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功夫,南初換上其他衣服,換個髮型,來到申家。

原本以為申家工作福利不錯,應聘員工肯定特別的多,但是來到這裡,南初發現非常冷清。

「應聘什麼?」

「什麼活,都能幹!」

「阿姐,其實我是農村來的,特別可以吃苦!」

「看看這個容貌,應該不容易應聘進去。」女傭淡淡開口。

「這是為什麼,只是應聘傭人,難道還要看臉?」南初不解詢問。

「看看,我們明珠館,這麼多的傭人,哪個生的標誌?」

南初聽到女傭這樣說,發現真是如此,這裡傭人個個奇醜無比。

說話間,來到客廳,傅南初看著明珠館裝修,心中暗暗咋舌,一個議員住在濱城這種偏遠城市,沒有想到家裡這樣奢侈。

「這個就是新來招聘的?」

「長得這麼好看,不要!」

「小姐,再拒絕,濱城沒有願意過來明珠館工作的。」

「只是讓她過去花園裡面修剪花枝,根本就不礙到您的眼的。」一名女傭在小姐耳邊輕聲解釋。

申懷波聽到女傭這樣說,只能同意。

「暫時讓她去花園工作,等到找到新的,立刻辭退。」申懷波說完,南初旁邊女傭帶她前往花園。

「剛剛那位是誰?」

「看她生的不醜,幹嘛這樣在意樣貌?」南初輕聲打聽起來。

「主子的事,不能隨便打聽,不然小心你的舌頭!」 果然是吃的和遊戲的誘惑更大,吳老九這老頭兒爲了吃的居然連兄弟都不要了。我真爲冥龜那老頭感到有種淡淡的憂傷。哈哈。

郝健在心裏偷笑了一陣。。。。。。

“傻小子,你笑啥?什麼遊戲你說啊?”吳老九急了,郝健成功勾起了他內心極大的興趣。

“不過嘛,師傅,你得幫我做一件事!”郝健看時機到了,就賣起了關子,要求吳老九道:“事情做好了,我才告訴你。不然,滿漢全席沒有,遊戲也沒有,哼哼。”

“好你個臭小子!”吳老九頓時生氣起來,但是一想到有好玩的遊戲,立刻又軟了下去。“你就不可以現在告訴我嘛?我的乖徒兒。”

“不行。萬一你說話不算數怎麼辦?”郝健也不退讓。郝健繼續誘惑他道:“那可是三界中最好玩的遊戲哦!師傅,你不會想錯過吧?哈哈。”

“那好吧,小子你說讓我做什麼事?”吳老九終於鬆口了。“你小子可別說話不算數,滿漢全席馬上給我請上來。”

“有兩隻餓死鬼上了我兄弟的身,被我關在房間裏,反正您老閒着也沒事幹,去幫我把那兩隻鬼給收進來,解救我的兄弟,可好?我馬上就幫你請上滿漢全席喲。”郝健三句不離滿漢全席,他就是要吊着吳老九的興趣,這樣他纔有機會去玩遊戲了。王胖子和苟蛋子他們也可以被救出來,多好啊!

可郝健完全就忽略了!吳老九到底有沒有那個本事去收拾那兩個惡死鬼?他難道就不怕弄巧成拙嗎?哈哈。

“這麼簡單,不就是鬼嘛,沒問題!”吳老九一口就答應了,然後摸了摸肚子,發現自己有點飽,然後又改口道:“不了,先給我上十道,以後每天上十道,絕不能重樣!”

“好的。您請好了。”郝健說完,就給吳老九叫上了十道滿漢全席,然後吳老九吃完,就去解救王胖子他們兩個了。

等吳老九走後,郝健這才插上耳機,他看了下手錶不多不少剛好十分鐘,就又進入了遊戲。

在遊戲裏,郝健一直持續着那個低頭憂傷的表情和動作。不知道的還以爲他那受傷的小心臟正在滴血呢!

郝健那副“自我療傷”的掛機瞬間,逗得閻家小妮捧腹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別理我,我在找地縫!”閻家小妮狂笑着,對她肩上的小黑精靈學着郝健的話,還學的有模有樣的。

“我只是有點懷念這種感覺!哈哈哈,這隻臭蟑螂他以爲他是情歌王子碩!”誰知那小黑精靈也捧腹大笑的學了起來。

瞬間就把閻家小妮給逗樂了!

