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就是砸!傲爽這一腿,少說有著小萬斤的巨力!說是砸,再合適不過!

這名殺手其實在看到傲爽對自己笑得時候,便是感覺到了一絲不妙,但是既然招式已經出手,便斷無收回之理。


反正自己是先出手的,就算被腿鞭甩到,可是只要讓我的手碰到你的頭部,你便會瞬間死亡!但讓他萬萬想不到的是,傲爽的動作極快,居然先自己一步,腿鞭砸在了自己的右肋處!

「啪!」

這名殺手登時感覺一股大力傳來,整個人也是如同炮彈一般,身體不受控制的向遠處飛了出去!而這時傲爽又動了,雙腳一點地面,整個人的速度也是提升到了極致!

「唰!」

眾人只來得及看清傲爽的殘影,傲爽便已經來到了此時正飛出去的殺手的身體上方!


「碰!」

傲爽一拳兇狠的砸在了殺手的後背上,而殺手根本來不及防禦,身體也是向下墜去,最終整個人鑲嵌在了演武場的空地內。

而傲爽做完這一切之後,先是伸出右手輕輕拍了殺手的左臉一下,隨後才轉身看向伊靈心:「沒事吧?」

「啊……」此時伊靈心不知道在想什麼,因此也是有些心不在焉的說到:「應該沒事吧?」

而這話說得傲爽也是一愣,有事就是有事,沒事就是沒事,什麼叫:應該沒事吧?

搖了搖頭,緩緩蹲下身子,看向這名殺手,語氣冰冷的說到:「朋友來自哪裡啊?血殺門還是斷命宗?」

其實還有一個最為驚世駭俗的殺手宗派,那便是:屠聯!但是傲爽聽說屠聯在幾十年前被許多大宗門聯手剿滅了,但是也有許多餘孽沒有落。


「這……這傲爽真是一名狠人,居然將殺手反制了!」

「剛才那道血紅色的劍光和那拍向天靈蓋的左手,要是換做是我的話,恐怕任何一樣都接不下來……」

「傲爽拍他的臉幹什麼?」

「我倒不覺的驚奇,這名叫傲爽的少年帶給我的震驚已經太多了,我都有些麻木了!若是傲爽就這樣死在這名殺手的手中的話,我反而會感到不可思議……」

不少人聽到這句話后,均是點了點頭。確實,傲爽帶給他們的震驚已經太多太多了,怎麼可能如此輕易便死去?

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能尋常人所不能!

這時王萬里也是來到了傲爽的身邊,先是看了一眼此時鑲嵌在人形凹槽內的殺手,隨後看著傲爽說到:「沒事吧?」

「沒事。」傲爽搖了搖頭。

王萬里也是沒想到,風雲城中居然來了殺手,而且剛才恰巧王萬里去後面解決一些事。而正當王萬里解決事情之時,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殺氣,還有眾人的驚呼之聲,當即也是迅速的趕了回來!

而王萬里一回來,便是聽到了一眾人的議論之聲,因此先是看了一眼四周的情況,隨後也是快速的來到了傲爽的旁邊。

傲爽之所以剛才在將殺手砸入地面中后,拍了殺手的左臉一下,全屬習慣。因為在地球之時,傲爽因為敏感的身份,便經常有殺手想要暗殺傲爽。

而傲爽每次制住對方之後,都會拍一下殺手的臉頰,目的是為了讓其下巴脫臼。因為這些殺手的口中,總是含著一顆有毒的藥丸,當任務失敗后,便會咬碎自裁。

「呵呵……」此時殺手面對傲爽的質問,卻是笑了笑,隨後用其略顯沙啞的聲音說到:「我很納悶……你是怎麼識破我的?包括判斷出我是一名殺手……」

「我回答了你的問題,你會回答我的問題么?」傲爽沒有說為什麼,而是再次看著殺手問到。

「……」而殺手被傲爽說得也是一愣,隨即苦笑一聲:「看來你的心智和你的年齡不成正比啊。但是我還是要說,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就算你告訴了我,我也不會說我來自何處……」

「是嗎?」傲爽此時蹲在殺手的身前,雙目之中寒光爆閃,一字一句的說到:「你信不信,我有上千種方法可以讓你說出來?!」 「是嗎,我怎麼不信?」躺在地上的殺手聽到傲爽如此說卻是笑了笑,隨即搖了搖頭:「我們都接受過專門的訓練,你在我這裡,什麼都得不到的。」

「是嗎?」傲爽笑了笑,隨即先是出手封住對方的丹田,讓其暫時不能使用靈力,而在這段時間,不能使用靈力的武者,跟普通人一般。

「賢侄應該直接破了他的丹田,看他以後還能幹什麼。」王萬里看到傲爽只是封住了對方的丹田,感覺傲爽事情做得不夠徹底。

「無妨。」搖了搖頭,傲爽之所以先封住對方的丹田,而不是直接出手廢除其丹田。是因為武者的丹田,真的是武者的第二條命。若是傲爽真的出手廢了他丹田,讓他一生都沒有機會再修鍊的話,恐怕他真會蘊生出死志。

