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王寶劍的腳並沒有落下來。

「住手!」

一道充滿威嚴的喝聲,驟然響起。

與此同時。

趙陽睜開雙眼,便看到王寶劍的身體在半空中,好像失去了重心一樣,斜著倒飛出去。

一道黑影從峰頂飛掠而下,幾個騰挪,便已趕到山腳。

來人是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臉龐稜角分明,眉宇間透露著威嚴與凌厲,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黑袍老者周身環繞著一股神奇的能量。

那股神奇的能量,散發出一種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氣息,令人不由自主的受到吸引,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

「他娘的,哪個王八蛋多管閑事,信不信本少把你的屎打出來!」

王寶劍揉了揉屁股,從地上翻身而起,就想發飆。

然而。

看清楚來人之後,他頓時傻眼,結結巴巴道:「雷……雷長老,怎麼是您啊?」

一旁的馬統心中偷笑,表面上卻不動聲色,恭敬喊道:「雷長老。」

這名黑袍老者,正是執法堂的執法長老,雷方正。

朝陽宗的長老,每一個都是修鍊到第三大境界,造化境的強者,雷方正自然也不例外。


雷方正要阻止王寶劍殺趙陽,是舉手之勞之事。

記憶中,對這個執法長老倒是有點印象。

不過,對於朝陽宗的高層,趙陽普遍沒什麼好感,也懶得跟他打招呼。

「老夫一把年紀了,可經不起你把屎打出來!」

雷方正冷哼一聲,狠狠剜了王寶劍一眼,然後便朝趙陽走來。

扶起趙陽,雷方正右手一探, 瀟灑重生路

立時之間。

趙陽只覺通體舒泰,彷彿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一般,之前被王寶劍一拳轟出的內傷,也瞬間痊癒。

更令他震驚的是——

氣海的面積再一次擴大,從三十丈方圓擴大到五十丈方圓,一次性擴大了二十丈左右。

「老頭,這是什麼東東?好神奇的趕腳。」

眼睛里閃著小星星,趙陽舔了舔嘴唇,問道。

雷方正面色不變,含笑道:「這是造化境強者獨有的造化之力,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對人體有著諸多好處。」

「雷長老居然動用造化之力給他療傷?」

馬統和王寶劍都是一驚。

造化之力,是造化境強者獨有的一種神奇能量,有許多神奇的作用。

不過。

造化境強者的造化之力,並不是無窮無盡的,而是十分有限的。

「喂,老頭,你多傳給我一些造化之力。」

趙陽忍不住開口說道。

雷方正尚未開口,一旁的王寶劍搶先一步,指著趙陽的鼻子,罵道:「你個狗東西,別蹬鼻子上臉,你有什麼資格讓雷長老動用造化之力,只有本少這樣的無敵天才,才配得上這種待遇。」 「閉嘴!你對本長老不敬的帳,本長老還沒跟你清算呢!」

雷方正瞪了王寶劍一眼,充滿威嚴的說道:「本長老已經檢查過了,趙陽師侄是氣海境修士,所以他自然算是本宗的外門弟子。」

這死廢物的丹田氣海不是廢掉了嗎?什麼時候恢復的?

