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凌正豪不解的望着他道。

“這次老爺的病情來的急,而且毫無徵兆,我懷疑是有人故意陷害。這些天,我和趙姨兩個人一直在尋找線索,但是卻一無所獲。”

慕浩聞言心中一怔,他心中不免升起疑慮,按說家中出現異常情況,作爲管家和保姆,他們更應該希望有人回來主事,可爲什麼二人會反其道而行之?

“越是這種情況,你們更應該通知我。有了我的協助,調查起來豈不是更方便?”凌正豪道。

搖了搖頭,祁叔道:“少爺,你把這件事想得過於簡單了。他們既然敢謀害姥爺,一樣也敢向你動手。我是害怕你回來後會遭遇不測,所以一直才讓她瞞着你。”

他這種說辭雖說有些牽強,但是的確是一個很好的理由。

前世,慕浩不止一次見過大家族地位紛爭,最終鬥到你死我活的案例倒也不在少數。

“這些天,你有沒有發現身邊的人有什麼異常?”慕浩突然開口說道。

看了他一眼,祁管家沉思了一下道:“若說異常,我倒是覺得正豪的二叔凌輝似乎對這件事表現得過於熱心。老爺以前也曾經住過院,凌輝倒是也曾去照看過,但是卻沒有這一次用心。這一次,凌輝已經連續幾天不畏疲倦的陪在他的身邊,而且輕易不允許人接近老爺,這個舉動着實讓人難以理解。”

凌正豪搖了搖頭道:“目前正處於爲難之際,二叔出面平定事端倒也無可厚非。在我看來,你很可能是誤會他了。”

祁管家搖了搖頭道:“少爺,並不是我多慮,自從董事長被送回來以後,二樓就被凌輝給封閉起來。你也看到了,那些守在二樓的人,並不是我們家的保鏢,他們不知道是凌輝從什麼地方請來的。

那些人一個個身手矯健,我曾經看到過他們在閒暇時與二牛他們比試,咱們家的保鏢三五個都不是他們一個人的對手。若不是凌輝另有圖謀,他爲什麼會請來如此衆多的高手?”

凌正豪眉頭緊鎖,他當然清楚凌輝身邊突然出現如此多的高手定是有些不正常,剛剛篤定二叔不會對父親不利的想法也隨之有些動搖。

慕浩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慮,他之所以一直沒有說話,是因爲他知道,自己貿然說出兇手極有可能是凌輝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凌正豪的猜忌。

而此刻他自己的心裏防線已經鬆動,正是自己出手之時。

想到這裏,慕浩突然開口說道:“正豪哥,剛剛我在大廳內聽人說,這次您父親病重,淩氏股票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雖然我不知道淩氏的每個股東控股情況,但是我相信如果現在有人圖謀不軌,淩氏散戶的股票一定會有人大量收購。

您不妨現在就安排人去調查淩氏股票被人收購的情況,也能有個應對措施,爲了保證控股權不被人奪走,我建議你儘量調用資金,必要情況下進行搶購。”

凌正豪愕然的望着他,他並沒有想這麼多,但是他知道慕浩所說絕不是危言聳聽。

如果此時如果想要有人奪取董事長職位的話,第一件事就是設法佔有大量的股票。而此刻淩氏股票暴跌,正是他們入手的最佳時機。

他回頭看了看祁管家道:“祁叔,你立刻通知我爸的祕書,讓他安排人注意股票市場的波動,看看到底都有哪些人在搶購淩氏股票。”

“好,我這就去辦。”祁管家聞言,便欲轉身離去。

沒想到慕浩突然開口道:“等等,我還有話要說。”

祁叔遲疑的望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我必須要去見一下董事長,因爲我要查清他的病因,才能判斷出事情的原委。”

“可是現在凌輝的人防守如此嚴密,你要如何進去。”凌正豪聞言面帶難色道。

慕浩示意二人靠過來,三人聚在一起,低聲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當他說完後,凌正豪面色大驚道:“這怎麼能行,你這不是然我背上不孝的罵名麼?”

