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讓小二帶著幾人上樓看房。

馮昭的房間和君無紀的房間是挨在一起的天字型大小房間,君天瀾的李妍的房間在一起。

天字型大小的房間是開敞著的,兩人一走過來,便看見裡面已經被收拾整齊了的。

君無紀站在門口,對著小二揮了揮手,「把這些被褥都撤下去!夏蟬,鋪床!」

兩人聞言,立即上去忙活著,有了梁州的前車,馮昭也沒有多驚訝,習慣了他使喚自己的丫鬟。

這人只要是不在皇宮,走到哪兒,都要自帶生活用具的。

馮昭探頭看了一眼,撞開君無紀走進了另外一間房間。

房間不是很大,但是被褥都是新的,房內桌椅凳子也都擺放整齊。

累了一天的馮昭走進去就坐在了床上。

「阿昭!」君無紀立馬沖了進來,一把拉起了馮昭,「這些都是別人用過的!不幹凈!夏蟬,一會兒也給你家小姐鋪床!」

馮昭將自己的手抽出來,無奈道,「君無紀!你省點事行不?我用不著你管!」

君無紀看都不看她一眼,「那兩個人想怎麼睡我不管,但你是我的心尖寶貝我當然管!」

又轉頭對著李順道,「我的熏香呢?給我和阿昭的都焚上!」

李順順后又帶著眾人更換了兩間房的被褥,自己地毯,再將香爐焚上。

君無紀這才踏著地毯,走進去坐下,深深的聞了一口香氣,嘆息道,「總算是沒有鄉野氣息了!」

馮昭:「……」

還真是窮奢極欲!

。 二人身子一抖。

張凡低頭一看,認出那個早晨打掉他牙齒的二胖,不由得怒氣衝上腦門:「小子,你早晨打我那拳,太狠了,看來你有點乾巴勁呀。」

說著,一手托住二胖下巴,一手摁住他的牙槽,小妙手運力於手掌,意到氣到,內勁已然貫入對方牙槽之內!

小妙手加古元真氣,可削鐵如泥,何況牙槽?

頓時牙槽骨盡行粉碎,一口大牙紛紛擠出窠臼,掉到地上!

張凡低頭向他口內一看,沒有全掉,還剩兩顆門牙。

便用手一拍,笑道:「留這兩顆也沒用,倒是像耗子似的難看,不如一發去了!」

兩顆門牙也隨聲脫落。

現在,二胖是「一口禿」了!

「牙,我的牙!」二胖缺牙漏見,吐字含混地道。

「心疼你的牙?那就吃了!」張凡指著草上散落的牙齒喝道。

二胖心膽俱裂,有如小鬼遇閻王,不敢有半點違抗,雙手揀起牙齒,一把一把地塞進嘴裡,直著脖子吞下肚去。

「怎麼樣?看清了吧?」張凡對石頭道。

石頭已經尿了一泡,一襠臊氣,驚恐地看著張凡,「爺,不,不要呀!」

「他缺牙漏風說不清了,你把火燒雞棚的事講清我就饒了你。不然的話,你馬上滿口禿!」

「我講我講!」石頭叩頭如搗蒜,然後一五一十地把成天福如何安排,他們如何放火的細節全數兜了出來。

張凡錄完像,把手機收起來,一人一腳,把二人踢飛落到臭水溝里,然後昂然向娛樂廳走去。

成天福聽手下報告有人鬧事,便在二樓會議廳里聚集了三十多個打手,正準備殺出來。不想,門突然開了,兩個守門的打手從外面摔了進來,滾倒在地,一動不動了。

接著,張凡出現在門口。

成天福暗道:冤家來了!

忙站起來,在一群打手的簇擁下,慢慢向張凡逼來。

「姓張的,打上門來了?」成天福底氣不足。

「是對手嗎?還想跟我打?」張凡冷笑一聲,氣感沖掌,雙手一攤,無聲氣浪直涌過去!

一干人胸口沉悶,劇痛於心,突然口吐鮮血!

十幾張嘴,吐出十幾朵大紅花!

成天福站在最前面,受內傷最重,蹲在地上好久,才慢慢爬起來,「張先生,有話好話,不要動手!」

他已經完全明白,在張凡的強大武功之下,他的這幾十個打手就是草芥!

「石頭和二胖已經交待,你指使他們燒我張家埠養雞大棚,我手機里,有他們的錄像,要不要看看?」

「這……這怎麼可能呢?」成天福把一口的血水揩了,手紙扔掉,陪著笑,「肯定是誤會了。我……」

「啪!」

張凡一個耳光搧過去,正打在成天福左臉上。

成天福叫也沒叫,倒栽蔥倒了。

張凡上前,一腳踩住他的脖子,厲聲道:「他們二人交待得清清楚楚,你還想抵賴!」

說著,腳下稍稍用力。

成天福脖子劇痛,頸椎咔咔響。

心中膽怯:這小子要是腳上一使勁,我以後就是個高位截癱了!

