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彈:金屬氫穿甲高爆彈。

防禦:納米能量裝甲。

納米超合金裝甲。

納米機器恢復系統。】

。 洛歆月盯著他手上的藥膏看了有好幾秒,伸手拿了過來,然後抬起眼皮,說了聲:「謝謝,我先走了。」

洛歆月剛要回到公用休息間,路過謝影帝的房間時,她聽著裡邊的話傳來,門半掩著,走廊道上沒有其他人,她側身站著聽。

謝允臻抬抬眼皮,盯著面前的搗鼓著睫毛膏的女人:「你今天打人是故意的?」

傾綰動作一頓,腦袋「嚯」地一下,轉過頭雙眼瞪著他,長長的睫毛一閃一閃的:「什麼叫我是故意的?」

謝允臻將人撈在懷裡,「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在娛樂圈待久了的人,立馬就能發現存在問題。

他垂下桃花眼,瀲灧的眸光微微浮動:「她對你做什麼了?」

傾綰把睫毛膏放在桌子上,攤了攤手,「沒做什麼,我就是看她不順眼。」

他稍稍凝眉,深想了幾秒,「你做錯了,知道么?」

傾綰抬起腦袋看他:「謝允臻,你在護她?」

她指的是洛歆月。

瞧傾綰這模樣,看出她莫名生起了小脾氣,謝允臻揉了揉她微亂的頭髮,「瞎說什麼呢,看她不順眼私底下教訓可以,在拍戲上盡量不要,會生出事端。」

傾綰別過臉,「還以為你要說我無理取鬧,我打她這幾巴掌還是輕的,要是我再逮到機會,我一定教訓個她不停。」

謝允臻嘴角微揚,輕笑著問:「她哪惹你了?」

傾綰眼神惡狠狠的,「不是惹我,是她傷了我的小桑桑。」

謝允臻目光疑惑地睨著她:「洛桑?」

傾綰點點頭,「對!」

「怎麼回事?」

傾綰突然反應過來說漏嘴了,便隨意敷衍了一句:「沒多大事,很久之前的事了,不說了,我回我休息間,不然要被人發現了。」

站在門外的洛歆月聽到這,攥緊了手轉身就走,眼神逐漸陰鷙。

洛桑。

原來是因為你。

她進娛樂圈,不想從底層爬起,所以她跟父親提了一下,他就立刻給她砸錢,砸進這部大劇組,演了女三號,這是別人想要卻得不到的。

但洛歆月根本就不滿意。

現在劇組裡的人都知道她是砸了錢,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傳出來的。

但還好,現在網上沒人敢傳出去,因為還不知道她的後台是何人。

怪不得這個傾綰從一開始對自己好像有很大的敵意,原來因為洛桑這個賤人,她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已經消了幾分,但還是能感覺到很疼。

沒想到,傾綰和謝影帝的緋聞居然都是真的。

——

翌日,微博熱搜掀起了大波浪。

#國名老公江池劇組夜見女配角,舉止親密#

配圖是江池碰洛歆月的臉頰。

#新人洛歆月飾演女三號#

原本熱搜第一的#十具人體實驗LT研究院#硬是被擠了下去。

助理小陳急得團團轉,「江哥江哥,怎麼辦?照片都擺上了,這要怎麼解釋啊?」

江池眼皮一抬,不緊不慢的說了句:「你給我停下,別再我眼前瞎晃,我都不急,你急什麼?」

小陳語氣還是焦急:「可是夏姐剛才打電話來質問我,說我為什麼沒有二十四小時跟著你,我支支吾吾地一句話都說不出,她現在已經在來劇組的路上了,我很快就要收拾走人了。」

江池輕揚著嘴角:「你怕她把你解僱了?」

小陳可憐巴巴地說了聲「是」。

江池壓著唇角的笑意,「你是我的助理,又不是她的助理,解僱我說了算。」

小陳還是放不下心,猶猶豫豫的開口:「可現在網上的消息會很影響江哥你……」

江池眼底漫不經心的微閃了閃,語氣輕淡:「不影響,要是能影響的話,鬧大點也行。」

小陳立即瞪大了眼睛,「江哥,你居然還想把這件事鬧大?」

剛在外邊要走進來的經紀人夏姐,聽到助理小陳的話,快步走進去,她微帶輕顰的眉梢,盈盈如水的明眸盯著靠在沙發上的人:「江池,你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嗎?」