慕浩聞言凜然道:“真孝假孝就在你一念之間,此刻你如果還顧及這些,萬一嶽伯父有個閃失,你可是追悔莫及!”

一旁的祁管家見狀,沉聲道:“此事萬萬不可啊,少爺,這現在就已經夠亂的了,你母親也是強行支撐局面,倘若是真的如此,我怕她受不了。”

望着祁管家滿是擔憂的臉龐,慕浩斷然道:“祁叔,正如您所說,現在凌家已經是內憂外患了,如果我們不拿出雷霆手段解決眼前這一切,任由其發展下去,淩氏不垮,也得扒層皮。”

“可是……”祁叔卻是依舊有些猶豫。

“幹了!”凌正豪咬了咬牙道:“橫豎也是這麼回事了,現在估計也只有父親才能夠猜出來到底是誰在謀害他。我們如果不能把他救活,淩氏集團恐怕會真的就此隕落了。”

說完,凌正豪轉向祁叔道:“我媽那邊我去解釋,現在你配合慕浩兄弟做準備,一個小時後我們在這會面。”

慕浩沉思了一下道:“祁老,現在時間有點早,但是我需要去附近最大的藥房,買些藥品,希望你一定要幫我搞到。”

祁叔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好吧,既然少爺已經決定,那我必定不辱使命。”

事情已經有了定論,凌正豪去找母親,而慕浩這跟着祁管家悄悄出了門。 時值傍晚時分,皎潔的月亮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柔和的月光照亮整座城市。

一個小小的黑網吧內,只有二三十臺機器,一個角落蓬頭的少年在按着電腦開關,等待着電腦進入系統。

歐陽俊一熟練的點擊進入遊戲按鈕,一個爆炸性的公告就出現在《狐有九尾》的世界頻道上面。只見一行醒目的紅字,狠狠的刺激着每一個深愛《狐有九尾》這款遊戲的玩家,“本區第一個高手騰龍,時隔一週終於上線了。請大家火速前往幻仙城的角鬥場。”

一個坐在豪華別墅的少年,一看到系統提示就忍不住的冷笑道:騰龍,你終於出來了。我王天霸等你好久了,你不是全服第一高手嗎,我今天就要當着你的面,將你的美人殺死。”

“哇,老公上線了,我也去幻仙城。”一個女孩在家裏,看着遊戲界面上彈出的公告,迅速的用拇指敲擊的鼠標。

“老公,你好幾天沒有來了?”女孩有點害羞的在鍵盤上敲着。

“老婆,不好意思啊!這幾天家裏忙”沒想到一上線,老婆來找自己,歐陽俊心裏高興的不得了。

“嗯,我到了,老公,親達。”一看到老公的回覆,女孩欣喜的要蹦了起來。

“嗯,今晚我通宵你,你明天上學嗎?開始準備哦!”歐陽俊笑了笑,送過去了溫暖。

“嗯,老公,明天還要上學啊!到我選人了,我看了看陣容,我就選狐仙。”