「張先生,張先生,饒命!」

「快講!我沒功夫跟你扯!」

「是這樣,是我一時糊塗,一時糊塗。張先生,我賠,我賠還不行嗎?說個數!」

「全部損失不下一百五十萬,你給一百二十萬吧!少一個子兒,叫你明天坐輪椅!」張凡喝道。

「轉,轉,轉賬……還,還不行嗎,馬,馬上……」

張凡移開腳,讓成天福站起來給韓會計轉賬。

很快,韓會計就來電話確認,一百二十萬已經到了村裡賬上。

張凡拍拍手機,揪住成天福下巴:「我警告你,這裡有你的罪證!以後再敢找張家埠的麻煩,我就告你個縱火罪!」

「不敢了不敢了!」

「明天,出二十個勞力,去老爺溝義務勞動!」張凡喝道。

「是是,我明天組織人去幹活。」

「自帶伙食飲水,老老實實幹一個星期,就沒事了。」

「是是,一定好好乾,我親自督工!」成天福低頭道。

「記住,不要以為你叔是局長,你就可以任意妄為,再大的『長』,遇到我張凡,就是條『蟲』,你好自為之!」

「天福不敢!」

成天福立正站直,低頭道。

張凡大步離去,留下一屋子病號。

重新回到鎮正府招待所,田秀芳正在房間里給鎮警察所長打電話,見張凡回來了,而且一臉笑容,心中已經明白了大半,忙沖著手機道:「明天再說,可能用不到你了。」

放下手機,忙問:「出去幹什麼了?一臉喜氣?」

「反正不是逛伎院!」張凡得意一笑,伸手將她嬌軀摟在懷裡把玩。

田秀芳被他一陣捉弄,又重新興緻勃勃,臉紅地道:「你特討厭!要麼好幾天不來,要麼來了好幾次,旱澇不均,人家身體受得了嗎?」

「我告訴你個好消息,你就受得了。張家埠養雞大棚案子破了,只不過是私了,他們賠張家埠村一百二十萬,大家擺平不報案了。明天,工程重新開工,半個月就可以重新進雞苗了。這下,你這個鎮長工作成績上去了吧!?」

「真的?」田秀芳身子一扭,驚喜異常。

「我去娛樂廳了,成天福跪了!」

「你……你比我這個大鎮長還好使!要知道,張家埠這個養雞大棚是我今年業績的主要部分之一,這下,我也好向縣裡交待了!」

「別管縣裡的破事,先向我交待交待吧。」張凡說著,一翻身把她壓了下去……

第二天早晨,張凡開車從鎮里回村,還沒來得及去看望一下巧花,就看見一輛豪華大轎車停在自家門前,兩個衣著極為張揚的男人,站在車邊吸煙,看樣子是在等張凡。

「張先生,我們宮幫主盛情相邀!」

為首的一個身穿西服戴墨鏡胸前別一束花的男子沖張凡拱手,他身後的車門隨即打開,幾個隨從紛紛鑽出車外,站立兩旁,一齊躬身向張凡致意,齊聲道:「張總好!」

「宮幫主?什麼事不能電話聯繫?怎麼打聽到我家的地址?」張凡相當疑惑,對於對方這麼快就掌握了自己家的具體地址有些吃驚,同時心中生起一陣不安。

「宮幫主認為張先生乃是至高無上貴賓,一個電子郵件不足以表達宮幫主的誠意,特派屬下我登門拜請!」為首的這個人態度十分恭敬,他投向張凡的眼神,帶著幾分畏縮。

「噢……宮幫主如此客氣,我若不從,是太不恭敬了。」

張凡想起了,前次,京城天健公司門口的那場鬧劇,想必這些人當時在場,心裡對張凡留下了恐懼。

「那,請張先生上車?我們即刻去京城?」為首的男子躬身做了個請的動作。

「我張凡不赴無名之宴,請問,宮幫主為何相邀?」

。 他之前所使的刀法,早已被他刪了,那時起他就處於無刀法的階段。

而如今,他的每一次出刀,都是在不斷的糾正以前出刀的錯誤之處,刀的軌跡越發偏差就是因為如此。

身軀本能的行動,讓葉辰揮出了一道刀影密集的牆壁,不管石像鬼有怎樣的攻擊,都已然無法再擊中葉辰的身軀了。

刀影所劃過的範圍,都會死去三五隻的石像鬼,之後便是一直如此下去。

直到……葉辰的眼神焦距再度出現。

嗡!

眼神中,刀意在浮現。

眨眼間,刀意在迸射。

卻是葉辰已然悟到了刀道的一絲精妙!

鋒銳至極的刀意,不斷的從葉辰的雙眸中外溢,頓時將空氣都撕裂了開來。

「刀之道,霸道有餘,後勁不足,卻是與我不美,那麼是否可以將霸道之長處與後勁之短處結合在一起呢?」葉辰感悟了剛才的悟刀狀態,盯著手中之刀,輕聲自語道。

葉辰真的是不分場合啊!在這個時候都敢陷入思考,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藝高人膽大?

唧!

石像鬼的鳴叫再起。

它們可沒有因為葉辰的停下,而放棄進攻。

現在還剩下的石像鬼,數量看上去已然減少了大半,但這根本沒什麼區別。

石邪之風頓時嘩嘩的掛起,這塊區域盡數都被石邪之風籠罩。

「舌燥!」

一聲輕喝,頓如雷聲一般瞬間乍起。

嗡!

雙眸豁然向前看去,刀意外溢而出,環繞在葉辰身前。

不管石邪之風如何的刮,凡是只要靠近葉辰的,盡數被刀意絞滅,根本進不得一寸之地。

「哼!」

一聲冷哼,周圍刀意瞬間飆射而出,在眾多石像鬼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刀意已然將它們屍首分離了。

瞬間,這片區域寂靜了下來。

「到底要如何才能將這兩者完美的融洽在一起呢?」

葉辰依舊在思索著,他沒有動,索性直接盤膝坐在了原地。

欺天命被他放置在身前,望著欺天命,葉辰有些茫然。

「刀……霸道~一刀出,不殺敵不回頭,後勁不足,易被反殺!」

葉辰嘴裡不停的嘀咕著,緩緩的合上了雙目,腦海中他持刀而立,手中之刀,與心契合。

心之所向,便是刀之所指,心與刀,意與刀,神與刀,三者皆與刀合,那麼回是怎樣的情況呢?

剎那,葉辰的雙眸豁然睜了開來,眼中炯炯神光在綻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