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溫旭向陸琪回答道。

陸琪白了溫旭一眼,沒好氣地追問道:“廢話,我怎麼不知道這裏是江州,我是問這裏具體是哪裏,江州的西邊還是東邊?”

溫旭看了一下外面的標誌牌,朝陸琪說道:“剛纔爲了甩掉那隻該死的蒼蠅,我一下子就跑快了,沒怎麼注意看路,所以我現在也不清楚具體在哪裏。不過,前面有一家酒吧,應該不算偏僻的地方。”

“哦!”陸琪打開車門,從車上跳了下來,轉頭朝溫旭喊道,“你也下來!”

“幹嘛?”溫旭不解地問道。

“陪我喝酒!”陸琪說完這句話,轉頭就朝酒吧走去,也不問溫旭願不願意去喝酒,彷彿知道溫旭不會拋下她似的。

“這個小妞!”溫旭無奈地搖了搖頭,臉上堆起一層苦笑,把車鎖了一下,跟着陸琪的腳步朝酒吧走去。

溫旭原以爲陸琪喝酒肯定會裝得很優雅,向酒保要一杯什麼雞尾酒,沒想到這個小妞一上來就朝服務生打了一個響指,然後無視服務生驚訝的眼神,瀟灑地說道:“給我來兩箱百威,再給他來一杯可樂。”

雖然服務生看着陸琪和溫旭的眼神中充滿了驚訝,但客人既然吩咐了下來,那就只好照辦,爲陸琪搬來兩箱百威,爲溫旭拿來一杯可樂。

溫旭看着面前這杯黑黝黝的可樂,不禁朝陸琪苦笑道:“這就是你讓我陪你喝酒的方式啊?”

陸琪端起一罐百威喝了一口,擡頭對溫旭說道:“我讓你陪我喝酒,當然是我喝酒,你陪着我了。難道你以爲我想請你喝酒啊?”

溫旭繼續苦笑,只聽陸琪說道:“我喝啤酒,你喝可樂,等會兒我喝醉了,你纔好送我回去。如果我們都喝醉了,那我們還怎麼喝酒?何況待會兒說不定會遇到剛纔那些人,你總不會我們死得莫名其妙吧?”

溫旭看着口吐蓮花的陸琪,無語地望了望黑黝黝的天花板,一臉的鬱悶不知道該怎麼說。

陸琪喝酒的姿勢雖然算不得優雅,但配上她魔鬼的身材和天使的面孔卻別有一番味道。許多男人都不禁把渴望的眼神投向了陸琪的嬌軀上,若不是有一個像溫旭這樣的蒼蠅拍坐在陸琪的對面,恐怕那些男人早已像無頭蒼蠅見了肉一樣,朝陸琪這邊撲了過來。

“你猜我還能喝多少?”陸琪數了一下面前的空罐子,發現已經上兩位數了,不禁擡頭朝溫旭問道。

兩腮的緋紅在幽暗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嬌媚,溫旭坐在對面,心裏也不禁產生一種難以名狀的悸動,朝陸琪苦笑道:“你這個樣子分明就是在勾引我?”

“那你可以選擇坐懷不亂啊!”陸琪咯咯地笑了笑,兩隻手撐着腦袋,吐氣如蘭地對溫旭說道,“我想知道如果我醉了,你會不會抱我去開房,然後扒光我的衣服,和我做你想做的事?”

這話也說得太露骨了吧,老子可是……男人!溫旭鬱悶地翻了翻白眼,把身子往後面一靠,儘量與這個要命的妖精保持距離,淡淡地說道:“陸琪,你知不知道有一個成語叫作玩火**?”

聽到溫旭的話,陸琪先是一怔,隨後咯咯地笑道:“你終於說實話了,原來你的火氣很旺啊!”

“噗!”溫旭正在喝可樂,突然聽到陸琪的話,頓時把可樂噴了出來。若不是陸琪躲得快,恐怕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溫旭噴出的可樂打溼了。

“你這個樣子真的很噁心!”陸琪說着,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扔給溫旭一疊衛生紙,然後大步地朝酒吧外面走去。

溫旭很想開口提醒這個小妞,她的酒錢還沒付,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因爲溫旭知道,自己如果說出這些話,多半會被酒吧裏的全體男人鄙視。

最後,溫旭只好替陸琪付了酒錢,一不小心又丟了幾百塊大洋。

“我們現在回去?”陸琪朝溫旭問道。

溫旭跳上車坐在司機的位子上,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對陸琪說道:“我先送你回去,然後再回學校睡。”

