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面對着前面三隻大老虎,後面一直貪吃熊的圍攻威脅,星空直播如今的局面,卻是並不樂觀。

而現在,唐正一直在苦苦思索的破局之點,卻是就這樣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一個道士。

……

與此同時。

就在星空大廈里燈火通明之際。

那遠在帝都、深都、妖都、古都的另外四家直播平台,也是同樣的沸騰爆炸了。

千視大廈,董事長辦公司里,一個緊急會議,正在召開。

執行總裁敖飛,端坐於主位之上。

看着手中購得報告冊子,滿臉的震撼和不可思議。

呼~

深呼吸一口長氣之後,敖飛幽幽問道。

「大家都看明白了吧,有何意見,都說說吧。」

這位主張大權的總裁話音落下之後。

整個會議室里,頓時喧鬧了起來。

一個個激動的聲音,展現著每一個高層的激動。

「總裁,這個林雲,我們必須簽下來,這位可是妥妥的紫微帝星啊。」

「老大,讓我去吧,我保證以最快的速度,搞定他。」

「總裁,必須要搶在其他四家平台之前簽下他才行,要不然,以這位觀主的恐怖,恐怕大事不妙。」

「哇,這個道士哥哥好帥啊,要流口水了。」

!!!!!!

本來底下的眾人,還在那裏激情四溢的各抒己見。

商議著各種對策和計劃。

然而,在那最後的一道,有些不合時宜的活潑嬌媚的聲音響起后。

整個會議室,頓時安靜了下來。

紛紛將目光投注而去。

在看到犯花痴的正主后,卻又不約而同地低下了頭,扭開了視線,止住了到達喉嚨的吐槽。

而原本還一臉深沉的敖飛,在看到那開啟了花痴模式,雙眼布靈布靈,正在發光的花季美少女之後。

卻是滿臉的無奈,以及一絲賭氣。

就彷彿自家好不容易養大的小白兔,馬上就要離自己而去了一樣。

「敖仙兒,你給我注意一點場合。」

「略略略,笨蛋老爸。」

看着那伸出舌頭,做着鬼臉的笨蛋女兒,敖飛忍不住一手撫在了額頭上。

頭痛啊。

「好,既然你看上這個小道士了,那和他簽約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簽不下來,我唯你是問,哼。」

……

帝都千視直播,一直以來都是直播界的執牛耳者。

老大都有了動作,那下面的老二和老三,以及那新晉崛起,花了大價錢抬起來的老五。

自然也不會落於人後。

妖都獅牙大廈,在執行總裁林東的主持下,一場有關林雲的高層會議,正在召開。

深都斗鯊大廈,在總裁李朝陽的死命令下,各個部門的無數員工,亦是紛紛動了起來。

他們都只有一個目標,找到林雲,然後不惜一切代價的簽下他。

為此,每一個直播平台,都準備好了一份,自認為在直播界業內,最為『優秀』和『良心』的簽約合同。

而與此同時。

古都,國寶大廈。

在總裁辦公室中,西裝革履的娛樂圈紀委,國民老公王撕蔥,正端坐在特別定製的極品辦公椅上。

一紅一藍,兩個網紅美女,正一左一右,屈膝跪地,給他揉着腿。

然而,兩個平日裏頗為討喜的女人,也沒能讓他放下那微微皺起的眉頭。

咔!

這時,總裁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一個火急火燎的身影,大步走來。

是王撕蔥的隨行助理。

還沒等助理站停,王撕蔥便急忙問道。

「怎麼樣?」

「聯繫上那個道士了沒有?」

…… 許雪青最近在家天天吃吃睡睡,周末的時候實在憋不住,在劉牧的陪同下來了顧清辭家裡。

才半個月不見,顧清辭明顯感覺到許雪青整個人都胖了一圈。

「哎呀,我最近在家除了吃就是睡,真的好無聊啊!」去哪裡劉牧都要跟著,把她當成國寶一樣,什麼都不讓她干,感覺自己都快變成一個廢人了。

「你有什麼無聊的又不是一個人,不是有人天天陪著你呢嗎?」這丫頭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他一天到晚跟個貼身保鏢似的,說實話,我都快兩看生厭了!」

