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和陳慶相視頷首,對薛文的話皆是贊同。

萬東卻是冷笑了一聲,毫不客氣的便是一盆冷水潑了過去「別做夢了!憑著赤霞訣,你半年後頂多能跨入人仙六品,累死你也達不到九品!」

「不可能!現在的赤霞訣,論起品級,比起那些五品的內修仙訣都不遑多讓,怎麼不能讓我半年內達到九品人仙境?」薛文情緒有些激動的道。

萬東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以為,那些名門大宗的天才子弟所修鍊的仙訣,品級會低於五品?」

萬東這話簡直有誅心之效,話音乍一落地,薛文三人就好像是被點了啞穴似的,當場便做不得聲了。

是啊,那些名門大宗的天才弟子所修鍊的法訣,怎麼可能會低於五品?人家就連二品的仙訣,那都是挑挑揀揀的。也沒見有幾個能在半年,便從人仙五品直達人仙九品的。如此一比,他們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剛剛還信心十足的薛文,面色登時便垮了下去,哭喪著道「那該怎麼辦?」

「怎麼辦?像赤霞訣這樣的垃圾,根本就不能練!就算能將你們送到九品人仙境,卻絕對無法幫助你們跨過人仙與真仙間的桎梏!你就將它忘了吧,我會重新傳授你一門仙訣!」

「什麼?你……你有更好的仙訣?」薛文,王青,陳慶三人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

萬東輕笑一聲,道「絕對比赤霞訣要好一百倍!」

「兄弟,我……我這輩子遇到你,那……那可真是撿到寶了啊!」薛文此時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激動心情了。

「先生,我們……」王青和陳慶也急了,原先還想要讓萬東也指點指點他們,現在他們卻全然不做此想了。就連薛文的赤霞訣都被萬東棄之如敝屣,他們所修鍊的仙訣,那就更沒有拿出來現眼的必要了。

讓薛文半年內將修為提升至人仙九品,這絕不是萬東一時興起!實際上,萬東早就有此打算,在古山秘境,他迫切的需要拉起一支屬於自己的,強有力的隊伍!

在凡俗小世界和道門大世界的時候,萬東就意識到單打獨鬥,敝大於利,如今在無依無靠,兩眼一抹黑的古山秘境,就更是如此了!

薛文,王青,陳慶雖然不是什麼頂尖兒的天才,與羅霄,王陽德他們的資質更是沒法兒比,但萬東信得過三人的人品,單憑這點,便足夠了!

就在王青和陳慶心急如焚,忍不住要央求起萬東的時候,萬東沖兩人一笑,道「你們和薛文一樣,都是我認下的兄弟,我當然不會厚此薄彼!」

王青和陳慶一聽大喜,直忍不住拍手相慶。

薛文正要問萬東要傳授給他們的是門什麼仙訣,萬東卻先問道「原先的杜盟,還有多少人願意跟隨你?」

薛文皺了皺眉頭,道「當日不肯離去,拚死維護我的兄弟,有一部分留了下來,不過大部分在事後選擇了離開。一來他們是被杜盟,被我傷透了心,二來也擔心在杜盟解散之後,會遭到報復,於是去投靠別的組織了。可是不管不怎麼樣,在那樣的關頭,他們都沒有捨棄我,我對他們都心存感激。他們離開的時候,我將杜盟這些年積攢下來的資源,也分給了他們,就算是我對他們的一份補償吧。」

原來在萬東閉關的這三天里,薛文也並沒有全閑著。

「那剩下的有多少人?」萬東對薛文的處理方式還是比較滿意的,問道。

「不多了,也就三十來個!每一個都與我生死與共過,是真正的兄弟!」

三十來個雖然不多,但正好能讓萬東全都照顧的到,畢竟他的精力也是有限。若是能將這三十來個人的修為提升起來,在這古山秘境外圍,照樣是股不小的力量!

