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個混混卻很有骨氣,並沒有被赤一剛剛的表現所嚇倒,而是剛毅的反駁起赤一來,“羅、羅嗦!像你這種已經離隊的傢伙怎麼有資格對我們指手畫腳……”可惜的是這個混混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如閃影一般的赤一瞬間衝到面前來,同樣是一記重拳,將其打至另一邊的牆壁。

“你剛剛說了什麼?你再說一遍!”赤一看着那個被打倒的混混,視線一動不動的問道。

沒有得到回答,因爲這一拳似乎比剛剛那拳要重很多,那個混混喉頭一甜,嘴角一下吐出了幾口鮮血,見識不太妙,站在赤一身後的另一名混混立刻便驚慌了起來,他連忙走到了小男孩身後,懇請着對赤一說:“大、大哥,饒了我們吧!這小孩……你看,我這就放了他!”

小男孩當然已經被眼前的狀況嚇傻了,難道這個紅髮大哥哥是來救自己的麼?此時的小男孩已經停止了流淚,因爲身旁這位揹着巨劍的大哥哥確實給了他一股可靠的安全感。

赤一用掂了掂兩下男孩子的後背,對他和氣的說道:“你應該能找到自己的家吧,那就快些回家吧,要是又有這樣的人找上你,你就說你認識赤一就行了!”赤一將兩排牙齒用力一合,在男孩子面前得意的笑了一下,男孩聽後似乎就像壯膽了一般,他緊閉了一下雙眼把眼淚擠幹。


赤一將小男孩摟向自己這邊,除了兩旁被赤一教訓過的混混,中間站着這些似乎都不敢與赤一對敵,他們的表情也變得無比恭敬,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裏等着赤一發落。

見到這些傢伙如此老實,赤一便苦笑了一聲,“哼!早這樣不就好了麼?不過我來可不只是爲了這個孩子的事,”說到這裏,赤一還故意早都那些混混們跟前,用凌厲的眼神看着他們,怔道:“我還有一件事要好好和你們問個清楚,看看這幫蠢貨到底是不是犯人,給我洗好脖子等着吧!”

赤一的話讓在場的混混們有些吃驚,到底是什麼事,他們立刻動起腦子內的所有細胞回想着這兩天所做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大事啊,究竟赤一口中所說的事是什麼呢?

……

“什麼?邁奇大哥,你是說你已經讓赤一去港口那去找那些混混們去了麼?就他一個人是不是有些太危險了。”蕾伊娜驚了一句,在這之前,邁奇已經向眼前的迪蘭、蕾伊娜、科莉交換了他們彼此之間的看法,就着疑問他們正準備要去港口去找那些混混們調查的時候,邁奇才將赤一已經趕往那裏的事情說了出來。

科莉並不認識他們口中的赤一,經過蕾伊娜對其的訴說,科莉才大概瞭解了下,原來是和迪蘭他們一樣而且實力不俗的準騎士。

“是啊,雖然他這次來到沃利市爲了別的事情來的,但對於‘黑鳥幫’是不是嫌疑人這個觀點赤一可是要比市長大人更早的向我提到呢,他是個直性子,在說完之後便自己趕去了那裏,不過你們不用擔心的。”說到這裏,邁奇竟然奇怪的笑了笑。

迪蘭他們當然不懂這個笑裏面的含義,都愣愣的看着邁奇。

“哈哈哈,其實啊,赤一他曾經就是‘黑鳥幫’的首領啊!”此話一出,蕾伊娜和迪蘭心頭“轟”的震了一下,真沒想到,看起來那麼強悍的準騎士以前竟然是一個流氓混混,但迪蘭二人並不會去計較以前那些事,因爲他們所接觸過的赤一是完全不能和那些流氓混混相比的。

“難怪第一次見到那傢伙就看起來一副粗魯兇狠的樣子,原來是這個樣子。”蕾伊娜在旁邊吐槽了一句,這樣的改邪歸正還真是罕見。

“不過這也是過去的事了,”邁奇忽然閉上眼睛,像是回憶着從前,“他在和你們差不多大的時候流浪到沃利市,糾集了一幫天不怕地不怕的流氓,在這個城市大鬧了一陣子,不過,和那時候相比的話,現在的成員已經算很可愛了。”

“那他爲什麼會成爲準騎士呢?”蕾伊娜感覺很奇怪,赤一爲何會這麼大的轉變呢?

