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蕭睿這時候纔看倪茂,“打開上面‘門’板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倪茂擡頭看了看,點頭:“沒問題。但我需要人託我上去。”

電梯內部有兩米多高,沒有凳子可以讓倪茂站,而這墊着他上去的人自然不會是身爲‘女’士的談蘇,也就只剩下蕭睿一個了。

蕭睿一臉不情願,但還是放下電腦,蹲下當凳子了。

談蘇在一旁輔助,幫着倪茂踩着蕭睿的肩膀,夠着了上方。很快,上面的‘門’板就被挪開了,倪茂爬了進去。

之後談蘇在下方蕭睿和上方倪茂的幫助下也爬了上去,好在她穿着的是T恤和牛仔‘褲’,不用擔心‘走’光的問題。 冷情前夫耍無賴 惑國邪妃:冷魅王妃要休夫 最後蕭睿先送了那臺電腦上來,纔在談蘇和倪茂的拉扯下爬了上來。

在關上‘門’板之後,電梯上方黑黝黝的一片,好在筆記本電腦還能提供點光源。蕭睿指着一旁的管道說:“從這通風管道過去,可以直達反應堆。”

通風管道不高,三人只能爬着前進。蕭睿在前方帶路,談蘇想起上個次世界和蕭睿在通風管道中的經歷,默默地讓開位置給倪茂,自己走在了最後。

三人於沉默中前進,經過一個個岔道,最終在一處鐵欄杆前停下。

蕭睿道:“這邊出去後是個衛生間,離反應堆距離不超過十米。”

他頓了頓,笑道:“其實,如果能百分百確定那個反應堆就是系統主體,那麼直接將整個基地斷電,讓它失控爆炸就是個最好的選擇。”

三人現在就在基地中,如果讓反應堆失控爆炸了,三人必死無疑。能破壞掉系統主體,三人在次世界中的死亡應該並不會使真正意識消散。可如果那反應堆並不是他們要找的“系統主體”呢?那就真的是完了。所以,必須去那兒,確認反應堆就是庇護者口中的“系統主體”。現在他們看不到任何線索,但到那兒之後,應該有蛛絲馬跡引導他們確認。

蕭睿試了試,沒能把鐵欄杆‘弄’開,於是他主動讓開了位置,將這份有前途的工作‘交’給了倪茂。

剛剛考慮的事讓談蘇意識到,之前跟庇護者的那場談話其實還有些不算最重要,但也很有必要知道的問題她沒有問清楚,而現在再想問,已經沒辦法了。她覺得蕭睿考慮得比較全面,或許他已從庇護者那兒得到了答案,便問他:“之前的次世界中,系統每次‘處理’玩家,也就是銷燬玩家意識之時,應該是在每一次算分和積分排名之後。那麼這最後一個次世界呢?沒有了主線任務,在這裏死亡就不會扣除積分,能來到這個次世界的人不會因爲死亡後積分扣爲負而被抹除意識,那麼在這個與前者不同的次世界的死亡,會直接導致玩家的意識消散麼?”

這個次世界是被調過的次世界,不但經過系統管理員的手,還經過庇護者的手,談蘇有些擔心某些規則會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

“不知道。”蕭睿回答得乾脆,“不過以我的推斷,不會。”

“你沒問庇護者嗎?”蕭睿的答案不能讓談蘇滿意。

蕭睿搖頭:“沒有。”

談蘇有些失望,但她自己都沒問,總不能怪蕭睿沒問,所以也就沉默下來,思索着,哪一種可能最有可能‘性’。然而,這不是邏輯題,她無法得知系統管理員和庇護者博弈之後的最終結果,任何的推理實際上都是站不住腳的。

“好了!”倪茂突然道。

隨着倪茂的聲音,欄杆被他拆了下來。

談蘇拉回注意力,跟在倪茂和蕭睿之後,從通風口進入了衛生間。

他們進入的是男衛生間,此刻裏面並沒有人,否則可能會驚動安保人員。

蕭睿捧着電腦,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有趣。”

談蘇不覺心中一跳,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他們還算有點本事。”他扯起嘴角一笑,“十分鐘之內,他們就能把系統控制權奪回去。”

談蘇眉頭一挑。她知道他的話還沒說完。

蕭睿果然又補充了一句:“如果我什麼都不做的話。”

