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您睡醒了?”老劉頭都沒回,就和卡斯特羅打了招呼,擺明了瞧不起他。

“這是……”卡斯特羅也顧不上人家咋看他了,跑到大箱子跟前想仔細的看看。可是大箱子竟然動起來了,而且跑得還挺快,比起烈火獸的速度也不差什麼了。

“這叫做征服者戰車,是我的手下新研究出來的重型武器。上面有十支火神炮,二十五門迫擊型火炮,四十支火箭炮,需要十七個人同時操作。這可是我的祕密武器啊,您看完了就行,暫時不要讓外人知道了。”老劉笑嘻嘻的說着。

卡斯特羅嚥了一口唾沫,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臉的不敢置信。老劉又接着給他解釋起征服者的性能來,讓剛剛醒過來的卡斯特羅,又差一點暈過去。

“我這個手下沒打過仗,就知道弄這些不切實際的東西來討好我。你看看這破玩意兒,一次迫擊炮齊射覆蓋一里方圓內的目標,除了攻城以外,到哪找那麼多人給它轟,純屬浪費炮彈。火箭炮您見過了,一發就能打破城門了,一次弄四十發,炸神殿都炸碎了。還有火神炮,就這戰車還用得着四面掃射嗎?誰能走到它旁邊去,難道戰場上都是戰神嗎,最可恨就是這部車的裝甲,還請來狄卡思做了測試,世界上就這麼一個戰神,難道他能背叛我嗎?”老劉大聲罵道。

“這都不算,他們還想請我做一把,射程一千米的精靈火槍。我老婆那把神器,射程才一千米而已。我最後給它做了一把九百米的,再遠一點兒,連個大樹都打不斷。我這些手下啊,一個比一個能扯淡啊。”老劉見卡斯特羅挺住了,又給丟了點兒猛料,老頭眨巴眨巴眼睛,又躺下了。

“老公啊,我爸爸又樂暈了耶!”克洛麗亞小聲的說到。

“在鄉下呆久了都這樣,回頭讓你爸爸在精靈之城多住幾天,多見識一下就好了,省的一天天還刀啊劍啊的。”阿黛兒戳了戳克洛麗亞的頭說。

“我也開車出去兜兜風,順便實驗一下這個大傢伙的火力,克洛麗亞啊,把你爸爸擡上去休息吧,我一會兒就回來。”老劉把小矮人都攆下車去,收起了征服者戰車。

“哇!老公,咱們是不是要開着這個去打劫啊?”阿黛兒第一個撲到老劉懷裏。

“老公,我想試試在車上打槍,看看還能不能打準。”奧莉薇婭也湊過來了。

“哥哥,寶寶剛剛說他要玩車車。”露莉搖着老劉的胳膊。

“我,我,我爸爸昏倒之前想看看這車厲害不,帶上我們唄,老公。”克洛麗亞拉着卡斯特羅一隻胳膊,使勁的搖着。

“這樣啊?那車裏可就少了五個操作火神炮的槍手了,這樣不好吧,哎呦哎呦!別擰了阿黛兒,我答應了,都去還不行嗎。”後經涉狼調查表明,不管多厲害的人,都怕擰耳朵。

衆女上樓換好衣服,下來集合了。老劉讓一個小精靈幫忙,給卡斯特羅丟了一個清醒之光,老頭也醒了過來。老劉又挑選了十二個小矮人,和兩個終結者操作手跟着,上了傳送陣。目標直抵聖.德蘭最富裕的城市——福爾多城。這個地方也是老劉後來才知道的,海恩斯在那裏的旅店中包了一個大院子,老劉去的時候,海恩斯正享受美好的陽光呢。

“主人,您來了。”海恩斯正穿着大褲衩子曬太陽呢,見到老劉來了,連忙過來請安。

“海恩斯啊,這都快冬天了,你也不嫌冷,真愁人。”老劉看着手下的邋遢樣,心裏不高興了。


“報告主人,我最近學習了火焰鬥氣,身上熱的很。”海恩斯一本正經的回答到。

不過馬上海恩斯就後悔了,神使夫人們一個個從傳送陣上下來了。阿黛兒看到海恩斯的樣子,飛起一腳就把他給踢飛了。“有啥主人,帶啥兵,一個個都只會耍流氓,哼!”

