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劍的劍尖已經壓彎了秦蕭的汗毛,利劍馬上就要刺進秦蕭的胸膛了,香兒驚的大叫了出來,小柔也是一聲慘叫。

秦蕭卻是毫不慌張,還用0、0001秒的時間,打了一個短短的哈欠。

接着,就在無雙劍碰到秦蕭汗毛根部的時候,秦蕭體內的‘神鼎罩’一陣玄光爆出,光波一圈圈的激盪而出,無雙劍停留在那個位置,再也進不去分毫。

“嘿!”

那個青衣姑娘,連聲嬌叱。使足了全身的力氣,奮力往裏刺,但就是無法刺破‘神鼎罩’。

秦蕭嘿嘿一笑,身子一側,青衣姑娘一劍刺空了,失去重心,撲到在了秦蕭的身上,將他壓在了牀上。

秦蕭舉起手,一臉無辜的樣子:“大家剛纔都看到了,是她主動將我壓在牀上的,是她想非禮我,而不是我想非禮她…”

青衣女子剛纔累得都險些脫力了,倒在秦蕭的身上,半天才站起來,眼中掛滿了淚水,不停地敲打着秦蕭的胸膛:“你害慘了我的師兄,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直到現在,秦蕭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推開這個姑娘,對着門外尋仇的人喝道:“下毒的絕對不是我秦蕭,再敢擾亂我的清淨,休怪我不客氣!哼,早知道就不該讓你們住進來,竟給秦爺添亂!”

秦蕭此話一出,門外尋仇的幾十個人,蜂擁進來,各施手段,羣毆秦蕭。

秦蕭本來不畏懼這些人的,但是小柔和香兒在這裏,難免會受傷,秦蕭一時就慌亂了起來,他不禁一嘆,“唉,出門帶着‘馬子’,就是不方便啊,處處都要想着保護她們。”

場面混亂了起來,不到兩個半刻,這個房間就爆開了,整個客棧也坍塌了,一羣人在廢墟中繼續搏殺。

這時,激斗的人羣中,突然出現了毒死仙的身影。

別人家的小哥哥 ,毒死仙是來湊熱鬧的。

毒死仙見秦蕭身手了得,就把他列爲了一個勁敵,陡然間,使出一記‘瘋魂神掌’。

他的招數,與秦蕭之前遇到的黑衣姥姥很是相似,真氣與毒氣混合在一起,攻擊對方最薄弱的一環。

靈魂,便是每個人最薄弱的一環。

修武的後期,除了增加真氣的數量,不斷地轉換自己的真氣狀態、成就真氣之身而脫胎換骨以外,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修魂力。

這是衡量一個武者修爲高低,最重要的一個標準之一。

固氣境界以前的武者,魂力是沒有攻擊性質的,但必須不斷地增強自身靈魂的抗擊打性,秦蕭以前服用的魂珠、定氣符,都有助於靈魂防禦。

毒死仙的修爲,不在黑衣姥姥之下,重重的一擊,足可以毀滅一個液氣初期的武者,廢掉他的修爲、讓他變成失心瘋。

毒死仙的一掌、拍出一個巨大的黑色手掌印,來到了秦蕭的身前。

若在一個月以前,秦蕭絕對躲不過這一掌。


但是這一個月以來,自從秦蕭成功闖過煉氣神塔十層以後,修爲大增,又能熟練的運用各種寶器了,所以,毒死仙這一掌,對秦蕭構不成什麼威脅。

嘭!

秦蕭左手中握着的‘五行盾’,硬硬的擊向了毒死仙的黑掌印,將黑煙擋在了身外,黑煙散去,誤傷了不少修爲低階的武者。

秦蕭的‘五行盾’,是由密集的真氣構成的,真氣元十分密集,就是毒氣都不能穿透,所以毒死仙的手段,根本奈何不了秦蕭。

接着下了這一掌,秦蕭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他既然會用毒,那麼下毒的人,肯定就是他了,於是大聲喊道:“你們不要打了!再打下去,你們就都被我打死了!下毒的人,我替你們找到了,就是那個穿花衣服的禿頭大漢!”

說完,秦蕭的手,指向了毒死仙。

毒死仙見自己的陰謀被秦蕭識破了,知道不是他的對手,掉頭就要開溜。 。 “你丫的還跑,鞋都跑掉了!”