倪茂將衛生間上了鎖,蕭睿就開始‘操’作電腦。衛生間裏也沒地方坐,他乾脆就盤‘腿’席地而坐,將電腦放在膝蓋上,專注地‘操’作起來。

然而,他進行的,卻並非是搶奪控制權的工作。電腦上先跳出來的是一個監控畫面,看上去像是某間實驗室。

蕭睿道:“這是那個核聚變反應堆,也就是我們的目標。”

隨着蕭睿切換監控攝像頭畫面,實驗室的全貌展現在三人面前。實驗室的一邊是一些穿着白大褂和制服的人,而另一邊,則是在嚴密的防護後安置着的反應堆裝置。那個裝置不像核裂變反應堆那樣巨大,反而只有一臺電視機大小,但它只是看上去就比談蘇見過的任何實驗裝置都要‘精’密,無數的元件濃縮在這樣一個小小的空間之中。

談蘇三人的目標在對方看來也是很明確的——他們直達底下五層而來,目標除了這個核聚變反應堆,還能是什麼呢?所以,核聚變反應堆已經被嚴密保護起來,他們三人恐怕連接近實驗室都不可能成功。

“給他們來點好玩的。”蕭睿呵呵一笑,眼中閃過一道詭譎的光芒。

談蘇一看就知道有人要倒黴了,但倒黴的只要不是她,她很樂意看着她的對手們倒黴。

蕭睿十指如飛,當他用力敲下最後一個按鍵之後,整個基地突然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緊急事態!緊急事態!所有人員立刻離開!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所有人員立刻離開基地!”

警報聲一響,談蘇就忍不住心中一抖,但她很清楚這是蕭睿的傑作,便按捺下心中的那一絲慌‘亂’問道:“蕭睿,你做了什麼?”

她看到監控畫面上,實驗室裏不管是白大褂還是安保人員都是一陣‘混’‘亂’,領頭的中年男人氣勢十足,倒是臨危不‘亂’地鎮定發問,他應該就是之前聽到的“司令”。不過,監控畫面都是靜音的,並沒有聲音傳出來,只能看到司令的嘴巴快速地一張一合,然後白大褂們就在緊張地行動,最後出來一個人驚慌失措地向他彙報。

蕭睿得意一笑:“我讓他們看到核聚變反應堆‘失控’了。如果他們不想跟着反應堆一起被炸成粉末的話,必須在一分鐘之內撤離。”

蕭睿將監控畫面縮小,幾個不同角度的攝像頭的畫面都合併在了一個畫面上,反應堆上的指示燈閃爍着驚人的紅光,而實驗室另一邊的衆人臉‘色’慌‘亂’,只等司令下令就立刻撤退。警報聲持續不斷地響徹整個基地,外圍的研究人員全都自動疏散,包括地下五層的工作人員們,只有實驗室裏的衆人,在司令的眼皮底下不敢離開。

司令臉‘色’凝重,而當警報聲突然變化,變成了三分鐘倒數計時後,他終於下令所有人立刻撤離。

蕭睿充當着畫外音解釋道:“在他們看來,現在到反應堆完全失控還有三分鐘,這三分鐘完全不夠他們撤出反應堆爆炸的‘波’及範圍。不過只要能撤出地下,他們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撤離。地下每一層都有針對意外設計的特殊防護,可以將反應堆爆炸後產生的巨大能量控制個數分鐘,給他們爭取逃生時間。不然,如果反應堆失控後立刻就把基地炸上天了,在明知逃生無望的情況下,恐怕他們也不會費那個勁,那我玩這一手就沒意義了。”

蕭睿故意給對方‘弄’出反應堆馬上就要失控爆炸的假象,自然是爲了將他們從實驗室騙走,如此一來,三人就能從空無一人的走廊中,大搖大擺地走入實驗室之中。

倪茂笑眯眯地讚道:“蕭睿哥哥,你果然很厲害呢!”

蕭睿瞥了倪茂一眼,並未回話,眼神表達出的意思倒是很明確:那還用說?

