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就是跑的,巫穹是不會飛,陸英是因爲對靈氣掌控不夠,飛行速度太慢,還不如跑得快,所以除非必要,她很少飛行。

看着巫穹和陸英離開,丁牧也有些無語,沒想到巫穹第一次相親,竟然這麼有意思。

石罡看到這一幕,笑道:“既然巫穹和陸英已經找到了合適的交流方式,那我們這也算是,功德圓滿了?”

“對,功德圓滿,他們兩個能不能走到一起,就看緣分吧。”丁牧笑道。

石罡又把目光落到石彤身上,說道:“丁牧先生,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舍妹已經年紀不小了,也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紀,但是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家,若是先生這邊有合適的,可千萬不要忘了舍妹。”

石彤臉色發紅,卻還是一臉期待地看着丁牧。

不等丁牧說話,林詩慧就站出來說道:“石公子放心,小彤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爲,家世又好,想要找一個好人家還是很簡單的,這樣吧,丁牧對這些事情向來不怎麼上心,不如就交給我,遇到合適的人選,我一定會想到小彤的。”


石彤看丁牧沒說話,臉上的神情有些失落,石罡笑着點頭,“那就有勞林小姐了。” 石昆在城主府沒有出來,也不敢出來,生怕出去之後遇到丁牧,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畢竟就算他帶上石三,也不是丁牧的對手。

好在等了沒多久,就有結果了,他派出去的護衛全都回來了,而且沒有人受傷,這讓石昆有些奇怪,找來護衛頭領,詢問是什麼情況。

當他知道石罡出面遣散了城主府的護衛之後,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是鬆了一口氣,因爲他也知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是最好的選擇,雖然他丟了一些面子,但至少沒有和丁牧再發生什麼正面衝突,至於找丁牧報仇的事,還是慢慢來吧。

但是轉念一想,石罡竟然主動和丁牧交好,這明顯是要發展勢力,和他爭奪少城主的意思,讓他的臉上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唐盈看到石昆臉色不對,便走上來問道:“昆哥,發生什麼事了?”

石昆冷哼一聲,“石罡那小子竟然和丁牧勾結到一起了,這次也是他出手,我派出去的護衛纔沒有對丁牧動手,否則丁牧只要敢動手傷了城主府的護衛,我們城主府絕對容不下他!”

唐盈心裏一動,說道:“其實這樣也挺好的,能不能報復丁牧倒不重要,只要昆哥你沒事就行。雖然丁牧上了城主府的護衛會被城主府針對,但昆哥你也捲入到危險之中,我可不想看你遇到危險。”

石昆聽到這裏臉色才緩和下來,摟住唐盈的腰,“還是你最關心我,你放心吧,我已經想好要怎麼對付丁牧了,這一次丁牧再厲害,都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說這番話的時候,他的主意已經打到了歸元宗的頭上。

三天之後歸元宗會來人,如果能和歸元宗的人搞好關係,暗中說幾句丁牧的壞話,借歸元宗之後除掉丁牧,豈不是很好?

丁牧這小子雖然厲害,但也絕對不可能是歸元宗的對手。

只要除掉丁牧,石罡這小子還有什麼本事和他爭少城主的位置?

想到這裏,他看了唐盈一眼,如果歸元宗派來的人也喜歡女色,他倒是不介意把唐盈送過去,只要能殺死丁牧,掃除一切障礙,一個女人,又算得了什麼?

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他心裏就生出了幾分不捨,因爲唐盈這兩天的表現,幾乎讓他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片刻之後,石昆突然驚醒,他竟然沒有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對唐盈如此着迷了。

不行,不能這麼下去,成大事之人,怎麼能沉迷於女色?

但是讓他把唐盈推開,他又做不到。

這可如何是好?