秦蕭大喝一聲,猶如一隻捕食的大鷹,凌空而去,一把抓住了跑出去幾十丈‘毒死仙’。

“你跟黑衣姥姥什麼關係?”秦蕭知道,他們用毒的手法很相像,猜測他肯定跟黑衣姥姥有關係。

“黑衣姥姥是我的情人!”‘毒死仙’膽顫心驚的說道。

秦蕭暗暗一想,黑衣姥姥不是已經有情人了嗎?怎麼又冒出來一個呢?嘿嘿,看來,黑衣姥姥的誘惑力還真不小。

“爲什麼要下毒!”秦蕭狠狠的抓了一下‘毒死仙’的肩押骨,痛得他齜牙咧嘴。

“唉,疼!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毒死仙不停地求饒。

“孃的,抓你一下就疼了,你毒傷那麼多人,他們就不疼嗎?”秦蕭雙手齊抓,狠抓他的雙肩,毒死仙又是一陣鬼哭狼嚎。


這時,那些尋仇的人也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紛紛跑了過來。

“不要放過他,打死他!”

“打死他!”

“害我的親弟弟,我要殺了他!”



秦蕭連忙喝止那些人,“你們先不要激動,讓他拿出解藥再說!”

衆人一聽,覺得有道理,齊逼毒死仙交出解藥。


“我給,我給你們解藥!別打我了!”毒死仙立即從腰間的葫蘆裏,倒出了很多粉末,“這就是解藥,一人拿一點,趕緊去救吧!若是過了一個時辰,解藥也無效了!”

衆人拿去解藥,趕緊跑回客棧的井邊,搶救自己的親友。

秦蕭看着心驚膽顫的毒死仙,喊了一聲:“香兒,拿根繩子來,做個套子!”

香兒找來一根繩子,問道:“怎麼,秦大哥,你要吊死他嗎?哪用那麼費勁啊,這樣的惡人,一掌拍死他算了!”

秦蕭搖搖頭:“不、不殺他!坦巴爾城人多事多、十分混亂,用毒、使毒的人也特別多,留下他,或許能派上用場的!你用套子套住他的頭,像牽狗一樣的牽着他就好了。”

香兒點點頭,用繩子緊緊地套住了他的頭,走到哪裏,牽到哪裏;秦蕭又逼毒死仙服下了自己的毒藥,讓他消去了內力。

誰知,毒死仙內功一失,人突然變得就跟五歲的孩子一般大了,秦蕭好不納悶,摸着他的頭問道:“唉,你怎麼縮了?”

毒死仙嘆了一口氣:“我們五毒門,練就毒功,必須從五歲開始,毒功與其他功法不同,凡是失去內力的人,都會回到五歲時候的樣子。”

秦蕭看着身高只有六七十公分毒死仙,大笑起來:“雕兒,你過來,我給你個差事。以後毒死仙就讓你牽着,走到哪、給我牽到哪,不能把他丟了,聽到沒有?”

嘎嘎!

小金雕含起繩子,抖了抖翅膀,表示沒問題。



二皇子找到了毒死仙的師父——天毒老怪,讓他配製一種****,用這種毒藥代替天泉聖水,以便控制比武大賽獲勝的前三甲。

天毒老怪的修爲已經是液氣巔峯期了,又善於用毒,所以根本不把二皇子放在眼裏,也根本不屑他的要求。

西海。

下午,風和氣爽。

天毒老怪正躺在一羣女弟子的身上,讓她們做人肉按摩,這時,二皇子登門拜訪了。

“久聞天毒老仙大名,火焰帝國二皇子前來拜訪。”

天毒老怪正爽着呢,十幾個女弟子,脫光了衣服給他做人肉按摩,哪裏有空理什麼二皇子、八皇子的啊!

