些域外邪靈,二人又處於極度的憤怒之中,所以當時就忽略了一些細節。一些只是稍稍注意,便可注意到的細節,一些在世界之外,就可以輕易打聽到的細節。

在當時,若是二人稍稍注意一點,或者當時在歸途的時候打聽一下的話,也可以及時的解決,但是前者因為極度的憤怒,後者因為過於擔憂人族的情況,事態緊急,反正世間的事總是那麼巧,前前後後的一系列的巧合,造成了後來的無法挽回的後果。

回歸正題,意外的情況就是域外邪靈還有一個特性,那就是他們的靈魂特別的強大,而且還不光如此,那些域外邪靈死亡之後,他們的靈魂還會慢慢尋找到自己相同類型的族群,然後相互吞噬,形成新的,更加強大的靈魂體。

再後面,域外邪靈的靈魂相互吞噬,吞噬得越多,就會變的越強大,直至最後,形成一個新的靈魂體的物種。

一般的情況下,大家有人感應到要是有域外邪靈的靈魂存在的話,都會直接用無上的神通一舉將其滅掉,以防出現上面所說的那種情況。

但是在種種的意外巧合的條件下,姬滅天等人沒有及時的消滅掉域外邪靈的靈魂,這就直接導致十多萬的域外邪靈的靈魂之間相互吞噬,最後直接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域外邪靈的靈魂集合體。

再之後的百年時間內,因為大陸上的人族死亡過多的原因,所以有無數的冤魂,厲鬼等等之類的一大眾靈魂遊盪在世間。

然後域外邪靈的靈魂集合體又趁此機會,直接吞噬遊盪在大陸上的無數的冤魂厲鬼等等,最終因為吞噬的人族的冤魂靈魂太多,導致主次移位,重新凝聚形成了一個不是人,也不是靈魂,更不是邪靈的一種不在五行之中的一種新的生物,不死不滅。

再後來,雖然這個新生的怪物不死不滅,但是在前期的時候,其實力卻是十分的弱,單單隻是一個正常的凡人,就可以輕易的拿捏它。

所以這怪物前期的時候,十分機智的將自己隱藏起來,尋找讓自己變得強大的機會,

在等待了百年的時間之後,也終於讓這怪物等到了唯一一個讓自己變得強大的機會。

那就是在姬滅天二人剝離自己的負面情緒的時候。

說是剝離自己的負面的情緒,很是輕鬆簡單的樣子,但實際上,二人卻要花費巨大的代價和力量,才能將這些負面的情緒剝離開來。

而且隨著負面情緒的剝離,雖然二人的心境境界上升了,但實際上二人的修為卻降低了三成左右。

而這降低的三成左右的修為,則是被那些負面的情緒給帶走的。

所以當二人把自己的負面情緒剝離的一瞬間,正當二人十分虛弱的時候,這新生的怪物就趁機出來,一口就將二人的負面情緒給吞噬到腹中煉化融合。

在短短几息的時間之內,加上之前的積累,這怪物的修為實力就瞬間追上了姬滅天二人,然後趁二人虛弱且還沒反應過來的時機,分別給二人沉重的一擊,將二人重傷。

之後,那新生的怪物便躲藏了起來,抓緊時間消化自己所得到的的東西。

姬滅天二人重傷,看著消失不見的那個新生的怪物,心頭頓時感覺一陣陰霾。

……

影像放到這裡之後,又再一次的加快播放的速度,下一秒。更是就直接來到了姬滅天二人與那個新生的怪物對峙的場景。

只不過這一次不同的是姬滅天的身邊,不單單隻是姬滅天二人而已。

二人的身邊,不知是什麼原因,出現了上古的龍鳳麒麟三族中的最頂尖的強者,以及就連人族的生死大敵,雙方之間都好似摒棄前嫌了一般的妖族的最頂尖的站力,也都站在了姬滅天二人的身邊。

前前後後,除了初始生物以外,這一方天地中所存在過的種族都一齊出現在這裡。

所有人都一臉凝重的看著眼前的那個新生的怪物。

……

不知雙方對峙了多少的時間,然後就突然的發生了大戰,一時間,地動山搖,昏天暗地。

…….