……

當天晚上,武泰來訪,因爲他也接到了石罡的邀請,參加三天之後的宴會。

“丁牧先生,歸元宗的人就要來了,如果你想了解歸元宗的話,這次是一個好機會。不過我還是要勸你一句,千萬不要因爲自己修爲高深,戰力強,就覺得歸元宗沒有什麼,歸元宗真正的高手,都很少在外面行走,一般能出來的,都是執事這個級別的,但想要成爲執事,至少也要有仙尊第五層的修爲。”

丁牧笑道:“仙尊第五層嗎?好,我知道了,如果他們不來招惹我,我自然也不會去招惹他們。”

武泰看到丁牧這副樣子,就知道自己這番話是白說了,搖頭道:“丁牧先生,該說我已經都說了,歸元宗的強大,真的超出了你我的想象,別說你一人之力,就算集合整個光武城所有人的力量,都不可能對歸元宗造成一絲一毫的威脅。如果,我是說如果,你在宴會上和歸元宗的人起了衝突,沒有人會和你站在一起,包括石罡,也包括我。”

“你倒是實在。”丁牧笑道:“如果我真的和歸元宗起了衝突,你們最好不要插手,因爲你們也摻和進來的話,會很麻煩。”

照顧巫穹和林詩慧就已經讓丁牧覺得有些吃力了,要是再加上武家和石罡,丁牧是不可能保護所有人周全的。

武泰語塞,他沒想到丁牧竟然這麼說,長嘆一口氣,說道:“該說我都已經說了,丁牧先生,你好自爲之吧。”

送走武泰,巫穹纔回來,此時他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今天剛剛訂做的衣服也變得破破爛爛,一副狼狽的樣子,丁牧看到之後忍不住笑出聲來,“怎麼?這是被陸英給打了?”

巫穹發出一聲悶哼,算是迴應。

林詩慧打來一盆水放到巫穹面前,“行了,別生氣了,你連人家陸英都打不過,將來和她做了道侶,怎麼保護她?難道你想讓她保護你嗎?先洗洗臉,吃點東西,早點休息,明天繼續。”

“我不!丁牧,你陪我練習,我就不信了,難道我還不是陸英的對手?”

巫穹的脾氣上來了,拉着丁牧就要動手,他可不想明天再和陸英交手,還是被動挨打的局面。

丁牧失笑,“那行,咱們出去找個地方,我再陪你練練,看看你明天能不能爭一口氣。”

林詩慧無奈,只好跟着兩人出去。

三人來到城外的一片空地,巫穹發出一聲低吼朝着丁牧撲過來,丁牧從容躲避,又順勢推了巫穹一下,巫穹力氣用老,無法保持平衡,直接摔到地上。

丁牧皺眉,“巫穹,你現在已經亂了陣腳了,不適合再繼續比試了,你想繼續的話,就先讓自己冷靜下來。”


巫穹從地上爬起來,“可是我冷靜不下來啊,今天陸英每把我打倒一次,就要出言嘲諷,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忍不了也得忍,出言嘲諷,打亂對方的節奏,這是最基本的操作,難道你連這一點都不明白嗎?”丁牧反問。

“我知道,可是我,我就是忍不住。”

丁牧搖頭,“那是你面對陸英的時候,好勝之心太強。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看上陸英了?”

巫穹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看到她的時候,就覺得她跟別人都不一樣,想好好地瞭解她。”

林詩慧捂嘴笑道:“這就是被陸英吸引了,巫穹你這是找到真愛了啊。”

巫穹臉紅,“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我要是打不贏陸英,一個月之後,她豈不是就要走了?”

林詩慧看向丁牧,丁牧說道:“不怕,你要是不想等一個月,我也有辦法讓你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到翻天之境。”

“什麼辦法?”巫穹迫不及待地問道。

“正所謂不破不立。”丁牧停頓一下,取出陰陽劍,笑呵呵地看着巫穹,“你還記得你被刑孑奪舍之後,被我重傷,等你傷勢痊癒,修爲大進這件事嗎?我懷疑你們巫人血脈就有這個特性,當你從重傷之中恢復過來,實力會有明顯的提升,你要不要試試?”