老劉擦了一下冷汗,找地方放出了征服者戰車,大家都鑽進去,纔算堵住阿黛兒的嘴。衆人登上征服者戰車之後,都很好奇這個大傢伙,摸摸這兒,動動那兒的。直到老劉把車廂裏的武器,和用法簡單的說了一下後,才滿足了大家的好奇心,關門出發了。

“神使大人,前面的院牆要不要炸掉?”負責開車矮人問到。

“炸個屁,就知道炸,把撞角伸出去給我撞。”老劉一指車廂裏的一個手柄罵道。

邊上立刻過來兩個小矮人,按着老劉的指示搖動了手柄。隨着咣噹一聲悶響,掛在車身上的撞角都放了下來。阿黛兒她們從車窗往外一看,好傢伙,征服者現在變成了大螃蟹。車身四周都是一人來粗的尖刺,每根都有兩米多長,車兩邊還有些精光贊亮的鋼刀,光是看着身上都疼。

“哇咔咔咔!用慢速前進,先往北開,等把軍隊殺光了,再回去搶城主府和光明教會的教堂。”老劉狂笑道。征服者戰車一路向北開去,中間的什麼房子啊,院牆的都跟紙糊的一樣不堪一擊,成片的倒下。

萊特西城是一個港口城市,城市東南方向不遠就是大海。這裏是各國商會交易的地方,繁華程度不是達拉特能比的。老劉開着戰車這一鬧,很快就引來了大批的軍隊。不過這些軍隊可不敢往戰車跟前湊合,都遠遠的跟着,拿弓箭往戰車上射。結果除了射的戰車裏乒乓直響,連個白點都沒射出來。

“媽的,敢攻擊我的寶貝,機槍手開火!”老劉喊道。

小矮人都等半天了,一聽老劉下令,立刻就摳動扳機開始掃射。幾百人的城防軍,瞬間就給打成了肉醬。

“哇咔咔咔!小的們聽着,自己找目標射擊,不許浪費子彈,否則我丟他去看守地下城。”老劉說完就打開頂棚,露出身子查看外面的情況。隨後幾個老婆也露出身子去,有的丟魔法,有的打手槍,玩的不亦樂乎。阿黛兒的子彈很快打光了,就搶來露莉的槍玩兒,不時還爆出一陣陣狂笑。車裏的小矮人一個個聽到心驚肉跳,原來神使大人這一家子都是殺人狂啊!要不怎麼殺人還樂成這樣。


“女婿啊,這是哪兒?我怎麼看着這麼眼熟啊?”卡斯特羅終於被吵醒了。

“您又醒啦,快來幫忙一起殺敵,奧莉薇婭,把你那個弓箭借爸爸用一下。”老劉說完又開了一槍,打爆了一串士兵。

卡斯特羅一聽有戰鬥,立刻來了精神頭兒,接過奧莉薇婭的弓箭,就爬上了車身。只見自己女兒在丟魔法,老劉和阿黛兒她們三個在用槍射擊。只有那個叫露莉的女娃娃,趴在老劉身上看熱鬧。再看周圍倒是有不少敵人,可是最近的也在百米之外,又看看手裏的弓箭,就是個玩具。卡斯特羅鬱悶了,拿着遠程武器的自己,連個目標都沒有,這仗打個屁呀?好在是坐在車上,要不就是個等死而已,看來人家想要解除軍隊的決定的確是對的呀,普通軍隊真的已經沒用了。


“原本我也以爲這些軍隊一多,能對我的戰士造成威脅。還想着要找些盟友,替我分擔一些。可是後來在格蘭頓一戰中,我發現現在的軍隊,根本就是垃圾一堆。別說是拿命來填我的征服者戰車了,我就拿一支火神炮下去,都能打的他們放屁都不敢弄出動靜來。”老劉大聲說到。現在的征服者已經被團團包圍了,火神炮活力全開,聲音大的嚇人。

“火炮手準備,前方百米射擊一次。”老劉看到城牆了,下面還聚了一大羣士兵,幾臺衝車和和投石車,也出現在城牆下。於是果斷下令炮擊。然後就拉着老婆鑽回車裏,蓋好了頂蓋兒。

負責開炮的兩個小矮人,見到神使大人回到車裏,就把充滿火焰鬥氣的手按在了控制板上。隨着一聲巨響,車身也跟着猛的一震。倒黴的卡斯特羅,正趴在車身前的觀察口上往外看呢。只見車前方紅光一閃,緊接着就是巨大的爆炸聲。卡斯特羅不但給晃的眼前發黑,耳朵也震的嗡嗡直響,一屁股就坐在車廂的地板上。這時車廂裏的人才張開眼睛,把手指從耳朵眼裏取出來。 “老公啊!你看看我爸爸這是咋了呀?”克洛麗亞高聲叫到。

“呃!應該是晃眼睛之後,又震到耳朵了。要不咋跟睜眼瞎一樣呢。”老劉強忍着笑意說到。“不過沒事兒的,一會兒就緩過來了。全體注意,調頭向南開,咱們打劫去了!”