「你說的,那我讓他明天就回公司上班,換我休息休息。」她這閨蜜就是表裡不一。

「憋,那還是算了吧,也就是因為我,他才有那個福氣休那麼久的假,你可不能破壞他的假期。」她才不要呢,要是劉牧真的去上班了,自己不是嘚更加無聊。

「你啊,現在就好好享福吧!你肚子里才多久,你老公就陪著你?別人要臨盆了都不一定能看的著自己丈夫。你是上輩子積了多少福,才能遇上這麼好的老公,我這麼好的閨蜜。」許雪青這待遇,滿世界都不一定能找到幾個。

「好了啦,我知道了,你最好了!」能遇上顧清辭這樣的閨蜜確實是自己的福氣。

關鍵是她還嫁了一個牛逼哄哄的老公,那可是多少女人的夢想啊。

兩個女人在客廳聊得開心,男人則是在書房。

今天周末,而且現在劉牧也沒有去公司上班了,顧澤鑫去樓下拿了瓶酒和飲料之後就和劉牧在書房聊著天。

「少喝點吧,別又醉了。」劉牧可是怕了自家老闆喝醉酒的樣子。

「怕什麼,在自己家!」又不是在外面,沒事兒的。

「那也得少喝,喝多了傷身。」他還是喝飲料吧,一會兒晚上得開車回去,就不碰酒了。

「怕啥?你在部隊呆的可正是越來越不像個男的了,是兄弟就干一杯。喝過飲料像個娘們兒一樣。」一個大男人不會喝酒像啥樣?

「別……我不喝,真的,現在不行以後有空陪你喝!」這……劉牧有點為難。

也不知道為啥,明明部隊里不能喝酒,可是他那幾個戰友的酒量還都不差,就偏偏屬他最爛。

而且,說句不該說的,顧澤鑫的酒量好像也沒有多好吧……

「等你有空得啥時候?你家那個懷著孕呢,你天天圍著她打轉,啥時候能有空?」自從許雪青懷孕之後他算是看出來了,劉牧和自己就是一類人。

在外不管怎麼樣,回了家就是老婆最大,這種認識讓他和劉牧的關係上升了不少。

「很快的,你別忘了,我們還沒辦婚禮呢,等婚禮那天我陪你喝個夠!」他已經找好了婚紗店了,過了這個周末就帶她去試婚紗。

「得得得,我不管,今天這酒,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等到什麼婚禮啊,那時候人那麼多,沒有現在就他們兩個人安安靜靜的感覺。

「您就放過我吧!我晚會兒還得開車回去呢!」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回去幹嘛?我讓雲姨給你們收拾一件客房,今晚就住這兒!反正明天你也不用上班。」他們家又不是沒房間,喝醉酒就住這兒!

「這……」這樣不會吧?

「喝不喝?」

「那……就喝一點!」畢竟他真的不勝酒力。

兩個男人喝了酒就開始談天說地,有時候一杯酒就能輕易拉進兩個男人之間的關係。

晚上,劉牧只能留宿在顧清辭家裡,本以為許雪青會不開心,沒想到她一聽這消息就興奮了。

留宿好啊,就可以和自己閨蜜多待一會兒,可以多抱抱安安了。

回家多無聊啊!

突然發現,顧清辭家真的好熱鬧。

顧清辭倆夫妻,還有雲姨和胡老闆,還有安安,在外人看來也許會感覺有點空蕩蕩的別墅,真的好熱鬧。

特別是雲姨的廚藝簡直沒話說,還有安安,可愛到爆。

吃了這頓飯,劉牧突然感覺自己的廚藝真的有待提高。

六個人圍著桌子吃飯,別提多熱鬧多開心了,還有安安在一旁。

許雪青突然好羨慕顧清辭啊!不過沒關係,她現在也有自己的家庭了,未來還有自己的孩子,家裡一定也會熱熱鬧鬧的!

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寶寶,她腦子裡的計劃又冒出來了。

啊啊啊啊,誰讓安安這麼可愛呢!簡直愛不釋手!

這一天下來,許雪青可真是一個活寶,本來就熱鬧的氣氛被她引到爆。

。 她不知道下一句自己應該問什麼?

玉寧師太回頭看了看,又望了一眼日頭,淡淡地說:「先下山吧,時間不早了,再晚的話聽說這裏會有大蛇出沒。「

大蛇什麼的小落沒有聽進去,此時的她心中有萬千疑問,她必須追上去問個清楚明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