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那倒沒。”桑克斯連忙說道。“只不過,您走了以後,這獅王就不再參戰,誰弄也不行。”

“它不參戰就不參戰嘛,又不是少了它就不行了。”秦少傑說道。

“是,是的。”桑克斯說道。“所以,我們就按照您的吩咐,好吃好喝的養着,只不過……”

“到底怎麼了?”秦少傑皺着眉頭問道。

“這個,秦先生,我們還是下去吧,下去您自己看一下。” 北冥戰面無表情,竇若梅嬌笑不止,秦少傑滿臉錯愕,桑克斯一臉尷尬。

這就是四人來到烈火酒吧那地下‘動物園’後的表情。

“這……是我那金毛獅王?”秦少傑不可思議的指着籠子中那一團金色的毛球,不可思議的問道。

“是的,秦先生。”桑克斯是一臉的尷尬。

“我靠,這貨是怎麼吃的?”秦少傑不可思議的說道。

眼前的景象,實在是讓他不敢相信。

剛把這頭獅子收服的時候,它還是那麼威風凜凜,一身金色的鬃毛顯得頗有王者風範,可這麼久不見,這頭當初傲視羣雄的金毛獅王,竟然已經胖了至少兩圈,而且懶的不成樣子,跟那隻橘黃色的加菲貓有的一拼。

嗯,如果說以前的金毛獅王是施瓦辛格那樣的肌肉男,現在則是**著名演員鄭則仕,走起路來估計都一步三搖。

“喂,起來,我看看。”秦少傑一腳踢在鐵籠子上,震的鐵籠子都嗡嗡作響。

“嗚。”躲在拐角團成一團正在睡覺的獅王似乎是被秦少傑打擾到了,很不滿意的發出一聲低吼,然後轉過了它那碩大的胖腦袋。

等到看清楚外面的人是它的主人後,兩個銅鈴般大小的眼睛頓時神采奕奕。立刻一個翻身,從地上爬了起來,搖晃着肥胖的身軀快步跑到了鐵籠旁邊,伸出那碩大的舌頭就要舔秦少傑的手。

“咯咯,哎喲,笑死人了。”竇若梅已經笑的腰都站不直了。指着金毛獅王說道。“這就是你說的獅王?哈哈,我看不像嘛,怎麼看都像是一頭大懶貓呢。”

“嗚。”

金毛獅王很有靈性,大概是聽懂了竇若梅的話,很不滿意,呲牙咧嘴的都着竇若梅做出一個兇狠的表情。

“哎喲,這肥貓發狠還真可愛呢。”竇若梅笑的更厲害了。

“給我安靜會,丟死人了。”秦少傑惱羞的一巴掌拍在金毛獅王的腦袋上。沒好氣的說道。“你這懶貨,怎麼長成這樣了,人家獅王都是威風凜凜,你居然給我橫向發展開了。”

金毛獅王面對自己的主人,也是無可奈何,一張大臉滿是委屈的表情,似乎是在抱怨。抱怨秦少傑那麼久不來看它一次,來了就打它。

“桑克斯,打開門。”秦少傑對着桑克斯說道。

等到桑克斯打開門後,秦少傑便直接走了進去,二話不說,一把抱住獅王。好傢伙,果然重了那麼多。

“哎,減肥吧。”秦少傑搖搖頭說道。這貨實在太讓他鬱悶了,如果是貓是狗也就算了,懶就懶點吧,畢竟是當寵物來養嘛,養的肥肥胖胖的纔好看,可它偏偏是一頭獅子,現在胖的跟頭變種野豬一般,實在說不過去。

“等會再收拾你。”秦少傑沒好氣的看着金毛獅王那吃貨說了一句後,就讓它坐在一邊等着。

這牲口倒也有靈性,聽了秦少傑的話,就如一隻等待主人給餵食的狗一樣,前腿支地坐了下來,還看着其實直伸舌頭。

秦少傑也不理它,隨手在懷裏一抓,一陣光芒閃過,地上就多了一個人。正是那還在昏迷中的女聖騎士。

此時的秦少傑也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想法,直接提起聖騎士,走到了籠子的一邊,轉頭對着竇若梅說道。“美女,借你的黑綾一用。”

竇若梅也明白秦少傑要做什麼,二話不說,黑綾從袖中甩出,然後把那聖騎士牢牢的綁在了鐵籠之上。


“不錯,不錯,手藝挺好的。”秦少傑看着被綁成十字架造型的聖騎士,得意的說道。

“北冥老大,幫個忙把她弄醒吧。”秦少傑又笑着對北冥戰說道。

“弄盆水潑一下就行了。”北冥戰淡淡的說道。

“哦,也好。”秦少傑眼珠子一轉,便對着金毛獅王說道。“去,舔舔她的臉。”