「好!你將他們全都召集起來,從今日起,大家全都隨我閉關!」

「兄弟,你的意思是說,也要將仙訣傳授給他們?」薛文一怔,滿面訝異的問道。

萬東哈哈的笑了起來「怎麼,不行?」

薛文連忙搖頭道「當然不是!只是這仙庭里,人人都將仙訣當成至寶,秘而不宣,哪兒有像你這樣白白宣之於眾的?」

萬東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憂色,喃喃的道了一句「危局之下,若還敝帚自珍,與自掘墳墓何異?」 「危局?什麼危局?」萬東發自肺腑的一句感慨,落到薛文三人的耳朵里,換來的卻只是三人滿面的迷惘。

萬東這才想到,薛文這些人被困在這古山秘境外圍已有十餘年,又哪裡知曉外界的事情?不過話說回來,有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也算的上是一種幸福,至少可以無憂無慮,不必每日活在惶恐不安之中。

既然薛文三人對滅世大劫的事情絲毫不知,萬東也不想過早的告訴他們,令他們突添煩憂,進而影響到修鍊。於是道「這古山秘境里,處處弱肉強食,稍有不慎,便灰飛煙滅,競爭何等殘酷,這難道還不是危局嗎?」

聽萬東這樣一說,三人的臉上果然浮現出重重的憂色,這一點,他們的體會無疑要比萬東更加深刻。

「先生,我這就去將兄弟們喊來!」

王青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不消片刻,便將依舊還願意留下來的三十位杜盟盟眾帶了過來。萬東拿眼一掃,倒有一大半的面孔都不陌生。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都是當日離薛文最近,護薛文護的最堅決的。這講義氣的人,即便是壞也壞不到哪兒去,倒省了萬東去一一考察他們的人品。

不過這些人的天資,卻是讓萬東有些皺眉。如羅霄,王陽德那樣的驚才絕艷之輩,自然是一個沒有,萬東壓根兒也沒做這樣的奢望,可就連稍稍出眾,堪稱優秀的,竟也是一個不見,大部分的天資都十分普通,還有一些,甚至要等而下之。這樣的天資竟然能達到他們今日這樣的境界,在萬東看來,簡直就是一個奇迹,不過也更說明,這仙庭果然非凡俗道門可比,這山水真真是『養人』!

一聽說萬東要傳授他們高階仙訣,三十幾張面孔,一瞬間便同時『明媚』了起來,那一雙雙眼珠子,更是霎時便化作了聚光燈,很是能讓萬東感受到幾分熱度。

「先生肯傳授我們,是我們天大的機遇!先生放心,我等便是肝腦塗地,也定然不會讓先生失望!」在一人的帶領之下,三十幾人同時拜倒在了萬東的面前,面色湛然,聲震蒼野!

這些人的天資,雖然是不如定山衛,可在他們的身上,萬東卻依稀看到了定山衛群英的影子。定山衛群英的天資固然是不錯,可他們的成功,又豈能離開他們的那份努力與剛毅?或許,這種內在的品質,比天資更能決定一個人所能達到的高度!

何況這裡是仙庭最大的秘境,足足藏著九座神山,神山之中的至寶無窮無盡,難保沒有一兩樣,能助人提升資質。最不濟,他也可以煉製脫胎換骨丹,將這些人的體質重新脫一遍!總之,萬東是鐵了心的要在仙庭的高手榜上,為這三十幾人搶下一席之地!

時不我待,說干就干!萬東沒有任何的拖沓,當即便按照這三十幾人體質的異同分了類,隨後甩出了五六套仙訣,按照體質的分類,分別傳授。

別的不說,單是這一舉動,便將薛文等人驚的是目瞪口呆!按照自己獨特的體質,匹配相應的仙訣,這可是只有那些名門大宗悉心培養的核心弟子,方才能有的待遇,他們以往是想都不敢想的。能有一門仙訣修鍊,那已經天大的造化了,誰還敢有那個心挑挑揀揀?萬一激怒了老天,收回了造化,恐怕到時候哭都找不到地方。

更何況,萬東甩出來的仙訣,清一色,竟然全都是一品級的,至少在薛文他們看來是如此。雖說他們的眼窩子淺,並沒有見過什麼世面,可鳥槍與大炮的區別,還是能看的出的。

當萬東將這些儲存於玄天大明神記憶中的仙訣拿出來的時候,薛文幾人嚇得直打哆嗦。不是他們太膽小,實在是萬東太恐怖!這些仙訣,哪怕只是傳出去一個字,立馬便能在整個古山秘境,不,甚至在整個仙庭掀起血雨腥風。

薛文第一時間便毫不客氣的向眾人下達了禁忌令!誰若是敢傳出去半個字,那就是與他們所有人為敵,所有人都可以得而誅之!當然,薛文這樣做,也不過是以防萬一。得了這樣的重寶,自己偷偷樂還來不及呢,誰又會傻乎乎的傳揚出去?