邁奇深深記着那個時候,貝爾格德王國內由於和布蘭卡王國剛剛停戰不久,王國各城市內有很多地方村子着不安全的隱患,當然,赤一所召集的小團伙就是其中之一,他們欺壓着弱者,搶取食物財物,沒有什麼不做的,但……

“因爲他和某個人的相遇,這使他完全地改變了自己,那之後他就立志要做準騎士,而且,最後還靠自己的努力達成了,看來人,在有的時候還真的是可以改變的。”這句話僅僅是在邁奇的心理吐出。

“……要說廢話的話,還是等回到家自己對着牆說個夠吧。”正當幾個人的話說到這裏的時候,準騎士的大門忽然不知被什麼人打開了,伴隨着應門而出的紅髮,和讓人聽着不爽的話語,迪蘭和蕾伊娜已經猜到是誰了。

“刀,刀子嘴!”

“赤一兄!”迪蘭和蕾伊娜異口同聲,眼前那個人真的是赤一,表情還是那樣什麼滿不在乎、冷傲。雖然他沒給這兩個人多少好處,但兩人看到赤一時,心底裏卻不由得產生一股熱情,讓他們有些小激動。 “你這個傢伙,老是在別人背後說三道四的,我纔剛剛回來,你卻又在這裏八卦了!”赤一一進門便把矛頭指向了邁奇,說不定他之前的話赤一也都在門口偷聽到了。

他們兩個人是老熟了,邁奇迎合了赤一的調侃笑了笑,然後眼神就變得認真起來,詢問道:“這些話我就當作是表揚好了,話說回來,你的調查進行得怎樣了?”

調查當然就是指對於“黑鳥幫”的調查了,如果真的是那些傢伙所爲,那邁奇就可以以國法來將那些小混混逮捕了。

提到這次調查,赤一的臉色也緊節了一下,坦坦的回道:“嗯,我大致有數了!雖然還不能下結論,不過那幫傢伙應該是清白的。”看樣子結果並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似乎更蹊蹺。


既然不是那些傢伙做的,那還有誰能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呢,蕾伊娜有些不相信,便在一旁隨意插嘴道:“雖說那幫傢伙是你以前的同伴,不過你應該不會包庇他們吧?”蕾伊娜說完便後悔了,說不定因爲這句話她又會和赤一開始口舌戰呢。

但意外的是,赤一卻只是輕輕的瞟了一眼,沒有之前顯得那麼氣憤,“蠢材,別用這樣的眼色看人,我這麼說也是有根據的,確實有證人看見他們昨晚在港口的酒吧喝酒,我問你,在醉酒的狀態下,他們怎能做出那麼周到的縱火,而且就憑那些傢伙,他們還不以想到這麼周全的行動……”赤一的話讓蕾伊娜無話可說。

“既然這樣的話,他們的嫌疑暫時先擱在一邊吧,而且,我也並不認爲他們有那麼大的膽量去縱火。”迪蘭突然說道,其實從最開始他在現場調查時,他雖然想到了這夥混混,但在與他們有過瑕疵的那一小段印象,他們對於事情的那般不在乎,只會虛張聲勢而已,對於那種人怎麼回來這個地方縱火呢,這其中的肯定有着他們不知道的線索纔對。

剛剛鎖定的嫌疑人現在已經被排除了嫌疑,這下可就麻煩了,該從哪裏下手呢,衆人暫時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

終於,赤一打破了這份沉靜,“總之,這段時間我會繼續盯着那幫傢伙的,順便也會一併搜捕犯人,這個事件的調查由我來接手,你們兩個就不必再跟進了。”赤一沒有去看迪蘭和蕾伊娜的臉,直接衝着邁奇說道。

這樣的劇本蕾伊娜總覺得在哪裏看過呢,又是讓自己中途退出的這種感覺,怎麼聽着都不舒服,所以連忙生氣的說道:“爲什麼又這樣,上回在關卡的時候你就不讓我們參與,這次明明是我們先來的,你憑什麼不讓我們跟進調查這個案件?”

