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磯子整個人,站在原地,渾身恐怖的內勁溢轉。

他的腳下,無數塵屑和落葉,皆被吹了起來,漂浮環繞在身周。

而,他的面色,也在瞬間,漸漸蒼老。

他的肌膚,容顏……正在蔓延皺紋。

他的銀髮,變得更加雪白,鬍子,眉毛,發斌,全都開始變白。

他的壽命,在瘋狂流逝。

「風雲一舉到天關,快意生平有此觀!」玉磯子緩緩抬眸,手中的長劍,在劇烈顫抖!

恐怖的內勁,瘋狂涌動!

他,緩緩抬起了劍。

他的口中,念著泰山派的訓誡名句。

面容蒼老,整個人彷彿瞬間變老了。

從一個60多歲的中老年人,瞬間蒼老,變成了一個滿頭白髮,五官褶皺不堪的百歲老人!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這幾天忙着開會商討,終於在最後制定了一個方案,並且在方瑞給的合同上做了一些修改。

「這是我們公司剛剛改過的新合同,方總可以看一下。」這一次還是約在了方瑞的公司見面,「具體的內容我們並沒有細改,主要改在了資金預算方面。」

「資金預算?怎麼,顧總不滿意?」按理說四六分已經不錯了,對呀與兩家來說都不虧。

「是的,經過商討和研究,以及按照對以往建造一個商場的條件,我和我的團隊都一直希望我們可以少出百分之五的資金。」雖然只有百分之五的資金,但是卻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資金。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多出百分之五?」也就是說他們自己需要出百分之五十五的資金,已經相當於對半分了。

「是的,不知道方總能接受嗎?」要是真心合作,方瑞應該不會介意多出那百分之五的資金的。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希望顧總到時候不要讓我後悔。」反正多了就找某人要,就算全部是他出,他也無所謂,有人報銷,天不怕,地不怕。

「行,那就這麼定了,合同我拿回去了,三天後我們簽約儀式上再見!」合同他先拿回去,讓律師好好看一下再重新打一份。

「好的方總,那未來我們可就是合作夥伴了,請多多關照!」看樣子這次的合作是成了,顧澤鑫也算是放心了。

「合作愉快!」

……

當天晚上,剛準備陪老婆吃飯的方瑞就收到了短訊,是銀行的短訊。

那百分之五的錢打過來了,果然就是不一樣,效率夠快!

「怎麼了?公司有事情嗎?」李玲玲看他一直在看手機以為是公司又有什麼事情了。

「嗯,確實,不過沒關係了,問題不大!」收了錢,可以放下手機安心陪老婆吃飯了。

「公司最近很忙嗎?」看他最近好像成天呆在書房。

「還好吧,就是和GN最近有合作,所以事情會比較多一點,等忙完了我就抽空好好陪陪你。」難道是老婆嫌棄自己最近太忙沒時間陪她?

「我沒事的,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了,你去工作吧,工作比較重要。」其實方瑞真的已經做的很好了,嫁給他算是自己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工作哪有老婆重要?」

「就你花言巧語的。」這男人的嘴怎麼天天和吃了蜜一樣。

「哪有,我對我家老婆的愛絕對無人能及!」對自己老婆,花言巧語算什麼,能讓她開心怎麼樣都成。

「哎,對了,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在這裏住了快半個月了吧。

「你想回去了?」方瑞還以為她挺喜歡住這裏的呢。

「嗯,有點,畢竟那裏才是我們的新房。」那是他一手佈置的新房,雖然這裏住着舒服,但是意義不一樣。

若是真的比起來,她還是會選擇回去住,畢竟當初住這裏只是自己一時興起,沒想到方瑞真的會在這裏買了一個套間,雖然不是他親自裝修的,但是也給人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 雲曦挑眉看了眼跳樑小丑似的梁欣怡,半笑着看向經理,眸光灼灼。

「經理,我明明什麼都沒做,我媽和我表姐說我栽贓他們,栽贓又拿不出證據來,還說我偷了龍雲玉章,剛剛你也說了,玉章並沒有被偷,他們卻一口咬定是我偷了,你難道就沒聽出點什麼貓膩來嗎?」

雲曦這麼一提醒,經理猛地明白過來其中的貓膩,一臉驚愕的看着梁秀芹。

「你們口口聲聲說她偷了玉章,該不會你們也把龍雲玉章偷了吧?」

扯到龍雲玉章,梁秀芹明顯心虛:「什麼我們偷了!分明是她偷了,是她偷走了玉章和手錶栽贓到我女兒身上的!經理,你搞清楚狀況好不好!」

經理根本不敢多想,龍雲玉章可是少帥的私人物品,丟了他可是要丟腦袋的!