巫穹嚥了咽口水,露出猶豫的表情,“這個,還是不要了吧。” 巫穹對丁牧手裏的陰陽劍是很發憷的,從崑山出來之後,他每次受傷、捱打,幾乎都和丁牧有關,所以他也最服氣丁牧,如今看到丁牧打算再給他來一次不破不立,當下就趕緊搖頭。

“別!我要是被你打成重傷,好幾天都恢復不過來,到時候我還怎麼和陸英切磋?”

丁牧看到巫穹這種反應,忍不住笑出來,“好吧,那你說怎麼辦?”


“你就陪我練練手,讓我找找感覺,沒準明天再和陸英交手,就不一樣了。”

“那好吧,你跟我說說陸英今天跟你交手的時候都用了什麼招式,我告訴你怎麼應對。”

“好。”

巫穹再一次朝着丁牧撲過來,但是這一次他就顯得穩健了許多,出手有了章法,不過丁牧還是看出來這不是巫穹平時的進攻方式,明顯是在模仿陸英。

當下丁牧也放棄了以力勝巧的心思,見招拆招,十幾招之後,右手鎖住了巫穹的咽喉,問道:“學會了?”

巫穹點頭,“有點意思,再來!”

之後巫穹不斷用出陸英的各種進攻套路,丁牧則是用不同的方式化解,不知不覺之間幾個小時就過去了,巫穹自覺獲益匪淺,對明天和陸英交手充滿了自信。

然而第二天傍晚,巫穹又鼻青臉腫地回來了,林詩慧很是好奇,“怎麼回事?丁牧不是已經告訴你怎麼打贏陸英了嗎?怎麼還這麼狼狽?”

巫穹撓頭,“今天陸英變招了,我光記着昨天丁牧那些應對方式,她一變招,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結果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丁牧忍不住笑出聲來,“你怎麼就不知道變通呢?陸英的攻擊套路來回就那幾樣,你不能死記硬背,要學會一通百通,你們巫人血脈裏的戰鬥技藝,你是一點都用不出來嗎?”

巫穹苦着臉說道:“我也不知道啊,明明和陸英交手之前還好好的,但是一跟她動手,我就好像什麼都不會了一樣,不知道該怎麼打。”

林詩慧搖頭,“我知道了,巫穹這是被陸英給吸引住了,連動手都變得畏首畏尾的,這樣下去不行啊,就算你和陸英真的在一起了,你還是巫穹嗎?你要是想和陸英成爲真正的道侶,你就不能因爲陸英迷失了你自己,明白嗎?”

巫穹還是一副苦着臉的樣子,“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這該怎麼辦?”

林詩慧看向丁牧,丁牧想了想,認真說道:“我覺得陸英可能不適合你,要不還是算了吧,以後咱們還能遇到更好的。”

“不行!我就看上陸英了!”巫穹的脾氣又上來了,就是不肯鬆口。


丁牧無奈,“那你說怎麼辦?你又搞不定陸英,按照現在這個情況下去,一個月之後你也不是陸英的對手,到時候還不是一樣沒戲?”

“還沒到一個月呢,你怎麼知道沒戲?算了,你們別管了,我自己來。”

巫穹悶聲離開了。

丁牧和林詩慧互相看了一眼,以他們兩個的閱歷,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畢竟感情這種事,是誰都說不清楚的。

第三天下午,巫穹又一次鼻青臉腫地回來了,臉上帶着沮喪的神色。

今天回來得早,是因爲要準備參加城主府舉辦的宴會,丁牧受到了邀請,自然要帶着巫穹和林詩慧過去見見世面。

陸英作爲光武城範圍內唯一一個體修仙尊,自然也收到了邀請,所以今天她和巫穹之間的比試只能在下午結束。

臨近傍晚,石罡親自過來接丁牧三人,在路上介紹了一下這次歸元宗派來的人都有誰。

首先是執事鄭巖,仙尊第五層的修爲,擅長用劍,劍意鋒銳無比,一柄中階靈寶長劍極爲厲害,少有對手;然後是鄭巖的兩名弟子,莊勝和曲簾,莊勝是師兄,曲簾是師妹,兩人都是仙尊第一層的修爲,不過不同的是莊勝側重體修,而曲簾則是得了鄭巖的劍術真傳。