倪茂微笑着,對於蕭睿的得意忘形沒什麼反應的樣子。

談蘇不忍直視地別開了視線。

不到一分鐘,實驗室的人就撤了個乾乾淨淨。

談蘇打開衛生間的‘門’,外頭的走廊很安靜,只有刺耳的警報聲還在繼續。

三人瀟灑地走出衛生間,如入無人之地,毫不遮掩地向實驗室走去。一路上果真一個人都沒有,三人很快就到了實驗室‘門’口。

實驗室大‘門’‘洞’開,那些人撤得非常匆忙,眼看着都快爆炸了,自然沒人會特意將‘門’關上。

“他們很快就會發現,根本沒有什麼失控爆炸。”蕭睿道,“我們只有一刻鐘時間。”

蕭睿在電腦上按了幾個鍵,響徹整個基地的刺耳警報聲就像響起時那樣突然停下了。

“現在的問題是,怎麼確定反應堆是不是系統主體。”蕭睿‘摸’着下巴,隔着一道玻璃打量着裏面的反應堆。

“要進去看看嗎?”談蘇道。她傾向於近距離觀察。

“行啊。”蕭睿點頭,“反正核聚變無污染無廢料,我們靠得再近也不怕有輻‘射’。”

反應堆由材質特殊的玻璃圈住,外面有密碼鎖,不過這回蕭睿並沒有‘操’縱他的電腦,而是直接在密碼鎖上按鍵。

倪茂看着他的動作,突然道:“你連這個密碼都知道?”

蕭睿瞥了他一眼,冷笑:“廢話。只要這個系統讓我進來了,我什麼都知道。”

“哦,是嗎。”倪茂微微一笑,不再開口。

談蘇沒有在意蕭睿和倪茂照例的擡槓,她的‘精’力都在那反應堆上。從外面看不出反應堆有什麼異樣,也無法確定它到底是不是他們要找的“系統主體”。

阻擋兩邊的玻璃‘門’突然悄無聲息地打開了,談蘇對蕭睿點點頭,走了進去。

近距離觀看這反應堆,談蘇更是驚歎於它的‘精’細,就像是一件工藝品,卻比工藝品實用。

談蘇走近反應堆,突然看到有些奇怪的地方。

“這是……聲紋識別?”她看着那個代表着聲紋識別的單詞,驚訝道。一個反應堆上面,爲什麼會有聲紋識別?

“應該是的。”蕭睿緊跟在談蘇身後,也看到了那個輸入端口,“或許需要特定人員的允許,這個反應堆才能啓動。”

“那這個反應堆,現在是啓動狀態?”談蘇看着悄無聲息的反應堆,有些疑‘惑’,不過隨即她就關注起最重要的問題,“它是我們要找的嗎?如果是,該怎麼毀掉它?”

“這個嘛……我們試試吧。”蕭睿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儀器,甚至對着聲紋識別輸入端口輕咳了兩聲道,“反應堆啊,你是我們要找的系統主體嗎?”

談蘇:“……”他是認真的嗎!

沒想到的是,蕭睿不但自己玩得開心,還邀請談蘇一起玩:“談蘇,你也來說一句。說不定這個聲紋識別就是庇護者搞的,你的聲音跟它儲存的對上了,它就會告訴我們,它是不是‘系統主體’。”

“……你讓我說什麼啊。”談蘇瞪了蕭睿一眼。

蕭睿卻笑嘻嘻的完全不在意,甚至認真地考慮起談蘇的問題來:“對啊,你說點什麼呢……啊對了!”他突然雙眼一亮道,“就說‘芝麻,開‘門’’怎樣?”

“……”

“不喜歡嗎?那‘請和我簽訂契約吧,成爲我要的系統主體’呢?”

“……”

“也不喜歡麼……那就‘遵奉天命,迎接系統主體,不離御前,不違詔命,誓約忠誠’?”

“……不是說只有一刻鐘時間嗎?”能不能正經點!

“還有十三分鐘三十秒,早……”蕭睿見談蘇瞪着自己,只好嚥下沒說完的話,正了正臉‘色’道,“那就試試看‘系統主體,開啓’吧!”

“你確定?”談蘇挑眉。

蕭睿拿起夾在臂彎裏的筆記本電腦,打開後翻到一個畫面道:“這裏有寫着這句話。”

談蘇瞥了電腦一眼,上面寫着啓動反應堆需要有特定人員的聲紋輸入“系統主體,開啓”。

“……你不早說。”談蘇臉‘色’一沉,感情他之前那堆來自二次元的話,都是逗她玩的?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他居然還有閒心玩鬧,她該說不愧是蕭睿麼?