閻家小妮把這小黑精靈從肩上抱了下來。用手颳了刮他的鼻子,笑道:“你呀你,你什麼時候表演天賦也這麼高了,學得還真挺像那隻臭蟑螂!”

“不知道他聽到了,會不會被我們給氣死?哈哈。”閻家小妮樂呵呵說完後,又繼續把它給放回了肩上。

“不過,娘娘,那小子只有一級,居然是我們的搭檔!會不會拖我們後腿啊?!”那隻小黑精靈突然大叫了起來,從她肩上飛了下來,懸在她的面前。

“這倒是個問題!那個弱智的臭蟑螂,該不會,上了戰場後就嚇得尿褲子吧!哈哈!”

“沒錯!嚇尿褲子可就慘咯!”小黑精靈附和道。

聞聲,等郝健再次彈進來的時候,剛好就注意到了她倆的對話,口口聲聲罵自己弱智臭蟑螂的不正是那個死八婆嘛!

郝健回過頭一看,正在嘲笑自己還真是那個臭八婆!居然是那個級數最高的女變態——閻家小妮!

“靠,有沒有搞錯?!”郝健被嚇得差點從犀牛背上摔了下來!“我居然錯過淡紫星辰那樣的大美女,選了這麼個潑婦一樣的豬隊友!靠,真沒天理啊,我要換搭檔!?”

“健小兄弟,這是不行的!換搭檔一般要集數滿了三十級才行。你才一級,還早着呢!”身下昏昏欲睡的犀牛哥又接話了。“況且,人家閻家小妮可是我們這羣人中級數最高的耶!玩遊戲嘛,你管人家好不好看,級數高,本領強,才更有利於團隊作戰。你小子是賺了,不賠!”

“我不管,那個死八婆級數再高我也要換。”郝健回頭對着閻家小妮做了一個鬼臉,又轉頭道:“就她那囂張跋扈的潑婦性格,利於團隊作戰?我看估計說不定那天她不開心了,她一槍崩了我們還差不多。”

“好了好了,我看你小子也別挑了,三分鐘時間快到了。”犀牛哥打了一個哈欠,睡意朦朧的催促道:“快從我身上下來吧,我去睡覺,今兒個真是太困了。”

“小綠姐,你快看,原本以爲新來的傢伙會有多厲害,原來就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傻大個啊!”這時,那六尾雪狐指着郝健不屑道:“他一來就只知道,招惹女玩家,估計他在這遊戲裏活不長嘍!”

“那可不一定,人不能看長相!”綠衣女玩家波浪滔天把目光從郝健的身上抽回來,欣賞的笑了笑道:“我倒覺得他這身裝備挺酷的,尤其是那皮衣,呵呵。”

“而且他選了把加特林機關槍,說明他的槍法很好。都沒有瞄準器,對着人直接狂掃,有這番勇氣,我估計他應該心裏有底,纔會選擇這種槍!”波浪滔天還刻意回頭望了望郝健手裏的那把槍,繼續說道。

“我看吶,小綠姐你肯定是想多了,我猜他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胡亂選的一把槍。”

“好啦好啦,我們不說這個問題了,姐姐馬上要訓練了,準備好,你到旁邊先去玩會兒。”

郝健從犀牛哥的背上下來以後,犀牛哥就去睡覺了,找了個最大的坑。

“那臭小子不知死活,和他那醜爆了的臭犀牛一樣弱雞,辰妹,你別不信,我看吶,那小子活不過一級。”一飛沖天現在雲朵裏,用手拍了拍淡紫星辰的肩膀,安慰她道:“所以你也不要氣了,免得氣壞身子。馬上訓練了,他敢欺負你,我到時候虐死他。”

“不用了,一飛,謝謝你,其實也沒事。”淡紫星辰說完,就把他懷裏的機器貓放在地上,指了指遠處的空地,溫柔的說道:“小叮噹,姐姐要去訓練了,你先到那邊玩會兒,姐姐很快就回來。”

“嗯。”那隻機器貓乖巧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就過去了。

一飛沖天指着空中對雲朵說了一個字:“去!”那道白雲就乖乖的飄到了空中。

…………………

“全都給我住口!安靜!聽我說!”威哥一號拿着一個大喇叭,一吼!

