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龍一腳踢開車蓋,手上握着用報紙包着的尖刀,氣勢洶洶地衝上來,要捅人,瞧着軍哥,媽呀,這不是軍哥嗎,大水衝了龍王廟?連忙點頭要遞煙上去。軍哥伸手一推,混成什麼樣子了,帶着一幫廢物,還不快滾。

火龍灰頭土臉,喊了一句,都回去吧。上了車,把刀往旁邊一扔,一顆心才完全舒坦下來,旁邊小弟問道,大哥你是怎麼地。火龍道,不是猛龍不過江,剛纔那個人,就是猛龍,不是一般地猛,是很猛。

一曲插曲很快就完畢了,我讓軍哥帶大膽叔回去,說,今天在江邊舊碼頭髮生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

軍哥笑道,沒事,毛毛雨,以前打架照樣廢人。你還是廢一個該死之人有情有理,大膽哥,那就晚上憋屈跟我睡一晚,我保證不動你菊花。

大膽叔道,有個地方貓着就可以了。又對我說道,龍家孫子,明兒一早我就回去,你也不用送我,我自個回去就可以了,咱男人之間不用多說,你有事情就忙,聽大叔的話,沒有過不去的坎,沒有走不通的路。

我讓軍哥開着高墨的車回去,依依不捨地把大膽叔送走,他跟我一起,是擔着坐牢的風險。

車上面,張大膽一臉嚴肅地問道,你剛纔說不動我菊花是什麼意思……我又不喝菊花茶……

病房裏面的紀千千默默不語地睡着。戒色抱着曉曉,半個手臂都麻了,曉曉居然對他十分信任,暫且忘記了悲傷,沒有母親的陪伴靜悄悄地睡了過去。

坐在一旁的謝靈玉看着牀上的紀千千,不由地嘆道,沉睡的美人,你何時可以醒過來。

見了我進來,示意我小聲說話,那白衣黑帽的勾魂人找到了沒有。

我搖搖頭,說沒有看到,醫院或許有人死了,他纔來勾魂的吧。謝靈玉點頭道,可能是我想多了,他應該不是來勾紀姑娘的。我把玉尺拿出來,謝靈玉捲縮進去,她實在是有些累了。

病房下面的何小貓和狗小賤並排睡着,好似過了明天就是一個新的日子。我準備拉起紀千千的手,猶豫了一下,沒有伸手去拉。

爲什麼,謝靈玉說一切都是輪迴?

整個夜晚我都枯坐在紀千千身邊,沒有伸手過去拉一拉她冰涼的手。熱心的護士找了一張很小的牀,戒色把曉曉放在小牀上面,小姑娘哭了一晚上,沉沉地睡了過去,她的衣服裏面夾在沾滿了豬血的三千塊錢,是大膽叔留下來的……

口袋裏面的電話始終都沒有響過來,沈易虎那邊不知道怎樣了。一晚上忐忑不安,到了病房熄滅的時候,我依舊坐在那裏。未曾伸手去觸摸一下紀千千。

戒色睡在了外面走廊,倒也安逸。

此刻的醫院,聲音慢慢地小了。何小貓趴在地上面睡覺,忽然伸長了腦袋,喵喵地叫了兩聲,我扭頭看着病房外面,一頂黑色帽子快速地走過。

勾魂人。

我心中一驚,他難道是要來看紀千千的。猛地站了出來,推門走了出去,我喊了一下戒色,讓他守在門口,不要讓穿白衣黑帽的人進去。戒色揉揉眼睛,說,我知道,你要幹什麼呢。

我聽着走廊的腳步聲,急忙追了過去,醫院很大繞老繞去,前面的門關起又合上,只看到一頂黑帽子走在最前面,似乎故意和我保持一定距離,又不讓我跟丟。

越走聲音越來越小,推來一間房門,冒出了白色的氣息。我進門時候擡頭看了一下,上門寫着太平間三個字。太平間也就是古代的義莊,設立太平間一是給死者親人朋友足夠的時間準備喪葬的事情,二是,確定死者不會復活。從醫學上,一般死者都有可能在三天之內復活過來,民間就有停屍三日再行入殮,並不是迷信而是有一定科學道理。