“好,老婆,我還是比較喜歡能讓人菊花一緊的英雄,”歐陽俊選好了,就是想讓敵人知道,什麼叫痛並快樂着,嘿嘿。

進入比賽畫面,我方是紅方。

陣容。

上單:孫悟空。

中雙:諸葛亮和狐仙。

下單:屠夫和溫蒂。

對面陣容。

上單:綠野花仙。

中雙:李元霸和女武神 。

下雙:冰雪女王和玄武。


戰鬥開始,歐陽俊幫助狐仙打野看了下野區,回到了線上。

開局很平穩,他慢慢的喝着可樂,一隻手在操作着。

“快,有人偷襲我,老公,快救我。”突然私屏彈了出來,歐陽俊的角色諸葛亮剛剛離開狐仙準備回中。

“誰個王八羔子的,敢偷襲我老婆,找死。”一臉怒氣的歐陽俊,調動鼠標移動顯示窗口,終於看到是對面的李元霸。

“李元霸,你想找死是吧!”歐陽俊在遊戲全頻上怒吼着。

“騰龍,咋的啦,殺狐仙管你鳥屁事,我喜歡,怎麼的?”一個少年吐了一口菸圈,哈哈大笑起來,終於把狐仙給殺了,不過一看諸葛亮在怒吼自己,心裏就不服這個氣。

可是沒等少年笑聲停止,諸葛亮已經來到了李天霸面前,歐陽俊連續在鍵盤上按着e+w+r+q,諸葛亮使出東風破,李元霸就被旋風給吹了起來,李元霸在空中眩暈不止,少年看着都目驚口呆了,使勁的在敲着鍵盤,可是李元霸已經丟失了十分之一的血,李元霸已經不停他的使喚了。

而後面諸葛亮一個八陣圖,眩暈的李元霸剛剛掉下來,就被八陣圖給冰凍住了,12秒的時間,對於諸葛亮蓄力代發的大招馬上就來來臨,李元霸欲哭無淚,它剛剛殺了狐仙,現在自己已經被困住了,希望控制他的主人快點使出絕招營救它一下,而控制李元霸的少年坐在電腦邊上傻呆着看着諸葛亮發出技能,已經無力迴天了。

“吼!”諸葛亮使出”臥龍波“大招,1500距離,歐陽俊太喜歡這個招式了,有點牛逼,範圍技能,成效5次黑龍直咬李元霸,每次最高150的傷害,李元霸的血液已經是奄奄一息了,而剛剛臥龍波過去,天空中一道閃雷降落在李元霸的身上,肉身已經被擊的大卸八塊,李元霸已經徹底飛灰湮滅。

“哈哈,你敢殺我老婆,我弄死你,”歐陽俊看着諸葛亮使用最後一個技能“雷霆萬鈞”大聲的笑了出來。

“管家,管家,馬上過來給我破掉這個人的服務器地址,再帶幾個人,我要去消消氣。”看到李元霸已經徹底的死亡,少年那個怒氣無從發泄,就想破譯掉這個諸葛亮到底是誰玩的,“騰龍”,老子在遊戲裏面玩不過你在外面看誰牛,少年大聲的朝外面吼着。

“是,少爺,給我五分鐘。”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馬上坐到電腦邊,開始在鍵盤上敲着破解代碼。

五分鐘後。

“少爺,已經破出來了,這個人還是在本市,在一粒沙街。”管家已經破解了歐陽俊的IP地址,跟少爺說着。

“走,給我帶幾個人。”少年怒氣衝衝的朝外面走去,後面馬上跟着十幾個人。

“老婆,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歐陽俊額頭上瞬間三道黑線,但他不知道危險慢慢的向他靠近。

“沒事,不就是個遊戲嗎?呵呵,不早了,我睡覺了。”女孩很掃興,本來是想和老公多玩一會兒的,可是自己的技術沒有老公好,這上去沒多久就被殺掉了。

“嗯!你睡吧!注意好好休息,老婆,晚安!”知道剛剛是自己的疏忽,歐陽俊心裏很自責,但還是送上關懷的暖意,讓老婆早點休息。

看到老婆已經下線了,歐陽俊又開始在遊戲界面上廝殺着。

“給我找,把那個人給我找出來。”少年帶着幾個人已經來到了黑網吧,在外面大聲的說着。

馬上幾個人衝了進去,瞬間網吧內就多了幾個人,看誰還在玩網頁遊戲,看到一個直接提到外面,像拎小雞一樣丟到地上,網吧內的還有一些人看着都不敢動,不知道這些人來這裏做什麼?