蕾伊娜之所以這麼激動是出於對羅莉安老師的崇敬,還有對身邊科莉的關心,她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呢。當然,迪蘭這次也站在了蕾伊娜這邊,問着赤一:“是啊,赤一兄,爲什麼不讓我們兩個參加呢?”

“呵……我都看到了,你們在事件中夾帶太多的個人感情,這是不可以的,任何人都一樣,關心則亂,而且,說不定也會把普通的平民捲到麻煩中去。”赤一有意的看了看一邊的科莉,但眼神是溫柔的。

科莉的俏臉瞬間便紅了起來,當然不是不好意思,而是覺得可能自己有些給別人添麻煩的感覺,連忙滿懷歉意的向赤一道歉:“對不起,我……”

赤一這麼說當然不是要批評科莉的意思,可能是在他心裏有着自己的想法,但他的目光依然堅定着他的觀點,迴應着科莉:“抱歉,我沒有針對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說是這兩個傢伙覺悟不夠足,纔會犯這種錯誤,”轉過視角回來,“你們要記住,在貝爾格德王國,身爲準騎士一定要以居民的安全爲主。”

蕾伊娜在一旁早就皺起眉頭,這次似乎又是她先陷入了爭執狀態了,帶有幾分自信的怒聲道:“你憑什麼這樣批評我們啊?不管你說什麼都好,反正我們已經跟羅莉安老師約定了,幫助她找到縱火的壞人!”

赤一已經非常瞭解蕾伊娜的性格,知道和她說多餘的話是沒有用處的,他轉過身,看向邁奇,鄭重的問了一句:“喂,邁奇,當作爲前輩的準騎士和新人要求接手同一樁任務的時候,按照這裏的制度,應該是哪方享有優先權?”

邁奇都沒有想到赤一會這麼問自己,當然他並不知道赤一究竟和這兩個人之間到底有什麼瓜葛,但只要有人接手這個案子他的工作就算完成了,無奈之下,邁奇只得搖了搖頭,回道:“你這可是明知故問了!”

“這就好了,現在分工已經明確了,況且普通的調查根本用不着這麼多人,我就不多說什麼了,你們還是想開點吧。”見到邁奇已經把話明瞭出來,赤一纔不願意繼續在這裏和這兩個人去計較,也沒有去管它們兩個人的意見,在簡單的告別之後,便離開了準騎士部門。

“哼!這傢伙還是這麼的擅做主張,迪蘭,我看我們倆都多餘還抱着一顆來尋找的他的心來這裏呢!他以爲自己是誰啊。”蕾伊娜雙手叉與胸前,轉過一角很氣憤的抱怨道。儘管口頭上這麼說,但對於赤一這個人,她卻到心底裏沒有像之前那麼討厭了。

“雖然很不甘心,但他說的也不是全無道理,我們也沒有什麼資格去反駁啊。”迪蘭說道,蕾伊娜明白迪蘭的意思,畢竟他們不是本王國的人,但羅莉安老師和孩子們的事情真的就要這麼放棄交給他了,她心裏很不甘心,爲什麼每次赤一都把她和迪蘭當做是絆腳石啊。

“真對不起……要是我不在場的話……可能會好些。”在蕾伊娜氣憤之餘,迪蘭躊躇的時候,科莉有些按耐不住自己,主動向各位再次道了歉,從她滿是憂慮的臉上,大家都看出了她確實是真心的道歉,但歸根到底,這也並不是她的錯啊,也許科莉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無論什麼時候,她總是先考慮自身有沒有錯誤。

看到眼前這個小姑娘這樣的自責,邁奇心裏當然也過不去了,連忙微笑的對大家說道:“算了,他那個人並沒有惡意的,你們也不要太過介意,那傢伙是個不善言辭的人,向來就只會用那種語氣說話,而且,他之所以這麼做,說不定也有他的理由纔是,我們就不用爲他擔心了!”