我走了進去,裏面站着那人。

白衣黑帽。黑帽上面畫着兩個圓圈圈,估計類似於麥當老送外賣的,統一帶着大寫字母M的帽子。

我走過去,沒說什麼話。男子道,我叫fox,你可以叫我狐,你看看這一具屍體,死者叫做金百萬,身家千萬,但是肝臟上面長了一顆毒瘤,死了,幾個兒子爲了爭財產,正準備打官司。

我說,死不能因爲有財錢百萬而可以避免。

Fox又拉出了一具屍體,這是一個年紀輕輕的漂亮的女子,她叫做賽西施,絕代的妝容,卻遭遇了入室劫殺,身中八刀,沒有搶救過來。我說,即便美貌傾城,也不能躲過死亡,災禍隨時會降臨。 原本星翊的死已經讓他們看不到任何勝利的希望,然而許曜出現的一剎那,頓時就讓他們的心中升起了勝利之光!

「許曜!他回來了!」

「請許大師為我兄弟報仇!」

「請許大師為我師門報仇!」

「請許大師為星翊劍聖報仇!」

一陣又一陣的高呼聲不斷的傳來,他們已經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許曜身上。

此刻許曜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屹立於高空之上,他的手中正聚集著兩種火焰的能量,並且將這兩股能量融入了自己的拳心之中。

他先是朝著下方一掃,眼見的是那滿目瘡痍的城市,街道和高樓都因為這幾位強者的戰鬥而變得殘破不堪,空氣中更是突然的升起了一陣又一陣的血腥味。

他剛剛踏出蓬萊神州,就接到了周博懷給他的簡訊,於是匆匆忙忙的趕到了這裡,沒想到自己剛到就看到星翊身死的那一刻。

「許賢侄你可要小心了,這幾個人都不好對付,他們不僅實力比你還要強而且還擅長耍陰謀詭計。」

沈家主來到了許曜的身邊提醒了一聲。

「女婿一會你可以協助我們對付他,只要你打殘一個我們就立刻上前進行封印。」

張狂瀾憋了一肚子氣,現在終於看到許曜過來,於是立刻跟他說出了大概的戰略。

「只可惜你來的太晚了,如果星翊還在我們幾人對付他們至少有四層勝算,如今我的靈力已經快要消耗乾淨了,不知道還能用幾次時空編織。」

千秋煙火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了幾瓶葯,不斷的往自己的嘴裡塞,接連不斷的使用空間轉移來躲避對方的攻擊,而且還是攜帶著十二個人進行轉移,他的靈力已經近乎透支。

許曜卻呼出了一口氣后對他們說道:「其實我已經去過了蓬萊神州,雖然在那裡只停留了一天,但沒想到這一圈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不過我在那裡也有其他的收穫,雖然僅是一天,但是此刻的我已經有了能夠與他們同台戰鬥的資本。」

許曜手上的光芒逐漸的消失融入了他的手中,他對著十二氏族的幾位家主揮了揮手說道:「你們先下去休息吧,我來對付他們,這一天我所精進的程度,遠超乎你們的想象。」

隨後許曜便獨自一人來到了三位長老的面前,淡然問到:「是你們把江陵弄成這副鬼樣的?」

巨熊長老大笑一聲走了出來說到:「不錯,是我!你就是他們所說的地仙高手?看你的樣子應該剛剛達到這個境界吧?就憑你也敢與我們爭鋒?」

許曜卻將目光看向了巨熊長老手中的鐵拳套,暗自點了點頭:「看來你一定是位拳術高手,那麼你敢不敢接我一拳!」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感到震驚,沒想到許曜居然一眼就看破了對方擅長的功法,更誇張的是他居然提出要硬抗對方的長處!

