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就真的開始思考着這個看似離奇的可能。

“如果我們假設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就是黑衣公爵把麗娜夫人關進了夢境中的世界……但如果這個夢境中的麗娜夫人並不是年輕時候的她,而是真正的麗娜夫人的話……那麼地面上古堡中的那個麗娜夫人……其實是她的影子?”

“麗娜夫人被自己的影子抓住,然後代替,關進鏡子裏……所以那個娃娃纔會在‘夢醒’的時候那麼破爛……因爲麗娜夫人的存在早就被頂替了,夢醒的時候就是無處容身的時候?”

我驚愕。

“我覺得很有可能。”南宮雲說。

“而且你記不記得?黑衣公爵讓我們尋找日記的目的,是想要再製造一個麗娜夫人。可是身體的話,影子已經能夠替代了,但他現在收集的,卻是麗娜夫人的靈魂……”

“你覺得他爲什麼想這麼做?”南宮雲問,“反正我是不會再相信什麼愛情或者喜愛懷念之類的藉口了。”

“很簡單,”我說,“一般來說,想要一個人徹底消失的原因,不是覺得對方很討厭,就是對方已經妨礙了自己。”

“如果是前者,黑衣公爵應該不會忍到現在才動手。如果是後者……恐怕跟麗娜夫人成爲夢境主人有關。”

我猜測。

“那麼事情很明顯了,”南宮雲說,“現在最大的可能就是,地面古堡中的黑衣公爵是假的,他的真身有什麼原因而不能出現,所以他利用麗娜夫人來爲他尋找獵物和血食,將真正的麗娜夫人關進了鏡子裏。”

“但是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麗娜夫人逐漸代替他,成爲了夢境的主人。雖然黑衣公爵可以強制性的結束夢境,但他卻不能這麼做……”

“就證明了他的真身,大概就藏身在這個夢境中。”我接上他的話。

“沒錯。”南宮雲點了點頭。

“所以,我們現在的目標從一開始的打倒麗娜夫人變成了幫助麗娜夫人嗎?”我扶額,“但是這些事情,麗娜夫人本人究竟知不知道?”

我問:“而且我還是想不通她爲什麼要跟你結婚……”

“你問我,我自己更不明白。”南宮雲嘆了口氣,“總之,現在只能等麗娜夫人出現,然後見機行事。”

“我會按照你說的,先暫時答應她的求婚,搞清楚她的目的,然後想辦法從這裏出去。”南宮雲說,“不管她是想殺了我還是想做什麼,都不可能會在這裏動手,總要把我們帶出去,那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我表示同意。

達成了一致之後,我就開始靠在牆邊閉目養神,等着麗娜夫人的出現。

同時大腦還在一遍遍回放思考着剛纔經歷過的一切,看能不能察覺到當時所遺漏下的線索。

就在我和南宮雲都在靜靜沉思的時候,這個牢房的大門突然響了一聲。

我和南宮雲齊齊的睜開眼,看向大門口。

但是進來的,卻不是我和南宮雲希望的麗娜夫人,而是一個怪模怪樣的小丑。

小丑的手上端着兩個餐盤,走到我們跟前,說:“吃飯啦,吃飯啦!”

說着,他將手上的餐盤放了下來,我往裏面看了一眼,頓時渾身冒起雞皮疙瘩。只見餐盤裏根本沒有什麼飯菜,在盤子中扭動着的,全是一條條肥胖的蛆蟲! 小丑把餐盤塞到我的面前,將臉湊到我的面前:“吃吧!吃吧!”

我頭皮發麻,本能地對那些涌動的小白蟲子起了生理反應。當它把這些蟲子靠近我的時候,我直接沒控制住,將餐盤一把扇飛。

“桄榔”一聲,餐盤摔在地上,那些蟲子也掉了滿地,一個個掙扎的扭動,四處攀爬。

小丑的腦袋突然整個拔下來,然後轉了個圈,將原先的下巴變成了頭頂,頭頂變成了下巴。

然後他原本臉上應該是笑着的鬼臉,就變成了一種盛怒的表情。

“爲什麼浪費糧食!”他尖叫着。

我渾身戒備,防止着他可能回來的襲擊。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小丑在原地尖叫着喊了幾聲,最終竟然哼哼唧唧地消停了下來。

“女王,召見你們。”他不復之前的活潑和熱情,乾巴巴十分冷硬的說道。

女王?

我和南宮雲對視了一眼。

然後小丑一揮手,不知道怎麼做到的,南宮雲身上的那些繩索就突然自動解開了,南宮雲一下子就蹦了起來。

“跟我走!”小丑喊着,然後在前方帶路。

我和南宮雲又對視了一眼,還是在逃跑和跟上去之間,選擇了後者。

小丑走着的道路十分的奇怪,就像是生生新開闢出來的一樣,四周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腳下的道路泛着離奇的色彩。

甚至時不時地,道路還會扭曲,攀爬上牆,但小丑仍舊如同平地一般,安安穩穩的走了過去。

我小心翼翼的嘗試了一下,發現這種道路就好像有着吸力,不管它怎麼變化,都不會掉下去。

而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們終於重新出現在了正常的古堡內部中。

那是一條鋪着紅毯的大廳,紅色鑲着金邊的地毯一路延伸,消失在盡頭的一道拱門後。

小丑嘟嘟囔囔的蹦跳着,回頭打量着我和南宮雲:“衣衫不整!衣衫不整!”

