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皇透過精神之力看到那煉器爐之內的一切。

只見那兩炳匕首形狀的靈器在煉器爐之內,不斷被熊熊的火焰鍛煉著。

然後猿皇可以清楚的透過精神之力看到在煉器爐之內的兩炳匕首之上竟然產生了一絲絲紋路。

「這是天賜靈文?」


猿皇看著那自然生成的紋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用一種難以相信的語氣自言自語道。

也難的這猿皇難以相信,畢竟天賜靈文一般只出現在極品靈器之上,其他靈器並不可能出現。

「難道我成功煉製出了極品靈器?」

跑,你繼續跑[穿書]

「這?」

猿皇不敢相信自己的精神之力。

只見這煉器爐之內的兩炳匕首並不是所謂的極品靈器,也不是上品靈器,僅僅只是中品靈器而已。

「不敢相信!」

這猿皇用精神之力看著這中品靈器,一邊進行最後的鍛造。

「啟!!」

猿皇大喝一聲,然後只見這煉器爐瞬間浮現到猿皇面前,然後猿皇將自己的內力快速的打入煉器爐之內,進行最後的鍛造。

隨後這猿皇雙手不斷的在這煉器爐之上拍打!

而在煉器爐之內也可以看到那些火焰形成一道道火龍,十分有規律的撞擊在煉器爐之中的兩炳匕首中品靈器之上!

「砰砰砰。。。」

猿皇雙手在拍打煉器爐,煉器爐內火龍撞擊匕首靈器,一次又一次,整整持續了一天一夜。

而這時候,猿皇已經煉製這兩炳靈器一個多了,現在也就是最後的一下。

戀上個性千金 ,「開!!!」

錯愛總裁

「去!」

然後只見這猿皇彈指間將這兩個獸核扔進煉器爐之中!

隨後煉器爐便開始自己旋轉起來,慢慢的速度越來越快。

到的最後,這煉器爐終於停下,然後緩緩的落在地面之上。

「成功了!」

猿皇擦汗額頭上的汗珠,然後伸手用內力將那兩炳剛剛煉製好的匕首拿在手中,用一塊獸皮包裹好,然後將這裡收拾一下,沖著墓碑鞠躬,最後離開這裡,來到外界。

而這時的天豐,也就在昨晚結束了修行,修整了一夜,然後這天豐便一大早來到了外界,見到了那一直等待在這裡的張姓中年對長。

「天神大人?!」

張姓中年對長正在被鐵臂猿猴的帶領下去採摘靈果,然後然後煉製猴兒酒,此刻正好看到出門的天豐,於是開心而又興奮的大叫出口。

「咦?我回來竟然忘了去找你!」

這天豐瞬間想到了自己從那個奇怪的世界出來之後,還沒有去找張姓中年對長,確定他的安全呢,所以頗有几絲不好意思的表情,天豐看著張姓中年對長笑了幾笑。

「這,天神大人你可真會說笑,你能平安回來就很好。」

「哈哈,知道了。」

天豐看著張姓中年對長一臉的興奮表情,靜靜的看了一眼他,然後繼續開口說道:「準備一下吧,今天就不用和他們一起去了,咱們今天就準備回去。」

天豐如此說道,這讓張姓中年對長心頭更是開心,自己最愛的人已經回到了源部,而且源部是自己的家,自己肯定早就想回去,所以張姓中年對長迫不及待的和那隻帶著它的鐵臂猿猴說了一聲,然後快速的向著自己居住的洞穴跑去。

而天豐也是接到了剛出來的猿皇的傳音,向著它所居住的洞穴跑去。

同樣的洞穴,同樣的環境。

只不過這次天豐所見到的猿皇不向之前那樣,而是一臉的疲憊之色。


「給!」

猿皇見到迎面而來的天豐,順勢將自己用獸皮包裹住的兩炳靈器扔給天豐,然後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該走了,我也不留你,這點猴兒酒你拿去喝,以後有需要,記得來找我。」

猿皇說完這些便揮手讓天豐離去,自己則是用精神之力探查一下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去向,最後清楚的看到那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竟然在一處稱王,過起了舒適的生活。


而得到靈器之後的天豐便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告別之後,帶著張性中年隊長一同離開,一路上給他講自己在那裡的事情,引得張姓中年對長不斷的唏噓。

而當他們再次來到那暗影狼群和飛天魔虎戰鬥之地時,天豐和張性中年隊長在這裡停了下來,天豐則是到四周去看一下環境,同時來確定那王大膽是不是做了手腳,差點害死張姓中年對長等人。

「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

天豐在取到證據之後,便見到天黑了,於是開口和這張性中年隊長一起在這裡休息。

然後只見天豐跳到半空,一拳將一顆巨大的古樹打出一個洞穴,然後兩人便在其中休息。

時間飛逝,轉眼便到了半夜。

「啊嗚!!!」

而就在這時候,遠方突然傳開了陣陣狼吼。

「嗯?」

張性中年隊長睡的並不是死,所以聽到這聲音的時候便醒來了。

而天豐也不是,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天豐竟然在這裡讓自己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就連外面有狼吼也沒有感覺。

「醒醒!!!」

張姓中年對長急忙沖著天豐叫了起來,一邊說著,一邊搖著天豐的身體。

「天神大人,快快醒醒!」

可這張性中年隊長無論怎麼叫,怎麼搖著,天豐都不見醒。

「天神大人怎麼會睡得這麼死啊?天神大人,快起來呀,那這四周肯定有暗影狼群,而且好像已經聚在我們附近了,你再不起來,我可保護不了你!」

害怕被暗影狼聽到自己聲音的張性中年隊長,用只能自己聽到的聲音不斷的低語著。

同時這外面的傳來的狼吼,果然正是暗影狼群。

只見在黑夜中,一雙雙散發著綠色光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天豐和張性中年隊長所在的古樹,然後緩慢的向這裡匯聚而來。

而此時的張性中年隊長顯然沒有看著意識到,在天豐進入自己的深度睡眠以後,外界的聲音會自動給隔離起來的,別人說的話能聽到呢?