“是啊,科莉,你不用這樣的,那個刀子嘴確實說話不中聽,但他的爲人還是不錯的。”蕾伊娜也坐到了科莉身邊,安慰着她。科莉藉此同時又看了看迪蘭,迪蘭一樣用微笑衝着她點了點頭,這才讓她心裏舒服些。

就在這時,科莉似乎忽然想到了一件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事情,他先是看了看迪蘭二人,在斟酌片刻後又看向邁奇,用帶有些請求口氣問道:“邁奇大哥,準騎士的成員也可以參與由民間舉辦的活動對吧?好比說,科南學院的學校活動。”

“對啊,根據情況而言,因爲會有的時候會有很多客人來參觀,所以我們通常都會負責警衛的工作的,科莉小姐爲什麼會這麼問呢?”

科莉稍稍猶豫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捉摸不定,像是很尷尬一般,喃喃的問道:“這樣的話……我想向您申請讓迪蘭和蕾伊娜協助我們學院話劇的舉辦,可以嗎?”

“這個倒是沒什麼問題,”邁奇將話筒轉向迪蘭二人這邊,“怎麼樣?你們兩個的看法呢?我想你們一定不會有意見吧。”邁奇就像是替他們答應了一樣,在他看來,能讓這三個比自己小數歲的年輕人站到一塊,總覺得是一種幸福的事情。而且,這是一件對平民的協助、對地區的貢獻都非常有意義的好工作呢。


兩個人當然沒有拒絕科莉這個請求了,再說他們之前就有答應的,在這件事上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了。

就這樣,在邁奇的簡單交代下,迪蘭和蕾伊娜便隨着科莉前往沃利市周圍的科南學院,但在去的路途中,科莉才向兩人交代了找他們的幫忙的真正原因,並不是讓他們只做警衛,而是他們在禮堂準備表演的話劇,有兩個很重要的角色到現在都還沒找到合適的人選。

當然這次迪蘭二人可以在不誤本職的情況下,來充當這兩個角色,但他們二人可是從來沒有演戲的經驗啊,他們能夠勝任麼?對於這點科莉卻替他們做了保票,因爲她覺得沒有比他們二人更適合的了,況且,雖然發生了意外大火,但那些孩子也一直在期待着演出呢,一想到這裏,二人的動力就立刻被調動了起來,也許是不同意義,但如果能讓這個話劇完美結束的話,或許這也是給孩子們最好的禮物也說不定呢。

要兩人出演話劇,就一定要知道自己所出演的是什麼角色,科莉帶着笑意像蕾伊娜訴說了她所要扮演的是一個劍士,而當提起迪蘭要出演的角色時,科莉卻漏出的她難得一見的壞笑,就算是這樣,科莉還是沒有在路上就告訴迪蘭實情,而是告訴他等到時候他自然就知道,這也讓迪蘭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自己到底出演的是什麼角色,竟然不能讓科莉這樣的人明說出來。


科南學院裏沃利市並不是很遠,不出一個小時,他們便達到了目的地,一種許久未見的氣氛迎面撲之而來。 剛進入整個學院,便有一陣幽香撲鼻而來,這是藤蘿架下盛開着的藤蘿花的味道,在這個季節裏,藤蘿架上,翠綠的樹葉與妖豔的紫藤蘿花交相輝映,十分美麗,爲整個學院增添了不少氣氛。

走過藤蘿架,是一片平闊的場地,這裏就是用來給學生練劍的地方,他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站在那裏整齊一排的學生在揮舞着劍,腳下的步伐也寸寸生風,看來每個人都非常的認真。

因爲畢竟現在是上課階段,周圍顯得有些寧靜,而且空氣中還瀰漫着薄薄的晨霧,如輕紗籠罩着整個校園,再往前前去,便是雄偉壯觀的教學樓,整個樓身似乎都隱沒在淡淡的晨霧中,很不缺乏那麼一種溫馨而幽美。真是個充滿祥和氣息的地方,在這種環境下唸書,學習一定會是很幸福的事情。

這些美麗的景色並沒有阻止到他們前進的腳步,科莉帶着他們二人前去院長那裏,跟着科莉,他們三人來到了一個裝飾精緻的門口,輕輕的推開門,只見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坐在辦公桌前的座位上,加上他那白色的連胡,是他的華髮蒼顏更舒適了幾分。