“爲什麼要回學校睡,你在外面的沙發上睡,我一點都不會介意。”陸琪笑着對溫旭說道。

溫旭朝陸琪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你不會介意,但我非常介意。如果你再不閉嘴,老子就把你從車上扔下去。到時,我就可以回去睡我的房間了。”

“這倒是一個好主意,但你肯定不會這麼做。”陸琪一邊用手拍打着自己滾燙的臉蛋,一邊篤定地對溫旭說道。

“爲什麼你這麼肯定?難道你真的以爲我做不出來嗎?”溫旭本想嚇唬一下陸琪,可是當他看到陸琪一臉無辜可憐的樣子時,不禁苦笑道:“難道你就不知道你這個樣子很容易勾起別人犯罪的念頭嗎?” 第二百八十五章 誰在犯罪

陸琪聽到溫旭這話,非但沒有半點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地叉着腰對溫旭說道:“那你犯罪好了,人家真的很想看你怎麼犯罪。”

陸琪本來長得就像一隻嫵媚的狐狸精,再加上兩頰因爲喝了酒而變得通紅,現在這個嬌豔的模樣在溫旭的眼裏就像是從地獄裏長出的罌粟花,正在一點點麻醉溫旭的神經,蠶食溫旭的理智。

是個男人都不會受不了陸琪這要命的挑逗,溫旭是不是男人?他用行動回答了這個愚蠢的問題。

只見溫旭吞了一下口水,直接一把將陸琪撲倒在了汽車的座椅上,溫旭差一點就徹底迷失在了溫柔鄉里。

四目相對,溫旭朝陸琪問道:“還要繼續嗎?”

陸琪沒有說話,而是雙手從後面摟住了溫旭的脖子,輕輕地將紅脣貼了上去。

或許是陸大小姐的初吻,她的接吻技術比勾引水平差得太多了。

不過,這些並不影響陸琪對溫旭的挑逗,反倒是陸琪生疏的吻技更加激起了溫旭心中的**,溫旭再也滿足不了陸琪的主動,化被動爲主動。

溫旭正準備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褲子兜裏的手機卻不甘寂寞地響了起來。


溫旭開始裝作沒聽見,但那個手機鈴聲似乎沒完沒了,一直響個不停。無奈之下,溫旭只好從兜裏拿出手機,準備把機子給關掉。

沒想到,陸琪卻趁這個空當,一把將溫旭推開,然後從椅子上坐了起來,一邊整理着褶皺的衣服,一邊對溫旭喊道:“接吧!說不定是你哪個情人見你跟我出來這麼久沒回去,害怕你被我吃了。”

誰吃誰還不一定呢!溫旭沒好氣地白了陸琪一眼,拿起手機一看,居然是顧安悅打過來的,顯然是問自己和陸琪怎麼還沒有回去。

溫旭在陸琪曖昧的目光下把電話接了起來,調整了一下呼吸,朝顧安悅問道:“顧安悅,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沒什麼事,就是秀寧問你們怎麼還沒有回來?”顧安悅在這邊剛說完,溫旭就聽到遠遠傳來一個不滿的聲音,“悅悅,你怎麼能亂說,明明都是你……”

溫旭聽出這是李秀寧的聲音,只是聽到一半,聲音就斷了,想必是顧安悅捂住了聽筒或者拿着手機去了別的房間。

“我們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要回來了。你們不用等我,我身上有鑰匙。”溫旭對顧安悅說道。

“哦!那你……們快點回來吧,我煲了一鍋湯。”顧安悅對溫旭說道。

“好的,我們馬上就回來。”溫旭的心裏閃過幾絲感動和期許,見顧安悅不說話,就把手機掛斷了。

陸琪坐在一邊見溫旭掛了電話,不禁陶侃道:“我猜得沒錯吧?果然是你的情人打電話過來找你。”

溫旭朝陸琪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我和顧安悅就是同學加朋友的關係,不是你說的什麼情人。你這些話在我面前說說就行了,當着顧安悅的面別說,她臉皮子薄,禁不起你胡侃。”

“喲!剛剛我們才接完吻,你這麼快就翻臉維護起你的情人來了,真是太沒有良心了。”陸琪故作悲傷地對溫旭說道。

溫旭沒有理會,從兜裏摸出一根菸,準備狠狠地吸上一口。可是,菸頭剛放在嘴邊,就被陸琪伸手給拔了出來。

“我可不想吸你的二手菸!”陸琪氣呼呼地對溫旭說道。

溫旭聳了聳肩,朝陸琪無辜地說道:“沒想到你還是一個禁菸主義者。”

“廢話!你看到我幾時吸過煙。”陸琪白了溫旭一眼,忽然欠身朝溫旭說道,“剛纔沒有做完的事,我們要不要繼續?”