巨熊長老先是一愣,隨後更是猖狂的大笑:「你確定要接下我這一拳嗎?要知道我的蠻熊鐵拳,可是修鍊了近乎四百多年,拳術已經達到了能夠突破天際的程度,就算是渡劫真人都不一定能夠擋得了我全力一擊,你說我能不能接下?」

聽到許曜居然要與巨熊長老比拳法,就算是蒼鷹長老和狂獅長老也都一同笑了起來。

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會提出如此荒謬的條件,原本他們還有些擔心這許曜該不會是有什麼本事會對他們造成麻煩,沒想到這居然是個傻子。

「巨熊長老的拳術就算是在蓬萊神州也是出了名的強悍,其他地方先不說,就說是在獸國,那可是有著獸國第一拳王的名號。」

蒼鷹長老對於巨熊長老的拳術非常放心。

「不錯,如果但是論拳的話,就連我都不是他的對手,不得不說老熊這個人雖然看起來憨了一些,但拳法是真的厲害。」

狂獅也在一旁低聲冷笑。

「那麼你就接下我這一招!烈火騰雲拳!」

而許曜則是站在高空之中舉起了自己的拳頭,一股耀眼的火焰將拳頭包裹在其中,隨後他的身形突然從天而降如若一顆流星一般徑直朝著巨熊長老所在的位置衝去,整片天空都被他手中所攜帶的那股火焰燃成了一片火燒雲,而他手中的拳頭已經蓄積在腰間隨時準備要爆發而出!

那一刻天空中出現了流星隕落的聲響,許曜一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巨熊長老身前不遠處。

「這種垃圾拳法,怎麼可能比得過我老熊!讓你看看我的厲害,混元雄霸拳!」

那一刻巨熊長老的拳頭處突然出現了一片虛空,一股黑色的妖力聚集他的拳頭之上,當他轉身揮拳的一剎那,他的拳頭直接通過虛空之中朝前方打出,那一刻虛空再一次崩潰,從中爆發出了一股混沌之力被巨熊一手掌控於其中。

那象徵著破壞與混亂的混沌之力被巨熊握在手中,正面的朝前方的許曜揮拳打出,混沌之力帶著的黑色閃電甚至將周圍的空間扭曲和腐蝕!

「碰!」

兩個拳頭相互接觸在了一起,兩股力量相互對峙!

「沒想到巨熊已經能夠使出混元雄霸拳……如此可怕的混沌之類他都能夠掌握,怕是就如同他所說的,就連渡劫期的修道者也不是其對手。」

蒼鷹長老看到巨熊長老所揮出的這一拳,其中所隱含的混沌威力和破壞力讓他心中都不由得一陣顫抖。

「沒想到巨熊的實力已經到達了如此可怕的程度,怕是除了當代獸王,估計也只有那些老怪物才能夠正面接下他的這一拳……那個叫許曜的修道者完蛋了,本來還以為會發生點什麼有趣的事情,沒想到他居然作死去招惹巨熊。」

狂獅看到這兩個拳頭交織在一起,心中也是一陣感慨,雖然兩個人的力量看似勢均力敵,然而巨熊手上的混沌力量已經開始侵蝕許曜的手臂,估計再過兩三秒這場戰鬥就結束了,許曜會從手臂開始肉體茁逐漸的斷裂,最後會被混沌所污染永遠都無法恢復肉身,被一拳斃命!

就算他們都認為巨熊長老逼生的那一刻,許曜手中的那團火焰突然爆炸開來,剎那間溫度就從千度瞬間飆升到了千兆度!