“科莉,你回來了啊!羅莉安和孩子們怎麼樣了?還有你身後的那兩位是……”院子沒有第一時間注意到跟隨科莉來的迪蘭和蕾伊娜,但從他那焦急的眼神中來看,院長似乎也對火災的事情非常在意。

“雖然房屋被徹底燒燬了,但孩子們和羅莉安老師都平安無事。”科莉在向院長報告的同時,嘴間也露出了一絲微笑,因爲孩子們沒有出事這也是讓她能夠安心回到學院的一個原因。

說着,科莉把身後的兩人帶到院長面前來,互相做了自我介紹,向其說明了包括縱火事件在內的一系列事情,以及讓迪蘭二人來到這裏的目的。

“原來是這樣子啊,不過幸好,他們都沒出什麼大事,要是我們也能以什麼方式給院長和孩子們以精神上的支持就好了……”說到這裏院長充滿着期待看了看科莉,繼續說道:“那麼首先,一定要辦好這次學院活動,不能辜負那些孩子對我們的期待啊,而且也只能從這裏先做起了。”

很多年來,科南學院每次舉辦一些娛樂性的活動,都會邀請沃利市的市民,以及羅莉安和那羣孩子們一同參加,這次當然也不例外,何況,還發生了這麼大事情,他們就更要努力辦好,讓孩子的精神上開心才行。

“院長,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我纔會邀請迪蘭和蕾伊娜來協助參演今年的話劇啊,他們身爲準騎士,帶來的效果一定會比以往與衆不同的。”科莉毛遂自薦的說道,在她心裏似乎非常信任迪蘭兩人。

“這想法不錯嘛,那麼迪蘭,蕾伊娜,這次的話劇表演就拜託你們了。”本以爲院長會對此疑惑,反之他也希望這兩個尤有爲的年輕人能夠在學員一展風光,因爲在他心裏所想的是,能在這麼小的年齡便成爲準騎士的模範,實在是不容易,這與他們背後的默默努力息息相關吧。

就算迪蘭兩人目前並不是真正的準騎士,但他們已經得到了嘉琳的認可,何況赤一甚至也對他們的實力有所認同,只是嘴上不說罷了,二人心中的責任感也隨着來到這個學院之後,漸漸的加深。

在安排好住宿的地方後,時間已經是下課的時間,科莉連忙帶着他們二人走上教學樓中,來到了二樓,他們這次正是去找負責話劇排演的會長──嬌兒,走到了一間教室門口,科莉輕輕的敲了敲門,很多便從裏面傳出了“請進”兩個字。

剛一開門,就可以發現在這個不大不小的房間里正站着一男一女似乎在討論着什麼東西,他們認真的樣子以至於沒有發現門被打開的事情,其中那個女孩帶着一副阿拉蕾似的眼睛,身着和科莉一樣,那合身的校服也表現出女孩那完美的身材。

男孩則是一副標準正直的臉龐,黑色的短髮顯得更加精神,他身穿的黑色服飾應該就是男款的校服吧。

“各貨攤的檢查,還有預算的分配都OK了,請柬的發送也沒問題,那麼,剩下的問題就只有話劇了啊!”女孩看着屋子內唯一一張桌子上的紙張,嘴中不停的絮強調着。

一旁的男孩臉上也滿是無奈,“是啊,如果再找不到人選的話,恐怕就只有我們親自上陣了……”看來真如科莉說的一樣,他們果然在爲話劇的排演所憂慮着。

聽到此話,戴眼鏡的女孩連忙不贊同的說道:“我自己的就暫且不說,你……我看還是算了吧,一想起你試穿戲服時那個恐怖十足的打扮我就……”女孩的話裏滿是顫抖,就好像真的有那麼恐怖一樣。

“別提啦!我也是不堪回首啊。”男孩自知自明的說道,看着兩人抱頭焦急的樣子還真是可愛,看來他們也費勁腦汁的在想辦法了,正在這時,科莉忽然說話了,畢竟他們還沒發現已經有三個人來到了屋子裏。

“敢柱,嬌兒,我回來了!”這個聲音他們都熟悉的不得了,連忙擡起頭望向門那邊,看到科莉以及身後的一男一女。

放下手中的問題,兩人急忙湊到門前,做出了歡迎的動作,“是科莉啊,關於火災的事我們也聽說了,事情好像很嚴重啊,怎麼樣?孩子們和羅莉安老師都平安無事吧!”

