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龍還是那個老樣子,這些植物根本沒有融化它分毫,甚至連衣服都是完整無缺。

老天,這都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了,難道他能夠一直使用基因源級,或者發動某一種異能一直和這些紫霧的相對抗。

這種基因源力的消耗超乎想象的讓人恐怖。

不僅僅只有劉老一個人感到驚訝,就是在他身旁的王島主和吳軍也一臉的懵逼。

通過這個霧牆已經讓他們拼盡全力,這個江龍很輕鬆的就穿越過來,而且在裡面一呆就是幾個小時,更是在霧牆裡面不斷的挖掘天晶石,這簡直沒有天理。

這一刻,吳軍著實被嚇了一跳。

要是當初在北方,如果不是自己反應迅速立刻轉身就逃,再加上沒有對江龍生出敵意,要不然恐怕早就死無葬身之地。

劉老目光在全身上下不斷的打量。

他能夠看出江龍根本就像沒事人一樣,精神狀態良好,眼睛也炯炯有神,根本不像基因原理過度消耗的樣子。

「一紋的源級強者恐怕都不會有這麼雄厚的基因源級,難道會是二紋的強者?」

劉老不由得閃現出這樣一個想法。

這個想法過於駭人。

二紋源級強者!

源紋雖然不能代表實力,如果能刻畫完整,那隻能說明一種情況,就是超級基因的大小必定要符合一個最低的條件,眼前這個男人他的超級基因必定已經到達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

源級的強者的等級可以用原紋形成的數量來說明等級,是最準確的一種概念。

劉老不由自主的想。

對於江龍,他從心底里佩服。

「前輩,請跟我來。」

劉老雖然震驚,可他知道畢竟還是正事重要。

海城的危機已經必須解決了。

於是,他帶領著江龍王島主一及吳軍快速的向東邊飛去。

在一路上,劉老主動搭訕,也讓江龍知道他們三個人的名字。

「前輩,那一次在北方我確實沒有打您的主意,謝謝您當時放過了我。」吳軍在飛行的過程中找了一個機會飛到江龍的面前說道。

江龍點了點頭,也沒有說什麼。

吳軍一顆心也算放下了,他確實擔心江龍找他算后賬。

「請前輩見諒,東域這邊雖然地盤比較大,可是人類也只佔據了三座城市,由於人手不夠也防禦不過來。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就叫海城,那裡居住著將近東域的四分之三的人口,相當於一個超級的大城,而且東域的源級強者全部都駐守在那裡。」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為什麼不開遊艇過來!我手都快斷了!」

「不是你說這樣釣魚更有意境嗎!」

兩人瘋狂划槳,哪怕速度已經提升到最快,但人類依舊是有極限的,完全比不過觸手的速度。

「話說我們為什麼要跑……」突然董歌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月曉天也是反應過來,對哦,為什麼要跑呢?

於是兩人頓時停了下來,果斷轉身拋出了精靈球!三隻氣場非常強大的精靈同時出現在船上天上水裏!

月曉天:「西獅海壬使用水炮!波克基斯使用空氣斬!」

董歌:「艾路雷朵!用波導彈!」

三隻精靈同時發起攻擊,直接命中觸手頂端,強大的衝擊波動將河邊都給震開,水花四處飛濺,觸手根本頂不住被當場擊飛最後摔入水中沒了身影。

見到安全了月曉天也是拍著胸口鬆了口氣,「卧槽,嚇死我了。」

董歌也是有些驚魂未定,「確實,居然碰一下就能將精靈變成石頭,這到底是啥啊?」

月曉天搖了搖頭,「不清楚,雖然大部分A級秘境都是有神秘現象的,把人變成石頭的不是沒有,但是只要你不手賤過去碰,屁事沒有,但這種被東西追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咱們這裏的神秘現象不就是起霧嗎,然後進去人就失蹤了,為什麼又多出來一個?」

「要不讓聯盟的狗腿子來調查一下?」

「我就是聯盟的狗腿子……」

兩人談話間,水下某處一條黑色觸手正在快速潛行着,水中的西獅海壬似乎注意到了什麼,連忙叫了起來,緊接着船邊站着的艾路雷朵也突然警惕起來。

月曉天聽到動靜,連忙看向河面,「難道說……西獅海壬快回來!」

就在月曉天將西獅海壬收回去的一瞬間,還是那條觸手從水下爆射而出,然後向船上攻擊過來,艾路雷朵看準時機一發蓄力波導彈打在對方身上將其擊退一點點,然後便被董歌收了回來,兩人連忙爬上波克基斯背上起飛,下一秒小木船被觸手直接打成碎片並變成了石頭沉了下去……

「草,這麼恐怖嗎?」

兩人坐在波克飛機身上,都有一種劫後餘生之感,主要還是位置太小能用的精靈有限,不然或許還真能打一下,起碼這兩個人是這樣想的。

然後事情並沒有結束,觸手朝着天空中的兩人再度射來,而且速度更快了!