「破!」

可怕的破壞力瞬間在天空之中升起了一陣蘑菇雲朵,許曜的拳頭硬生生的穿過了巨熊長老的身體,一拳便將他的肉身打得神形俱滅! Fox帶我看了另外幾具屍體,然後看着我說,你現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嗎?我搖搖頭,不明白。Fox苦笑道,你是聰明人,何必裝作不知道,你心中明白,我要告訴你的是,不管是誰,有錢有美貌,善良惡毒也罷,都是要死的,而紀千千也不例外。

我問道,既然你是勾魂人,爲什麼要引我出來見面,如果鬼界真的存在,你就違反了鬼界的規則,你若真的帶走紀千千的魂魄,爲什麼要跟我說?

Fox道,有三個原因我要出來見你,第一個原因是你可以看到我,我才現身見你;第二個原因是因爲謝姑娘;第三個原因是紀千千脖子上面的鬼淚珠,我找你來,是想讓你把她的鬼淚珠項鍊摘下來,讓我帶走她的魂魄。

我說,如果不呢?Fox搖頭道,你知道風水師做事情太過分的話,會給自己帶來報應,紀千千理該此刻魂歸九泉,不能再耽擱了。我笑道,如果我不怕報應,不怕殺戮呢?

Fox正色道,冥府不會簡單地以你個人意志改變的,如果你一意孤行,你的三年之災將會是一輩子的災禍,你要想清楚了。

我淡淡地笑道,狐,對不起,害你沒能完成任務。她因我而沉睡,我絕不能讓她如此離去。

Fox罵道,不知天高地厚,年輕人,我希望你想清楚。不過,作爲我個人,我還是會祝福你。

我那晚上只看見了狐那頂黑帽子上面兩個圈圈,他的臉上如同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靄,怎麼都看不清楚,好似是另外一張世界的臉一樣。第二天早上,看守員在太平間發現了我,問我爲什麼在太平間睡着了,我說昨晚喝醉了酒走錯了地方。看守員罵道,喝錯酒能跑到太平間裏面來,你真是古今第一人……

太平間已經沒有勾魂人Fox的蹤影。早上又新近拉進了五具屍體。一個死於憂鬱症自殺,一個是跳樓身亡,另外三個絕症……

我跑回病房,從房間裏面飄來了花的香味,是白玫瑰和百合香味。

我推開房門,沈易虎已經等我半個小時了……

沈易虎身邊站着的還有陳荼荼,正逗着曉曉說話。沈易虎站起來,說,門口說話。我點點頭,出了門外。

沈易虎說,前段時間在外地辦案子,昨天沒有人來報案,只是有人在舊倉庫裏面發現了一頭沒有腦袋的野豬。我點頭道,我又沒有殺人,我怕什麼。沈易虎搖頭道,現在怎麼辦,紀小姐可能一時都醒不過來。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我說,先找一個療養院,找人照顧她,不管怎樣我都要救活她。沈易虎從黑包裏面拿出了五萬塊錢,你有難處,殺了楊炮的錢全部給你了,我也沒什麼別的話說。

我點頭不語。

經過孟小魚的安排,找了一家臨湖的幹休所一類的療養院,紀千千暫時送往那裏有專人照顧,只不過每個月的花費比較大。有了沈易虎給我的五萬塊錢的賞金,暫時可以交上一筆錢,辦好了手續,就把紀千千送了過去。

紀千千領養的女兒紀曉曉對我還是心生怨恨,這種小孩子心中淡淡的情感無可名狀。紀曉曉和戒色關係很好。戒色說,你媽媽只是暫時睡着了,你要是天天拜菩薩說說話,菩薩可是好心腸的,你媽媽就會醒過來。

紀曉曉咬牙點頭答應,說那我以後就天天求菩薩。戒色把紀曉曉交給了寺裏面別院獨居兩個女修士,拜託他們代爲照料。我有時間便去看紀曉曉,帶她去看紀千千。

半個月忙碌下來,已是形神瘦削,每一日都走在都市裏面,沒有一陣覺得快樂。似乎老天給我的東西,除了苦難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謝靈玉打電話給我,先去進一批花回來,如果你要去找七竅玲瓏心,我也不會攔着你。我猛地想起,已經有半個月沒有回去了。我說,馬上回來。回到小區已經是下午時分,謝靈玉告訴我,世上從來就沒有兩全法,你若成爲風水師了,就會有很多東西再也無法擁有了,比方說愛情……