“恩,大家都平安無事……”科莉微笑着回答。

聽到科莉這麼說,兩個人都大喘氣了一下,“那就好……既然這樣,爲了讓那些小傢伙高興起來,我們一定要把這次學院活動辦好才行!讓大家打起精神來。”女孩在自己胸前用力握了下拳頭,嘴上也樣子自信的笑容,看她的樣子真是越發的好笑。

“恩,在羅莉安老師那我也是這麼說的,所以,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科莉難得一見的自信表情也跟着眼前的女孩擺了出來。

看到科莉這副樣子,戴眼鏡的女孩機靈的轉了一下眼睛,說道:“你要是認真起來,足以以一當百呢,我可是很期待你的精彩演出哦,對了,剛纔就想問了,你身後的這兩位是誰呢?”

因爲匆忙,科莉居然忘記像眼前這兩個朋友介紹迪蘭和蕾伊娜了,在經過相互的自我介紹後,迪蘭知道了,原來這個戴眼鏡的女孩正是嬌兒,而旁邊的男孩叫做敢柱,嬌兒是這次話劇的會長,而敢柱則是負責劇本和組織工作。

他們彼此都沒有那麼拘泥,很快便融入了一團,因爲嬌兒這個女孩的性格正是那種自來熟,有這樣的女孩子,不管她身邊有着怎樣的人,她都能很快的與其打成一片。

“嗯,不過話說回來……”嬌兒忽然盯着迪蘭二人打量了起來,這個舉動讓兩人有些不知所措,因爲她打量人時的眼神是在太過特殊了,況且加上那副眼鏡,更是讓人有種被窺視的感覺。

看着眼前這個紫發少女和金髮男孩,嬌兒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但毫無疑問,二人在她內心中是絕對符合條件的,不論是蕾伊娜的美貌,還是迪蘭的英俊。

“蕾伊娜,你會舞劍嗎?”嬌兒忽然問了一句。


“這個,也不是很擅長啦,會一點點……”蕾伊娜在回答的同時偷偷的看了迪蘭一樣,在心裏回道:有迪蘭在身邊,我只要稍微學習一樣,基本的舞劍姿勢還是可以學會的。

對於這麼多字,嬌兒只在乎那一個“會”字,興奮道:“那就這麼定了,你就用騎士劍和科莉來場精彩的決鬥吧!”

“決、決鬥?”嬌兒的話讓蕾伊娜有些疑惑,決鬥是什麼意思啊,難道真的讓她們二人打一架嗎?“嬌兒她沒有說清楚,當然是在話劇裏表演決鬥。”在科莉解釋後蕾伊娜方纔鬆了一口氣。

但看嬌兒的樣子,似乎她是故意這麼說的,她對着蕾伊娜,兩眼發光的繼續描述着:“剛剛說的決鬥,正是話劇中的**部分,會有兩位騎士決鬥的劇情,總之,這是今年學員活動裏最扣人心絃的壓軸好戲啦,可惜到現在還找不到一個能在劍法上和科莉一拼的女生,畢竟這丫頭甚至在學院的擊劍大賽裏打贏了男生取得了第一名呢。”聽着她的描述,似乎就像真的有兩個騎士她眼前打鬥一番。

說到這裏,迪蘭和蕾伊娜都驚訝的看着科莉,這個消息可是從來沒有從她口中聽過,科莉居然是劍術高手,而且還是整個學院第一,作爲科南學院的學生,會點劍術是正常的,可沒想到科莉居然會這麼厲害。此時,在蕾伊娜心裏,那顆不服輸的心又默默的點燃起來。

然而,科莉卻因爲嬌兒的話,臉蛋立刻便紅了起來,看着周圍的幾個人,尤其是迪蘭,嘴中連忙說道:“太、太誇獎了,其實我也只是業餘水準,跟迪蘭和蕾伊娜他們比起來,我也是小巫見大巫呢。”

