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雪看著那個花襯衫青年,也是微微皺起眉頭,透著疑惑。

此刻葉修心情無比複雜,他並沒有立即跟著沈泰和沈雍走進別墅,而是在門外停了下來。

客廳里,沈青瑤和老爸、二叔打過招呼后,眼見花襯衫青年停在門外,不由得疑惑地問:「老爸,那個鬼鬼祟祟的人是誰?怎麼不進來?」

沈泰和沈雍聽得一怔。

「瑤瑤,你真不認識他?」沈泰微微苦笑問。

「看起來倒是有些眼熟……」沈青瑤嘀咕著。

正在這時,忽見門外的花襯衫青年動如脫兔,一個箭步,閃進客廳來。

「噹噹當,」花襯衫青年擺出一個自以為很炫酷的pose,大聲笑道,「我回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客廳里突然同時響起兩個女孩驚叫道:「是你!」

花襯衫青年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緩緩摘下墨鏡,聲音低沉地說:「不錯,就是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葉修!」說完,壞笑著沖沈青瑤眨了一下眼睛,放電一般。

沈青瑤和沈清雪一臉愣怔,竟是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大小姐,瑤瑤,想死我了!」葉修高呼道。

姐妹倆面面相覷,各自看到彼此眼中的難以置信,默契地微微搖頭。

「呃?」眼見兩位大小姐竟然對自己的耍帥行為無動於衷,葉修頓時有些傻眼了。

沈青瑤和沈清雪在剛才的相視間,已經暗暗達成了一種默契。

「大小姐,瑤瑤。」葉修被她們那種目光盯得有些心裡發毛,急切地證明自己說,「我是葉修啊,你們不認識我了?」

兩位大小姐漂亮嘴角玩味地微微翹起,保持一致,看著葉修,靜靜搖頭。

「我真的是葉修!」葉修欲哭無淚道,「我換了新衣服,你們就不認識我了?」

「瑤瑤,阿雪,他真是葉修,你們不認得了?」沈雍苦笑說。

兩位大小姐保持一致看向二叔,靜靜搖頭,像機器一樣說:「不是。」

「不會吧!」葉修快哭了,恨不得脫光自己,直接用赤果果的肌肉向她們證明自己的身份。

隨即,兩人便靜靜站起身,向樓上走去,看也不看葉修一眼。

「喂,大小姐,瑤瑤,你們別走啊……」葉修哭笑不得地叫道。

兩位大小姐沒有理會他。

葉修苦笑搖搖頭,無可奈何地在沙發上坐下來。

剛沒坐一會兒,葉修忽然瞥見沈清雪和沈青瑤姐妹兩人在二樓樓梯口竊竊私語,不時看一眼他,像是在商量什麼陰謀詭計。

「她們該不是在商量怎麼整我吧。」葉修心裡不由一沉。暗想自己沒有接她們的電話,肯定讓她們很生氣,她們要懲罰自己很有可能。

不過,他想,只要沈泰沈雍他們在場,姐妹倆應該不敢對自己公然用刑,心裡多少放下了一些。

沒過多久,只見沈清雪和沈青瑤又走下樓來,一臉玩味微笑。

「她們這是……」看到她們手中拿著的東西時,坐在沙發上的葉修悚然一震,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沈清雪手中拿著她那把用來修剪盆摘的大剪子,坐到沙發上,假裝用大剪子修剪著手指甲,一雙妙目,卻是意味深長地看著葉修,像是暗示什麼。而沈青瑤手中拿著兩副跳繩用的繩索,用繩索繞著手指,做著捆綁的姿勢,也是目光玩味地看著葉修。