我說,一切如同夢幻一樣,能早點醒過來最好,要去何方尋找七竅玲瓏心,謝姑娘,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謝靈玉苦笑道,你要去找的東西很難,一切隨緣。我聽人說在滇南可能有你要的東西,等江城事了,你就可以去辦了。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下午依舊帶着小賤和小貓一起出門,謝靈玉打着一把黑傘,就往****花店去了。出小區的時候,看到了開着車進來的少婦,臉帶黑氣,眼睛裏面滿是淚痕,怕是也受了不開心的事情。

小區保安喊道,大師,又出門抓鬼嗎?我說,世界上哪有那麼鬼啊?世界上有鬼嗎?你看過嗎?保安摸摸腦袋,沒看過,但是沒看過不能說沒有。

我哈哈笑道,什麼時候你要是見到鬼了再信吧。

****花店裏面有些花沒賣出去,已經枯萎了,謝靈玉收拾了一批扔了出去。我給花圃老闆禹帆打了個電話,說過去進一批鮮花來。禹帆說,你好久沒來了,你早點來,太晚了我都要回去睡覺了。禹帆是花圃老闆,半夜起來給花澆水再正常不過的。和我一樣,也屬於夜晚的孤魂。

開着車子到了花圃,禹帆已經等着那裏,幫我把玫瑰花一類送上車,洗乾淨手後,說,蕭老闆,你上次說的白色的彼岸花我打聽了一下,好像有人種了,但是價錢很貴,要買下來不是一點點價錢,可能要上十萬塊錢。我說,回去再問一下。禹帆問道,你要彼岸花,是不是家裏面養了小鬼。

我說二者有什麼關係嗎?禹帆道,我聽人說的,要把小鬼送走必須要白色的彼岸花纔可以的。

我笑道,我要是養了小鬼,都發大財,還會如此落魄嗎?禹帆應道,看了也不像,你早點給我回電話吧,物以稀爲貴,下手慢了就沒有了。

巨星老公,輕點寵 拉着一車話回到****花店,我把彼岸花的事情給謝靈玉說。謝靈玉說,約個時間去看一下。我有些爲難第說,要十萬塊錢,不是十塊錢。謝靈玉卻道,錢不是問題。世間難得見到白色的彼岸花,就是花一百萬我也要買下來。

我猶豫了一會問道,你也要走嗎?謝靈玉沉默不語,獨自在修剪一株白色玫瑰花。過了一會,門口站着一個小女生,穿着一雙帆布鞋,和一個蛋黃的短袖,綠色牛仔褲,敲了敲門。

我問道,你是要來買花嗎?

小女生笑道,老闆你好,我就魚雨薇。我是來應聘的,我在網上看到了你們要招聘女員工的信息,就過來了。你們真的是晚上開門的嗎?

謝靈玉笑道,是我在網上發佈的消息。對啊,是晚上開門的。你要是不方便,也不用勉強自己。

魚雨薇狠狠點頭,可以可以的,不勉強的,我很會幹活,剪花插花都不錯,還有,我家就住在附近,路都很熟悉,不用擔心晚上回去不安全的。說話的魚雨薇,嘴角漩出兩個酒窩,眼睛明亮充滿活力。

謝靈玉道,既然這樣,你來上班吧,一個月給你兩千五,多了我也給不起。魚雨薇猛地點頭,那我現在就開始上班吧。謝靈玉道,晚上來賣花的人其實不多,沒多少生意,偶爾會有一些小孩子來賣花,你不要趕跑別人。還有,除了一些大的節日之外,我可是沒有假期的,白天你休息,晚上七點鐘就要過來,你明白嗎?