分別為眾人找到一門與體質相符的仙訣,這只是萬東做的第一步。為了儘快的提升這些人的戰鬥力,萬東也是蠻拼的。他隨即又以聚靈鼎為陣眼,以極品仙石為陣基,布下了一座超大型的聚靈陣!

陣勢一成,薛文等人所立之地,立時彷彿化作了一頭無形的巨鯨,一呼一吸,便堆聚起讓薛文等人咋舌的海量靈氣。一時間,薛文等人周圍的天地靈氣,好像都要液化了似的,讓他們竟然有些呼吸不暢。

這樣的效果,萬東也是吃了一驚!聚靈陣哪怕有聚靈鼎相配合,也難有這樣強大的效果,說來說去,還是那座靈池幫了大忙。不過這樣一來,這座靈池很可能會被生生的吸干。雖說修鍊也要講究可持續發展,可在危局之下,萬東也只能一切從全了!

不過這樣一來,萬東確實是為薛文他們營造了一個極品的修鍊寶地。極品到什麼程度嗎,打個比較,恐怕連仙庭最大宗門所擁有的修鍊寶地,充其量也就是這個程度了。除了少數的秘府,幾乎沒有能勝過的。

就好像吃慣了殘羹冷炙,忽然坐上了上等的席面,白菜窩窩頭換成了鮑魚刺頭參,幸福來的如此之快,就算是神經再大條的人,也難能不激動。薛文這些人的眼睛里,不少竟是泛起了淚光。或許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強者之路驟然降臨,與他們如此的親近。

不過相比較起仙訣和聚靈陣,最讓薛文他們『開眼』的,還是萬東的講道!

若是出身自名門大宗,對『講道』是定然不會感到陌生的!實際上,仙訣只是授予,『講道』才是真正的傳授與傳承。前輩將一生感悟的道義真諦,毫不吝嗇的傳達給下一輩,為他們解疑答惑,讓他們少走彎路,這是什麼樣的仙訣都不可能做到的。

薛文這等散修,自然不會有人為他們『講道』,可這並不表示薛文他們就不識貨,之前剛剛止歇的淚水,此時便又忍不住噴涌而出了。

雖說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可薛文他們確實有大哭一場的理由。不光是因為否極泰來,人生逆轉,單單就沖著萬東這『講道』的質量,他們也該大哭一場!

別說是他們,哪怕是那些名門大宗的弟子聽了,也得默念三聲感謝蒼天!

萬東講的『道』高屋建瓴,不拘小節,往往一字一句,便能將人心頭縈繞累年不散的迷霧盡去,是那樣的深刻,又是那樣的通達,更是毫不藏私!

薛文幾人坐在那裡,就好像頭頂上正下著一場霹靂雨,左一當頭棒喝,右一醍醐灌頂,更時不時的還有道音灌耳,縱算是榆木製的腦袋,經過這一番折騰額,只怕也得七竅盡開!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薛文等人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正而八經的修鍊心訣,不少人的修為,便已提升了一重!這樣的快捷,這樣的簡便,讓薛文他們頗有一種進入了升級快車道的感覺。

為了能讓薛文他們對道的理解更深,萬東甚至還當眾繪製出了金色符文。金色符文一出,那就更不得了了。那一筆一劃中所蘊藏的深邃道義,雖然薛文他們暫時還無法領悟分毫,但卻如無形的細雨,自動的浸潤著他們的道基。其他不說,光是如此,薛文他們便不用擔憂因為修為提升過快,而走火入魔!

