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子問道:「你玩過陷阱專家嗎?」

易言苦笑:「別說是我,你看選手們有玩的么,想必正在收看本次比賽的觀眾們也都知道,陷阱專家的局限性太大了,如果把所有陷阱都改成能回收,或許它會變成熱門職業,但……」

他話沒說完,不過沐子能明白的他的意思。確實,陷阱只有地心網能回收的設定太不靈活了,畢竟說到底,【倖存者】是一個需要玩家不斷移動的遊戲,又不是攻守擂對打。

而陷阱的使用,需要固定在某一片區域,放了就是放了,不能收回,也不能像人一樣自由移動。

所以大多數時間,陷阱根本用不到,背著陷阱,就是背著一堆沉重的廢鐵,只會白白佔用背包空間,浪費隊伍資源。

如果以陷阱專家為核心,並且在比賽中獲得不俗的成績,那麼一定會驚爆所有人的眼球,甚至還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目前主流職業玩法的趨勢。

沐子:「好的,讓我們繼續往下看,看一看他們這種打法的效果究竟如何。」

易言不是很看好:「我覺得很難,從前面兩盤來看,七七今年的圈運很不錯,不再像之前那麼倒霉了。但運氣始終是運氣,他們不可能每把都選對決賽圈,總有選錯的時候。

你看DW已經開始在四周布置陷阱了,說明之後他們不會再有轉移,把決賽圈賭在了這。

嗯……我個人是不太崇尚一次性賭博的,不管怎樣,至少也要給自己留有餘地。

不然賭輸了,也就意味著,他們這把——到此為止了。」

。 魏鵬上前,幫着把陸果扶了起來,然後又去扶大叔。

「我帶這兩個,你們兩個帶他。」

見戚雲扶一個李元已經很吃力了,魏鵬乾脆把陸果背了起來,然後架著大叔。

見魏鵬一個人顧得過來,陸靈點了點頭,跑去和戚雲一起扶著李元。

等到他們下來,已經是四個小時之後,馬上又要天黑了。

李元他們暫時不能進空間,魏鵬主動分了兩個帳篷給他們。

作為答謝,陸靈拿出了一些米、蔬菜,還有肉蛋給兩人。

有中午那一餐打底,魏鵬見怪不怪,倒是彭濤看到這麼多東西驚訝不已。

好在兩個人都是不錯的,之前為永樂辦事也是受到脅迫,見到陸靈拿出這麼多東西,彭濤也只是驚訝了一下。

晚上,吃過飯之後,天已經徹底黑了。

白天忙活了一天,陸靈和戚雲都累的不行。

無法,陸靈只能把賀元放了出來,晚上讓他守着大叔他們三個。

第二天,等陸靈起床的時候,李元和陸果已經醒了,正在跟魏鵬兩人說話。

見到陸靈出來,兩個人冷了臉色。

「魏兄,彭兄,我們現在有點事,待會再說。」

李元和魏鵬兩人說了一聲,拉起陸靈就往她們的帳篷里走。

裏面戚雲也剛剛醒,看到李元和陸果嚴肅的面容,低着頭不說話了。

「你們兩個真是好大的本事,陸靈兒,來之前我們怎麼說的,我是不是說過不讓你上山,還有你戚小雲,怎麼連你也跟着不聽話?」

李元這次是真的生氣了,雖然陸靈和戚雲是擔心他們,但是他更擔心她們兩個。

她們兩個,一不是喪屍,二是個小姑娘,萬一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我們知道錯了,當時你們一夜沒有回來,我和戚雲姐姐擔心,而且,因為有水,一路上我們一點事沒有。」