“哪有,哪有,這種事的話,或許我們真的能幫上點忙,科莉,我們一起加油吧!”蕾伊娜迴應着科莉,與此同時,迪蘭則用他的手掌輕輕的在蕾伊娜的肩上放了一下,蕾伊娜回過頭來望着迪蘭,卻看到迪蘭已經給了他一個只屬於她的微笑。

“放心吧,在練習時如果出現困難,我會指導你的。”迪蘭喃喃的對蕾伊娜說,這樣有依靠的語句在蕾伊娜的耳中穿過,讓她瞬間無比自信,開心的點了點頭。 “哈哈,不過話說回來,女騎士之間的對決,這題材還真是挺獨一無二呢。”迪蘭可是從來沒看過兩個女人在哪裏舞劍對決的,一想想其中一個還是蕾伊娜,心中的好奇心又不知不覺增加了數倍。

然而,敢柱的一句話卻突然把迪蘭的想法給阻斷了,“女騎士?不不不,她們要演的可是受人仰慕的男性騎士哦。”敢柱的一句話讓迪蘭非常吃驚,同時也有種不好的預感,連身爲女孩的蕾伊娜都去扮演男性騎士了,難不成自己……

迪蘭的預感很準確,因爲此時嬌兒正用一種神鬼莫測的眼神看着他,臉上的任何地方都沒有變化,只有嘴上忽然展露出一絲魔女般的笑容,“不過迪蘭還真是無可挑剔,另一個重要角色非你莫屬呢,我可是期待你的表現了!”

嬌兒的話更是讓迪蘭捉摸不清了,到底自己是出演什麼角色呢,難道故事真的那麼新穎?帶着這樣疑問迪蘭連忙問着:“那個,這出話劇……大致的故事情節是什麼呢?”

似乎問道嬌兒最想回答的問題了,嬌兒像是享受一般的閉上了雙眼,“話劇名叫做‘白色的記憶’,是以廢除貴族制度和苦農制度時期的王都爲舞臺,一個非常有名的故事哦,而劇情當中又夾雜着貴族實力和平民勢力的明爭暗鬥,”說到這裏,嬌兒忽然睜開一隻眼睛,露出滿足神情,“不過最後還是大團圓,無可挑剔的完滿結局。”

故事聽起來應該非常有趣,但這其中的苦農制度,貴族制度卻讓迪蘭忽然想起了他曾經在那個世界發生的事情,亞斯特王子的那個世界,原來以前的社會都是那種制度啊,在他的印象裏,王子似乎非常反對那種苦農制度呢,他嚮往的應該是人人平等,而如今他生活的這個大陸上已經是這種沒有貴族之分的世界了,或許在王子的那個次元世界裏,他也會成爲第一個讓大陸抱有人人平等的君主也說不定呢,然而這個猜想確實在那個世界不久的將來,被驗證了。

“迪蘭……迪蘭……”因爲一點回憶,迪蘭不由得楞了一下神,身邊蕾伊娜的聲音將他呼喚醒來。

“啊,在在!”迪蘭也就是發愣了四五秒鐘,並沒有讓周圍人感到奇怪,想起剛剛嬌兒的話,對於貴族和平民這一說,他是沒有什麼疑惑的,但他心中還有個疑問,連忙問了出來,“那,那麼爲什麼要由女孩來演男性角色呢?”

聽到迪蘭的疑問,敢柱的眼神忽然亮了起來,說起來,這次的這個男女相叉的演法還是他和嬌兒一起想出來的呢,所以他很自信的回答着:“這是直到今年的校園活動才第一次出現的,可說是獨創且又刺激的安排哦,由男女演員反串出演,以一種新鮮的形式表現話劇。”

敢柱身旁的嬌兒,也被感染了起來,插嘴道:“就時希望擺脫性別歧視!從性別中解放出來!我們謅了一堆這樣那樣的理由,好不容易纔逼院長老師們同意的呢,不過話說回來,其實也只是因爲好玩啦!”最後一句話是嬌兒將手貼在臉龐輕聲說出的,同時還擺出了一個萌的poss。

“嬌兒,你不能這麼說……”科莉在一旁覺得嬌兒的話有些說的不在情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