而這些還並不是萬東提升薛文他們修為的所有手段。主觀上的提升,固然是有利於修為的增益,可客觀上的輔助,更能立竿見影。萬東將之前鼎龍煉製好的培元丹,一股腦兒的全都拿了出來,反正暫時他不會回道門,羅霄,王陽德他們的,他日後再煉就是。

所謂鼎龍出品,必是精品!這些培元丹,粒粒皆是極品!薛文對這個倒是識貨,當萬東將培元丹分發到他們手上的時候,薛文的手分明都是哆嗦的。

如果說之前薛文他們是進入了修為提升快車道,那現在,他們算是坐上火箭了!不誇張的說,此時他們一日的修鍊,足足抵得上他們苦修一年之功!

慢慢的,包括薛文在內,無不發現,原來修鍊竟是這樣簡單的事情!

什麼?讓我半年內提升到人仙九品?你當我是豬嗎?薛文瞥了萬東一眼,小眼神兒里滿是傲嬌!

就在薛文他們閉關苦修,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時候,一場堪稱巨大的風暴,正以驚人的速度向著古山秘境外圍奔襲而來。

「孽畜,還不乖乖受死!?」倫婉兒手持寶劍,憑空連擊,六道猶如翔鳳一般的劍芒,轟然炸開,擋在其面前的一頭肋生雙翼,雄牛般大小,通體閃爍青光的巨虎,立遭重擊,身形飛退之間,身上血光爆射,不多不少,正好六道。

唐靜若靜立在一旁,臉上罩著黑紗,露在外的眼睛,流露出幾分滿意的神情,點頭道「不錯婉兒,你這招『鳳殺』使的越來越流暢了。」 唐靜若可不是經常誇獎倫婉兒,若按以前,倫婉兒早已喜的蹦了起來,可此時的倫婉兒,臉上卻無半點兒笑容,目光怔怔的望著前方,一雙俏眉直簇成了一團。

唐靜若有些意外的循著倫婉兒的目光望去,整個人立時也愣了住,那頭被倫婉兒的『鳳殺』擊中的巡天虎,並沒有立即倒斃,甚至一落地,便立馬彈了起來。雖然渾身上下血噴如注,可眼神中的兇狠暴戾,卻是更甚之前,唐靜若預料中巡天虎虛弱瀕死的樣子,則是絲毫不見。

唐靜若也是倍感驚奇,什麼時候巡天虎變得這麼扛揍了?就連倫婉兒已近大成的『鳳殺』都不能將其一擊致命。

那巡天虎並沒有給兩人太多時間去思索,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咆哮聲中,那巡天虎猛然一拍翅膀,直化作一道青光,向著倫婉兒勁射而來。那速度之快,勢頭之極,硬是將倫婉兒給嚇了一跳,一時間竟有些不敢正面相抗,忙不迭的向後連連爆退。

倫婉兒想要拉開與巡天虎的距離,巡天虎卻是偏不如其所願,翅膀又是一振,本就已快的驚人的速度,竟又暴漲了一截兒,這次,就連旁觀的唐靜若,也無法再淡定了。

生怕倫婉兒會有所閃失,唐靜若急急拔起身形,從一側里,接連劈出五六道掌勁。如小山一般的掌影,紛紛砸落,那巡天虎根本就無力躲避,或者它壓根兒就沒想躲避,縱然被漫天掌影淹沒,一雙血紅的眼神,卻依舊死瞪著倫婉兒,那情形,直讓倫婉兒不寒而慄,小臉兒煞白。

待再三確認了那頭巡天虎死的不能再死,唐靜若這才快步來到倫婉兒的面前,眼神之中滿含關切。

倫婉兒按住胸口,勉力露出一道泛著苦澀的笑容「黑姨不必擔心,我沒事。只是這巡天虎……」說到此處,倫婉兒戛然而止,俏臉上仍舊不免露出一絲餘悸。

倫婉兒,唐靜若他們沒有回程法石,與薛文他們一樣,也是被困在這古山秘境外圍的,巡天虎體內的虎骨符,對他們是沒有什麼用處,但對棋夢萱這些擁有回程法石,可以自由離開古山秘境的宗門弟子,卻是很有用處。

因為虎骨符是消耗品,每一枚只能進入古山秘境一次,棋夢萱這些名門子弟,又不肯將時間白白的浪費在收集虎骨符上,那就只能著落在倫婉兒,薛文這些人身上。

實際上,無論是照月會還是過去的杜盟,收集虎骨符,然後再賣給那些宗門,一直都是他們的一條主要收入渠道,因此倫婉兒可以說沒少與巡天虎打交道。也正因為如此,今日巡天虎的表現,才會讓她這般吃驚!