他叫着,然後一揮手,我和南宮雲身上的衣服,瞬間起了變化。

南宮雲身上的黑色燕尾服,重新變得平整。而我則是突然換上了一身中世界的大禮服,束腰和沉重的蓬蓬裙幾乎讓我沒有準備的踉蹌了幾下。

而看着我們“煥然一新”的小丑,則表現的好像很滿意。

他砰砰跳跳着,重新轉身向前走:“跟我來,跟我來!”

我和南宮雲跟上去,然後一路順着紅毯,進入到了盡頭的那道拱門之後。

越過拱門,刺眼的亮光讓我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等我適應之後,我才發現這裏是一件極其金碧輝煌的大廳。

無論是牆壁還是擺設,都是用金光閃閃的金銀塑造而成,無論看向哪裏,都有一種讓人閃瞎眼的感覺。

我忍着眼睛刺痛的感覺,還是將四周的景色一點一點的收入眼底,同時尋找着可能的逃生路線。

而我身旁的南宮雲拉了拉我,示意我看向前方。

我順着他的指點看過去,發現在我們的正前方,有一個高大的寶座。

周圍站着無數的傭人還有騎士,而在寶座之上,則是之前把我抓住的那個麗娜夫人。

“將人帶上來!”67.356

有人開始呼喊。

我和南宮雲被小丑督促着趕緊上前。

沒辦法,我和南宮雲一起邁了一步,走上前面去,擡頭看向麗娜夫人。

“大膽,怎麼能直接注視女王的臉!”突然,從兩邊的騎士中站出來一個,長槍直接向着我們襲來。

我直接被嚇了一跳,剛想反抗,就聽見寶座上的麗娜夫人叫了一聲:“住手!”

那個騎士馬上就停了下來,就像本身就只是一個雕像一般一動不動。

然後麗娜夫人的眼睛看向了我和南宮雲。

我發現她的視線就像有種壓迫感,只是看一眼,就讓人覺得心裏發虛腳步發沉。

前妻,請留步 我猛地搖了搖頭,才驅除了這種直接對心靈的影響。

然後麗娜夫人的眼睛直直地盯向我。

“顧書薇,你可知罪?”

我並不訝異麗娜夫人會知道我的名字,畢竟這裏是夢境,而她是夢境的主人,那麼當然會知道所有闖入夢境中人的名字。

但令我詫異的是,我不明白她在說什麼:“我犯了什麼罪?”

我以爲我和南宮雲來到這裏,會更加的原始一點,直接就上來殺掉或者吃掉之類的,大打一場。

但現在看起來,麗娜夫人貌似更想玩一種角色扮演的遊戲,而不想那麼快的就處理掉我們。

“大膽,勾引了女王的未婚夫,現在還敢跟女王這麼說話!”排在寶座下面的那隊騎士中,又站出來了一個,對着我大吼道。

我已經傻眼了。

這個罪名簡直讓我不知道作何想法好。

我只能嚅動了下嘴脣,最後喊了一聲:“冤枉!”

這可是真冤枉。

真能勾引南宮雲的大概也只有一個唐多多,她還早就已經出局了,現在究竟關我什麼事情!

但是寶座上的麗娜夫人根本不聽,或者她乾脆只是想了一個好處置我的藉口。

於是她扶着手上的權杖,用它敲了敲地面,然後“宣判”:“顧書薇罪不可赦,我宣佈現在就將其處死!”

然後麗娜夫人座下的那些騎士,這回一起蹦出來了,一個個手裏拿着長槍和刀劍,向着我們圍了過來。

沒辦法,我只能警惕的後退,然後思考着要如何突圍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南宮雲突然攔在我身前,喊了一聲:“慢着!”

大概麗娜夫人對於南宮雲這個“未婚夫”還是留着一絲面子的,她的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情,然後說道:“什麼事?”

“如果是求饒,那就連你一起處死!”

現在是根本不留情面了。我嘆了口氣。

但南宮雲的臉色始終沒有變化:“我不是爲她求情,”他說,“只是我覺得,在婚禮前夕見血,始終不太好。”

“什麼?”麗娜夫人聽了南宮雲的話先是一愣,隨即露出狂喜的表情。

“你同意跟我結婚了?”

“我什麼時候沒有同意過?”南宮雲露出一個帥氣的笑容。

我看的是滿頭黑線。

不由得開始思考要不要培訓一下唐多多,省得以後她和南宮雲在一起了之後,被他賣了還幫着數錢。

麗娜夫人現在露出了一種嬌羞的小女兒情態:“你打算現在就跟我舉行婚禮嗎?”

“沒錯。”南宮雲依舊是那種深情款款的模樣。

我看着有些熟悉,然後才恍然,這不就是在模仿黑衣公爵的當時跟我們說話的那種神態嗎!

