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川思索了一下想道,「那等過幾天分家了,我帶你去找姐姐,給她做肉吃……順便看一下她在婆家過的怎麼樣,」

聽到他的話弟弟江小河立馬惡狠狠的說道,「好…到時候如果姐夫家欺負姐姐,等我們長大了就揍他」

不過配上他那小孩子的臉蛋,怎麼看怎麼可愛。

但是江小河說的也不算錯。

如果李家對待江小梅還不錯,自己以後也不介意給他們點好處,如果過的不好,自己也要讓對方膽寒。

這個年代在農村,女孩在婆家過的不好,父母不好過多插手,但是兄弟哥哥弟弟卻是可以的,甚至大打出手的也不奇怪。

所以兄弟多的話女孩在婆家也會好過點,誰也不想家裡鬧的雞飛狗跳。

借口將鍋藏起來,出去偷偷將東西收進空間。兩人便一起回去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哼!

林鳴眼中寒光四射。

輪靈境二重的氣勢爆發而出,二十二條紋路在身體上成型,天陽戰體加上天陽神決,再配合百帝拳,隔著八十步開外,打出無上的威勢。

轟地一聲,好像九天神雷炸響,整個中央擂台,都爆發出了璀璨的神光。

林鳴的拳頭如同神金,一拳轟出,如同山海傾倒,絕世戰力恐怖如斯。

短短一瞬間,三個開體境九重的天才,直接被轟爆了身體,殞命當場。

那種恐怖的力量,直接是把現場觀眾都嚇傻了。

要知道,開體境九重強者,在林府年輕一輩不是頂級,也是一流的天才了,就這麼被林鳴硬生生的秒殺。

場下很多勢力的武者,面露凝重之色,林府什麼時候崛起了這麼一個天才,以前一點消息都沒有,那種速度和破壞力,可不是普通年輕一輩的天才能夠做到。

甚至於那股氣勢,直接是壓得台下很多弱小之人喘不過氣來,不敢想象,那處於中央擂台上的選手,會面對多大的壓力。

「太囂張了!」

林濤等人再也忍不住了,紛紛出手,但是林鳴身形極為靈活,每次都非常快的躲過輪靈境三重境強者的襲殺,專門挑選那些實力弱的開體境強者殺。

而每次有開體境強者不幸被林鳴盯上,都難逃被斬殺的命運。

「混賬,你殘害同胞,背叛家族,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林濤氣得直跺腳,可是就是抓不到林鳴,因為他太靈活了,所有的攻擊都打不到他。

但是那些開體境的武者,卻沒有一個能逃脫出林鳴的速度的。

砰砰砰!

僅僅半柱香時間,幾十個開體境八重和九重的強者基本死絕。

林鳴殘忍地笑著道:「是你們先下殺手,是家族不公在先,我只是自衛反擊,今天你們都要死在這裡,記住了,與我為敵就是你們最大的錯誤。」

他剛才之所以要先拿開體境強者開刀,是因為好殺。

戰鬥,必須挑選敵人的弱點打,才能事半功倍。

削弱敵人,是以弱戰強的最好方式,當然林鳴並不比他們弱,但這樣做最省力。

先解決掉好解決的,在慢慢收拾麻煩的。

兵法云:集中自己的優勢兵力,消滅敵方的有生力量,分割敵方,逐一殲滅。

在兵法上是如此的,在戰鬥中亦是如此。

林鳴確實有能力先殺強的,但是他要留著力量,對付家族的那些高層。

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些天才們,還不是重頭戲,一會兒父親和家族高層打起來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生死攸關。