唐靜若亦是滿腹疑惑,裸露在外的雙目微微一凝,手腕一翻,一道青光立時射入那頭倒斃的巡天虎體內,一息后,一塊巴掌大小,閃爍著紅紫雙色光芒,寶石一樣的東西便徐徐的飛入了她的手中。

這巡天虎與其他的仙獸不同,竟然沒有獸核,這巴掌大小的虎骨符,似乎是替代了獸核的功用。沒人知道這些巡天虎是來自哪裡,如何生長起來的,他們的來歷與這整個古山秘境一樣神秘。

「不對啊,以前的虎骨符,都只是紫色,怎麼這個卻有紅光泛出,難道是巡天虎變異了?」見到這枚虎骨符,倫婉兒更是感到疑惑了。

「是有些奇怪。」唐靜若將那枚虎骨符顛過來倒過去的端詳了幾次,卻也只與倫婉兒一樣,只能看出其怪異,卻無法道出其中緣由。

整個古山秘境,浩瀚如海,九座神山,聳立萬年,其中所藏奧秘,恐怕就算是仙祖也難能盡知,更別說是唐靜若和倫婉兒這樣,只能在外圍遊走,連神山都不敢進入的了。

倫婉兒從唐靜若的手裡接過虎骨符,把玩片刻后,五指突然用力,只聽咔嚓的一聲,那枚虎骨符應聲而裂。這虎骨符只在古山秘境外面有效,在這裡面卻是如廢石一般,一開始見倫婉兒捏碎了虎骨符,唐靜若只是微微吃了一驚,卻並不覺得有什麼危險。然而當虎骨符破裂,具有傳送之力的紫色光柱射出之後,竟然有一大片血氣,猛的隨後迸發飛濺出來,唐靜若這才緊張起來,驚喝一聲,忙不迭的想要拉倫婉兒退開躲避。

然而這片血氣,卻甚是詭邪,好像具有靈性智能一般,唐靜若和倫婉兒這一退,那片血氣,竟不消散,而是化作一團,如蛆跗骨,緊跟著向二人貼了上去。

唐倫二人顯然是準備不足,剛退了三五步,便被這團血氣給罩了住。唐靜若心中駭然,正要拼盡全力,祭起護體仙罡,將這片血氣震退,卻不成想,那一團血氣,竟如同水匯海川,眨眼間的工夫,便已滲入了她們的體內。

邪物侵體,這還得了!?唐靜若急的差點兒當場軟倒。她倒不是自己怕死,而是無法接受倫婉兒正值豆蔻,驟然凋落。

就在唐靜若惶急之時,那侵入體內的血氣,卻是片刻不歇,循著經脈,直接便鑽入了其元府之中。而唐靜若體內的仙力,對此卻好像是沒看見似的,全不阻攔。以至於整個過程,好像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便完成了,唐靜若的意念甚至都來不及做出反應。

這元府乃是修仙者最為緊要的要害,此處被人攻破,那簡直就等於是被人扼住了喉嚨,唐靜若的一顆心就好像是被冰封了似的,大腦一片空白。

「咦,黑姨,這血氣好古怪啊!」

最終還是倫婉兒的一聲微微透出幾分驚喜的呼喊,讓唐靜若醒過了神兒來。

「婉兒……婉兒你還好嗎?」

這短短的幾個呼吸的工夫,在唐靜若那裡,卻好比是在鬼門關實實在在的兜了一圈兒,此時見到倫婉兒好端端的站在那裡,竟然是忍不住升起一股劫後餘生的感觸,顫聲動問間,雙目直泛淚光。