對於剛剛那次炮擊的效果,老劉都懶得看了。你想連城牆都轟塌了,人還能剩下幾個?軍隊解決的差不多了,還是打劫要緊,免得有人又把錢拐跑了,那就白來了。

回去的路走起來就快多了,征服者周圍連個人影都看不到了。小矮人把戰車開到了城市的主要大街上,一路橫衝直撞,直奔城市中央的城守府。城守府外本來還聚集着上萬軍隊呢,被奧莉薇婭一槍打死幾十個之後,就都跑掉了。死亡面前人人平等,誰能明知是死還站那兒等着啊,都恨爹孃少生了兩條腿啊。

離着城守府不到十米,征服者上的火箭炮發射了。城守府的院牆一下就給炸沒了。老劉領着阿黛兒,頭一波從征服者裏跳出去,隨後三個老婆和兩個終結者駕駛員也跟了出去。幾個人大搖大擺就往城守府裏走,沿路還有幾個守衛想要阻攔,都給阿黛兒打發去姥姥家探親了。最後剩下幾個侍女,被老劉抓了俘虜,打聽出城守的下落。原來這個傢伙是藏在地下室裏了,還指望這樣就能逃過一劫呢,當老劉把他從地下室裏抓出來時,他還叫着大膽狂徒呢。

“他不是大膽狂徒,他叫劉易斯,人稱滅世殺神。”卡斯特羅說了句實話,把老劉想好的臺詞都給廢掉了。

要不老劉還想高喊一聲打劫啥的,過一把當強盜的癮呢。不過看着嚇死過去的城守大人,老劉的話算是沒有聽衆了。

“你們幾個誰知道倉庫在哪,說出來就饒她一命!哎呦!”老劉今天第二次被阿黛兒給揍了。

“都過來,快說倉庫在哪!不然把你們都賣到妓院去。”阿黛兒說到。

幾個侍女也都不是普通人家的閨女,一聽要賣去妓院,立刻說話了。不但把倉庫金庫都說了,最後連城守大人的小金庫,都沒落下。

“來人啊,把這幾個女的都抓回去,留着賣給野狼城的士兵當老婆。”阿黛兒下令道。

看着侍女們一個個哭哭啼啼的被小矮人抓上了傳送陣,老劉在一邊乾瞪眼。原來女人也可以拿來賣錢的,自己一直都忽略這件事兒了,都給殺了,真是可惜啊!好像剛剛那個36C,長得多漂亮啊,一定能賣好多錢。

“看夠了嗎老公?看夠了去搶劫倉庫了。”阿黛兒的聲音在老劉耳邊響起,老劉嚇得一捂耳朵,跟着老婆屁屁後面去搶劫了。

作爲一個貿易城市,萊特西城的倉庫裏可是好東西多多。不光有糧食鋼鐵這些戰略物資,還有大量的燃油布匹香料啥的,老劉甚至看到了精靈之城的玻璃和葡萄酒。當下老劉就掏出了傳送陣,開始往家裏搬東西,往返了十來次,才把倉庫給搬空嘍。之後幾人又洗劫了萊特西的金庫,不過這次老劉的老婆們都幫了忙,據說是要弄點胭脂錢和打麻將的本錢。


老劉看着老丈人可憐巴巴的樣,從手上擼了一個空間戒指下來,遞給了卡斯特羅。“爸爸,這個送您先用着,好東西見者有份,權當我送您的見面禮了。”