瞬間,臺下的人霎時安靜了下來!

“很好,你們都做得很對!”威哥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又是霸氣一吼!

“訓練馬上要開始了。現在請各位玩家把坐騎寵物精靈安頓好!再拿上手中的槍。到靶標前從一到八排好順序!” 第888章剪掉舌頭

「怎麼濱城申家這樣可怕?」

「想要一個人的舌頭,都能輕而易舉割下?」南初帶著戲謔說道,就算是在錦都,都沒誰能有這樣強的權利。

「不要不相信,上個不相信的,下場有多慘烈,不是你個村姑能想的。」女傭說完,帶著南初來到後花園。

後花園里種滿稀有花卉,陣陣花香撲面而來,若說這個申徽浩沒有貪污,南初完全不信。

「喏,這裡就是花園雜物間,平時澆澆花,清理清理雜草就好。」女傭說完離開。

雖然暫時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線索,但是總歸進來明珠館,同樣算是一個收穫。

在明珠館兩天時間,南初勤勤懇懇,倒是和其中一位女傭搞好關係。

「阿姐,和我說說明珠館的規矩吧。」

「看在剛才是你幫我清理雜草份上,和你說說也行,免得有天你呀得罪二小姐,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南初一聽就知道,打探消息機會來了,連忙坐在女傭旁邊,露出好奇目光。

「在我們明珠館必須難看些,這樣容易得到二小姐喜歡。」

「可是為什麼,這個二小姐癖好真是奇怪。」

「因為我們二小姐未婚夫喜歡上大小姐。」女傭說完臉色一變,連忙捂住自己嘴巴,然後說道:「這兩個名字都是忌諱,不能亂提,反正就是打扮丑些!」

南初眨眨眼睛,原來還有一位大小姐,怎麼自己來到明珠館兩天時間,都沒看到半個身影?

正想著,不遠處傳來求饒聲音。

「小姐,是我不好,對不起對不起!」

南初聽著聲音,似乎就是剛剛和自己說話那個女傭,所以連忙放下水壺過去。

此刻花園裡面已經圍滿女傭,多數都是在看好戲。

南初湊到裡面,看到申懷波坐在一把木質藤椅上面,而剛才那名女傭則是跪在地上不住求饒。

「這是怎麼回事,這人做錯什麼事情?」南初詢問一旁女傭。

「就是手賤,原本是想修建枝葉的,但是一不留神,剪下花朵。」

女傭剛剛說完,申懷波開始發話,說道:「和那個賤人一樣,處處非要讓我不順心,這手抖的不停,剪些樹葉都能這樣不著調,留著還有什麼用處,不如直接砍斷手指比較好。」

「是的,小姐。」申懷波身邊女傭說完,直接就拿起剪花道具,朝著下跪的女傭走去。

「小姐,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這樣,這次真的只是意外!」

南初看著這幕,只覺得心中一片荒涼,這個明珠館,究竟是家,還是地獄?

只是不小心剪掉一朵花,居然就要付出剪掉手指這種代價。

南初知道自己這個時候,不該衝出去逞英雄,但是如果不站出來說話,沒人能救這個女傭。

再三猶豫以後,就在幾名女傭已經架著那名犯錯女傭,準備將她手指放到剪花用具裡面。

這時候,南初最終選擇站出來,來到申懷波面前。

「這是誰啊,看著有些眼熟,居然敢擋在我的面前?」

「小姐,這位是新來女傭,所以不懂規矩。」

「趕緊退下!」申懷波旁邊女傭呵斥道。

「小姐,一朵鮮花,怎麼比得上活生生人的手指重要?」

「小姐,可以懲罰女傭,不過這個懲罰真的有些太嚴厲。」南初不卑不亢說出自己內心觀點。

申懷波聽著南初的話,露出一抹笑意,這個女傭真是好玩,已經沒有遇到敢和自己唱反調的傢伙。

「在我眼中,花朵就是比她重要,而你挑戰權利,也該付出代價。」

「你們把她舌頭給我剪掉。」申懷波淡淡的說。

長久以來,申懷波處於權利頂端,心中早已對生命沒有敬畏心理。

南初美目瞪圓,這個明珠館,真的沒有半點王法!