他從沒把這些所謂的天才放在眼中,他真正要戰的,是林府的高層,同時還要留著力量防備沈飛,豈能隨意浪費力量在炮灰身上。

眼見形勢不妙,族長林鴻吼道:「全族年輕一輩聽令,活捉林鳴者,賞一萬靈石,殺了林鳴的,賞十萬靈石,這已經不再是族比,而是捉拿叛徒。」

「諸位見笑了,這是我林府的家事,我們要自己清理門戶。」

這小子,夠難纏的。

原以為,會很快拿下林鳴,然後逼怒林嘯天,可現在看來,他倒是低估了林鳴。

短短的時間,輪靈境二重,有些不可思議,或許這小子早就踏入了武者行列,只是這些年在隱藏,不顯山不漏水,騙了所有人。

心思縝密,懂得隱忍,殺伐果斷,城府極深。

這些強者的品質,居然出現在了一個人身上,那就有些可怕了。

所以,他要發動全族的年輕一輩,圍殺林鳴,讓其他人的孩子成為炮灰,保全家族的天才,更要保全自己的兒子。

他之所以不敢發動老一輩強者,是因為時機還沒到,林嘯天還沒出手。

但是,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件事,從頭至尾,所有人都在看著。

孰是孰非,各人自有判斷。

然而,還是有很多人在利益的誘惑下站了出來。

他們平時太窮了,沒有資源修鍊,甚至要自己去積攢一些修鍊資源,家族給的資源杯水車薪。

但是現在,發財的機會來了。

很多林府族人,都為了那一小點兒恩惠,選擇了站在家族一邊,捉拿林鳴。

一些普通族人的長輩立刻拉住自家的孩子,不讓參與,而另一些孩子,卻沒有被他們的父母拉住,選擇圍殺林鳴。

年輕人就是好忽悠,是最適合當炮灰的存在,族長林鴻冷笑起來。

「我勸你們不要被人當槍使,為了那點小利,丟了命不值。」林鳴對著那些想要衝上來的普通族人,淡淡地說道。

他不想親自斬殺這些跟自己沒有仇怨的普通族人,不是顧忌什麼同族相殘,道德壓力,而是不想浪費力氣。

這些普通族人,以前也一樣嘲笑過自己,不過現在,他不想因為這些沒意義的事情而造成太大的殺業。

然而,被理智沖昏了頭腦的年輕人,卻不管那麼多,很多人眼睛通紅,看林鳴就像是在看會移動的靈石,哪怕他的長輩瘋狂喊他回來,卻也沒有任何用處。

當他們心急如焚的想上場拉回自己的兒子女兒時,卻被林府護衛擋在中央擂台以外。

場中只能有年輕人,老一輩不得參與。

林鳴微微嘆了口氣,環顧四周。

現在,敵人不光是那些參加族比的天才了,還有那些曾經被家族拋棄過得可憐普通族人。

「該說的我都說了,言盡於此,想成為炮灰,那就成全你們。」

林鳴不斷搖頭,不過在他看來,不過是多廢點力氣而已,有沒有他們區別不大。

「林鳴,你的崛起我很高興,但你知道我,為了養活弟弟妹妹,減輕父母負擔,我別無選擇。」

「對,別怪我們,我們也很想與你站在一起,向家族討回公道,但是這些靈石我太需要了,實在對不起,你能束手就擒最好。」

無數的人,再向他道歉,但他們的身體,都開始呈現戰鬥姿勢。

「別廢話了,誰殺了他,靈石就是誰的,這小子已經輪靈境了,咱們大家一起全力出手,弄死他。」

轟!

足足數百人,一次性撲殺過來,而站在中央擂台另一側的天才們,卻無動於衷,好像在看戲。

哎!

林鳴嘆了口氣,終歸是到這一步了。

「人各有志,你們甘願成為炮灰,被當槍使,那隻能怪自己愚蠢,下輩子長點腦子,再見諸位。」

說完他閉上了雙眼,一聲龍吟響徹天地。 等葉雲兮做完飯,琳琅滿目的菜色擺在桌上。

蕭景崇不負眾望地餓了。

最近皇帝身體不適,很多政務壓在他的身上,早朝退下后,又被太子叫去看那些皇子兄弟之間狗咬狗,磨到下午,還得去宮中看望陪伴父皇,直到現在,他還沒有用早膳。

葉雲兮也注意到蕭景崇的臉色,挑眉:「餓了啊?回去吃啊。」

周圍的下人和護衛們均臉色複雜,王妃這也太……

蕭景崇依舊正襟危坐,冷冷道:「本王缺你這點吃的?」

葉雲兮哦了一聲:「那你看著我們吃吧,飯菜沒有多餘的,恕不招待。」

蕭景崇:「……」

他看著餐桌上擺著的菜式,全都是他沒怎麼見過的,中間擺著鐵鍋,鐵鍋底下燒著炭火,四周全是洗涮乾淨的肉類和蔬菜,連炒都沒炒,這要怎麼吃……

葉雲兮帶著孩子們洗完手,坐在餐桌邊愉快地涮火鍋,不理會蕭景崇的目光。

「娘親,我要吃這個!」

葉緩緩從火鍋中夾出一塊蘑菇,填在嘴裡,燙的趕忙用手扇了扇。

葉雲兮不滿地白了她一眼:「娘親怎麼跟你說的?整天就跟餓死鬼投胎似的!」

葉遲遲則舉著筷子,給葉雲兮夾了塊肉:「娘親,給你!」

葉雲兮感動的一塌糊塗:「還是我們遲遲懂事孝順!」

她夾起肉咬了一口,臉色一變:「臭小子!這肉還沒熟,你居然夾給老娘吃!」

葉遲遲哈哈大笑,差點從凳子上摔了下去。

蕭景崇坐在椅子上,遠遠地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開始心神恍惚。

他覺得,自己好像坐在他們中間,參與這溫馨的場景,跟孩子們有說有笑的。

可現實是——

他被嫌棄地遺忘在角落裡,連杯熱茶都喝不上。

守在旁邊的護衛看到這一幕,看不下去地問:「王爺,要傳膳么?」

葉雲兮挑了挑眉,說道:「要吃飯,回自己房間吃,老娘不負責給你收拾殘局。」

蕭景崇近於賭氣地回應:「本王偏不!」

他揮了揮衣袖,吩咐下去:「傳膳。」

王府的后廚很快準備好菜式,各種各樣的菜色,上了幾十樣,那叫一個饞人。

蕭景崇面對著眼前一大桌子菜,就他一個人,未免顯得更加冷清。

反觀隔壁桌上,兩個孩子陪葉雲兮吃的熱熱鬧鬧,其樂融融。

他心裡……有點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