金毛獅王對於秦少傑的話,那是無條件執行的。立刻挪動它那碩大的身軀,來到了聖騎士面前,伸出那腥紅的大舌頭,“嘶溜”一聲,就舔了上去。

沒幾下,那聖騎士的臉上就佈滿了金毛獅王的口水,還時不時的往下嘀嗒着,讓秦少傑看着都是胃裏一陣的收縮,奶奶的,真噁心啊。

不一會,那聖騎士也漸漸的醒了過來,當發覺到自己被綁起來的時候,頓時就要掙扎,可身上那白色的光芒剛亮起來就頓時黯淡了下去。

“唔”她痛苦的哼了一聲,心臟疼的很厲害,反覆的試了幾次後,直到她的身上都沒汗水浸溼,才停了下來。

“可惡的黑暗生物。”或許是因爲教廷跟黑暗議會是天生的死敵,這聖騎士對黑暗生物特別敏感,她首先看到的便是桑克斯這個吸血鬼。




“喂,喂,別看他,我纔是正主。”秦少傑說道。

“是你,是你這個卑微的人類,你把米迦勒大人怎麼樣了?”這女聖騎士一點也沒有作爲俘虜的自覺,反而說道。“你這卑微的人類,我加百列不會放過你的。”

“哦?你是加百列?”秦少傑問道,他也是現在才知道,這個女聖騎士,就是復活天使加百列。

“沒錯,我就是加百列。”加百列一臉驕傲的說道。

“真難聽。”秦少傑撇了撇嘴說道。“一個女孩子,叫什麼加百列啊,叫個小花啊,翠芬啊,茉莉啊,多好。”

“混蛋,我是神的使者,你竟敢侮辱我,快放了我,否則神會懲罰你的。”加百利雖然用不出自己的能力,但還是用力的掙扎着。

“你們的神可沒時間管你呢。”秦少傑笑道。“不過,你說我侮辱你,我哪裏侮辱你了?”

“放開我。”加百列一字一頓的說道。

“好吧,你太暴力了。”秦少傑無奈的說道。“就算好似天使,你也是個女人,太暴力可不好。”

“既然你說我侮辱你,那我不侮辱你一下,就太對不起你給我安的罪名了,就算你的神要懲罰我,好歹也有憑有據不是?”

“散吧。”說着,秦少傑一揮手,意念術發動。頓時,加百列身上的白色袍子就“嘶”的一聲瞬間破碎,露出了裏面那雪白的身軀。

PS:好像是31號開始,到下個月1號,只有2天時間,網站有一個蓋章抽獎活動,就是萬聖節的南瓜章,貌似蓋一個也能參加呢,大家去看看吧,下面我會發個鏈接的,還有餘糧的朋友給長夜蓋幾個吧。

活動鏈接:huodong.17k.com/halloween/index.action 秦少傑很納悶,這加百列竟然會穿內衣。

不過這倒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讓秦少傑想不明白的是,這女人既然是聖騎士,她既然註定要繼承加百列的傳承,那用她的話來說,她就是神的使者。

好吧,就算是神的使者,她也是個女人,女人,穿胸罩內衣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這女人居然穿着一身大紅色的,而且還是那種極其性感的情趣內衣。

這不符合她的身份啊,秦少傑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兩隻呼之欲出的白兔想道。

北冥戰是正經人,見秦少傑如此做法,早就把腦袋扭到一邊去了,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

“你……你混蛋,你流氓。你這卑微的人類,我要殺了你。”加百列憤怒的罵道。

也不知道是因爲在這麼多人面前被秦少傑‘侮辱’,還是因爲讓秦少傑看到了她那大紅色的性感內衣,加百列的臉色竟然紅的不成樣子。

秦少傑想,既然這女人是聖騎士之一,又是屬於教會的,那麼,這外國的教會和聖母院就同等與華夏的寺廟和尼姑庵了吧?

按照這種方法來對比,加百列雖然是屬於教會,也就等於是混進了和尚廟的尼姑了。

可不管怎麼說,既然都是出家人,那情啊欲啊之類的,都應該拋開了。可這女人竟然穿了這樣的內衣,給誰看呢?