最後,在付出了極為大的代價之後,所有的人,妖,龍鳳麒麟等齊心協力,施展無上的神通,布置天地大陣,將那個新生的怪物封印起來。

最後,龍鳳麒麟三族退回自己的秘境,不再出世。

妖族也是直接回到自己的妖界,不再出來。

至於人族這邊,面對面目創意的世界,姬滅天二人用盡自身九成的修為實力,將破碎的天地修復好。

偏執大佬的小可愛超甜噠 只不過比起原先的世界,這個修復好的世界,不知小了多少倍,反正肯定是不足之前的億萬分之一。

而當二人修復好了世界之後,也有一個好消息傳來。

那就是在域外邪靈入侵的時候,人族不是篩選出了人族天賦高的孩童以及一些必備的人員等等之類的當成人族最後的希望的那一批人嗎。

這一批人足足有一千多萬的人,為了隱藏這一千多萬的人,當時下界之中的那一萬仙人引導天地的規則,用了無數的資源,構造了一個夾雜在下界空間中的一個異世界。

但是在後來姬滅天二人大戰的時候,導致天地破碎,那可裝載有人族希望的異世界就脫離了下界的空間,飄蕩在空間與時間的亂流之中。

以異世界的堅固程度來說,脫離了下界的這個大世界的庇護,在時間與空間的亂流之中,破碎是遲早的事。

所以在知道了這個信息之後,姬滅天二人便趕緊吩咐其他人尋找人族希望的異世界,而自己二人直接去聯繫龍鳳麒麟以及妖族等等這個世界存在過的種族。

將那個不生不死的怪物的信息告訴它們,然後幾個種族聯合起來,優先對付這個威脅巨大的新生怪物。

而現在,在封印了怪物之後,主要的任務就是只剩下尋找人族希望的那個異世界。

只有尋找到異世界,人族才有重新復興的希望,才有繼續繁衍生息下去的希望。 而當姬滅天二人派出去的隊伍找到人族倖存者的異世界的時候,異世界的空間壁壘也已經是岌岌可危。四處都是空間裂縫,時間的亂流。整個異世界都快崩塌了一般,無數的洪水,亂流等等一系列的混亂的規則無時無刻的在影響著異世界的運轉。

不說其他,單單隻是一個時間的亂流,就直接讓異世界中倖存的人族吃盡了苦頭。

有得時候,人站在原地,不知為何,被時間亂流掃到了一下,便會瞬間不是生命力迅速流逝,整個人變得蒼老無比,就是一瞬間回到嬰兒孩童的時候。

所以當姬滅天二人派出去的人找到異世界之後,就已經又上萬人因為受到了時間亂流的影響,從而導致喪生。

而這一部分人口的損失,對於現在的人族來說,則是無比巨大的傷害。

因為比起之前的人族數量,僅僅一千萬的數量的人口顯得彌足的珍貴。

找到了異世界之後,姬滅天二人便趕緊前往異世界所在的位置,然後二人合力,將異世界移動,最後再將異世界給融合進二人修復好的新的下界之中。

當終於確認了安全之後,倖存的所有人族便都再也忍不住,齊聲的哭泣起來。

有劫後餘生的喜極而泣,也有因自己的無數同胞慘死在域外邪靈手中的悲傷,更有自己的親人家園從此消失不見的悲痛。

一時間,千萬人的悲哀的情緒似乎也感動了天地一般,就連天空也快速的由晴朗變得昏暗起來,空氣瞬間變得沉重,而後不久,天空之中便逐漸的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好似上天都為人族的這悲慘的遭遇趕到悲傷一般。

……

多年之後,解決完了人族這邊的事務之後,姬滅天二人為了以防萬一,便又叫上了龍鳳麒麟三族以及妖族等一起,加固了封印那個怪物的封印同時,又在世界之外尋找到了,包括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等四聖獸以及一個瑞獸麒麟,集齊五行的力量,鎮壓加固封印大陣。

而後,二人又傳下無上的修鍊法訣,解決完人族的後顧之憂之後,便又帶領著姜劫等一眾自己的同伴,重新出了凡界.

而與前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姬滅天一行人的主要任務就是尋找到域外邪靈的族群,家園,以及他們的起源之地,將域外邪靈這整個族群徹底的滅族,覆滅,讓其消失在這個空間之中,就連靈魂也不會讓其留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