此時的倫婉兒,臉上卻是喜色漸濃,壓根兒就沒注意到唐靜若的一樣情緒,眼中滿含笑意的道「黑姨,你有沒有發現,血氣侵入我們體內之後,我們的仙力似乎增加了許多。」

「你說什麼?」唐靜若此時還在為自己的劫後餘生而慶幸呢,這樣的大悲大喜,讓她的腦袋明顯有些僵硬,很難馬上便回過彎兒來。

倫婉兒滿面欣喜的急急催促道「黑姨,您看看,看看嘛!」

在倫婉兒不斷的催促之下,唐靜若這才將信將疑的內視其自己的元府。她的修為要比倫婉兒渾厚一些,仙力的增長並不如倫婉兒那麼明顯,但看還是能看的出來。

旋即,唐靜若的臉上便浮現出了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那頗有幾分詭異的血氣,非但沒有給她造成任何損害,反倒是增強了她的仙力,在唐靜若的認知中,這簡直有一種天方夜譚的感覺。

唐靜若比倫婉兒要沉靜的多,又將自己的身體細細的檢視了一遍,甚至還將自己多年修行的仙訣運行了一遍,沒有發現有任何不暢的地方,她這才相信,那股血氣,確實是有益無害。

「黑姨,那從虎骨符中爆出的血氣,根本就是一種極為純凈,可以讓我們瞬息轉換的能量。這下……這下我們可要發達了!」倫婉兒此時已是激動的不能自已,孩子似的又蹦又跳。

現在看來,一切確實是如倫婉兒所說的那樣。 重生八零嬌嬌媳 這一枚虎骨符中所蘊藏的血氣,足抵得上他們平日里十日的苦修,簡直堪比一枚極品的仙丹了。可這世界上,真有這樣的好事嗎?

唐靜若皺了皺眉頭,忍不住還是潑了倫婉兒一盆涼水「婉兒,你也別高興的太早。咱們殺死的這頭巡天虎,戰力比普通的巡天虎強出了一倍有餘,應該是經過某種變異的,只怕沒那麼多,讓你來提升修為。」

唐靜若此話一出,倫婉兒立即便笑不出來了,珍饈美味是好,可要是不能吃飽,又有什麼用呢?

「會長!」

說話間,一聲呼喊遠遠傳來,倫婉兒和唐靜若扭頭望去,只見宋坡帶著一干照月會的兄弟,向著她們疾奔而來。

待宋坡等人來到跟前,唐倫二人立時皺起了眉頭,倫婉兒掃了一眼,問道「怎麼搞的這麼狼狽?」

宋坡這一票人此時的模樣,的確是有些不堪,不但沒了之前齊整的陣容,其中有不少身上還帶著或輕或重的傷,一個個大汗淋漓,滿面疲憊,就好像剛剛經歷過一場亡命奔逃。之前他們已經無數次組團打過巡天虎,何曾這樣狼狽過?

宋坡一副欲哭無淚的模樣,道「會長有所不知,今天真是邪了門兒了,那些巡天虎一個個的就好像是發了情,戰力比之前不知道提升了多少,臨死之前還要咬上你一口……」

「什麼?你是說你們也遇上了變異過的巡天虎?」

倫婉兒的一雙杏目陡然亮了起來,滿是興奮。

「變異過的?」宋坡愣了愣,搖頭道「有沒有變異過,我也不清楚,不過這些巡天虎明顯與之前不同,個個就好像發了瘋。而且以前巡天虎都是單獨行動,可是現在,動輒便愛扎堆兒,兄弟們這次可是吃了大虧。」

「巡天虎扎堆兒?」唐靜若回頭看了一眼,被她們擊斃的那頭巡天虎,心中不禁升騰起一抹寒意,若是也有兩三頭巡天虎同時向她與倫婉兒發起進攻,那誰死誰活只怕就很難預料了。 「你們可曾剖取虎骨符?」倫婉兒卻沒有想那麼多,急急的沖宋坡問道。