蕭睿聳聳肩笑道:“你太緊張了,完全沒必要啊。你看,有我在,不是很順利嗎?”

他的自戀真是沒救了……談蘇已經懶得理會蕭睿的‘毛’病了,又看了眼那句話,皺眉道:“這句話是開啓反應堆用的,我現在說了不可能有任何反應的吧?”反應堆畢竟已經是開啓的狀態。

“之前我就說過了,我們不要因爲它原來是什麼,就把它看做是什麼。”蕭睿道,“反應堆只是一個指針,它是什麼形態的並不重要,我們說那句話的目的,不是爲了開啓或者關閉它,只是爲了確認它是否系統主體。”

蕭睿的話一向很有道理,談蘇點頭贊同,只是從這個次世界醒來後一直都縈繞心間的那一縷煩躁感讓她話一出口就變了:“你先試試看吧。”

“剛纔我不是已經說過了麼,沒有任何反應啊。”蕭睿聳聳肩,又對着聲紋輸入端口說了一遍,“系統主體,開啓!”他頓了頓,然後攤手,“看吧,看來庇護者重‘女’輕男,只肯認你的聲音。”

“怎麼可能?”談蘇斜了他一眼。

“還有我呢,我要不要也來試試?”倪茂笑眯眯地‘插’了一句。他也跟在兩人身後進來了,只不過一直沒機會說話而已。

蕭睿一把推開倪茂:“小屁孩別‘插’隊。”

倪茂聳聳肩,一臉可憐相地退開半步。

談蘇無奈地看了蕭睿一眼,最終還是對着聲紋輸入端口說道,“系統主體,開啓!”

談蘇話音剛落,就見反應堆上突然亮起了一排綠燈,而聲紋識別輸入端口打開,裏面升上來一紅一綠兩個按鈕。

這一刻,談蘇心中的不安感達到了極點。

先不說這個反應堆是不是代表了系統主體,就她目前所見來說,這反應堆是因爲她的一句話纔開啓的,之前是關閉的狀態!如果真是這樣,問題就大了,如果反應堆一直都未開啓,爲什麼那個司令會帶着所有人撤退?反應堆沒有開啓就絕對不會失控,不會失控又怎麼會爆炸?是,反應堆要爆炸是蕭睿‘弄’出來的假象,可反應堆的開啓,應該早就在蕭睿‘弄’那假象之前,如果反應堆沒開啓,蕭睿在設置假警報的時候,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談蘇心中猛地一跳,眼前是蕭睿伸過來的手,他正要去按下紅‘色’的按鈕!

她一把抓住蕭睿的手臂,將他用力往一旁推開,同時拿出之前倪茂遞給她的槍,對準了蕭睿。

“這是怎麼回事?”事情絕對不是她現在看到的這樣!這一切太順利了,順利得就像是假的一樣!即便蕭睿本身能力強,但這一切,也太過順利了些,順利到好像冥冥之中有一雙手替他們鋪好了道路,他們只需要走上去就行了。

就在談蘇動手的時候,‘門’外突然跑進來不少人,爲首的正是那位早就該帶隊撤離的司令。現在離他們撤離不過幾分鐘而已,按照常理,他們絕不會這麼快就冒着反應堆“失控爆炸”的風險回來。

司令一見玻璃罩裏的情況就皺起了眉,揮揮手讓安保人員上前。

談蘇見狀,搶上前將玻璃‘門’關上,密碼鎖自動上了鎖。她一手持槍對準蕭睿,一手虛虛地按在那兩個按鈕上,高聲道:“誰也不許進來,不然我就一起按下去!”她不知道這兩個按鈕有什麼用,但蕭睿剛纔的目標是紅‘色’的,按理說按下兩個就會有問題。

談蘇的威脅起到了作用,司令立刻揮手讓手下人停住。

“倪茂,你也離我遠點!”談蘇現在只覺得腦子一片‘混’‘亂’,她知道事情不對,卻想不通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不管是倪茂還是蕭睿,現在她都不信任他們。

