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還是沒有!”

“呼!” 最後一個19世紀的男人 ,心中驚歎:“乖乖,上面還有這麼高!”

隨着周陽的視線望去,這門的上面,就是如房子一樣的構造,就比如大門之上,還有三層樓的高度!

門是五千米,這之上的建築構造,最起碼還是門的十倍左右!

也就是說,這遺蹟的總高度,達到五萬五千米!

“嘖嘖嘖,匪夷所思,不可思議!”

周陽唏噓道。

“不過,這左邊的門柱,我仔細的翻找了六天,都沒有什麼寶貝!”周陽看着右邊的門柱想着:“看來,自己找錯地方了。應該是右邊!”

“直接從這門樑上面過去。”周陽身體一躍,飛速朝着右邊門柱跑去,自言自語說道:“如果下去,在從底部開始翻找!一來一回太過浪費時間了。”

“不過也幸好!這上面的最大的龍頭,比之其它八條都要更大!而且,那嘴中如夜明珠一樣的照明器具完全可以照明這門樑!”

“彷如兩條龍頭對望,對照!”

“速度要加快了!”

下一刻,周陽身影一閃的穿越這門樑之上。

隨着周陽的視線望去,光是門樑就不下於百米之寬!且如履平地。

“如此看來,這百米之寬的門樑,也就預示着,這門的厚度,也得在百米左右!”周陽邊跑邊想着,“三千米的寬度,全力奔跑之下,分分鐘便過!”

數個呼吸之後。

周陽站在右側的門柱之頂,看了一眼那碩大的龍頭,隨後說道:“下去!”

隨着聲音落下,周陽的身體從那門樑之上,如層層階梯一般,不斷的往下跳躍。

“老人常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一點不假。”望着自己腳下,灰塵碎土不斷的劃落到深不見底的底部,周陽滿臉的謹慎,“即便是我‘黃金一渡’,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估摸着也要摔的粉身碎骨!”

“得再仔細一點,尋找這蛟龍所說的寶貝!左邊沒有,這右邊,肯定有!”周陽眸光一定,仔細的掃着雕刻的金龍的每個位置,不落下一絲。

“下降一千米了!怎麼還是沒有?”

周陽心中有些着急。

“難不成有什麼遺漏之處?”

······

“下降兩千米了!可還是沒有發現,即便是虛無都沒有任何感應!”

“難不成根本沒有什麼寶貝的存在?”周陽隨即的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蛟龍之所以說有,那肯定就有!既然是自己的引路人,那麼絕對不會騙自己的理由。”



“根本沒必要!看來,應該還得往下,繼續!”

周陽的身體繼續往下跳躍着,每一次落定之後,都是眉頭緊皺的,四處窺探着!即便是神識與虛無都完全使用。

“三千米…還是沒有,繼續。”

“沒有,繼續!”

“沒有!”

“繼續!”

“繼續!”

······

“到底是自己遺漏了,還是根本就不存在?還是自己尋找的方向不對?!”站在最後千米之高的右邊門柱上,周陽站定身子,眸子陰晴不定的想着。

“八天了,光是尋找這個寶貝,就尋找了八天了!虛無都第二次恢復至滿!”周陽緊握着拳頭,心中有些不甘!

要知道,是個修煉者,千米之內的所有事物,沒有遮擋的情況之下,都是隨便觀看,那麼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修煉者只要到達過這裏,兩條門柱的千米之高地方,那都是窺探過的。

所以,周陽覺得,千米之下,應該不可能存放寶貝!即便是存放了,也定然早就被他人所發現。

“蛟龍所說定然不假!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遺漏了!亦或者,就是在這最後千米之地中!”周陽眸子精光閃爍,雙拳攥緊,恍若自言自語說道:“蛟龍對自己有所提示,說過有可能自己會得到,那麼自己比別人所不同的,應該就是這虛無!沒有其他…..”

“看來,自己的虛無釋放的可能太少!”周陽眉頭一挑,隨即想到:“也對,光是這宮殿,就如此闊達,那蛟龍所說的寶貝,定然也不是泛泛之品,難以尋覓是必然的結果。”

“而且,從這宮殿看來,那寶貝必然強大無疑!只能說,自己沒有真正的窺探到。也罷,浪費時間就浪費時間吧!先從這邊到底,如果最後的千米之地沒有的話,那麼自己在從這右邊,再尋找一遍。”

“再找一個來回!如果還是沒有,那麼說,這寶貝和自己無緣!”

說罷,周陽身影一閃消失,迅速的朝着下方跳躍着。

······

“沒有!”

“還是沒有!…”

······

“嘭!”

周陽雙腳落地,塵土濺起,四散開來,周陽迴轉看着這右邊彷彿直通天際的門柱,搖頭嘆道:“果然沒有!可是蛟龍有所提醒,那麼難道不是自己身體之中的虛無這個能力?”

“整整八天,仔仔細細的尋找了八天半的時間,竟然沒有發現這寶貝!”周陽拳頭一緊,“越是這樣,也越是預示着這寶貝的強大,不是常人所能窺探到的。”

“再尋找一遍,如果還是沒有發現的話,那也只能說我和這寶貝無緣!”