「倒是取了幾個,不過這些虎骨符與以前的明顯不同,也不知道還有沒有用。」宋坡取出幾枚呈現紅紫雙色的虎骨符,眉頭滿蘊憂色。萬一虎骨符沒有了之前的功效,那對照月會的收入無疑將會產生嚴重影響。

然而倫婉兒看到這幾枚虎骨符,去是滿臉的欣喜,忙不迭的搶了過去。不等宋坡反應過來,倫婉兒便咔嚓一聲,捏碎了一枚。紫色光柱射出之後,果然有一樣的血氣彌散開來。這次倫婉兒非但不躲,反倒是主動的迎了上去。

血氣瀰漫入體,倫婉兒就好像是在炎炎夏日痛飲了一杯冰霜冷飲,嬌軀微顫之間,一張俏臉滿被舒爽愜意之色所佔據。

宋坡完全沒料到倫婉兒會有這樣的舉動,真真是被嚇了一跳。尤其是看到那團血氣爆出之時,倫婉兒非但不躲,反倒是主動迎了上去,駭的他差點兒沒高聲喊起來。

「黑姨,我的修為又提升了一些,照這樣下去,或許用不了多久,我便能晉陞七品人仙了。」倫婉兒心中前所未有的興奮,看向唐靜若的眼神直閃爍起了淚光。

「會長,唐夫人,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宋坡站在一旁,越發感到糊塗。

這古山秘境再好,也不過就是一個牢籠,被困在這裡十幾年,唐靜若幾乎已經死了離開的心,可這變異巡天虎的出現,卻讓她的內心再次活絡起來,就如同在暗夜苦行的人驟然看到了曙光。

修成地仙,便能不憑回程法石,自由出入古山秘境,以前這在唐靜若看來,根本就是遙不可及的事情,但是現在,遠在天邊的地仙境,好像驟然間便到了她的眼前,變得那樣的親近,伸手可及!

狼少請溫柔 唐靜若的眼神里也透出歡愉之色,笑吟吟的道「看來以後再收集到虎骨符,我們不能隨隨便便就出手了,要盡量留給自己用!」

在古山秘境外圍,能夠讓人快速提升修為的資源,實在是太少了,比起九座神山,簡直就是一片不毛之地。對倫婉兒他們這些散修來說,變異巡天虎,簡直就是上蒼對他們最大的恩賜!

「那是當然! 權少的私有寶貝 只是這樣一來,我們就要對不起夢萱姐姐了。」倫婉兒娥眉一簇,臉上湧起一抹歉意。

以往照月會收集到的虎骨符,全部都交給了棋夢萱,由棋夢萱帶回靜海宗,供靜海宗的人使用。倫婉兒這邊一旦停止供應,勢必會給棋夢萱帶來不小的壓力。

「會長,這虎骨符真的能增長修為?」直到此時,宋坡好像還在夢中一般,將信將疑的問道。

倫婉兒展顏一笑,道「不信,你捏碎一塊試試。」

宋坡依言捏碎了一塊,並壯著膽子迎向了那一團血氣。 浴血承歡 果然沒過片刻,他的臉上便綻放出驚喜笑容,一張四方臉竟是有些發紅。滿是激動的對倫婉兒說道「會長,這……這哪裡是虎骨符,簡直就是奪天地造化的至寶!若是有足夠多,咱們就再也不用懼怕那些名門大宗的弟子了。說不定在不久的將來,咱們照月會也能壯大到與那些名門大宗平起平坐。」

宋坡還真是敢想,憑此就想與人家傳承千萬年的名門大宗平起平坐,他實在是太小看人家的底蘊了。這也難怪,常年被困在這裡,宋坡又能有多高的見識?

不過宋坡的話還是提醒了唐靜若,變異虎骨符的秘密,是根本不可能瞞住的,用不了多久,便會人盡皆知。而這些虎骨符實在是太珍貴了,珍貴到足以引起那些名門大宗的覬覦。一旦名門大宗介入,他們這些散修恐怕便只有靠邊兒站的份兒了!

「婉兒,馬上下令,召集照月會的每一個弟子,全力收集虎骨符!」

時不我待,唐靜若當即對倫婉兒說道。名門大宗介入之前的這段時間,無疑是他們的黃金期!