“小子,給我出來。”一個目光兇狠的大漢來到歐陽俊的後面,對着歐陽俊一聲大吼。

“哦,什麼事啊!”歐陽俊還不明白情況,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就來了這麼多人。

“叫你出來就出來,還要我提你是吧!”大漢不依不饒的說道。

“我自己出去。”歐陽俊不是沒有見過事,看這些人有點像道上的,他還是按照大漢說的去做,免得自己出事情。

“喲,這不是我們班的歐陽俊嗎?怎麼你也在這裏,哈哈!”少年看着歐陽俊,笑了起來,知道他是個膽小怕事的人,就想調侃他。 “王天霸,你來這裏幹什麼?”歐陽俊鼓足了底氣,問着面前的王天霸,而這王天霸是學校的校霸,以前和自己還是一個小學的,只是初中又碰到了一起,歐陽俊被他欺負的不少。

“我來找人,你們誰剛剛玩《狐有九尾》,快說。”王天霸看着一堆人,目光一直盯着歐陽俊,今天看來有機會好好的教訓他了,一想心裏的怒氣憋足了一大半。

“我不會玩,我沒有玩過,我不知道那是什麼遊戲。”一堆人在那裏吵雜着。


“都不是你們玩的,那是誰?”

“是他玩的。”突然一個聲音傳了出來,一根手指正好指着歐陽俊。

“是我玩的怎麼樣。”歐陽俊沒有膽怯,大聲的說了出來。

“嘿,歐陽俊,還什麼他媽的騰龍,你長本事了是吧!給我打。”王天霸還沒有說完,已經聽到了歐陽俊喉嚨裏發出嘶吼的叫聲。

“歐陽俊,你有種,狐仙被我殺了,怎麼地,你想怎麼地,看我今天不弄廢你我就不信了。”直接一腿過去,王天霸狠狠的一腳,提到歐陽俊的肚子上。

“少爺,你看差不多了,再打就會死人的,到時候不好辦。”管家在邊上說道,知道少爺心狠手辣,要是死人了,自己也會被老爺罵的。

“嗯,那咱們走吧!歐陽俊,你記住了,以後看到我就離我遠點,嘿嘿。”王天霸心裏的怒氣徹底煙消雲散,帶着人離開了。

而地上的歐陽俊捂着肚子,慢慢的爬了起來,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扶着牆腳步沉重的走回的電腦桌邊,心裏在想此仇不報非君子,我記住了。

經過一夜的休息,歐陽俊已經好了很多,都是皮外傷,沒什麼大礙。


早上九點鐘,歐陽俊憔悴的從一個黑網吧走出來,一到門口淡黃色的陽光照着他的眼睛,本來昨夜在鍵盤上敲了一夜,這剛出來陽光太刺眼了,眼睛都睜不開了,歐陽俊用手遮住射過來的陽光。

“尼瑪,什麼破天啊!這還沒有到夏天啊!怎麼太陽就這麼烈呢?”

看着街上忙碌的人羣,他都不知道該不該回學校,這初中的生活就是枯燥,而自己就不是個讀書的料,在學校渾水摸魚,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啊!學校的老師幾次通知歐陽俊的父母,沒辦法父母早年離婚了,後來都有自己的家庭現在誰還管他,歐陽俊是跟着奶奶一起生活,父母每個月都寄點生活費,學校老師看這樣也管不了,只要你在學校別惹事,隨便你怎麼混,只要你三年混畢業了就行。

“唉,還是回學校吧!”頭暈腦脹的歐陽俊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一點,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回到學校進了教室,走到最後一排靠角落的桌子上,坐在椅子上趴在桌子上直接打起了呼嚕,上午就這樣在桌子上趴了一上午,等醒了時候已經是吃午飯的時間了。

歐陽俊打了一個呵欠,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去食堂,他的肚子有點餓了,說睡覺不餓肚子,可是昨晚就吃了一袋薯片,喝了一瓶可樂。這早上又沒吃,他身上的錢還真不夠這樣花的。

食堂排隊打好飯找好座位,狼吐虎咽的吃了起來,幾口下去盤子上已經是一粒不剩,而他的肚子還沒有吃飽,“唉,這份量還是真少啊!要是自己這樣吃,這幾百塊的生活費肯定不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