所以這也是天豐生活在青雷山莊形成的喜歡,也就不理會這張性中年隊長,還是在那裡舒舒服服地做夢。

這可將張性中年隊長急壞了,自己死沒關係,要是天豐死了,那麼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

所以這個張性中年隊長急中生智,選擇了最直接的方式,他張大了嘴,露出了鋒利的牙齒,在天豐身上瞄來瞄去。

正當他準備朝著天豐的手臂一口咬下去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以前自己曾經對妻子說過的一句話,肉多的地方不容易受到大的傷害,恢復也比較迅速。

「哎,我怎麼不記得以前我曾經說過這樣的話,這可是還給妻子灌輸的道理呢?」張性中年隊長抱怨自己到道。

同樣的,張性中年隊長當然希望自己的行動既能有效地把天豐叫醒,又能最大限度的減少因此而產生的傷害,他其實完全可以選擇其他的方式,比如說用內力將天豐整醒,或者其他方法,但是他的大嘴巴也能完成這樣的任務,他很快選擇了自己認為合適的部位。

「哇!哎呀!是誰!」

天豐在睡夢中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腰部一陣劇痛,憤怒地跳了起來,尋找著自己的敵人,雙手捂著自己的腰部,那裡正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

自己睡夢中正夢到自己和蔡蕭兒約會呢,這突然的一下,不僅打斷了自己的美夢,還讓自己這麼痛!!

天豐如何能夠不生氣!

然後天豐身旁的張性中年隊長也是不好意思的看著天豐,眼睛咕嚕咕嚕地轉著,最可惡的是天豐看到自己醒來以後,居然得意地張大自己的嘴巴,在他的牙齒上還掛著幾縷天豐身上的布料,看樣子還在向天豐邀功。

同時這天豐一看便明白了這是什麼原因。

找到罪魁禍首以後,天豐毫不客氣地站了起來,然後便向想一拳打在張性中年隊長嘴巴上,一個大男人竟然咬人,而且明顯還動用了內力,將自己一副咬破!

天豐如何能夠感覺到不鬱悶,所以一下子便將他制度。

張性中年隊長不停地掙扎著,他很不明白自己立了這樣的功勞,得到的不是天豐的詢問,而是這一下子,不過張性中年隊長也明白天豐為何會這樣,所以心中沒有一絲氣憤,而是沖著天豐開口說道。

「天神大人!我是為了救你!」張性中年隊長急忙吐掉口中的東西,然後看了一眼天豐。

「救我?」

天豐立馬由迷糊瞬間清醒。

突然天豐身體緊繃,然後大聲問道:「外面是什麼……」

天豐方才因為平時背負著太多的負擔,現在難得清閑;也可能是因為天豐剛從修鍊中出來,更是之前那也就沒有好好休息過,所以能一下進入夢鄉,現在正在享受著夜的寧靜;更可能是自認為現在自己已經是帥級二階巔峰,憑藉實力和中品靈器,就是王級一階初期強者也不用太擔心,所以認為不會有任何事物對自己產生威脅,放鬆了一貫的警惕。

所以天豐才睡得非常舒服,睡得非常香甜,不知不覺中嘴角還有著一絲液體順流而下,現在的天豐更像是一位普通人,更像是一個孩子。

而張性中年隊長在之前雖然將這些看到眼中,但也不敢說出來,

他沒有傻到當年說天豐的壞話。

「暗影狼群!」

看著面前這黑暗的種族在自己眼前如同複製一般的再生,張性中年隊長心裡著實為自己的天神大人捏了一把汗。

暗影狼群,黑暗的霸主,能夠統領這個種族並能發號司令的狼王,必定是帥級強者。

同時這暗影狼群曾對他們造成過巨大傷害,現在還在自己心裡隱隱作痛。

同時張性中年隊長明白自己實力不夠,面對那樣暗影狼群強烈攻擊力,他可是明白自己可不能對付這麼多暗影狼。

聽到這四個字,天豐立即將自己的精神之力散發出去,開始發動一切力量探查那幫傢伙的來歷。

天豐的臉色越來越嚴肅,從傳來的生命氣息告訴他,他已經被這些狼群圍住了,更為糟糕的是,他可以肯定他們是屬於黑暗中。

天豐不清楚他們為什麼把目標瞄準自己,更不知道這暗影狼群是如何找到自己和張性中年隊長的,雖然自己身上的有許多寶物,可是這暗影狼肯定不知道。

所以天豐也就排除了是這個原因,也就在這一瞬間,天豐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只見在自己的那顆古樹下,一片血跡清楚的留在那裡,赫然是暗影狼的血跡,同時在不遠處的古樹的樹枝上,更是有著幾頭死去的暗影狼幼崽的屍體,自己所在的古樹附近更是有絲絲血跡一直延續到這裡。。

「原來如此!」

天豐輕語道,這個赫然是有人故意招引暗影狼來攻擊自己,而想要攻擊自己的,天豐除了王大膽,還真找不到其他人。 就在天豐思考到底是怎麼回事之時!

同一時刻,那暗影狼群在天豐的精神之力的探查下,不斷的向著所在的古樹包圍,天豐也明白,既然他們已經來到這裡,又是這麼近的距離中,只要他一有動靜,他們就會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