陸靈低着頭,手指攪動着裙擺,縮著肩膀,像個什麼小可憐似的。

「下不為例。」

看到陸靈這個樣子,李元動了動嘴,完全說不出更重的話,只能幹巴巴的說了句下不為例。

「我以後一定聽話。」

陸靈舉起三個手指發誓,不過她心裏是怎麼想的呢?以後如果有這樣的情況她還是會上的。

「教訓」完兩個人,李元又匆匆的往回走,因為他和陸果都醒了,但是大叔還沒有醒。

當時他們三個人是同時暈倒的,但是大叔卻沒有和他們一起醒來。

帳篷里,賀元一整晚都沒有合眼,此刻他坐在大叔身邊,眼圈紅紅的。

「大叔一定會醒過來的。」

李元拍了拍賀元的肩膀。

「嗯,我先回去了。」

賀元抹了把臉,看向陸靈。

雖然他很想留下來,但是待會外面那兩個人說不定回來看看,昨天他並沒有出現,突然出現不好說。

「賀元哥哥放心,等大叔醒了我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你。」

陸靈揮手把賀元收進了空間。

說來奇怪,在山頂的時候,他曾經試着把大叔他們收進空間,卻不行,現在又可以了。。 ·等到秦睿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後,秦家的一切變故他都不知情,包括陽家前來退婚。

他躺在床上,感覺渾身都很酸疼,他努力運轉體內的靈氣,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聚集靈氣,看來自己的傷勢太重了,竟然連靈氣都無法聚集了。

他努力轉過頭來,向旁邊望去,發現自己的父親坐在床頭邊上,滿臉的悲傷。他努力喊出「父親」這兩個字,但卻不能正確發音,只是說出了「嗚嗚」的聲音,不過他的父親好像並沒有聽見他的呼喊,秦睿兩眼一翻,再次昏睡過去。

等到他再次醒來的時候,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秦長空在門口那吩咐下人給秦睿送飯,秦睿又一次喊出了「父親」。

他這次雖然聲音感覺沒有上次的大,但秦長空這次可是聽得明明白白的,急忙走過來查看。

「睿兒,你終於醒了,你可擔死心為父了。」秦長空哽咽道。

「父親,我沒事,你不必擔心。」秦睿看到父親為自己操勞這麼多,也是於心不忍,安慰道。

「呵呵,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先休息會兒,別說話了。」秦長空抹了抹眼淚。

秦睿沒有接話,他再次運轉體內的靈氣,可是依舊無法聚集在一體,怎麼回事?我上次運轉失敗可能是因為傷勢太重,那這次呢?難道是?秦睿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急忙問道身旁的秦長空:「父親我體內的靈氣哪去了?」

秦長空聞言,心中一頓,沒想到秦睿這麼快就察覺到了,不過他很快平復下來自己的心情,「呵呵,睿兒,不用擔心,你這次傷勢太重,可能還沒有恢復。」

秦睿從剛才秦長空的反應中看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父親,你跟我說實話吧,我到底怎麼了?」

「孩子你真的是傷勢太重?」

「不可能,你休要在騙我了,父親你說實話吧。」

秦長空將心一沉,決定將事實告訴秦睿,長痛不如短痛,早晚得說,「孩子,你的經脈。。。」秦長空實在是說不下去了。

「我的經脈怎麼了,父親,你快說啊?」

「哦,你的經脈已經俱損,不能儲存任何靈氣了,下手之人真是聶武。」秦長空閉上眼睛,咬牙說道。

秦睿聽了之後愣了好久,方才喃喃道:「經脈俱損,不能儲存靈氣,這不可能,這不可能,要是不能儲存靈氣,那與廢人有啥區別啊!」

秦睿悲傷和憤怒交織在一起,再一次昏迷了過去,秦長空沒有打擾他,畢竟這對秦睿的打擊太大了。

原本是鹿陽城的風雲人物,修鍊天才,可現在秦睿不僅失去了天才的光環,就連修鍊這條路都不能繼續走下去了,成為了一個不能儲存靈氣的廢人。

秦長空走到族裏大堂中,聽見裏面亂鬨哄,而且似乎還吵起來了。

「諸位啊,你們是不是太閑了啊?族中現在這麼多事務難道都忙完了嗎?」秦長空沉聲說道。

「族長,我們沒有閑吵,就是為族中之事啊,族長,成人禮快要到了,我們四個老傢伙打算讓少爺參加這次成人禮了,正是洗禮,成為家族核心人物,可是我們的大執事卻一直在阻攔我們。」大長老秦伯持拱手說道,同時還不忘狠狠地瞪了旁邊一位更加蒼老的老人。