江池垂了下眼皮,懶懶散散的模樣,語調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很清楚。」

「你跟這個女三號當時在做什麼,跟我說清楚,現在趕緊跟這個女三號的關係撇乾淨,不然後期可能對你會有很大的影響。」

他的雙眼皮的弧度很小,睫毛長而又密,左眼角下嵌著一顆小小的黑痣,整一身的頹與喪,「不影響,我跟導演說了,這幾天不理會網上的事情,正好給這部劇再蹭點熱度起來。」

「你這個國民老公的稱號還需要那點小小的熱度?你現在還不能傳出跟任何女的有關係出來!」

這時,化妝間的門被人從外邊敲響,經紀人夏姐的聲音驟然停了下來。

助理小陳去開了門。

見門外的人是不請自來的洛歆月,小陳頭往裡邊看了一眼。

夏姐問了一個字:「誰?」

助理回答:「是洛歆月。」

江池目光淡淡地一掃:「讓她進來吧。」

助理小陳把門開大了些許,讓外邊的洛歆月進來。

洛歆月看了眼夏姐,這位江池的經紀人她了解過。

她手下帶過的人,火了一個又一個。

洛歆月沒多作停留,移開了視線,望向沙發上的江池:「江前輩,微博上傳出的事情,您打算要怎麼解決?」

江池手指的骨節很長,指甲修得整齊圓潤,指尖細細的摩挲著摔碎的手機屏幕,「你來的正好,跟你說一下,這幾天網上的事暫時不作回應。」

洛歆月遲疑地問了句:「為什麼?」

江池:「導演說正好可以帶熱度,到時候的解決辦法就是拍戲場景換上照片上的動作場景就好。」

洛歆月略帶憂愁的雙眸望著他,咬著唇:「可是這樣下去……」

「就這樣,不會有別的問題。」

江池靜默了幾秒,渾身沒有打算再說什麼話的氣勢,他站起身,把摔碎屏幕的手機往兜里一揣,往外邊走。

經紀人夏姐掃了眼還站在原處不動的洛歆月,繼而追了出去。

直到夏姐追上江池時,江池腿上的腳步也停了下來。

她眼眸微眯,沉吟片刻后,開口問:「江池,你碰她臉是因為她的臉受傷了?」

她剛才掃見那個洛歆月臉上有巴掌印。

江池不知道在想什麼,靜默了片刻,語氣淡淡:「只碰了一下,很快就收回來了。」

夏姐偏著頭,看著他峻冷的側臉:「就這樣剛好被拍照片了?你沒覺得哪裡奇怪么?」

江池疑惑地問:「哪裡奇怪?」

夏姐沒給解釋,讓他自己想。

江池長眸微微眯起,目光微抬,「你是說照片是有人故意已經等著來抓拍?」

「很有這個可能。」夏姐凝著語氣:「所以就是有人提前在等待這個時機。」

江池睫毛的側影偶爾扇動著,他一雙杏眼灰濛濛的,沒有絲毫神采,「沒多大點事,就讓那些人隨便玩。」

夏姐看著他習慣了不把這些事放在心上,緊凝著眉心:「這件事我先讓人查一下。你記住,現在不能跟任何女的走得太近。」

江池懶散的目光微頓,淡淡地應了一聲,「嗯。」

此時,桑園。

翟夜帶著人來給洛桑量身,要給她定製參加宴會的禮服。

傅時寒坐在大廳沙發上,手上拿著ipad,在給女孩挑選哪種款式的禮服。

量完身,洛桑坐到男人身旁,腦袋湊近,盯著男人一張一張的給pass掉,「要定製禮服做什麼?」

男人側眸瞥了女孩一眼:「參加宴會。」

又是宴會啊。

洛桑眨了下眸子,「這次是什麼宴會,在哪裡舉行的?」

傅時寒眸光落在女孩的雙眼上,嗓音平淡:「到時就知道,可以帶面具,我才帶你去的。」

洛桑想了一會,問出:「是程家舉行的盛宴?」

男人眸色微頓,「你怎麼知道?」

洛桑把他手上的iPad拿過來,她想要自己挑選,隨口回他的話:「夜禎讓我跟他一起去。」

傅時寒眼神深深的凝視著女孩,聲音沉沉的:「你答應了沒?」

「哦,答應了。」洛桑繼續翻禮裙的樣式照片,沒察覺到男人神色陰沉沉了下來。

他的臉上沒有表露出太多的情緒,「你是打算跟他去?」

洛桑抬起頭,對上他幽冷的目光,「沒有啊。」

觀察到他的神色怪怪的,洛桑繼續說了句:「我要跟你去。」

男人略收斂住往外散發的低氣壓,聲音很淡的一個字:「嗯。」

可下一刻女孩的話,讓他的臉色不禁冷至極點。

「到時候你忙你的,我跟著他還有其他事要做。」

「……」

傅時寒蹙起了眉頭,深黑的瞳孔冷沉了下來,「危險的么?」

「不危險。」她知道,他又在想若是危險的,就要讓她不去了,「我就跟著去湊熱鬧。」

這場宴會裡,所有的人都是帶著奔著另外的目的去的。

無情門接到不少的任務,連傾綰也是同樣接到消息。

此時,傾綰在想辦法讓謝影帝解放她,她躊躇地開了口,戳了戳他那劇本的手:「謝允臻,我明晚可能不能跟你去參加宴會了,我有其他的事情……」

謝允臻那雙桃花眼微眯,眼眸漂亮,目光卻鋒利的掃向她,有種致命的迷人,微頓兩三秒,「什麼事情?」

傾綰眸光微轉,「就是有另外的事情。」

他懷疑她在找借口:「你不說是何事,我就不允許你去。」

傾綰深吸一口氣,弱弱地開口道:「我家裡出了點事情。」

謝允臻目光微頓,他從來沒聽她提起過她家裡的事情,「出了什麼事?」

傾綰隨便扯了個謊,她眼神露出神傷,隨即垂下了腦袋:「明天是我、我爸媽的忌日……」

謝允臻靜默幾秒,抬手揉了下傾綰的腦袋,話裡帶著別的深意:「那就去吧,好好祭拜一下。你不想多說他們的事,就別提了,想跟我說的時候,你再說。」

「哦,好。」

傾綰暗自在心底笑,原來謝允臻這麼的好騙,她隨便秀個演技就能騙過他?!

「……」

傾綰真以為覺得這樣就能騙過謝允臻?

並不可能。

——

時間到了第二天傍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