倫婉兒亦是冰雪聰明之人,自然明白。不過考慮到變異后的巡天虎戰力強悍,又喜歡扎堆兒,十分危險,倫婉兒並沒有盲目的召集所有人,只召集了部分精英級的會員,並且還將這些精英分成了一個個的小組,小組之間又不準相隔的遠了,以便彼此照應,互相救援。

眼看著一組組的照月會精英,好像打了雞血似的分散而去,倫婉兒的一顆芳心久久不能平靜。目光遙望向遠處若隱若現的連綿神山,能否有機會暢遊其中,就看此番了!

「嘿嘿……黑姨,要不要跟薛文說一聲,他現在或許還不知道。」倫婉兒扭頭頭,笑眯眯的說道。

「為什麼要跟他說?這樣的好事,幹嗎要便宜他,他可是我的仇人!」

唐靜若嘴上這樣說,神情之間卻並沒有流露出多少恨意,顯得很是有些複雜,似乎隱隱的還有幾分被說破心事的慌亂。

「對對對,黑姨說的對!我們不但不能告訴他,還要瞞著他,攔著他,讓他連一塊兒變異虎骨符都得不到。到時候,所有人的修為都突飛猛進,只有他踏步不前,看他還能囂張的起來不!」

倫婉兒這樣一說,唐靜若的心立時便是一陣凌亂,一雙娥眉微微簇起,分明透顯出幾分不忍,幾分煩憂。

「不對,這小丫頭十有八九是在逗弄自己。」不過這種情緒並沒有持續多久,唐靜若便幡然醒悟。倫婉兒本就聰敏,又是她一手帶大的,就如同她了解倫婉兒一樣,倫婉兒十有八九也將她的心思琢磨了個通透。這分明是她在變著法兒的試探自己。

想到自己一時不察,竟是著了小丫頭的道兒,唐靜若便懊惱的直嘬牙花子,真要是被這小丫頭拿住了短兒,她以後還怎麼拉下臉來教訓她?唐靜若一面皺眉,一面悄悄的向倫婉兒打量過去,卻發現倫婉兒的目光壓根兒就不在自己的身上,嘴裡嘟囔著,眼神兒卻是飄忽不定,分明正神遊物外。

唐靜若的眼神中陡然飛揚起一抹十分玩味的笑意,幽幽的道「你是想要攔著薛文,還是想要攔著那姓萬的小子啊?」

「啊?我……」唐靜若的確是想要打趣唐靜若一番的,可說著說著,腦海中便不由自主的浮現起了萬東的身影,隨後她的心便先亂了,此時主動權早已是被她拱手送給了唐靜若,一張俏臉火辣辣的燙,目光拚命躲閃,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她此時的心虛。

唐靜若變被動為主動,心情大暢,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我……我再也不理黑姨了!」倫婉兒哪裡抵受的住?嚶嚀一聲,竟是一溜煙兒的跑了。

「這傻丫頭,該不會是真的對那姓萬的小子動情了吧?」看到倫婉兒這副樣子,唐靜若娥眉一凝,心緒一陣紛繁。直到倫婉兒都要跑遠了,這才回過神兒來,快步追了上去。

整個照月會,就像是一部巨大的機器,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飛速運轉起來。總共十二個戰鬥小組,幾乎是不停歇的四處捕殺變異巡天虎。轉眼便是十餘天,在旁人的眼中,照月會的人一個個的好像都變成了瘋子,蓬頭詬發,雙眼血紅,渾身上下滿布斑駁血跡,隔著老遠,便能感受到一股股衝天的血腥氣,令人望而生畏。

就連身為會長的倫婉兒也沒閑著,帶著金雕,風一樣的在古山秘境外圍席捲,哪裡變異巡天虎的數量最多,她的身影便會出現在哪裡,女人天生的超強韌性,在這個丫頭的身上表現的可謂是淋漓盡致。

艱苦的奮戰自然換回了豐碩的戰果。短短十餘天的工夫,照月會不傻的變異巡天虎,足抵得上往常數月,所搜集的變異虎骨符,愣是在倫婉兒的面前堆成了一座小山,成百上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