不得不說,秦少傑的內心深處還是有些小邪惡的。

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秦少傑做宅男做的時間長了,雖然現在已經不宅了,但是宅男的通病他還是有的,那就是喜歡YY。

都說聞香識女人,這個識女人並不是簡單的說聞着香味就知道是哪個女人,其更深一層的意思就是說,不同的香味,代表着不同性格的女人。當然,那種帶有天然體香的除外,因爲畢竟很少見嘛。

就說香味,女人很多都用香水。蘭花則代表着婉約,玫瑰則代表着熱情奔放,茉莉則代表着淡雅。從一個女人使用什麼香水,就能知道這個女人是什麼樣的性格。

當然了,秦少傑認爲,其實看內衣也可是識女人。不過,這就要看你跟這個女人發展到什麼層次了。

如果這個女人對你愛慕的死心塌地,願意跟你共度良宵。這樣一來,你大可解開人家的上衣釦子,看看人家的內衣顏色,然後決定在嘿咻的時候選擇什麼樣的態度。

但是,如果只是萍水相逢,你就去解人家的衣服釦子,那就是耍流氓了。

當然,如果因爲你的粗暴愛上你,反倒以身相許,那就是你賺了,不過還有另外一種結局,那就是蹲班房,而前者的可能性是很小的,除非那個女人的腦袋真的不怎麼好使。

秦少傑現在做的,就屬於後者。沒經過人家同意,就把人家的衣服給脫了,而且還脫的那麼暴力。

加百列反抗,叫罵,但都無濟於事。

“行了,行了,喊累了的話就休息一會吧。”看到加百列把嗓子都喊的有些嘶啞了,秦少傑才掏了掏耳朵說道。

“真是夠可以的,你是聖騎士知道不?這麼大呼小叫多影響你的名譽。”

加百列那個氣啊。因爲生氣,胸前那兩團都一鼓一鼓的,真讓人擔心那兩片紅色的小布料能不能擋住裏面的龐然大物。

什麼名譽啊,現在自己哪裏還有名譽?加百列想道。

“你到底想幹嗎?”加百列冷靜了下來,看着秦少傑冷冷的問道,只不過那眼神實在是太冷了,彷彿不把秦少傑大卸八塊就解不了她心頭之恨一般。不過她現在也只能用眼神來表達對秦少傑的不滿和恨意了。

自己罵了半天,這傢伙居然一點脾氣都沒有,可恨,實在是可恨。

“我想知道你們的計劃。”秦少傑直接說道。

“我們沒有計劃。”加百列冷聲說道。

“真可惜。”秦少傑搖了搖頭,對着金毛獅王說了一句,“去,給她舔舔。”

金毛獅王纔不管她是聖騎士還是大天使長或是上帝什麼的,秦少傑命令了,它就毫不猶豫的伸出那條佔滿口水的腥紅舌頭,立刻在加百列那隻穿了內衣的身上舔了一圈,然後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脣。

“住手,住手。”加百列連忙大聲喊道。

她倒是不在乎被一隻獅子‘非禮’,但是,那口水,好惡心啊。這讓她實在是受不了。

秦少傑又招呼了一聲,金毛獅王纔再次坐了下來,有些意猶未盡又有些納悶的看着秦少傑,那意思似乎在問。“這麼好的一塊肉,爲什麼只讓我舔不讓我吃呢?”

“你這畜生,佔了這麼大便宜還不知足。”秦少傑對着金毛獅王的那顆大腦袋拍了一巴掌,揶揄的說道。

“你,你到底要怎麼樣?”加百列再次問道。

“我不是說了嗎?”秦少傑說道。“我要知道你們的計劃,你們跟魔道合作的計劃。”

“我不知道。”加百列說道,但看到秦少傑又要讓那獅子舔她,頓時就打了個激靈,連忙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聽我說。”

“好吧。”秦少傑點了點頭,說道。“我這個人最尊重女士了。”

“謝謝。”加百列連忙道謝,心裏卻是把秦少傑罵的估計祖墳都快冒煙了。

你尊重女士?你就是個流氓,色狼,混蛋。等我恢復自由的那一刻,我就代替上帝來淨化了你骯髒的靈魂。

“別謝我,你又不欠我什麼。”秦少傑說道。“說說你知道的。”

“我……”加百列有些猶豫,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不說吧,自己的命運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呢,可是說的話又該說些什麼?自己知道的也很少啊,畢竟他們七大聖騎士,只聽候教皇的命令而已。教皇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

對了,對了,就把他引去教廷,讓教皇大人來收拾他。

想到這,加百列說道。“我知道的很有限,但是,我知道教皇大人在執行一個計劃。叫做上帝的計劃。”

“上帝的計劃?”秦少傑感覺到,這計劃很有可能是針對他,或者是針對華夏修行界的。

“是的。”加百列見引起了秦少傑的注意,連忙說道。“我只知道計劃的名字,但是不知道計劃的內容。”

“除了教皇,還有誰知道?”秦少傑問道。

“米迦勒。” “你在拿我尋開心是嗎?”秦少傑冷眼盯着加百列,說道。“明知道那小子跑了,你還把他的名字說出來,你是想讓我把目標對準他,從而忽略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