而若是他真的蘊生出死志的話,傲爽就算有著通天的手段,對方如果抱著必死之心,也是不知道其到底來自何處。

「不要做沒有用的事了,痛快的殺了我便可,呵呵,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 緣來是你,我的傲嬌男神! ,隨意的對傲爽說到。

而王萬里也想看看,傲爽到底能不能讓這名殺手說出他到底來自何處,據說這些殺手,可都是硬骨頭啊。

傲爽能讓這名殺手說出來的手段真的很多,傲爽在地球時因為是殺手,所以不可避免的接受過這方面的訓練。但是這些手段確實有些過於血腥,在這裡使用的話有些不合適……

「呼!」傲爽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隨後又緩緩睜開了雙眼,而就在此時,一道鷹唳之聲,也是徒然響起!

「唳!」

在場的所有人,聽到這道鷹唳之聲時,除了王萬裡外,臉色都是有些不自然。

只見此時傲爽的眼神徒然變得犀利,如鷹如隼!雙目之中紅光爆射,而距離傲爽最近的殺手,也是首當其衝!

「這!這是……」在傲爽那犀利的眼神注視之下,這名殺手彷彿看到了那屍骨遍地的古戰場!而自己,正站在遠古戰場之中,被天空中的一雙巨眼緊盯著!自己就好像那如螻蟻一般的存在!

「我問,你答。」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額頭之上也是冷汗直冒。傲爽知道此時這名殺手已經被自己震懾住了,因此才出口說到。

「嗯……」一道似乎極為不情願的聲音自殺手的口中茫然的傳了出來,王萬里赫然發現,此時殺手好似已經失去了意識一般,只能機械性的回答傲爽的問題!

攝魄之眼,蒼鷹之瞳!

這也正是蒼鷹之瞳的可怕之處,這攝魄之眼好似直接催眠了對方一般,讓這名殺手只能機械性的回到傲爽的問題。

「你來自哪?」傲爽先是問到。

「血殺門……」

「嘩!」

「真給問出來了?」

「我去,這傲爽也太狠了吧?」

就當殺手無意識的說出自己的來歷之時,雖說傲爽和殺手說話的聲音都不大,但是在場之人都是靈師階以上的強者,因此也都是聽到了。

隨後也是攝於傲爽那強橫的手段,發出陣陣驚呼之聲。

「刺殺目標是誰?」

「是一個叫傲爽的少年。」此時殺手雙眼之中滿是迷茫之色。

「下一問題的答案是:王凡,記住了嗎?」傲爽這時用只有王萬里和殺手還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對殺手說到。

「嗯……」殺手也小聲的回應了一下傲爽。

此時王萬里都看傻了,這……好一招移花接木!不由也是再看了傲爽幾眼,這小子的心機,當真可怕!

「我問你,委託這次刺殺任務的人是誰?」傲爽說話的聲音在此時也是略微提高了一分,但是沒有人在意。

「王凡……」殺手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此時演武場上沒有一絲其他的聲音,所以在場所有人,都是清清楚楚的聽到了『王凡』這兩個字。

「是王凡!」

「剛才背著那個囂張的澤暴走的那個王凡嗎?」

「我就知道那個叫王凡的小子不是什麼好東西,就因為上次被傲爽在演武台上打敗,肯定心中有所怨恨,居然還找了殺手!」

「這件事風雲城必須要嚴肅處理,要不以後誰還敢來風雲城?那個叫王凡的必須抓起來!給予其最很辣的懲罰!」

這時在場所有人聽到殺手說出王凡兩字之後,均是氣憤的出口說到,滿臉的義憤填膺之色。

在他們看來,比試就是友誼切磋,台上打,台下合。就算傲爽當日確實斷了你王凡兩條胳膊,可是也是你咎由自取,居然還花錢雇傭殺手?實乃小人之舉!

而傲爽聽到他們如此說,也是看向王萬里笑了笑,看來自己這蒼鷹之瞳,沒白用。傲爽早就想除了王凡,但是也沒有什麼好機會,恰巧剛才偶然冒出的想法。

而王萬里看到傲爽嘴角的笑意,也是笑了笑:「還有什麼要問的么?沒有的話我就帶走了,居然有殺手敢出現在風雲城?還是人雇傭的?大家放心,風雲城肯定會給大家一個說法!」

「沒有了。」這個殺手只是一名高階靈師,既然來自血殺門,肯定是有著嚴格的管理的。而這名殺手想必只是一名普通的殺手,根本不可能接觸到發布刺殺任務的人。

「嗯。」王萬里聽到傲爽既然如此說,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出手將這名殺手打昏:「那我就把他帶走了。」

「嗯。」 我被成語綁票後

這名殺手直到自己被王萬里打昏過去,都不知道自己自認為成功率應該相當高的刺殺,為什麼會被傲爽一舉識破,而且還成功將自己反制!