魚雨薇道,我明白,你發的招聘廣告我看過了,那我現在開始工作吧。魚雨薇話聲一落,開始收拾起來,把地上的碎葉子掃起來倒進垃圾桶。

魚雨薇一來,當天晚上賣出了好幾束白玫瑰。我給禹帆打了電話,問什麼時候雙方見面,當然越快越好。禹帆爽快地說,聯繫好了給你電話。

十二點鐘下班的時候,謝靈玉說,蕭棋,你先把小薇送回去吧。魚雨薇連忙搖頭道,沒事,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住的很近很近。謝靈玉道,小薇,你等一下,先給你支一千塊錢,正在養身體別把自己餓了。魚雨薇接過一千塊錢,那我明天早點來。第二天早上,禹帆給我打電話,說賣家想這個週末見面,要是看上了就當場付錢。我答應了下來,把消息告訴了謝靈玉。

謝靈玉原本一顆沉默的心似乎雀躍不少,晚飯多給我做了幾個美味可口的小菜。

何小貓似乎感覺到主人的心情,晚上多吃了一條小魚,在窗臺踱着貓步子。

我心中有種不快的感覺,謝靈玉可能要走了。祖師爺說過,去冥府的路有千難萬險。可是每個人的道路不一樣,我又如何攔得住呢?

謝靈玉依舊囑咐我要多讀書。下午到****花店的時候,魚雨薇坐在軍哥汽修所裏面。鐵牛和劉繼保兩人圍着魚雨薇,嘻嘻哈哈地說着少男少女的話。

鐵牛是個比較直接的人,美女,你有男朋友嗎?魚雨薇笑起來,又露出了兩個酒窩,能不能保密。鐵牛一時之間找不到說辭,拿起一張報紙道,要不我給你念念新聞,全國道教協會近日在江城召開第十七屆全國代表大會,哈哈……怎麼道士還要開會。

劉繼保當時就火了,鐵牛,你會不會聊天!對了雨薇,你什麼時候下班,我請你吃飯。

謝靈玉故意嚇兩個懶傢伙,要不要這麼直接,都魚妹妹,雨薇地叫上了。回頭告訴你們師父,不好好幹活,調戲我的小店員。劉繼保說,姨,你可不能冤枉我,我沒有那個心思,我只是想和雨薇……魚妹妹做個朋友……

魚雨薇呵呵地站起來,可不,一個問我有沒有男朋友,一個請我吃飯。這時,軍哥從裏面走出來,什麼事情呢?劉繼保趕緊閉上了嘴巴,一個屁都打不出。謝靈玉道,以後你們倆個要是買玫瑰花送給魚妹妹的話,我給你們折扣……

鐵牛低頭急忙取幹活,接過拿起了一把錘子去下螺絲,扭頭看了一眼魚雨薇,怕她笑自己學藝不精。劉繼保拿了一把起子要去敲輪胎,扭頭看了一眼魚雨薇,怕她笑自己學藝不精。 原本其他幾人對於許曜的出場都沒有放在心上,許曜再強也不過初入地仙,相比之下巨熊長老已經在地仙之境修鍊了許多年,已經幾乎要到達地仙後期的境地。

再加上巨熊長老有著近千年的修為,不僅拳法了得,一身皮毛也非常厚實,因為修鍊了能夠強化身體的法術,所以他的身體堅韌程度十分之強,對比起蒼鷹和狂獅來說,巨熊長老的肉體力量是最厲害,也是最強的存在。

若是巨熊長老在全力防禦的情況下,其他惡人就算是聯手,都不一定能夠破得了他的肉身。

再加上他們覺得這裡是中土世界,他們在這個世界里橫掃了一個星期,發現並沒有所謂的強者,完全不用畏懼。

然而令人沒想到的是,就是這麼一位肉體強悍拳法通天的地仙中期強者,被許曜同樣的以拳術將其毀滅!