想起陸琪剛纔的媚態,溫旭不動心那自然是假的。但如果現在答應陸琪,那自己會被這個小妞耍,因爲溫旭從她的眼裏分明看到了一抹戲謔的狡黠。

“等我們回去再繼續吧!就算陸大小姐不擔心玩車震被人拍下來,我也擔心交警來罰自己的款。”溫旭一邊說道,一邊踩上油門,開始朝出租房駛去。

“哼!真是一個有色心沒色膽的人。”陸琪看了溫旭一眼,鄙視地說道。

溫旭就像沒有聽到一樣,繼續專心地開車,沒有理會陸琪。

溫旭和陸琪回到出租房的時候,顧安悅穿着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裏卻放着無聊的電視節目,顯然顧安悅並不是爲了看電視而看電視,只是在等溫旭。

顧安悅看到溫旭回來了,面無表情的臉上立刻綻放出一朵嬌豔的花朵,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溫旭的面前說道:“我跟你們煲了湯,你們喝一點吧?”

晚飯的時候,溫旭吃得不少,肚子到現在還是鼓鼓的,但看到顧安悅這麼熱情,一時也不好推脫,只好點頭道:“給我少弄一點吧!”

“好的!”顧安悅說完這句話,不禁把目光投向了一邊陸琪,儘管顧安悅已經很擅長掩飾自己的心情了,但眉宇之間還是透着一絲的不願意,被陸琪敏銳地捕捉到了。

陸琪朝顧安悅笑了笑,淡淡地說道:“我晚上吃得很飽就不喝了,你給這個傢伙喝吧!但願這個傢伙不會被你的湯撐死。溫旭,我今晚睡你的房間,你自己想辦法找地方睡吧。我先去洗澡了,你好好在這裏喝湯,千萬別像以前那樣來偷看我洗澡。”

聽到陸琪的話,顧安悅不禁把目光投向了溫旭,眼神中明顯帶着絲生氣的意味。

“靠!陸琪,老子什麼時候偷看過你洗澡了?”溫旭看到顧安悅這種眼神,忍不住朝陸琪大吼道,這小妞分明就是栽贓事實,誣陷老子清白。

面對溫旭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吼,在場的顧安悅和陸琪都愣住了。尤其是陸琪,她怔怔地看了溫旭兩秒鐘,眼裏閃過一抹悲涼的神色,然後淡淡地笑道:“可能是我記錯了,我們的溫大帥哥怎麼可能是一個色狼呢?”

陸琪說到這裏,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倒是忘了!你的身邊現在就站着一個大美女,就算你是色狼,也不可能來偷看我洗澡了。這麼說來,我倒是安全極了。”

陸琪一邊說着,一邊轉頭朝浴室走去。

溫旭看着陸琪略顯淒涼的背影,內心明顯一震,反思自己剛纔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就算自己沒有偷看她洗澡,但也必要反應得這麼激動吧?

顧安悅開口打斷了溫旭的沉思,朝溫旭說道:“我給你舀一碗湯來,你去桌上坐着等一下吧。”說罷,朝廚房走去。

靠,這事本來就是陸琪那個小妞挑起來的,我幹嘛要自責。溫旭看着緊閉的浴室門,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朝飯廳走去。

“好喝嗎?”顧安悅把腦袋放在手背上,一邊看着溫旭喝湯,一邊滿懷期望地朝溫旭問道。

老實說,顧安悅的湯煲得很一般,既不是很難喝,也不是太好喝。溫旭看着顧安悅期待的眼神,不想打擊她的積極性,只好點頭說道:“湯很好喝,不知道你這是跟誰學的,我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味道。”

溫旭最後一句話本是隨口說說,沒想到卻歪打誤撞,碰對了!

顧安悅忸怩了半會兒,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溫旭說道:“我煲湯的水平是跟阿姨學的。”

“哦!想必你阿姨一定是一個熬湯的高手。”溫旭隨口奉承道。

聽到溫旭的話,顧安悅忍不住撲哧地笑了出來,掩嘴對溫旭說道:“笨蛋!我說的是阿姨就是你媽。”

“啊……”溫旭這纔想到顧安悅一直叫老媽阿姨,不過溫旭立刻急中生智地說道,“我說的就是我媽,我媽本來就是一個熬湯的高手。我小時候可沒少喝她熬出來的湯。”