其實這也歸功於那名屠聯的身穿黑衣的少女,傲爽在和伊靈心還有澤暴幾人來風雲城城西的路上,便是感覺到了來自那名少女的殺意。

也正是如此,傲爽才時刻都保持著高度集中的精神狀態。而若是一名殺手時刻保持著高度集中的靜神狀態的話,這時候任何出現在其視線中的人,都會被其仔細觀察一番!

剛才這名殺手剛一出現在傲爽的視線內,傲爽便是發現了他。雖說這名殺手偽裝的確實不錯,但是傲爽因為靈魂之力的強大,還是發現了他身上的隱而不發的殺氣。而且這個人的左胳膊要比右手略微粗壯一些,很有可能是一名左撇子。

傲爽不得不防,若不是自己的這份小心謹慎,自己恐怕早就死在別人的暗殺之中了。所以傲爽當時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和平時一樣,一副淡然隨意的樣子,但是心裡早就打起了靜神。

這名殺手也相當精明,當看到傲爽和伊靈心一起走來之時,想必伊靈心在傲爽心中還是有些地位的,因此也決定先是虛晃一槍。

所以殺手一出手,便是對著伊靈心去的。而傲爽當時也是清晰的感覺到,雖說這血紅色的劍光看似可怕,但是實際的威力卻根本沒有那麼大,他真正的殺招,是隱藏於綉袍之中德左手!

所以他的劍光,被傲爽輕描淡寫的便是破解,而隨後那拍向自己天靈蓋的左手,也是被傲爽事先便預料到了。

有心算有心,當然是先出手的反而會被動,而這殺手的先手,傲爽完全扛得住!但是傲爽這后發制人的攻擊,根本就不是這名殺手能承受的!

而這一切,都是來自傲爽那可怕的預判能力!預判,預先判斷!

傲爽看著王萬裡帶著這名殺手離去,心中也是有些詫異:這個殺手和剛才在來的路上碰到的殺手可能不是一路人,看來這買兇殺人的人,真是煞費苦心啊。

「沒事吧。」伊靈心這時蓮步輕移,來到傲爽的身邊,看著傲爽問到,隨後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謝謝了啊,你又一次救了我……」

「不是……」傲爽搖了搖頭:「剛才他已經說了,他的真正目標其實是我啊……」

「可是如果不是你幫我夾住那劍尖的話,恐怕我現在已經香消玉損了……」伊靈心苦笑一聲:「我現在根本不能使用靈力,跟個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傲兄實乃人傑也!」這時陰雲不知何時也來到了傲爽的身邊,而他的隨從李風則是跟在其身後。剛才那驚險的一幕,陰雲自討若是自己的話,能不能化險為夷?

「呵呵,陰兄謬讚了。」傲爽笑了笑:「行了,天色也不早了,剛才正吃飯呢,就被澤暴叫出來了!哎……來風雲城之後,還沒吃過一頓好飯呢!走了……」

傲爽說完之後便和伊靈心二人瀟洒的離去了,而陰雲看著傲爽那離去的身影,也是長呼一口氣「呼!傲爽,你到底師從何處……為什麼你如此神秘,連我都有些自嘆不如……」

「傲爽走了!」

「這傢伙可真是個狠人!連續三天,一天一場戰鬥,敗蠻濤,戰王凡,平澤暴!」

「不知道這傲爽,能不能成為咱們北域的風雲之王啊?」

「風雲之王么……」

…… 此時王凡正背著自己那已經被傲爽打的昏死過去的三師兄澤暴往自己的客棧的方向走著,根本不知道風雲城城西的演武場發生的事情。

「嗎的!」王凡臉上滿布忿然之色:「這傲爽也太狠了吧?他現在還是中階靈師的境界,沒準哪天就突破到高階靈師之境了,那時候我不是更沒機會報仇了?」

王凡極為的不甘,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三師兄澤暴,都已經練成了秘法:靈爆擊。可是居然還不是傲爽的對手!

其實澤暴練不練成靈爆擊對於比試的結果真的沒什麼兩樣,因為傲爽那雷厲風行,電光火石的出手。就已經告訴給了澤暴,你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不行!我真的不甘心!」王凡雙眼之中滿是復仇的火焰:「傲爽,你斷我雙臂!我怎麼可能讓你逍遙自在?」

到了客棧后,掌柜的和小廝看到斷了雙臂的王凡背著一個人回來,背後上的人右手好像也斷裂了,所以也是連忙離王凡遠遠的。

這王凡招惹什麼大人物了?第一天出去,自己斷了雙臂回來的,第二天好像和他的師兄出去的,這回他師兄又被斷了一臂?掌柜的詫異的看著王凡的背影,心中暗想到。


「可是……我現在去哪借兵啊?」將澤暴翻在軟榻之上后,王凡臉色灰暗的自語到,但是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咦?對了,這靈玉大陸之上,不是還有著殺手的存在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