“走!”周陽右腳一蹬,頓時跳躍上那金龍雕刻之上。

“咦!不對。”

周陽,緊忙着又一躍而下。

“剛纔那種感覺是…一種召喚,並不是自己身體的虛無召喚,而是外界召喚自己!應該在那!…”周陽隨着對方的召喚,急忙尋找望去。

隨着周陽的視線望去,可見那條已經快要貼在地面在最底部的金龍的尾部!就在最末尾的尾梢之處,有着一點不一樣的改變。

“竟然是一個小圈,套在上面!其顏色,品質,如石頭雕刻的一般,難以讓人發現!”周陽的腦海裏早已印下這十八條金龍的每個模樣!哪怕是有一點異樣的存在,周陽都會發現!

“這寶貝倒也會藏,竟然是貼着地面,讓人根本想不到它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周陽嘴角一挑,上前走去,“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最顯眼的地方也是最難以發現的地方!”

“如果不是虛無多釋放了一些,看來這圓圈也根本不會發現虛無,也不會有這麼一股若有若無的召喚。”周陽拿下石頭一樣的圓圈,看着它,嘴角微笑道:“好像是個戒指!不過,這完全石頭雕琢的,就像地攤貨,玩具一樣。” “如果不是過目不忘的本事,還真難發現,這金龍尾梢最後的一點不同!”看了一眼石圈所在之處,周陽心中佩服,“不過,這大小,和式樣,完全就是一個戒指。”

“戴在手上也正好。”

左手上帶着石圈,周陽左手反覆觀看,臉上一喜:“滴血認主,看看。”

周陽銀牙一咬自己的右手食指,鮮血涌出,隨即滴落那石圈之上。

“啪。”

鮮血滴落石圈之上,周陽滿臉期待的望着。

良久。

周陽眉頭皺起。

“沒反應!”看着沒有反應的石圈,以及自己身上也沒有任何召喚,周陽瞪大雙眼,“應該不會吧!”

“所有的奎寶,和空間戒指,都是滴血認主的,難不成這個戒指不能?”

契約嬌妻俏總裁 亦或者根本就不是…”周陽疑惑的想到:“難不成蛟龍所說的寶貝,不是這個?”

“不應該,不應該。”

周陽擡頭看着兩條彷彿直通天際的門柱,想着。

“蛟龍的提示,應該是自己能感應出來的!這戒指是唯一一個。”周陽摸了摸石圈,輕聲恍若自言自語的說着:“而且,其他的東西不光是沒有召喚的觸感,而且都是雕刻一體的!根本不能移動。”

“再者說,這石圈本身就能對自己的虛無有着一股莫名的召喚!那麼這肯定是個寶貝無疑。”

“除非……”

“自己沒有運用正確的打開它的方式!亦或者說,這石圈的認主,絕不是滴血認主那麼簡單!”

周陽就這麼戴着石圈,看了一眼那寬厚壯闊的大門猜疑道。

“不管了,先就這麼戴着,等到自己實力更高,亦或者進入這大門之後,就有可能得到這石圈真正的認主方法也說不定。”

“現在是時候進入這大門了。”

“走!”

緊接着周陽朝着大門門口之處而去。

······

門,五千米之高。人,不到兩米。人在這巨門之前,就彷如螻蟻,任誰站在這樣雄壯的大門前,都有一種膽怯的感覺,油然心生。

“近看,和遠看更是不一樣。”周陽的心裏充滿了震撼的感覺,擡頭看着彷彿直通天際的大門,感嘆着:“在遠處,這門微微的開啓了的三米縫隙就如同沒開一樣。”

“如果不是近了觀看,都不知道。”

隨着周陽話音落下,周陽左腳擡起,踏步進入這大門之中。

突兀。

整個三米之寬的巨門縫隙,頓時耀眼的金光猛然刺出,把周陽身後,本身就猶如白晝的洞窟,照的更亮。

絢麗的道道金光,更是奪門而出。

周陽轉身看後,隨即轉回頭來,看着這百米之厚的巨門內,已經完全被金光所充斥,滿眼內除了金光就是金光,金光後的所有,完全看不到。

即便是神識,也無法探查。

一步步行走,這金光讓人流連忘返,心中充滿着震撼,無法忘卻那金光帶來的刺眼。

就猶如在漆黑的洞窟內待上十年半載,突然出現在陽光之下,讓人難以適應陽光帶來的刺眼。

此時的周陽就猶如行屍走肉一般,緩慢的朝着金光的散發之處走去。彷彿有着一股莫名的威壓,讓人心生恭敬!只得一步步慢慢行走,連奔跑的想法都不會有。


百米,周陽走的不慢,可就猶如過了數天。

只是周陽並不知道,在他攀爬過的左右兩條彷彿直通天際的門柱上,各有幾個字閃現出來。

左邊門柱:‘生死可進入’!

右邊門柱:‘無爲進必損’!

兩條門柱華光乍現,兩個呼吸之後,這十個字便又沉寂,黯然,就好似沒有發生過一樣。

另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