可是等到卡斯特羅回過神來,金庫裏都空了,地上除了灰土之外,連個裝金幣的箱子都沒剩下。老頭也沒好意思吱聲,跟着女兒女婿就往外走。

“哇咔咔咔,下一站是大教堂啦,做好戰鬥準備。”在征服者戰車裏,老劉掏出了自己的火神炮,塞給卡斯特羅,簡單的教了他一下使用方法,就開車上路了。

萊特西的教會分會可是聖.德蘭最有錢的一個分會了。教堂裏的守衛也很多,不過大多是一些混吃混喝的地痞無賴,被征服者開槍乾死百十號人以後,剩下的調頭就跑。

“終結者聽令,給我殺光這些教會的敗類,一個不留。”老劉跳下車後就下了格殺令。看着兩臺終結者出發後,老劉才領着老婆們進入教堂。

“他媽的,比老子還會享受哈。”老劉看到教堂裏的凳子上都鑲着金邊兒,氣就不打一處來,正要擡手毀了,就被阿黛兒給收走了。

“敗家玩意兒,這些留給馬爾斯迪叔叔安排,就知道砸,砸了能換錢花呀。”阿黛兒說到。

卡斯特羅正想着拿幾個凳子呢,見到人家先下手了,也沒好意思跟着搶,拎着火神炮往教堂裏面走去。這回卡斯特羅也學聰明瞭,見到好東西就往空間戒指裏丟。什麼花瓶啊,小神像啥的一個都沒放過。在他急切的腳步帶領下,衆人很快就到了教堂的後院。院子裏一羣狂信徒騎士正嚴陣以待,一個個端着騎槍,怒視着卡斯特羅。

“他媽的,敢小瞧老子!”卡斯特羅被盯毛了,擡手就給了騎士們一頓掃射。

第一次用火神炮的感覺那是相當震撼啊!當你看到眼前的活人,被子彈打飛,再打碎的時候,那感覺和拿一把刀去砍人,三刀五刀砍不死可不一樣啊。感覺就像指掌了別人的生死一樣,指誰誰死,看誰誰亡。那是相當的爽!可是爽歸爽,兩秒鐘後卡斯特羅不爽了,爲啥呢?騎士都死光了唄!

“爸爸好厲害呀!”卡斯特羅的身後傳來一陣歡呼聲。

等到卡斯特羅回頭致意的時候,身後跟着的幾個人,都一溜煙的往後院的房間裏跑去了。根本沒人搭理他了。卡斯特羅心中大叫上當,這些小崽子肯定是去搶東西了。我得快點兒,不然一會連個毛都沒了。不過沒等卡斯特羅進屋,老劉就蔫頭蔫腦的出來了,還示意卡斯特羅不要進去。

“爸爸,裏面都是教會抓來的女孩子,一個個都吃果果的,您也別進去了。”老劉說完擦了一下嘴角。

卡斯特羅一聽是這麼回事,就收起了火神炮,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老劉坐下來聊天。兩人先是聊了戰爭的起因,最後又聊到教會的本質。但是老劉並沒有把異界十大強者的事情說出來。這種事太嚇人,太不可置信了,老劉不想說。反正只要消滅了教會組織,剩下的幾個雜魚也成不了氣候,等自己修煉有成了,收拾他們就是玩兒一樣。他這份兒自信,都是漢斯和前兩天那個偷襲者給的。在老劉的心目中,這十大強者現在恢復的不多,至少還殺不了自己。

“也對啊,現在消滅了教會組織,世界上再沒有人敢得罪你了。到時你就是世界的軍隊,誰想打仗,都得先和你打聲招呼,不然就得改朝換代了。”卡斯特羅分析到。

“其實根本沒有必要打仗的,事情都有起因,沒有化解不了的仇恨。我認爲大家都能過上好生活的話,就沒有人再希望有戰爭了。戰爭都是因爲分配不均,或者掌權者的一己私慾引發的,剩下什麼民族仇恨啥的,都是屁,都是他媽藉口。”老劉回想着在故鄉經歷的那些戰爭。

“你說的對啊,我昏倒的時候就想着你說的這些話,或許真的沒有軍隊了,戰爭就消失了。就像我如果不是拿着火神炮,也不會想衝進來搶劫一樣。每個人都以爲自己可以殺掉對手,纔會發動攻擊。可是我如果赤手空拳呢,我一定會繞着道走的。”卡斯特羅終於開竅了。

“我的目的還有一個,我要全世界的支持才能辦到這件事,那是個很大的理想,大到我自己現在都不怎麼去想。”老劉說完就掏出一個酒袋,遞給卡斯特羅。

兩人就這麼閒聊着,喝着小酒,等了好久才見到阿黛兒領着一羣年輕姑娘出來。老劉站起身來,走到近前,向阿黛兒詢問了一下。阿黛兒想讓這些姑娘自己選擇,是回家,還是跟着自己去野狼城,給那些光棍當老婆。因爲這些姑娘的家人,已經都給教會的傢伙殺掉了。最後在老劉的首肯下,姑娘們都跟着老劉,等着去野狼城安家。