「這怎麼可能……你的實力絕對不止那麼簡單!為什麼我看不清他的實力……他的真實實力到底是什麼?御神?地仙?天仙?這些天仙級別的實力才能夠做到一拳將老熊打死吧?」

蒼鷹不敢相信的抱頭大喊,在獸國之中他與老熊的關係就極為親密,兩人經常出入於戰場之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然而此刻看到老熊身死,他是怎麼也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

「我一定要殺了你,為老熊報仇!不僅要殺了你,我還要將你身邊的人都通通殺個乾淨!」

蒼鷹長老目瞪欲裂怒斥一聲,瞬息之間就來到許曜不遠處,從自己的身後拿出了一柄青鋒長劍。

「就憑你?」

許曜毫不畏懼的對視上了他的雙眼,那一刻反倒是蒼鷹長老眼色一縮,身形也都頓在了原地。

恐懼!

明明許曜的境界明明比他低那麼多,但不知為何與他的雙眼對視的那一刻,蒼鷹卻感到了一種深入骨髓的恐懼!

此人不能力敵!

這個想法幾乎是剛剛冒出來,蒼鷹便地可化為一道青光,朝著遠處跑去。

他的速度極快殘影剛剛消散於眾人的眼前時,他已經遠遁於數千里之外,原本以為已經跑到了安全的地方,然而當他一回頭,卻看到許曜的身形已如鬼魅一般跟隨在他身後。

「怎麼可能?」

他蒼鷹原本以速度見長,就算是在獸國也沒有多少強者能夠比得上自己的速度,雖然不一定能夠殺敵於劍下,但是自己想要脫身還是十分容易。

曾經他就接到過一個任務,去暗殺一位大人物,不巧被一位天仙級別的強者盯上,而蒼蠅卻憑藉著自己那靈巧的神話躲過了數道致命的攻擊,隨後逃離開了他的攻擊範圍揚長而去。

也正是有著這一系列的榮譽,所以他被評選為獸國之中速度最快的劍客,如今卻無法掙脫開許曜的追擊。

其他人看到剛剛還跑到許曜面前叫囂的蒼鷹長老,現在被許曜盯上卻如同一隻無頭蒼蠅一般隨便亂飛,不敢接許曜的鋒芒,紛紛出言挑釁。

「你看看,就這還自稱什麼當世強者,你看看他這副樣子像極了無頭蒼蠅在天空中亂飛。」

有人在下方開始起鬨。

「乾脆不要叫什麼蒼鷹了,直接叫蒼蠅就好了,那些嗡嗡嗡整天在別人耳邊煩,對於大便情有獨鐘的蒼鷹。」

又有人附和著他的說法繼續加深嘲諷。

「你還別說,那蒼蠅還挺煩人的。速度也確實飛得很快,你看像不像上面那隻模擬的蒼蠅長老?」

地下的人紛紛開啟了嘴遁,他們已經看出了蒼鷹長老不敢與許曜一戰,於是瘋狂的將憤怒的話語宣洩於他的身上。

蒼鷹長老也不愧是地仙之境的強者,雖然遠在萬里高空而且還在高速移動,但是下邊的人說的什麼話,罵的有多難聽他卻全部都聽在了耳邊。

然而許曜緊追在他身後讓他又急又氣,那幾個修道者的境界對於他來說卑微的如同螞蟻一般,放在平時這種人他只要一揮手指就能夠讓他們身首異處,如今卻不得不承受著這些螻蟻們的謾罵。

蒼鷹長老再一次加快了速度,然而許曜卻如同在虛空中散步一般不緊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後,雖然許曜的動作看起來非常的慢,但是卻如同超脫了時空一般每一步都會跟上蒼鷹長老。

這種如膠似漆粘在他身後的感覺,讓他非常的難受,再聽到下方的人不斷的謾罵,他更是氣得幾乎要吐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