「這兩個妞,想對我做什麼?」葉修被她們看著,渾身不自在,如坐針氈。

「嗯?」沈泰似乎才發現沈清雪和沈青瑤手上的東西,疑惑地問,「阿雪,瑤瑤,你們這是做什麼?」

聽老爸問起,沈清雪和沈青瑤頓時像換了一個人,變成乖乖女,笑得眯著眼睛,說道:「爸,沒什麼,我只是隨便玩玩而已。」

沈泰皺了皺眉,隨即想到了什麼,失笑搖頭。

旁邊的蘇雨荷、吳媽、沈雍也都猜到這兩位大小姐肯定是想要嚇唬嚇唬葉修,有些哭笑不得,倒沒有說什麼。

葉修不知道兩位惡魔大小姐什麼時候向自己發難,心情很忐忑。不過他想,只要沈泰夫婦和沈雍還坐在這裡,她們兩個應該不敢立即動手,自己還有時間思考脫身之計。

想來想去,葉修也只想到自己的卧室是最後的避風港了,暗忖,一定得在沈泰夫婦離開客廳之前,尋找機會,迅如閃電地躲進卧室。

思量已定,葉修便暗暗做起了準備。

只是,沈清雪和沈青瑤兩個人玩味的目光,竟那樣一直盯著他,讓他根本沒有一絲可趁之機。

「不行,得想辦法分散她們的注意力才行。」葉修暗忖。

緊接著,葉修便運用自己三寸不爛之舌,開始一驚一乍對沈清雪和沈青瑤說起話來。

葉修簡直說了一大籮筐,但沈清雪和沈青瑤卻像是早已看透一切,根本無動於衷,兩雙妙目,一轉不轉地盯著葉修看。

葉修簡直有些無計可施,急得抓耳撓腮,情急間,忽然腦中靈光一閃,指著沈清雪和沈青瑤胯下大叫道:「哇,衛生巾掉出來了!」 「我記得那天救我的是彥曷吧?」風玫笑吟吟的,「而且我不記得自己身邊有什麼墨蛇,只有一隻天天晚上發春的淫蛇!」

見風玫把彥曷當作救命恩人,重晏立即沉了臉:「是我讓彥曷救你的!」他抬步走向風玫,「而且我記得我進入休眠之前纏在了你的手腕上的。」

風玫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你就是那天那天蠢蛇啊,我怕被族人發現,回部落前就扯下來扔了啊。」

重晏:「……」不生氣不生氣,她剛認識他,要留下好印象!

深吸一口氣,他臉上扯出足以魅惑眾生的笑來:「不說以前了,就當現在我們重新認識。我是重晏,我知道你叫銀音,我想讓你做我的伴侶。」

風玫咧嘴:「你就想著吧,我可不打算找一個剛見面的人當伴侶。。」

重晏擰眉,就在風玫以為他又要發瘋時,他卻突然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那我等會再問。」

風玫:「???」

這神經病顏值過關,看著賞心悅目,她就不計較他的抽風性神經了。

風玫轉身繼續往部落走,重晏默不作聲的盯著,只是視線始終落在風玫身上,那裡面的火熱風玫不用特意去看都感覺的到。

「音音,這路不好走,要不我背你吧?」他突然道。

風玫淡淡瞥了他一眼,連表情都懶得給他一個。

重晏再接再厲:「你是雌性,體質嬌弱,這山路你會受不了的。」

風玫給了他一個似笑非笑的的眼神,讓他異性領會。

重晏領會到了——

這個雌性並不嬌弱。小說娃小說網

剛剛他被按在水中揍的時候,當真是懵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彪悍的雌性,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雄性都要強。

可是……這樣彪悍的雌性是他看上的啊。想著,更多的卻是沾沾自喜與驕傲。

重晏一路就這樣詭異地驕傲著,倒是引得風玫多看了他幾眼,更加確定了——這就是一個神經病。

到山腳的時候,重·神經病·晏突然再次開口:「現在我們認識已經有一會了,音音,你願意做我的伴侶了嗎?」

風玫:「……」她終於明白他那句沒頭沒腦的『等會再問』是什麼意思了。

神經病加智障!

風玫直接化作獸形打算飛回去,他的顏值已經不足以撐起她對他智商的容忍了。

「音音,你好漂亮。」聲音是從她頭頂上響起的。

風玫渾身一僵,煽動的翅膀停了下來接著整個身體便直直往下墜去。

眼見要一頭扎進地面了,她才反應過來急忙穩住身體又飛了上去。

「音音,你是還不太會飛嗎?要多加練習啊。」頭頂的聲音有著一抹擔憂,「以後我陪著你一起練習。」

風玫:「……」

直到落地,風玫自己都覺得是奇迹——她竟然沒將他掀下去將他摔成肉餅,竟然真的將駝回來了!

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重晏雙眸亮晶晶地看著風玫:「原來在天上飛是這種感覺,音音,我還想飛。」

一條渴望飛翔的蛇…… 沈清雪和沈青瑤聽得大吃一驚,連忙站起身,低頭去看。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葉修動如脫兔,身影如同一道閃電,向一樓角落裡自己的卧室飆竄而去!

只在眨眼間,便已重重關上門!