“老夫名叫‘天毒老怪’,不是什麼天毒老仙,你找錯認了吧!”天毒老怪連眼都沒有睜開,顯然,天毒老怪並不想待見他。

“哈哈,在我們火焰帝國,所有的人都尊稱您爲天毒老仙!”可以看出,二皇子很會拍馬屁。

“你沒看見我正忙着呢嗎?”天毒老怪睜開一隻眼睛,很不耐煩的說道。

“天泉聖水你要不要?”二皇子見拍馬屁沒用,直接亮出了王牌。

這是一個遊戲 ,天毒老怪立即有了精神,雙臂一揮,震跑了十幾個赤身裸體的女弟子,一身繡滿黃龍的袍子,不知從何處飛了過來,穿在他的身上。

“二皇子,這邊有情。蘭兒,準備茶水!”天毒老怪把二皇子帶到了一處涼亭裏,叫蘭兒的丫頭,在一旁沏茶倒水。

“你有何事,相求於老夫啊?”天毒老怪再也不是那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了。

“我要一種****,能控制一些修爲像你這般高的高手!”二皇子陰陰一笑。

“這個不難,你剛纔說給我天泉聖水,是真的?”天毒老怪正處於‘液氣’巔峯期,十分需要天泉聖水的幫助,以突破固氣境界。

“你若幫我煉製出那種毒藥,事成之後,我便給你十滴天泉聖水。”

二皇子心中也有打算,天泉聖水是不會給他的。二皇子打算讓比武大賽獲勝的前三甲,對付完秦蕭以後,再來對付這個天毒老怪,然後前三甲毒發而亡,最後的大贏家,只有自己一人。

“哈哈,好,老夫答應你了!你隨我來!”

在天泉聖水的誘惑下,毒怪也不得不動心了。

天毒老怪將二皇子帶到了一個荒僻的地方,二皇子一陣納悶,這個老傢伙要帶我去哪裏啊!

此處,地處荒郊,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幽深的祕洞,天毒老怪將二皇子帶到了祕洞中,裏面一片漆黑,待天毒老怪點亮火把後,二皇子看清楚了裏面的一切。

這裏面的東西,着實把二皇子嚇了一跳。

在右手邊,全部是古屍,千年古屍、萬年古屍,有的已經變成了屍妖,面目猙獰;在右手邊,全部是半死之人,他們都中了毒、奄奄一息,全身潰爛、慘不忍睹。

整個幽深的祕洞裏面,擺放的全部是屍妖和半死人,這個場面,就是定力再強的人,也會被嚇死的。

“二皇子殿下,這些,就是我煉製毒藥的材料。”天毒老怪拿出了一個古鼎,滿臉輕鬆地說道。

二皇子忍住沒有嘔吐,勉強的笑了笑:“我今天長見識了、長見識了…”

天毒老怪陰森一笑,暴喝一聲,將諸多屍妖吸到了古鼎之中,古鼎上面騰起了片片霧氣,一股惡臭氣息撲鼻而來,眨眼間,數十個屍妖在古鼎中被煉化掉了。

古鼎分爲三層, 門當戶對(全文) ,揮之不散、吹之不動,顯然,那就是萬年屍毒。

天毒老怪聚集萬萬粒真氣元、於雙掌之上,乳白色的屍毒被吸附過來,聚集在天毒老怪的手掌周圍。

也不過是數個眨眼間,乳白色的煙霧和天毒老怪手掌上的真氣元結合、凝聚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小撮白色的毒粉末。

。 “毒藥,煉成了嗎?”

二皇子伸手就要去抓天毒老怪手中的粉末,天毒老怪悶喝一聲:“動不得!”

二皇子連忙縮回了手。

天毒老怪意念一動,古鼎懸於空中,飛速的轉動起來,古鼎上面有十八個孔,十八個孔突然發出一股吸力,將那些半死人的魂魄吸入古鼎之中。

天毒老怪將手中的粉末撒入鼎中,又經過了一輪煉製,真正的毒藥才煉製出來。

這毒藥,很像一粒粒的種子。


天毒老怪將最終煉製好的‘屍魂種子’交給了二皇子,緩緩說道:“這個藥是‘活的’,是有生命的毒藥!誰要是服下這個藥,體內就會滋生出一種魔胎,魔胎會慢慢地張大,等魔胎的能量無比強大,吸乾了原體的精氣之後,那個服用毒藥的人就會死去。這個魔胎生長變大,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服用者纔會毒發身亡。”

二皇子聽了,心跳加速,暗道:“世間還有如此霸道的東西,‘活的’毒藥、能長出生命的毒藥,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天毒老怪接着問道:“毒藥已經煉製出來了,那天泉聖水呢?”

“一個月後,一個月後我再交給你,我們皇家是有信用的!”二皇子說話的時候,也是沒底氣,不知道天毒老怪會不會突然出手殺了自己。

二皇子話畢,天毒老怪的眼睛,就像刀子一樣,在他的身上來回掃視了幾遍。

“好吧,我就再等一個月!”天毒老怪閉上眼睛,沉聲道。

“那我就告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