秦長空看了看大執事,久久未語,這大執事名叫秦蒼,可以說是秦家現存中資格最老的其中一位,比起四大長老輩分還要高兩輩。本來都可以退休下來享清福,可是這老傢伙愣是不下台,而且還不想當太上長老,非要當首席執事。不過這老傢伙經常倚老賣老,不買秦長空和四大長老的賬。

「呵呵,族長,不是老夫無理取鬧,大少爺的情況恐怕在場沒有不知道的,按照族規,達不到凡仙的族人,根本就沒有待在族中的資格,族長您可不能觸犯族規啊!」秦蒼抖了抖那蒼老的臉龐,悠悠地說道。

聽了秦蒼的話,秦長空閉上眼睛,終於下定決心,「好吧,我知道了,我會給自己的兒子在下面的產業中安排一份工作的。」

「族長,這,」二族長秦仲子還想說話,可是秦長空已經走遠了。

秦蒼見到自己成功說服秦長空將秦睿下派,蒼老的臉頰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但是並不和藹。

兩個月後,秦睿的傷勢完全痊癒,而家族的成人禮也已經到來。

秦睿眼睜睜的看着原來修鍊天賦不如自己的族人卻站在了洗禮台上,接受洗禮,成為了核心族人,而自己卻沒能站到上面。

在核心弟子接受洗禮結束之後,秦睿等沒有達到凡仙的族人才迎來他們寒酸的成人禮。

他們沒有資格祭壇上面,大長老為他們祈禱完之後,他們的成人禮就算完了。

秦睿搖頭苦笑。

半個月後,秦長空親自將秦睿送出了秦家的大門,在秦蒼的催促下,秦長空和四大長老一商量,決定讓秦睿去族長的草藥堂打工,畢竟族中的草藥堂都在鹿陽城中,而且草藥堂晉陞也很快,說不定以後還有回族的可能性。

「睿兒,到了草藥堂要好好乾,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早晚有一天你還會回到族中來的。」

「父親,您就放心吧,睿兒決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終有一天,我一定會找聶家,吳家和陽家報仇的。」

在這幾個月中,秦睿也是也是聽說了陽家族長前來鬧事,逼着自己的父親解除婚約的事情,不過,他並不知道實情。

「嗯,不愧是我秦長空的兒子,為父相信你。」

秦睿給秦長空磕了三個響頭,然後頭也沒回的就走了。

孩子,我相信你終究會成功的,到時候,整個秦家都會因為你而自豪。 此時,任家別墅門外。

那名銀行經理顫抖著,擦拭掉嘴角的血漬。

他抬頭,面目猙獰,瞪著秦蒼穹。

「你他媽,是誰??也敢來插手我江南銀行的事?!」銀行經理面目猙獰,怒問道。

秦蒼穹西裝筆挺,站在門口,淡淡道,「我就是管閑事的人。」

聽到這句話,那名銀行經理面目猙獰,他顫抖著從地上爬起來,一步一步,朝著秦蒼穹走來。

銀行經理怒道,「你他媽找死……!!敢管我江南銀行的事!我一個電話,直接能讓你判刑五年起步……!!」

可,銀行經理話音剛落……秦蒼穹右手淡淡一揮。

一股罡氣席捲!

「轟……!」銀行經理整個人,直接再次被轟飛出去!

「噗……!」銀行經理落地的瞬間,滿口碎牙,齊齊狂吐而出。

此時的這位經理,簡直前所未有之凄慘!

秦蒼穹站在門口,語氣平靜,淡淡道,「我秦某人,能管天下難管之事。這普天疆土,還沒有我管不了的事。」

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