聽到溫旭這話,顧安悅頓時哭笑不得。雖然明知溫旭是瞎說,但卻又不好拆穿他,顧安悅只有白了溫旭一眼,以示她的不滿。

一碗的湯沒有多少,就算溫旭喝得很慢,也不到一會兒就喝完了。


“湯喝完了,這些東西明天再收拾,你去休息吧!”溫旭對顧安悅說道,沒想到顧安悅此時卻關心起溫旭睡的地方來了。

“你今晚睡哪裏?要不我去和秀寧擠一下,你去我房間睡吧。”顧安悅說道。

溫旭搖頭拒絕道:“怎麼能讓你去擠房東呢。我本來是打算回學校睡的,但現在回來了,又不想走了。我今晚就睡沙發,你幫我拿牀被子出來吧。”

顧安悅看了一下沙發,見沙發的面積比較寬闊,應該能夠容得下溫旭的體積,這才輕輕地點了點頭,對溫旭說道:“好吧!那你今晚就睡沙發,我這就去跟你拿被子。” 第二百八十六章 姐妹倆的困境

“站住!”夏雨薇偷偷摸摸地走到門前,剛準備開門溜出去,身邊便傳來一聲大喝,夏雨薇只好停止了開門的動作,把身子轉了過來。

“媽……”夏雨薇拖長聲音朝母親喊道,語氣中透着一股撒嬌的味道。

許淑惠的臉上絲毫沒有半點緩和,冷冷地對夏雨薇說道:“你走得這麼急,是準備去哪兒啊?”

夏雨薇見母親的臉色不好,就知道她會追問自己的去向,所以早就想好了藉口,開口對許淑惠說道:“媽,我去表姐那兒看看,她不是說下個星期結婚嗎?我到現在還沒有見過表姐夫呢。”

許淑惠聽到夏雨薇的話,臉色稍微緩和了一點,夏雨薇立馬又接着道:“媽,你就在家好好休息,我就不陪你了。”


見夏雨薇拔腿就要離開,許淑惠立馬又喊道:“你等一下,我打電話給章庸,讓他直接開車過來接你。”

章庸就是許純馬上要嫁的人,夏雨薇雖然沒有見過本人,但也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一聽母親居然要對方來接自己,自己想到半路出逃的計劃肯定要落空,立馬對母親說道:“不要了,媽!表姐夫應該陪着表姐照婚紗照什麼的,已經夠忙了,我就不跟他添亂了,還是我一個人去吧。”

“站住!”許淑惠對於女兒這點小伎倆比任何人都清楚,夏雨薇剛走了半步,立馬又開口喝道,“既然你知道跟他們談麻煩,那你就呆在屋頭,不要去他們那兒了。”

“可是……”夏雨薇見母親識破了自己的小伎倆,索性開門見山地說道,“媽,你總不能老把我關在家裏,不讓我上學吧?你這是剝奪我受教育的權利!”

許淑惠冷笑道:“虧你還好意思跟我提教育的權利!我讓你去學校學習,你不學習,反而跟一個配不上你的男人談起了戀愛。”

“媽,我已經說過多少遍了,我跟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不信,你問表姐,她也認識。”夏雨薇朝許淑惠解釋道。

許淑惠自是不相信夏雨薇的解釋,繼續又說道:“你表姐跟你是半斤八兩,也好不了哪裏去。你知道家裏爲什麼要這麼急迫地把你表姐嫁出去嗎?這就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頓了頓,許淑惠繼續說道,“我就沒看出來那個男生有什麼好,沒有自己的事業也就罷了,而且還聽說他的作風不好,與幾個女孩子同時有來往,也不知道你們中了什麼邪,那些條件很好的公子少爺看不上,居然喜歡他。”


夏雨薇聽到母親這麼貶低溫旭,心裏頓時有些不好受,連忙反駁道:“你怎麼就認爲人家沒本事?在我看來,他比起那些只會仰仗家族鼻息過火的寄生蟲們好多了。至於作風問題,他就是花心了點,又不是玩弄別人的感情。”

“花心還不是玩弄別人的感情啊?”聽到女兒替溫旭辯解的話,許淑惠越來越生氣,語氣不禁強烈了許多,冷冷地說道,“我看你和你表姐都是中了邪了。薇薇,在我沒有跟你辦理好轉校手續之前,你這幾天就呆在家裏,不用去上學了。”

“你……憑什麼你一句話就把我自由給限制了?就因爲你是總裁?”夏雨薇生氣地朝母親吼道,她這個人最反感別人指揮她行動。

許淑惠也被夏雨薇的話激怒了,不過夏雨薇畢竟是她的女兒,所以她沒有把責任怪在夏雨薇的頭上,而是認爲夏雨薇現在這個樣子全都是溫旭教的,心裏不禁把溫旭的形象狠狠地訂在了惡人的形象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