“老公啊,今天的福利不錯哦,是不是讓我們姐妹也樂一下啊?”阿黛兒笑嘻嘻的問道,手裏還不停的擺楞着戒指。

“呵呵,必須的,我這還有些獵物沒收拾呢,回頭烤肉吃,外加做首飾,普天同慶哈!”老劉看了半天美女了,心裏發虛,說話嘴都有點哆嗦。

見到老婆們都滿意了,老劉繼續開始搜查教堂的後院。最後在一個小禮拜堂的地下室,找到了一座金山。衆女都知道老劉的本事,也沒多說話,到是卡斯特羅對這個女婿崇拜的不得了。回去之後說了不少好話,臊的老劉臉紅的像猴子屁屁。

回到精靈之城,老劉的生命之樹下,大批的矮人正在對這次的戰利品進行分類。除了魔晶送到老劉的樹屋裏,其餘的都各自分門存放去了。老劉把卡斯特羅請到樹屋裏,鄭重其事的給他下了聘禮磕了頭後,還約好了婚期。卡斯特羅樂的合不攏嘴,至此纔算明白,人家是把克洛麗亞當做正室的。

兩人還約好了,等到聖.德蘭那幾百萬一到格蘭頓,就痛下殺手。到時佔領的城市,全部由卡斯特羅派兵鎮守,城市的稅負,自然就都歸兩大家族。這樣一來兩大家族也算是土皇帝了。

“這樣的話,彼得那個老小子不會不高興吧?”卡斯特羅問道。

“正相反,爸爸也是這個意思。世界與其掌握在別人的手裏,還不如讓我們一家人分了它的好。桀桀桀桀!”老劉壞笑道。

卡斯特羅這纔想到,露莉的老爸是菲爾德蘭的皇室,自己如果再佔了聖.德蘭,那這世界可真就是一家人的天下了。都是老劉的老丈人,那可不是不需要軍隊了嗎。到時候自己這寶貝女婿,就坐收三個老丈人家的金幣,那都是花不了用不盡的。原來算來算去,最後還都是算進劉易斯的口袋裏了。

兩人又談了一些關於戰鬥的安排後,就趕回巨獸郡了。像卡斯特羅說的一樣,現在畢竟是戰爭期間,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作爲主心骨的老劉,還是在戰爭第一線坐鎮好一點兒。不過老劉這次去,又帶上了十多個小矮人,擺明了是打算徹底要給聖.德蘭來個狠的。

現在的巨獸郡,只有米爾頓那一萬多近衛守着了。不過老傢伙一點兒都不擔心,老劉派來的四個終結者都回到巨獸郡了。看着花園中閒聊的四個小精靈,米爾頓可真是高枕無憂了。米爾頓正在想入非非的時候,一個手下來報,說是商會的會長大人到訪,想求見米爾頓商量一點兒事情。商會的傢伙平日裏都不怎麼和自己來往的,今天怎麼找上們門了呢?難道是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商機嗎?米爾頓一邊想着一邊來到了議事廳。

“瑞查德參見國王陛下。”商會會長站起身給米爾頓請安。

“呵呵,瑞查德,你可是很少來我這裏呀,今天是有什麼好事找我呀?”米爾頓注意到瑞查德身邊,還跟着一個穿着斗篷的人。

“國王陛下公事繁忙,小人怎敢輕易前來打擾呢,今天是有一位故人之子,想求見陛下,我這才冒昧求見啊。” 瑞查德說完,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黑衣人就摘下帽子,給米爾頓見禮。

米爾頓看人家用的是宮廷禮節,知道來人肯定大有來頭,也微微欠身還了一禮。這時在仔細打量來人,只見此人金髮碧眼,高鼻闊口,雖面帶風塵,但卻不失氣度,只是臉色微青,身具殺伐之氣。

