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博覺得,如果蘇穆也在吳東市上學的話,那麼說不定自己還是有機會邀請蘇穆加入自己的籃球隊的。

就算最後蘇穆還是拒絕的話,王一博覺得畢竟都在一個城市上學。

做不成隊友,也是有一起切磋的可能的。

王一博現在內心的激動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其他的籃球隊員,包括那個現在一心想拜蘇穆為師的小秦也是滿臉期待的等著蘇穆的答案。

大家都是希望能聽到蘇穆的肯定回答的。

當然,在場有一個人是除外的。

那就是周浩明。

對於周浩明來說,如果蘇穆真的也在吳東市上學的話。

就表明自己還真的會和蘇穆有再見面的機會的。

這對於周浩明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我現在不在吳東市上學,不過再過兩個月,我也是z大的一名學生了。」

雖說貓抓老鼠,其中一抓一放的逗弄是最有樂趣的。

但是蘇穆也沒有那麼多時間逗弄周浩明。

不再繞彎子,蘇穆直接說說出了答案。

「真的?蘇同學,這麼說你是我們z大下一屆的新生了?」

「太好了,我們可以成為同學了,蘇同學,到時候你會不會願意加入我們籃球隊啊?」

(本章完) 被暴雨侵蝕的景象淌過眼前。

陰霾的天空下是一片黯然。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原本就傾盆而下的暴雨。

隨著時間流逝。

雨勢似乎在逐漸增強。

這讓陳升不由得也有些焦急了。

「啪」的一聲響起。

一隻大手按在了直升機駕駛座上。

陳升俯下身子低聲說道:「駕駛員,麻煩你快點跟上那異獸,千萬別跟丟了。」

說話的同時。

陳升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飛行中的異獸上。

似乎這場狂風暴雨。

對於這隻飛行異獸來說。

沒有產生任何影響。

「你已經確認它哪種異獸了嗎?」葉汐突然出聲問道。

陳升聞言轉身。

等重新坐回到座位后,他緩緩地開口道:「跟情報所說的一致,的確是天織沒有錯。」

「真的是天織的話,那你們可就麻煩了。它們從一出生開始,就是B級異獸。隨著年齡的增長,等級還會逐漸提升至A級。」葉汐擔憂的說道。

「如果只是單純的B級或A級異獸的話,其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次出發的校尉至少有上百個之多,想要殺它可以說是輕而易舉。」陳升回答道。

接著他話鋒一轉,神情變得嚴肅:「我擔心的是,天織出現在這的目的……」

葉汐遲疑道:「你的意思是……」

陳升斬釘截鐵地回答道:「這隻天織很有可能是,被專門派到乾域的。」

葉汐瞪大了她的杏眼,驚呼道:「這怎麼可能?!異獸是不可能被人為馴養的。」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這絕對不可……」

說到最後,葉汐的聲音越來越弱。

似乎對於自己所持的觀點,產生了強烈的動搖。

陳升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高等級異獸對於領地觀念,是看的非常重的。除了參與到獸潮入侵外,高等級異獸基本終生不會離開自己的領地。」

「那麼,棲息在坤昆崙山中的天織,怎麼會突然出現在乾域內呢?」陳升反問道。

「說……說不定是它自己跑來的呢……」

彷彿覺得自己所說的話站不住跟腳。

葉汐的臉頰頓時變得一片通紅。

像是開在雪景中的梅花般,模樣煞是好看。

「那你怎麼能斷定,它是人為馴養的呢?」葉汐抬起頭疑惑的說道。

「一共有兩點。」

陳升伸出手,豎起一根手指說道:「第一,天織的目標從最開始就是安娜殿下的密碼箱。在重重安保之下,潛入乾殿內將密碼箱吞走,這根本不是普通的異獸可以辦到的。」

然後他又再豎起一根手指說道:「第二,天織有意避開了所有的監控攝像頭。如果不是有目標證人存在,我們可能到現在都無法發現它的蹤跡。」

「就憑這兩點?」葉汐問道。

陳升點了點,肯定道:「就憑這兩點就足夠了。我們只需要知道,有人在暗處針對我們乾域就行。」

說話的同時,他的目光看著窗外。

即使是滂沱大雨,天織的飛行速度仍舊不減。

照現在這個速度下去。

不出一個小時。

天織就能穿越整個六十九區,最終離開乾域。

而離乾域最近的大域,就是昆崙山所在的坤域。

必須得在它靠近域界之前,將它逼停,甚至殺死。

陳升在心中想到。

拳頭下意識地緊握。

指節變得微微發白。

他的身軀在輕微的顫抖。

似乎是因為興奮。

又或是因為激動。

沒有想到,現在除了冥域外。

就連坤域也將手,伸進了乾域之中。

『聖跡』究竟存在著什麼樣的魅力。

願意讓人橫跨萬里,穿越重重險阻也要來到這裡。

真的會是如范無救所說的,是神明的墳墓嗎?

那如果密碼箱里真的存放的是『聖跡』的鑰匙。

那為什麼它會由乾域所保管。

而不得不讓其他大域的人,潛入乾域內爭奪。

聽著淅瀝的雨聲,陳升逐漸陷入了思考之中。

但下一秒,一聲嬌呼將他又拉回了現實。

「你快看!」

葉汐手指向窗外大聲呼喊道。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

可以看到天織似乎在調整姿勢準備降落。

這一場連續不斷的滂沱大雨。

好像終於讓這隻強大的異獸不堪重負了。

現在天織已經距離地面不足一百米遠。

再過不久就可以落在地面上。

六十九區內幾乎都是大片的原始森林。

一旦讓它降落。

在這濃重的霧氣下,將很難再發現它的身影。

「現在該怎麼辦?」葉汐焦急地問道。

雖然她是專門來支援陳升的。

但其實也只不過是個,不諳世事的大小姐罷了。

在這種時刻,似乎陳升才是她心中唯一的主心骨。

陳升定了下心神,嚴肅的說道:「配合天織的速度降低高度,但千萬別離它太近了。保持一定的距離,避免被它誤傷。」

「哐當——」

在他說話的同時。

一陣艙門被狠狠撞擊的聲音響起。

直升機因為衝擊,產生了大幅度的搖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