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道“你可以邀請一些異能強者,然後聯合去消滅冰魔啊?”

雜七道“你的這個辦法我早就想過了,而且也做過了,不行。所去的異能者,無一生還”

無言暗自驚歎,“這個冰魔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啊?”

雜七搖了搖頭“深不可測,很有可能在十階以上!”

十階以上!無言欲言又止,現在的他是廢人一個人,要什麼時候才能擁有殺死冰魔的實力!

無言問道“你知道冰魔的具體位置嗎?”

雜七伸出手來,“你想知道嗎?這可是一個高級問題,五百萬拿來”

無言聳了聳肩,鄙視的看着雜七,這個時候了也不忘做生意。以無言現在的狀況,就算知道冰魔在哪裏也是無濟於事。

雜七又將一杯白酒倒入口中,打了一個嗝兒,視線開始模糊,然後倒在了桌子上。

雖然喝了三大瓶,但是無言卻越來越有精神,他結了帳以後,就把雜七送回家。

雜七的房間還是和以前一樣,一塵不染,擺設簡單。

無言並不喜歡窺探別人的隱私,但是現在他卻不得不做些事情。

上一次他找過了雜七的抽屜,裏面還有一些東西沒有看到,特別是雜七的日記。

他摸到日記的封面上有夾層,他小心翼翼的打開夾層,裏面一張張古老的紙片。

紙片上寫着復活火魔的時候需要咒語、物品、以及步驟。

無言還看到另外一張紙片,上面寫到了很多關於復活火魔的注意事項。火魔在死亡的時候是最脆弱的時候,只要有一點冰雪,火魔的身體就會損傷。

如果在大量冰雪覆蓋火魔的時候,同時念動復活火魔的咒語,火魔將永遠不可能復活,謹記!

無言將咒語牢記在心裏,然後又將東西還原。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無言也要回家,他現在要去準備保溫桶和大量的冰塊。

柔心正在電視機面前看《喜洋洋》,看見無言回來高興的問道“大哥哥,有什麼進展沒有?”

無言點了點頭,“雖然沒有套出火魔的具體位置,但是知道怎麼毀滅火魔的屍體”

雜七的口風太緊了,問他什麼都說要錢,不給錢就不說,一給錢就肯定露餡。

老是靠翻別人家來找到線索已經不現實了,無言雖然自認很小心,可是對於雜七這種十分精明的人,第三次再去動他的東西,他肯定會發現。

無言決定再次去火山尋找火魔的屍體,上一次他們差不多找了三分之一的面積,再假以時間肯定能夠找到。

這次無言帶了很多的工具,鐵鍬,鏟子……

柔心嘟着嘴好像有些不高興,“一點都不好玩,好不如去森林裏殺幾隻異能獸”

無言笑道“我都說讓你別跟來了,要是不想,現在就回去吧”

柔心盯着無言,“哼!我纔不走,風姐姐可以陪你,我也可以陪你”

火山依舊是光禿禿的沒有一點生機,幾隻烏鴉從火山山飛過,發出刺耳的叫聲。

無言並沒有飛走,而是在上空盤旋。

這引起了無言的注意,烏鴉是發現了什麼會在空中盤旋不捨得離開?

雙生萌寶:爹地請娶她!

無言抓緊登山包,飛快的跑到烏鴉所在的地方。整座火山寸草不生,可是那裏卻長着一株罌粟!

罌粟開的正豔,紅色的花瓣如同跳動的火焰一般。

烏鴉還在空中盤旋,那刺眼的叫聲擾人心神,無言撿起幾塊石頭將烏鴉趕走,又緊緊的看着那朵美麗的罌粟。

柔心放下包,蹲在罌粟的面前“大哥哥,這是什麼話,好漂亮,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

雖然看到了這株罌粟,但是無言有些略顯失望,罌粟周圍的泥土都有翻新過的痕跡,只怕他已經來晚了。

不過無言還是想試一試,他拿出了工具,先將罌粟完整的移開,然後開始挖坑。

無言挖的很深,害怕自己會錯過屍體,可是已經挖了有五米深了,無言開始有些疲倦。

看來火魔的屍體早就被人運走了,是雜七乾的嗎?

柔心站在上面,對着無言喊道“大哥哥,你快上來,那株罌粟花好奇怪啊”

一無所獲,無言很是失望,看來有人捷足先登,要想找到火魔的屍體,現在是難上加難。

無言從五米深的坑裏爬了上來,柔心好奇的指着那多無言移開的罌粟花“你快看,它好奇怪啊?”

從外表上看來,他好像並沒有什麼奇怪的,無言道“怎麼了?”

柔心撥開罌粟花根上的泥土,“你看!”

無言臉上出現一陣驚訝的表情,那朵罌粟花原本被他移開了,可是現在它的根莖竟然又深深的陷入了泥土!

莫非這也是異能植?

尋找火魔屍體的難度加大,無言只好另覓他徑。能夠代替火越劍的,現在只有黑火蓮子,想辦法毀掉黑火蓮子,雜七的復活計劃就會推遲,對,就這麼做!

無言現在還行,但是沒有多少生活經驗的柔心現在已經是身心疲倦,躺在牀上伸了一個懶腰“好累啊,我以後再想不想出門了,我要一直躺在牀上!”