王寶劍聞言一怔。

趙陽冷笑道:「沒錯,死禿子,老子是氣海境修士,你好像要殺我來著,殘害同門,這可是重罪。」


「雷長老,我一開始不知道……趙陽師弟是氣海境修士,要不然我肯定不會動手的。」

王寶劍面色立刻就變了。

眾所周知。

身為執法長老,雷方正嫉惡如仇,對作姦犯科、違反門規的弟子向來鐵面無情。

「王執法使,你知不知道趙陽師侄是外門弟子,你自己說了不算,本長老說了才算。」

雷方正冷冷的道:「本長老給你一個將功折過的機會,去把參與圍殺趙陽的那些紈絝子弟,統統捉拿歸案!」

「身為執法使,捉拿作姦犯科之輩,本就是你的職責,如果你連這點都做不到,那你這個執法使也不用當了。」

「雷……雷長老。」

王寶劍滿頭冷汗。

萬萬沒想到,平常看起來很古板的雷長老,居然這樣狠毒,給自己下了一個套。

兩個選擇。

要麼,把王一刀、王大鎚等人捉拿歸案。

要麼,自己不僅執法使當不成,還要淪為階下囚。

經過一番天人交戰之後,王寶劍還是選擇了第一種,他心裡是這樣想的:「反正我不抓他們,其他執法使也會抓他們回來,何苦賠上自己呢。」

且說另一邊。

王一刀等人殺了趙陽之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王大鎚則是和宋美美在一起。

「那個狗東西不是囂張嗎?美美,你是沒看到,我大哥根本沒出手,本少施展出無敵神掌,一掌就把那個狗東西給拍飛了……」

「然後你猜怎麼著……那個狗東西嚇得大小便失禁,直接跪下來大喊「大鎚爺爺饒命」,然後還上前舔本少的腳趾頭,哈哈……」

「要不是為了咱倆能名正言順的在一起,本少還真想收下這麼一個孫子,哈哈……」

王大鎚一隻手摟著宋美美的水蛇腰,另一隻手摳著臭腳丫,繪聲繪色的吹著牛皮,吐沫星子滿天飛。

宋美美依偎在王大鎚身上,嫵媚一笑,嗲聲道:「王少,人家就知道你最厲害了,殺得好,殺得秒,那個死廢物,我看見他就想吐……」

趙陽死了,這一對狗男女是最高興的,再沒有人可以影響到他們。

但就在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從一旁傳來,「死肥豬,叫爺爺的人,好像是你吧?」

「胡說!本少怎麼可能喊別人爺爺呢!」

王大鎚頓時大怒,回身就要找說話的人。

然而。

等他看到對方之後,整個人卻是完全獃滯住了。

「王少,你怎麼了?」

察覺到王大鎚有點反常,宋美美也不由轉過身,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這一望不當緊,宋美美也傻眼了。

這一對狗男女全都傻在當場。

只見一名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身材瘦小,滿臉不羈之色的少年,正站在房門處,冷眼看著他們。

而這名少年,正是他們談論的對象——

趙陽!

「啊!」

宋美美率先反應過來,發出一聲女性特有的尖叫,「王……王少,你不是說……這死廢物已經死了嗎?」

「他……他是已經……死了啊……」


王大鎚臉色蒼白如紙,肥胖的身軀顫抖個不停。

趙陽的死,是他親眼所見,被幾十道攻擊轟殺至渣,絕無生還的可能。

「曾經的趙陽的確已經死了,死在你們這對狗男女手上,我是來替他索命的。」

趙陽面色冷峻,朝兩人一步步逼過來。

他這一番話倒是事實,只可惜,這一對狗男女理解成了另外一種意思。

宋美美嚇得都快哭出來了,「鬼啊!」

王大鎚更是不堪,胯下一陣顫動,與此同時,一股惡臭從長袍下傳了出來。

剛才還吹牛吹上天,此時直接被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別過來……你別過來啊,不是我殺的你,是我大哥動的手,我一直縮在最後面……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找找他們去……」

王大鎚整個人癱坐在地上,眼神迷離,都快被嚇傻了。

趙陽冷冷一笑,一腳踢在王大鎚身上,「死肥豬,你剛才是怎麼說的?」

「剛才都是我瞎編的啊。」

王大鎚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直接跪下朝趙陽磕起頭來,「趙陽爺爺饒命,趙陽爺爺饒命啊……我舔你的腳趾頭行不?」

一邊磕頭,一邊匍匐著爬向趙陽,真想去舔趙陽的腳趾頭。

趙陽一腳踢開王大鎚,鄙夷道:「滾一邊去,老子沒你這麼個孫子,死肥豬,老子真尼瑪懷疑你是豬腦子,噁心透了!」

「夠了!」

驀然間,一道冷喝從趙陽身後傳出,然後一道人影竄了出來。

看清楚這人之後,王大鎚和宋美美都是一愣。


王大鎚瞪大了眼睛,道:「寶劍……表哥,怎麼是你啊?」

這人一身黑衣,人高馬大、禿著頭,不是王寶劍又是何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