「媽呀!」兩人受到驚嚇,連忙讓波克飛機飛快一點,然而就在這時,河面突然泛起圈圈波紋,觸手的攻擊瞬間停止了,天上兩人注意到動靜連忙看去。

只見遠處白霧之中,一道輕盈身影正如蜻蜓點水般踩在水面上,它的周圍有着如風一般的白色飄帶,但因為被霧境所籠罩,無法看清它的真容。

「卧槽!那隻精靈是!」月曉天瞪大眼睛,有些欣喜若狂。

但在這一瞬間,那隻精靈發出一聲長嚎,聲音輕吟動聽,黑色觸手在這一刻直接鑽回水裏,被它所污染的區域的黑色也在漸漸淡去。

「好傢夥,這就解決了?」董歌都有些不敢相信,然而還沒等兩人看清楚那隻精靈的模樣,大霧來了……

比往常更快,嚇得兩人瘋狂拍著波克飛機的頭讓它加速,半分鐘后總算是逃回了岸邊,就當兩人要鬆口氣的時候,大霧出現的速度卻並沒有減慢,彷彿還要衝到岸上一樣!

「什麼鬼?」兩人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逃回秘境通道那裏看情況,果然,大霧一直蔓延到通道這裏才停下,也就是所潔凈河流現在已經完全被化為霧境,一旦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這怎麼搞?」董歌着急問道,一個A級秘境突然發生了這種事,自己一個天天摸魚的管理員肯定要背鍋了。

「怕什麼,我去跟龍誠他們說!」月曉天也意識到這件事不簡單了,如果這霧一直這樣不散的話,那這個秘境就廢了!

月曉天表情也是嚴肅起來,他對董歌說道:「你先帶人把這裏封鎖起來,我去問問看有誰知道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說罷,月曉天乘坐波克飛機朝着神都方向飛去,不過這事還是先得在群里說一下……

楓城這邊,林時正帶着蘇雲兮複習,一旁的手機屏幕突然亮起,多邊獸二型出現在屏幕上發送了一條彈幕「有人緊急艾特全員」。

蘇雲兮看到后頓時一喜,連忙說道:「林時,先別複習了,有急事快去!」

林時眉頭一挑,呵呵一笑:「想偷懶?給我閉上眼睛去背,待會我來問!」

蘇雲兮:「……」

林時切換到自己賬號,然後點開群聊,還真有人在艾特全員,好像還挺急的。

月曉天(妖精天王):@全體成員快來人!我這邊出大事了!

龍誠(冠軍):你又釣到閃光了是吧?

月曉天(妖精天王):滾!別添亂!我在潔凈河流這邊,現在秘境已經被我讓人封鎖了!

林玦(水館主):潔凈河流?那個會起霧的A級秘境吧,裏面精靈實力不強,但是水質特別乾淨,有不少人喜歡去裏面弄點水來泡茶喝。

龍誠(冠軍):你丫不是躲在那釣魚嗎?怎麼把秘境搞封了?

月曉天(妖精天王):你們聽我細說……

林時看着他打字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不過看到這着急發消息的樣子,可以想像當時他到底遭遇什麼恐怖的東西。

蘇雲兮看到消息后,沉思片刻然後說道:「黑色觸手?變石頭?這不是燕叔給我們講的那個故事裏面的嗎?林時,故事成真了!」

「確實……」林時點了點頭,然後腦袋一歪:「我讓你幹嘛來着?」

「不看了不看了,我這就背……」蘇雲兮很敷衍的說着,然後繼續盯着看,小多龍將薯片袋子套在身上也飄了過來看着屏幕。

林時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然後手指放在屏幕上開始打字。

龍誠(冠軍):雖然覺得你說的很扯,但是A級秘境出現什麼怪事都很正常,待會我過去看看情況,不過有關於你說的那隻精靈……到底是個什麼鬼?