客廳里的眾人,霎時間看得呆住了。

不過很快,葉修便聽到屋門外響起兩個急促的腳步聲。

兩個腳步聲停在門外,緊接著,擂鼓一般的敲門聲響起。

「葉大哥,開門!」沈青瑤嬌聲喝道。

或許是叫習慣了,這個時候,她還稱呼葉修「葉大哥」,和她的語氣根本格格不入。

沈清雪則是直呼葉修姓名,壓低了聲音冷喝道:「葉修,還不開門!」

聽她們現在叫出了自己,分明認識自己嘛,剛才還裝作不認識自己呢,葉修暗自好笑。

不過此刻他好不容易才回到卧室,怎麼可能輕易打開門?

「嘿嘿,瑤瑤,大小姐,要我打開門嘛,」葉修得意地說,「那是不可能的!」

沈青瑤和沈清雪氣得重重敲了幾下門后,好像終於放棄走開了。

「嘿嘿,現在這房間就是我的天堂了!」葉修歡叫一聲,直接躺倒在床上,擺成一個雄偉的大字形。

不過,還沒等葉修高興太久,忽聽房門門鎖咔噠一聲,門一下被推開。

葉修吃了一驚,半撐起身子看去。

只見赫然是沈清雪沈青瑤氣勢洶洶衝進來了,眼見葉修正仰躺在床上,沈青瑤頓時雙眼一亮,歡呼一聲,撲了上來,一把緊緊按住正想要起身的葉修。

「喂,你們想要幹什麼?」葉修著急地掙扎著,猛見幾個球狀物,帶著十足彈性的顫動,在他眼前晃動。

霎時間,葉修停止了掙扎,目光貪婪地盯著那兩對彈動的俏聳,暗暗吞咽了一口唾沫。

「大小姐畢竟發育成熟,看起來比瑤瑤的規模要大,簡直把白色襯衣都撐開了。而瑤瑤這小丫頭,貌似沒有戴罩罩,那兩團在弔帶小背心中自由顫動,活性十足。」葉修一邊貪婪地盯著,一邊卻是在心裡暗自品頭論足起來。