花少閒蹲在隱祕的角落,一手拿着可樂,一手拿着薯條,緊緊的盯着雜七商店。

從暗處,一隻手向他伸了過來,那隻手長滿老繭,上面滿是泥土……


花少閒感覺到背後有什麼東西在拍他的肩膀,他回頭一看,被嚇了一跳!

“啊!”

無言趕緊捂住他的嘴,“你小聲一點,不怕引起雜七的注意啊?”

花少閒見無言灰頭土臉,“你這是去要飯來嗎?”

無言罵道“一個大男人膽子也太小了吧?” 花少閒罵道“我要是從背後冷不防的嚇你一下,你也害怕!”

無言道“有什麼進展沒有?”

花少閒聳了聳肩“沒有,不過這兩天他手裏老是拿着一顆黑色的蓮子,而且上門的人也多了。那顆黑色的蓮子是什麼東西,你們該不會是異能者吧?”

無言又遞給花少閒一千塊錢“繼續監視,有什麼新情況繼續向我報告”

拿着錢以後的花少閒,彷彿又充滿了力量,眼神堅定的說道“好的!”

無言雙手插(入口袋,口袋裏多了一張紙條,應該是曹相交送過來的吧。果然是他送來的,紙條寫着讓無言再去一次奇怪商店。

現在的無言已經束手無策了,只有曹相交能夠幫助他。

奇怪商店永遠都是門庭若市,進進出出的人很多,打扮都各不相同。有的西裝革履,有的流裏流氣,最重要的他們都是異能強者!

依舊那那間燈光昏暗的地下室,這些老怪物不住好屋子,非住這些地方,真是奇怪。

曹相交眼睛一閃,兩顆花生米自己就跳進了他的嘴裏,“我想現在你在爲毀掉黑火蓮子而煩惱吧?”

無言點了點頭“沒錯,他現在和黑火蓮子是寸步不離”

曹相交臉上出現一絲驕傲的笑容,“這就是我的徒弟,我很爲他驕傲,沒想到我竟然是養虎爲患!”

無言吃了一口桌上的菜,“你有什麼辦法嗎?”

曹相交道“你進過他放東西的倉庫嗎?”

無言到“去過,很普通,他也不怕東西被偷?”

曹相交笑道“這你就想錯了,那個倉庫至少有十二名異能強者在暗中守護着”

“十二名異能強者?”無言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曹相交的語氣加重,“不僅是十二位異能強者,而且還是十二個老怪物!”

無言搖了搖頭“不懂”

曹相交笑了笑“你當然不懂,因爲這是奇怪商店的祕密”

“祕密?”無言好奇的問道“是什麼祕密?”

曹相交道“你以爲奇怪商店經營到現在,有如此巨大的規模光靠我一個人嗎?”


無言道“難道不是嗎?”

曹相交哈哈大笑“當然不是,奇怪商店有一個規矩。每當徒弟出師,都會成爲奇怪商店的新主人。而奇怪商店的上一任主人從此消失,成爲保護商店和尋找寶物的人!”

無言好像明白了一些東西,“你的意思是說,現在至少有曾經十二個奇怪商店的主人,在保護雜七的倉庫?”

曹相交道“沒錯,現在你能明白爲什麼裏面放着那麼多寶貝,而沒有一個人能搶走吧?”

無言皺了皺眉頭“那十二任奇怪商店的主人怎麼都會爲雜七效命,算起來他也只是一個小輩啊?”

曹相交道“因爲他很會籠絡人心,而且我也說了。不出意外,他現在已經是奇怪商店的主人了”

無言到“那十二個人都走了,你的奇怪商店怎麼辦?”

曹相交搖了搖頭“現在這個消息只有你一個外人知道,所以還能維持一段時間,我想找到我的另一個徒弟”

無言問道“另一個徒弟?”

“對,另一個徒弟”曹相交說道“也就是雜七的弟弟,一個很狡猾的商人,雜八!”

雜八在火車上想無言推銷過很多東西,無言記憶深刻,道“那你現在找到他了嗎?”

曹相交臉上有些失望,“沒有,他現在很有可能在魔界內”


“魔界?”曹相交的話題引起了無言的注意,“魔界在哪兒?”

曹相交道“別跑題了,現在要解決黑火蓮子的問題”

無言回過神,“照你這麼說我豈不是沒有一點希望?”

曹相交說道“當然不是,別忘了雜七可是一個商人。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肯定會有他的身影,現在最能夠引起他注意的就只有火越劍了!”

無言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的火越劍,“你是說用火越劍做誘餌,他現在已經有了黑火蓮子會上鉤嗎?”


曹相交自信的說道“他是我的徒弟,沒有人比我更瞭解他,他肯定會上當的。我已經說了,他是一個商人!”

無言道“你的意思是說吧真的火越劍流入異能界?會不會引起更多的紛爭?”

無言不得不考慮慎重,他又想起了各大家族爲了搶奪火越劍時候的情形。

曹相交咬了咬牙“沒有辦法,我真的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我會盡量的封鎖消息,只讓火越劍的消息傳入兩棱省,我的目的是想讓那十二個人都出去”

無言道“就爲了一柄火越劍,十二個人都會出去嗎?”

曹相交點了點頭“當然會出去,黑火蓮子看似能夠代替火越劍。可是用黑火蓮子復活的火魔,力量會遠遠不如以前,所以那十二個人肯定都會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