除了修爲,石罡還打探到了鄭巖不禁女色,僅僅能說出名號的道侶就有十幾個,平時在外面遊歷,遇到漂亮的女修都會想辦法收了,但也只有那些修爲、容貌、氣質都出衆的女修才能入他的法眼。


莊勝受到鄭巖的影響,雖然對女色沒有那麼迫切,但也不拒絕,加上他走得是體修路線,很容易吸引女修的目光,曾經也有過幾名道侶,但是現在好像並沒有合適的。

曲簾就沒什麼了,一心都撲在劍道上,頗有一種要勝過鄭巖的架勢。

介紹完畢,也就來到了城主府門口,因爲有石罡帶着進入,自然不可能出現什麼狗眼看人低的橋段,甚至進入會場之後,遇到了石昆,石昆都沒有任何要跟丁牧爲難的意思,反而對着丁牧露出一個笑臉。

畢竟是少城主,就算再不堪,也會有些城府的。

不過引起丁牧注意的是石昆身邊的唐盈,此時的唐盈打扮格外出衆,加上石昆少城主的身份,很自然成爲了全場的焦點,吸引了不知道多少男修的目光。

作爲宴會的主角,鄭巖三人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是等所有人都到齊之後,由城主石輝引着出來,介紹給衆人認識,然後就是一番商業互吹,總之就是要把鄭巖給哄高興了,私下裏再準備足夠的好處,石輝城主的位子就算是坐穩了。

所以現在會場里人雖然多,但除了城主府的下人,就是光武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了,比如武泰、劉鼎、陸英等等。

巫穹看到陸英的時候忍不住就要走上去和陸英打招呼,結果卻被林詩慧給拉住了,“你要是想和陸英在一起,就聽我的,別總跟在陸英後邊,你要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追求,用你的魅力來吸引陸英的注意,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明白嗎?”

巫穹撓頭,“可我就是想去找她,怎麼辦?”

丁牧拍拍巫穹的肩膀,“沒事,去吧,煉氣士的世界和普通人的世界不一樣,別管陸英現在對你是什麼態度,等你修爲進入翻天之境,實力能夠輕易碾壓衆人的時候,陸英都會對你刮目相看。”

“好!我會努力修煉的!”

巫穹得到丁牧的鼓勵,朝着陸英走過去。

林詩慧問道:“你確定這樣沒有問題?”

丁牧笑了,“當然沒有問題,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嗎?陸英找道侶的標準就是必須要能勝過她,否則巫穹就算再殷勤,也沒有用,但是能勝過陸英的仙尊大能,爲什麼要找一個不修邊幅的女體修?這就是陸英到現在都沒有道侶的原因。”

“但是巫穹就不一樣了,他的潛力巨大,只要修爲足夠高,能夠輕易戰勝陸英,陸英的態度,絕對會發生改變。”

林詩慧將信將疑,“希望如此吧。” 巫穹去找陸英了,石罡因爲還要招呼其他人,所以丁牧和林詩慧就很是隨意地在會場裏轉悠,然後就遇到了劉鼎。

劉鼎一臉笑意,絲毫不見前幾天和丁牧作對的時候對丁牧的恨意,笑着打招呼,“原來是丁牧先生,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將來光武城,必然有先生一席之地。”

他這番話就相當於說他之前只聽過丁牧的名號,沒有講過丁牧本人,直接就把前幾天的事給抹平了。

丁牧摸不清劉鼎的底細,更不知道山鼎商會的深淺,自然不會輕易和劉鼎翻臉,笑道:“原來是劉家主,幸會,幸會。”

劉鼎做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能得丁牧先生掛念,是我的榮幸。初此見面,沒帶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這顆十三階妖獸魔輝狼的妖丹,就送給先生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