倪茂聞言將準備向談蘇走去的腳收了回來,默默地站到了一旁,只是說:“談姐姐,我跟你是同一邊的,你相信我。”

談蘇沒理會他,一片‘混’‘亂’之中,之前的一些細節似乎從被她遺忘的角落鑽了上來——蕭睿輕易就找到了那間放着電腦的實驗室,而那應該是用來做核聚變實驗的防護森嚴的實驗室的大‘門’居然是開着的;他只靠一臺筆記本電腦,短短的時間內就輕鬆地獲取了基地電腦的控制權;他知道玻璃‘門’上本不該存儲在電腦系統中的密碼,那照理說本該是有權限開‘門’的人口頭記錄的;他故意做出不正經的模樣讓她放鬆警惕,千方百計‘誘’騙她說那句啓動的話……

越想,談蘇就越是心驚‘肉’跳,因爲太過信任蕭睿,他所做的那些事,她竟然都沒有細想是否合理。

“蕭睿,到底是怎麼回事?”談蘇沉着臉看向蕭睿。

蕭睿‘插’兜站在一旁,即便面對槍口的威脅,也是一臉淡定。

他還沒說話,倒是司令一臉冷笑:“很簡單,從一開始,蕭睿就是我們這邊的人。”

“你們那邊?”談蘇眉頭一皺。

“沒錯。”司令微微一笑,“跟你不一樣,他站在系統管理員這邊。”

作者有話要說:PS:感謝嘿嘿嘿童鞋的地雷,親親你! ——“他站在系統管理員這邊”。

談蘇一時間幾乎不能理解司令的那句話。她深吸了口氣,企圖讓自己的大腦冷靜下來。

她本以爲這個次世界雖說是特殊的,但世界觀上應該是獨立的,也就是說,反應堆對本土人物來說代表着的就是反應堆,只對他們這些玩家來說纔是系統主體。本土人物絕對不會知道玩家甚至系統管理員和庇護者的事。可沒想到,這個司令卻說出了“系統管理員”這個詞。 重生之嫡女庶嫁 這說明,這個司令是受控於系統管理員的,他知道她想做什麼,並且一定要阻止她那麼做。而他說,蕭睿是站在系統管理員那邊的。

她無法接受那樣一個事實——在她再次給予他絕對信任的時候,蕭睿再一次欺騙了她。反倒是一直被她看不順眼,被她排斥的倪茂,在這個次世界中似乎是真的站在她這一邊的。

“爲什麼?”談蘇握緊了手中的槍,對蕭睿厲聲問道。

蕭睿看上去毫不緊張,他視槍的威脅如無物,表情悠然自得:“我不能讓你破壞系統主體。”

談蘇臉色微變:“你應該知道的吧?如果不破壞系統主體,到時候整個人類都會淪爲這個系統的犧牲品!”

蕭睿嘴角勾起一抹淺笑,渾不在意地說:“那又怎樣?以人類對地球的破壞,一千年內就會迎來滅絕,在滅絕之前,還能廢物利用一下,不是挺好的麼?”

談蘇滿眼不可思議地看着蕭睿,就像是第一次認識他。

“當你說這種話的時候,你該想想,你也是人類一員。”談蘇咬牙道。

蕭睿笑了笑:“我知道啊。可還是那句話:那又怎樣?人類的身軀和侷限性限制了我的極限,然而我想知道的東西那麼多……這個系統,可以滿足我的一切好奇。所以,我不會讓你破壞它。”

談蘇沉默下來,她從來知道蕭睿的求知慾很旺盛,但她從未想過,他的好奇會到達這樣反人類的地步。

“你和系統管理員的交易是什麼?”談蘇沉聲道。

蕭睿聳聳肩,微微一笑:“很簡單,我想你也能猜到。我幫助他破壞你的計劃,而他則對我開放一部分系統權限,讓我能隨意瀏覽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你一開始就可以殺了我。”談蘇垂下視線。就像倪茂曾經說過的那樣,只要殺了她,那系統主體就能得到保全,根本不需要費盡心機大動干戈地演這樣一場戲。

“事情可沒那麼簡單。”蕭睿笑着搖頭,“庇護者在對這最後一個次世界進行微調時,做了個相當於把系統主體‘封印’的動作,而能開啓這個‘封印’的,只有你。庇護者很信任你,只將解封權限給了你。如果在你開啓系統主體的‘封印’之前我就殺了你,那麼當這個次世界結束,系統也會陷入癱瘓狀態,那可不是我要的。”