“不知這位是哪家的公子,找米爾頓有何事見教?”米爾頓說道,同時身上也暗自運氣,以防萬一。

“米爾頓陛下,我叫比利.德蘭。”年輕人小聲的說到。

“比利.德蘭?你是德蘭家二皇子!”米爾頓驚呼道。

比利.德蘭一直鎮守格蘭頓,身爲對手的米爾頓,當然知道這個坐鎮邊關的皇子。再仔細一看相貌,的確是比利.德蘭無疑。他的頭像在米爾頓的作戰室裏掛了好多年,米爾頓是不會認錯的。

“米爾頓陛下,在下現在只是一落魄之人,皇子什麼的,還是不要再提了。我這次來巨獸郡,其實是想投靠於您麾下的。”比利一句話把米爾頓逗樂了。

“呵呵,這事兒我現在說了不算,等我侄女婿來了你和他談吧。”米爾頓笑到。

他雖然不知道比利.德蘭安的什麼心,但是米爾頓有老劉當後臺啊。那小子玩兒心眼可比自己溜,你德蘭家有什麼心眼兒,和他耍去吧。比利顯然也想到自己此行不會順利,向米爾頓致謝之後,就任由他處置。最後米爾頓把比利安排在王宮的一處客房裏,還派了幾個手下嚴加看管起來。

時間過的飛快,眨眼又是一天到頭。老劉領着卡斯特羅,在自己的巨獸郡連鎖店裏轉了轉,又商量了一下派兵建設野狼城的事情後,已經到了晚飯的時間。最後說到關於俘虜的事情,卡斯特羅覺的頭疼了,按着老劉設想的未來,這些人可都是要安排工作的。可是現在他連自己的軍隊都要別人來養活,那會又什麼工作給這些人做啊。兩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又走到了王宮門外。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事情需要人做的,只是現在大家並沒有意識到而已。不用等到戰爭結束,我就有一個非常大的項目需要人來做,只是現在還沒有一個人可以來替我分擔而已。”老劉想了想自己那些個手下,能幫忙的都有自己的一攤事情,剩下的都是沒主見的傢伙了。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工作啊?我能幫上忙嗎?”卡斯特羅聽到有工作,連忙湊熱鬧。

“活兒是很多的,不過都是些苦力活兒,還要風餐露宿。這種活兒咱們自家人才不幹呢。”老劉搖頭道。“其實我是想修一條貫通大陸的鐵路,沿途再修一些貨站,做全世界的週轉生意。這玩意兒逢山開道,遇水搭橋的,實在是很辛苦的。沿途的貨站啥的,倒是可以由各家派人去經營。”

“鐵路?那是啥玩意兒,難道你想用鐵板鋪一條大道?那跑起來倒是很平坦,不過那得多少鋼鐵呀,把全世界的鋼鐵都湊起來怕都不夠吧!”卡斯特羅驚訝道。

“呵呵,和您說的差不多,的確是鋼鐵鋪的路。不過光是我精靈之城的鋼鐵就差不多了。回頭有空我領您去看看,那東西坐着挺舒服的,比騎着魔獸跑舒服多了。”老劉笑道。

“屬下參見米爾頓陛下。”卡斯特羅正想像老劉的鐵路呢,就看到了米爾頓。

“唉,卡斯特羅賢弟,都是一家人,跟我客氣什麼,還是先把劉易斯送你的裝備拿出來,讓老哥我開開眼吧!”米爾頓搓着手,一副猴急樣兒,比利的事情都給丟腦後去了。

卡斯特羅看了看老劉,見他一臉無奈相,也只好從空間戒指裏拿出裝備來,給米爾頓看。 “哇咔咔咔,卡斯特羅你可真貪心啊,竟然要了一把騎槍,這可比我的雙手劍划算多了。哇靠!這槍上也附魔了,這要是紮上一下,還不得把人烤糊了嗎!你鬥氣幾級呀?要不來比試一下吧?”米爾頓這兩天喝了生命之水,人又精神不少,當然又開始不着調了,總想着找人比試一下。

“我的鬥氣都十多年都沒有寸進了,您還是饒了我吧。”卡斯特羅說完就掏出自己的八級徽章。

“呃!八級啊!”米爾頓傻眼了。

到底是鐵血世家啊,不顯山不露水的就是八級。自己練了一輩子,才混了個六級。比試的事情算是就此揭過了,不過米爾頓看着人家翁婿一家親,心裏就難受。想了一下,又給兩人出了一個難題。

“差一點忘記了,下午商會的瑞查德給我帶來一個人,說是要投靠我。這傢伙身份特殊,我不敢收,劉易斯你去看看吧,實在不行就宰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