雲曦挑挑眉,對梁秀芹的栽贓和偏心,不慍不怒,眸色清冷平靜。

「那就請經理把龍雲玉章拿出來給大家看看,看看它還在不在,也好證明一下我的清白!」

經理聞言,轉頭趕忙讓工作人員去儲物房裏把龍雲玉章送過來。

梁秀芹卻不大意,沒在手包里搜到玉章,打亂了她整盤計劃!

如今雲紫菱被別人栽贓陷害,雲曦這個死丫頭反而沒事,她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雲曦你這個死丫頭,為什麼要這麼害你妹妹!」

一想到有可能是雲曦這個死丫頭的陰謀,她就再沒法冷靜下來!

畢竟是自己做賊心虛,栽贓不成,一旦查起來很有可能查到她身上,到時候丟臉就丟大發了!

「我沒有啊!」雲曦聳聳肩,一臉無辜:「我沒有偷玉章,也沒有陷害雲紫菱。」

「怎麼沒有!這裏就你跟你妹有過節!不是你還有誰!你從鄉下回來,就這麼容不下你妹妹嗎?」

「媽,你也說了,她是我親妹妹,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偷竊我的名譽也會跟着遭殃,我會做這麼蠢的事情嗎?你偏心她我從沒怪過你,可雲紫菱做錯了事,你不能把她犯的錯讓我來背黑鍋,我也是你女兒,這對我不公平。」

雖然,這麼蠢的事情確實是她做的。

可她就是要讓她媽看看,算計她跟她反算計雲紫菱,後果其實是一樣的。

如果她媽以後還這麼不長眼,那她就先拿雲紫菱開刀。

他們作死,她的聲譽會受到影響。

可這並不代表,她沒能力改變這個局面。

等她成人禮,等她得到爺爺的認可,接下雲家的繼承權,這麼點損傷對她來說已經無足掛齒。

看戲的賓客本來還以為梁秀芹是后媽,對雲曦這麼苛刻。

聽完雲曦這番話,賓客群頓時沸騰起來。

親媽為了維護小女兒,栽贓到大女兒身上,讓她背黑鍋!

偏心無恥到這個份上,簡直讓人大開眼界!

「都是自己女兒,偏心成這樣,這媽當得可真勢利!」

「就是!這麼一來,兩個女兒都被拉下水,又蠢又丟人!」

「真看不出來,原來這個雲夫人竟然這麼刻薄!」

「……」

周遭的議論紛紛,讓梁秀芹的臉色更加難看。

自己栽贓雲曦不成,現在反而更丟臉更難堪!

恐怕明天她就成了整個上流社會的笑話,她好不容易替雲紫菱拉攏的關係,頃刻間全成了泡影!

工作人員從儲物房拿了錦盒趕過來,把錦盒遞給經理。

經理打開看了眼裏頭靜置的玉章,頓時鬆了口氣。

梁秀芹看着錦盒裏的玉章,臉色刷白,渾身顫抖!

雖然沒搞明白到底怎麼回事,可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她被自己挖的坑給埋了!

。 所謂人生百態,感慨完了之後,藍天重新走回了診室。

無他。

人生便是如此,不能因為一個人,而停止了前進的步伐。

至於蕭風的事情,這種事情之後一定會有解決辦法。

現在就算是再着急,也沒有半點的作用。

「藍醫生,這病人都等你十分鐘了,說什麼都不肯給別的醫生看。」

小玉噘著嘴,站在門口,幽怨地說道。

她都勸了十分鐘了,嘴皮子都磨破了。

結果這個病人就是不給別的醫生看,最關鍵的是,她特別的虛弱。

隨時都有可能昏迷過去。

但就算是這樣,她就是堅持不給別的醫生看。

就很離譜。

「沒事,我來吧。」

藍天搖了搖頭,心中不由得想到,自己這段時間在各大新聞網上確實出了名。

而且還有很多人都在沖着自己來的。

所以,在他的心中,這姑娘估計也是這樣。

「檢查的體溫是多少?」

藍天開口問道。

「四十度。」

嗒!

藍天手中的筆直接放了下來。

當即走到了病人的面前,然後伸手去摸了一下額頭。

發燙的很厲害。

「多久了?」

藍天詢問道。

他知道,現在病人的高燒不退,很有可能意識已經出現迷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