果然,麗娜夫人現在看着南宮雲的眼睛,都快化成了一汪春水。

但是她還是咬了咬牙:“可、可那個女人不能這麼輕易放過!”

她指着我說:“不處決她,我不能相信你是真心愛我的!”

我嘆了口氣,看來麗娜夫人是鐵了心的想讓我死。

我和南宮雲不易察覺地對視了一眼,然後南宮雲回過頭,對着麗娜夫人說:“那依照你的想法,你要如何做?”

麗娜夫人猶豫了一下,看樣子是在思考。

半晌,她才說道:“你說得對,婚禮前夕不能見血。那麼就將她扔到鬥獸場,這樣她失敗了,自然會被那羣野獸吃掉,一了百了。”

她這麼說,讓我有些好奇,插了一句嘴:“那如果我贏了呢?”

麗娜夫人聞言,哈哈大笑:“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她的嘴角噙着冷笑,眼睛深處也發着冰冷的光芒。

我反應過來,在這個鏡子中的世界,麗娜夫人是一切的主宰。如果她想讓我在鬥獸場裏死去,那麼將野獸的能力無限提高甚至不斷復活,都是有可能做到的。

但是目前的我,還沒有辦法反抗她的命令,因爲在鬥獸場裏說不定還能想點辦法,在這裏跟麗娜夫人正面對上,我還沒有勝算。

於是我再度沉默,只是向南宮雲扔去一個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比起我來說,他現在面臨的可是麗娜夫人本人,甚至要跟對方舉行婚禮……這種場面我連想象都有點想象不能。

然後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腳下的地板突然裂開。

我毫無準備的就掉了下去。

然後等我落地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落進了一個黑漆漆的大廣場中。

突然從四面八方的方向打來火把的光芒,將廣場照出了光明。

你有種 之後就是震天的歡呼,響徹雲霄。

“殺了她!”

超能少女 “殺了她!”

“殺了她!”

無數木偶做成的“觀衆”,坐在觀衆席上,正竭嘶底裏的喊着。

而在我所處的廣場一側牆壁,突然打開了一扇門,濃濃的腥臭從裏面涌出來,伴隨着一聲咆哮,一頭長着獅頭、牛身,然後蛇尾的怪物,從裏面走了出來。

那隻怪物的嘴巴里,似乎還能看到殘留着的血液。它看到我,一雙獸瞳中露出殘忍的光芒,然後嚎叫一聲,就向着我撲了過來!

觀衆席上徹底沸騰起來。

無數人都在歡呼,似乎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我被殺死的那一幕。我眼中閃過一絲冷芒。然後在怪物撲過來的那一霎那,突然糅身上去,用整個身子死死地勒住了它的脖子! 只聽見“咔嚓”一聲,怪物的脖子就被我直接扭斷了。

歡呼聲停止,我從怪物的身邊退了開來,然後仰起頭看向那羣突然安靜的木偶們。

我正在琢磨着要如何從這裏出去,結果就突然感覺到身後又傳來什麼異動。我下意識地往旁邊一閃躲避,然後看到之前被我殺死的那頭怪獸,又活了過來。

木偶們再度開始歡呼,我皺起眉頭,打量着面前的那個怪獸。

雖然我知道這個鏡子中的世界是被麗娜夫人操控的,我可能沒那麼容易就逃出去,但是這種多次復活的怪物,還是讓人感覺到有些棘手。

我覺得不能與它纏鬥,是要想辦法從這個鬥獸場裏面出去。

我的目光四處查看,然後盯住了之前怪物出來的那扇小門。那裏面的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任何景色,不知道是通道還是死路。

但是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或許都能成爲一個突破口。

於是我抱定了主意,在這回怪物向我撲過來的時候,我仍舊輕易的撲身過去,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然後趁對方躺在地上覆活的功夫,快步向着那個小門跑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這個動作激怒了那隻怪獸,它這回復活過來的時間變得更短了,而且就向我再度襲來的風聲來看,它的力量也變得更強了。

這讓我一時之間陷入了困境。因爲我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來困住這隻怪獸或者讓它徹底倒下去。

因爲夢都是荒誕的,所以發生什麼不正常的事情我都能理解,如果設置出來一個無敵的怪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我爲這件事爲難的時候,我好像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了呼喚我名字的聲音。

“顧書薇……”

我微微一愣,“南宮雲?”

我奇怪的叫出那個聲音主人的名字。

可是南宮雲叫我的聲音爲什麼會傳進來?難道他現在也在這個鬥獸場裏嗎?

還是說……

我靈機一動,猛地擡頭看向鬥獸場的上方,這個鬥獸場是露天的,但上方卻是一片混沌的黑暗,什麼也看不到。

原本我以爲這是因爲天黑的原因,但是想想……

我若有所思,然後在趁着那隻怪獸再一次向我襲擊過來的時候,我猛地跳躍上了對方的背部,然後向上猛地一跳。

那片混沌的黑色夜空沒有我想象的那麼高,甚至肯定不是天空。我的手觸摸到了一種絲綢般的順滑感覺,就像抓住了一塊柔順的絨布。

我緊緊握住它,然後在我往下跌落的時候,整個天空就突然“天亮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