月曉天(妖精天王):它不是什麼鬼,它真的是那種,很優雅也很漂亮,遺憾的是剛才霧太大,不然我一個網子就套上去了。

林老師:根據你的描述,我印象中有一隻精靈還真對的上……

月曉天(妖精天王):姐姐,細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色深沉,一棟佔地數十畝的大宅卻亮着明燈,赫普希正坐在客廳裡,等待舞蹈燈芯的送達。

沒錯,發動了全體員工,乃至發動了員工們的家屬、親人,他成功成爲了舞蹈燈芯的獲得者。

開心嗎?開心。

生氣嗎?也生氣!

1100人根本不夠,他點燃第二盞燈火失敗了五次,每一次都掉落20%的燈火點燃進度,最終他足足湊了2100人,才終於成功!

每一次點燃燈火失敗,他都感覺自己腦袋裡的每一根血管都在發生跳動,簡直要炸裂一樣!

得虧他的實力不弱,不然非得弄一個高血壓什麼病症抽過去。

妻子從二樓下來,赫普希轉頭看了眼,目光詢問,妻子點頭,表示女兒已經被哄睡了,又道:“至少我們能得到舞蹈燈芯,你別和林奇商行的人發生衝突了。”

“我知道。”赫普希搖頭,事情輕重分不出來,他也不會有現在的身家和實力了,只是一整天時間而已,大街小巷就到處都是這個商團的消息,連他10歲的女兒在傍晚都興沖沖拿着網絡蟲來找他點燈。

知道他給媽媽點過,還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把他難受的……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林奇商團明顯不好惹。

“我只是看看能不能賣船給他們。”赫普希笑道:“這些傢伙一天下來就起碼白送了價值兩億燈幣的燈芯,看起來很有錢。”

宰一筆,出出氣……雖然他知道近乎算是白撿了一個億的他沒道理生氣,但就是有氣。

“大人,人來了。”

這時,院落中護衛的稟報讓赫普希精神一震,站起了身。

“還真是當天送達,看來商團的總部與這裡不遠。”

他示意妻子不必出去,帶着兩名護衛來到前院,見到了給他送舞蹈燈芯的商團‘員工’。

這‘員工’四米的身高一眼看去就不太好惹,左手託着一個被薄薄罩子籠罩的沉睡燈芯,右肩揹着一個裝滿了不知道什麼東西的防水袋子,微笑問他:“是赫普希先生對嗎?這是你拼到的燈芯。”

嗯?拼到?

對,可不就是拼嗎?

你們原來還知道啊!

赫普希心裡腹誹着,面上卻滿是笑容,雙手接過燈芯,道:

“沒錯,是我,你們商團的活動‘真不錯’,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認識一下你們商團的會長?”

同時他確認了下手中燈芯,見到跳舞狀態的燭火,臉上的笑容稍微真誠了一分,聽對面回答。

“有什麼事嗎?我就是。”

赫普希:“?”

你一個商團會長,親自運輸燈芯?就算人手不夠,也不必這樣做吧?還是因爲舞蹈燈芯價值過高?

“…咳,林奇會長你好。”他確認地看了眼兩名護衛,見護衛也都似沒看出來對方的實力細節,很快調整好狀態,神色也變得鄭重起來,又問道:“不知道你們商團的這次活動,是誰提出來的?”

“也是我。”菲戈道。

“……”赫普希誇讚道:“真是令人敬佩的想法和手筆。能問一下你們商團的總部位置嗎?是這樣的,我是御赫造船公司的老闆,你們如果需要船隻的話可以找我。”

“船嗎?”菲戈想了想:“這種事,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當然。”赫普希伸手一引。

將菲戈帶到他的書房,赫普希簡單介紹了一下他們所售賣的幾種優質船隻,並分別說明了價格。

在燈火星,因爲哪怕是在低空飛行也可能遭遇到封禁燈火星的衆王燈火力量攻擊,所以星空六技中的御空,一般情況不被人使用。

而燈火星裡海洋的範圍又佔據了九成——原本沒有這麼多,但在幾千年的戰鬥中,大部分陸地都被擊沉,演化作一個個小島,海水籠罩的範圍不斷提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