當下,她在這裡,根本不會有人救她,所以這種場景,南初必須自救。

這樣想著,南初一把扯開想要禁錮住自己的女傭。

「怎麼,想要反抗?」申懷波語氣淡淡開口。

「不是反抗,而是想要講講道理。」

「小姐,應該非常喜歡鮮花,喜歡鮮花的女孩,內心單純,美好,善良。」

「小姐,何必讓我們的血污染這裡鮮花,污染這份喜歡。」南初試著說她好話。

申懷波聽到南初這樣話,覺得有趣,緩緩起身來到南初面前,一把挑起她的下巴。

南初以為申懷波應該高興自己這樣說,所以或許可以放過她們。

下秒,申懷波淡淡開口:「喜歡鮮花,也有可能是心理陰暗,想要摧毀一切美好。」

申懷波說完,轉而看向身邊幾名女傭,繼續說道:「都還站在這邊幹嘛,趕緊去做!」

「懷波小姐,這是在做什麼?」花園外面傳來一道男聲。

所有人的目光通通朝著外面看去,過來的男子帶著一副金絲眼鏡,風度不凡,溫文爾雅朝著這邊走來。

申懷波看到眼前男子,心中一慌,連忙暗示女傭將南初她們放開。

「戰墨先生,是我的女傭剛剛不小心將玫瑰摘下,所以隨便責罰幾句。」

「原來只是責罰幾句,看著這個架勢,以為是要用刑。」

「不過懷波小姐這樣溫柔,肯定是我想多。」戰墨說話間,眸光掃過南初,然後立刻閃過。

南初愣愣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他的說話聲音,他的身高體型,都像陸司寒,但是唯獨他的五官不是。

難道真是自己太想司寒,所以產生幻覺嗎?

「戰墨先生應該是來找父親的吧?」

「這裡都是一些雜事,根本不重要,不如讓我帶你去找父親吧?」

「這樣當然好。」戰墨點頭答應。

申懷波轉而看向南初以及犯錯女傭,說道:「這次算你們運氣不錯,正巧戰墨先生過來撞見,剛才懲罰免去,但在花園裡面必須跪滿四個小時。」

申懷波說完,挽過戰墨的手,蹦蹦跳跳朝外走去。

花園裡面,這場意外事件落下,所有女傭紛紛離開,南初與那名女傭開始罰跪。

「剛才謝謝,以後不用叫我阿姐,叫我小冰就好。」女傭抿抿唇瓣輕聲的說。 臺下所有的人都開始迅速的安頓好寵物,大部分人操着小碎步已經跑到前排按順序排好了。後面卻還有幾個拖後腿的!

正是那青衣少年,也是玩家忍者神龜!他坐在空中還在左手和右手下着黑白棋,就聽見下面在吼叫要訓練了。

“那臭老頭,他咋還不來?”那忍者神龜這才晃晃悠悠的跳下來,操個小碎步跑了過來。

“你們先等等我!我人老了,爬不動!”看見郝健他們都已經在排隊了,連忙趕過去揮手道。

不過郝健沒聽錯吧,他居然說爬不動?!哈哈,這人可真逗,還真以爲自己是個忍者神龜了。

“大家做得很好,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金錢!”原本總教頭威哥正在誇獎他們乾的漂亮。臺下都安安靜靜的。

結果,這時就傳來忍者神龜的聲音。

大家全都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那人好逗啊,跑得比烏龜還慢,他叫什麼?”

“好像叫什麼忍者神龜?”

“我去,還真是隻王八!”

“跑這麼慢,還能活到現在,小生佩服,佩服。”

“好了,你們別吵了,教練要生氣了!”

“大家安靜!”等大家安靜以後,威哥一號就繼續拿着大喇叭衝忍者神龜狂吼道:“忍者神龜,快,再給你十秒鐘。不然視作掉級處理!”

冥龜一聽到要掉級,跑得比兔子還快!

“哎喲,累死我了!”他邊跑邊抱怨邊咒罵道:“吳老九那個該死的臭老頭!居然敢放我鴿子?給我記着!哼!”

“十秒鐘倒計時開始!”

“十。”

“九。”

哈哈,他們這個總教頭看起來十分霸氣,有木有?!

“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