此刻葉修被沈清雪沈青瑤按住捆綁,不僅不掙扎,反而發出一聲享受的呻吟。

「嗯哼,用力。」

那享受的呻吟聲,帶著一種魔性的誘惑力,讓沈清雪和沈青瑤頓時吃驚地停下手上動作。

緊接著,她們看到葉修的雙眼緊緊盯著她們的胸部,臉帶瑩笑,頓時嚇得縮了一下身子,雙手護胸,羞惱間,俏臉掠上緋紅。

「葉大哥,」沈青瑤雙手把自己胸前小背心中的鼓翹抱得緊緊的,羞惱地喝道,「你流氓!」

葉修此刻攤在床上,根本還沒被捆上,但他也不掙扎了,反而主動要求道:「瑤瑤,大小姐,來吧,繼續捆我!」

沈青瑤簡直被他蕩漾眼神嚇了一跳,羞得俏臉緋紅,後退一步。

沈清雪雖然也臉上泛紅,但比妹妹鎮定多了,冷喝一聲吩咐道:「瑤瑤,快綁住他,別讓他跑了!」

「我會跑?」葉修心裡暗笑道,「別說笑話了,對你們兩個女神,我還沒看夠呢,來吧!」

聽著姐姐的話,沈青瑤頓時反應過來,嬌吒一聲,又撲向葉修,用繩子捆綁他。

不過這樣一來,她胸前包裹在弔帶小背心中兩團圓鼓鼓的俏聳,又在葉修眼前暴露無疑,那彈性的顫動,那雪白的嫩溝,簡直讓葉修身體瞬間灼熱起來。

「真有彈性啊。」葉修盯著沈青瑤胸前,吃吃笑著。

沈青瑤明知他是在看什麼,但現在為了綁住他,也顧不得許多了。

在姐妹倆的合力下,終於片刻之後,葉修已經被跳繩繩索結結實實捆綁住了。當然,這是他自願的,不然以他能夠崩斷手銬的功力,要崩斷這跳繩繩索,還不是輕而易舉。

葉修是想看看這姐妹倆綁住自己后想做什麼。

「兩位大小姐,我現在已經被你們綁住了,想要研究我的肉體,現在開始吧。」葉修玩味一笑,看著沈清雪和沈青瑤,一點沒正經地說。

「你……」沈青瑤羞惱得滿臉緋紅。

沈清雪拿起旁邊的大剪子,示威一樣,咔嚓咔嚓剪動著,冷笑看著葉修,和妹妹商量道:「瑤瑤,你說我們該剪掉他什麼地方?」

沈青瑤還下意識一臉天真無邪,俏皮地歪了歪腦袋,思考著,猶豫著,目光在葉修身體上移動間,猛然盯著一處,臉上一紅。

「姐姐,」沈青瑤羞惱地指了指葉修的某個部位,低聲道,「剪掉他那裡,讓他變成小太監!」說到最後,又忍不住咯咯歡笑出聲。

「好。」沈清雪看著葉修某個部位,嘴角玩味地翹起。

「喂,你們兩個大小姐,可不要耍流氓啊!」眼見沈清雪和沈青瑤盯著自己重要部位,葉修慌張地說。

「呵呵,」沈青瑤沒心沒肺地笑著,「葉大哥,你也有害怕的時候嗎?哼哼,誰讓你敢不接我們的電話,這就是懲罰!」

「葉修,平日里就看你猥瑣不正經的,現在剪掉你那個地方,正好讓你改邪歸正。」沈清雪冷笑著,不停剪動剪子,有理有據地說道。

說話間,她緩緩上前,將大剪子向葉修下身重要部位伸去。

「喂,」葉修急切地叫道,「大小姐,不可,你要是剪了我,以後我怎麼滿足你啊!」

他這句話說出,沈清雪和沈青瑤頓時呆住了。

但是立即,沈清雪氣得俏臉發紅,嬌軀發抖,嬌喝道:「還敢胡說!我先剪了你的舌頭!」大聲吩咐沈青瑤道:「瑤瑤,掰開他的嘴,把他的舌頭拉出來!」

聽姐姐說得很認真,沈青瑤以為她真要剪掉葉修的舌頭,暗想要是葉修以後變成啞巴了,就不能說好話給她聽了,頓時有些猶豫,道:「姐,要不別剪……」

眼見沈青瑤心軟,葉修連忙道:「大小姐,瑤瑤說的對,你要是剪了我的舌頭,以後誰說甜言蜜語給你聽啊!」

都到這個時候,還敢調戲自己,沈清雪氣得怒喝道:「你給我住口。」

目光掃向沈青瑤道:「瑤瑤,你怎麼可以對這個混蛋傢伙心慈手軟?你忘了他不接我們電話的時候有多囂張了?你連姐姐的話都不聽了嗎?」

一連三個反問,頓時讓沈青瑤又狠下心,咬了咬牙道:「姐姐,我聽你的!」

說著,硬著頭皮衝上前,去掰葉修的嘴巴,要將他的舌頭給拉出來。

葉修怎麼可能輕易讓她得逞,緊閉著嘴巴,唔哼有聲。

帝臨星武 「葉大哥,張開嘴巴。」沈青瑤簡直使出吃奶的力氣,扣著葉修的上下嘴唇,想要給他掰開。此刻她的樣子,不像是真要懲罰葉修,反倒更像娛樂,全身發力的樣子,透出幾分俏皮可愛。

葉修死死地閉緊牙關,堅決不讓她得逞。

妹妹掰不開葉修嘴巴,沈清雪站在一旁,拿著剪子,也無計可施。

「瑤瑤,堵住他的鼻孔,我才不信他不張開嘴巴。」沈清雪冷聲指揮道。

聽了姐姐的話,沈青瑤將兩個指頭直接插進葉修的鼻子。

葉修終於忍無可忍,大吼一聲道:「你們不要逼我!」

猛然,只見他渾身一震,立時將身上的繩索崩斷!

緊接著支起身子,一個探手,就將正彎著腰的沈青瑤一把摟在懷裡。

「瑤瑤,」葉修一個公主抱摟住沈青瑤,嘿嘿一笑道,「你可落到葉大哥魔爪里了!」

說話間,葉修突然狠狠對著沈青瑤的俏臉啵了一下。

雖然這只是嚇唬,做了做樣子,並沒有真正親到沈青瑤,但沈青瑤卻覺得自己要被葉修揉捏一樣,慌忙叫道:「姐姐,快救我。」

沈清雪連忙扔了剪子衝上前。

葉修嘿嘿一笑,伸出手,輕輕在沈清雪的腰間點了一下。

沈清雪頓時覺得全身一麻,向前傾的嬌軀,竟是完全不由自主,直接撲向沿上的葉修。

下一刻,便見沈清雪身子完全撲進葉修懷裡。

那一刻,葉修只覺得胸膛上被兩團巨大的柔軟擠壓,那種完美的觸感,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而這還沒完,就在沈清雪胸前柔軟擠壓在葉修胸膛上時,因為她身子本身比較高挑,撲下去時,是和葉修臉對臉,頓時狠狠一下親在葉修臉上。

這何止是親啊,簡直是嘴巴狠狠擠壓在葉修臉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