原來,蕭睿聯合司令演了那麼一場戲,最後又千方百計讓她說出那句“系統主體,啓動”就是爲了這個目的。當時她就應該意識到其中古怪的,然而蕭睿真的很聰明,他故意插科打諢,轉移了她的注意力,讓她沒空去深思。再加上她對他毫無保留的信任,這才導致她落入那樣的陷阱之中。

“更何況,我也不想殺你。”蕭睿又繼續道,“談蘇,我這麼多年的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你這樣的女生。我們一起留下,一起暢遊未知的一切,不是很令人嚮往麼?”

“不可能。”談蘇搖頭。她真的一直錯看了蕭睿?原來蕭睿竟是比倪茂的心思還可怕?

她握緊了拳頭,始終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在上一次被蕭睿欺騙之後,雖說她能理解當時他的苦衷,但也一直沒忘防備他。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直到後來,他一次次緊追着對她道歉,一次次“捨命”相救,以行動表達着他的歉意,她才漸漸再對他敞開心扉,而到了現在,被欺騙的憤怒早就消失無蹤,她再一次無條件地相信了他。這個遊戲之中,只有對他,她是無條件信任的,她不但信任他的能力,也信任他不會害她。

正因爲之前的那麼多信任,所以現在的一切就彷彿一場噩夢,讓她無法接受,只想尖叫着醒來。

但她醒不過來,她只能面對她不想面對的一切,無法逃避。

“談蘇,別回答得這麼快,你應該再好好想想。”蕭睿並沒有因爲談蘇的拒絕而着急,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你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樣的選擇對你來說纔是最好的。這是系統管理員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不抓住……你知道後果的。”

談蘇沉默了幾秒,突然開口道:“這兩個按鈕是幹什麼用的?”

蕭睿似是隨意地瞥了一眼,聳聳肩道:“不知道,大概沒什麼用吧。我也只是知道系統管理員能讓我知道的事而已。”

談蘇對蕭睿的話不置可否,突然看向外面一直沉默的司令,挑眉道:“你呢?你一定知道這兩個按鈕的用處吧?”在談蘇看來,司令就像是系統管理員在這個次世界的化身。

“我不知道。”司令看了蕭睿一眼,卻否定道。

談蘇注意到了他的小動作,越發肯定了心中的那個想法。

她也沒對司令的話表示任何質疑,甚至不再看他,而是再度將視線轉向蕭睿,微微一笑道:“蕭睿,你在撒謊。你不但知道這兩個按鈕的用處,你還知道它們非常重要……不,它們是最重要的。”

她想起就在剛纔,在她意識到不對的時候,蕭睿正要按下紅色的按鈕。雖然不知道這兩個按鈕的用處,但她很慶幸當時她阻止了蕭睿。蕭睿剛纔所說的希望跟她一起什麼的那些話,根本就是爲了誆騙她離開這兩個按鈕,才故意那麼說想要來動搖她的。如果這兩個按鈕一點都不重要,那麼蕭睿早就拼着他自己受傷也會讓司令帶領手下將她制服,到時候她成爲了階下囚,不管他是想直接殺了她,還是對她進行洗腦,都有的是機會和時間。但事實是,他並沒有那麼做。這隻能說明,這兩個按鈕的重要性高到他承擔不起一絲一毫的失誤,所以他才故意做出那副輕鬆自在的樣子,讓她降低警惕,讓她將按鈕的控制權交出來。

但現在,既然她看穿了一切,就不可能再讓蕭睿得逞。

蕭睿突然啪啪地鼓起掌來,面上的笑容很是真誠:“不愧是談蘇,我果然騙不了你。”

他聳聳肩,似是無奈地嘆了口氣道:“你的聲音,是打開封印的關鍵,但當封印打開後,就會出現這兩個按鈕,而這是徹底解除封印的關鍵。紅色的,解除封印,而綠色的,則是徹底銷燬系統主體。”

在蕭睿說這話的時候,談蘇的眼角餘光注意到司令的臉色微微變化,張嘴想說些什麼,最後卻什麼都沒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