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瓏是她救回來的,這個沐府她不會一直待下去,因為一個要給她下毒的爹,她可要不起!

到時候,如果玲瓏願意跟她一起走,她便帶著她。

「小姐,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玲瓏激動的問道,她從來就只是想著跟著小姐,因為是小姐救了她!

「真的。」

南風笑我愛過你 ,由心一笑,前世沒有親人,她雖然是殺手,但是也不是絕對無情。

吃完了葡萄,沐珈藍就準備回屋子去休息,眼角餘光卻看到一群人走了過來!

來人之中有沐天啟,沐天雪,沐語嫣,還有幾個她沒有見過的人。 沐珈藍見此,嘴角微微一勾,這群人,來者不善!

一看到沐珈藍那悠閑的模樣,沐語嫣的心中就有一個說不出來的怒氣。

該死的,一個廢物,廢物也就算了,還長的那麼丑,居然霸佔著二皇子!

龍陵國誰不知道二皇子的出色,年紀輕輕就已經是青階一級靈力師,還有七級靈獸岩火獸為戰獸,是龍陵國第一天才,但是這個又丑又廢物的女人居然和二皇子有婚約。

這婚約還是皇後娘娘親自定下的。

鳳破龍榻:腹黑皇叔,請寬衣

當然,這些話都是沐語嫣心裡想的,她是沒有說出來。

「沐珈藍。」

看著沐珈藍,沐天啟還是不敢相信娘告訴她的,沐珈藍不是沐家的人,是爹爹殺了那裡的人帶回來的,其目的就是為了昨晚那些黑衣人來要的神光塔。

神光塔他也知道,難怪爹那麼生氣娘殺了沐珈藍,只是,這沐珈藍的命是不是太大了,喝了離僵那種劇毒都活過來了?

「不知道大哥來這裡有什麼事情?」沐珈藍皮笑肉不笑的問道。一旁的玲瓏則是無視所有人,自顧自的拿著裝葡萄的水晶盤離開了這裡。

「那個……。」沐語嫣本來是想說那個死丫鬟的,但是不知道為何,在看了沐珈藍一眼之後,便不敢在說了,她剛才好像在沐珈藍的眼裡看到了殺意,是她看錯了嗎?

「是爹爹讓我來告訴你,七天後,皇宮設宴,為勝利歸來的二皇子慶祝,到時候你這個未婚妻自然是要去的。」沐天啟諷刺的說道。

據他所知,皇上已經答應了二皇子一個要求,什麼都可以,估計二皇子這一次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退婚,到時候,這沐珈藍估計在也沒人要了。

本來就丑,還是廢物,在被人退婚,鬼要!


沐天啟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之前,還真就出現了一個鬼……

「我知道,大哥要是沒別的事情就可以回去了。」沐珈藍毫不在意的說道。

未婚妻,話說她得想個辦法讓這個婚約作廢,不然以後怎麼逍遙自在,看來今天晚上得偷偷去一趟醉月樓,打聽打聽那個什麼二皇子的消息。

沐天啟臉色有些黑,不過一想到爹爹,也就不敢對沐珈藍怎麼樣,氣憤一甩袖袍,就帶著沐天雪幾人離開了這裡。

看著沐天啟怒氣沖沖走了,沐珈藍有些疑惑,好好的生什麼氣啊?

神經病……

就在沐天啟幾人離開之後,沐承風來到了這裡。

沐珈藍挑眉,「承風,莫非你也是來告訴我皇宮的事情的?」

沐承風聞言,搖搖頭,劍眉微蹙,道,「三姐,你如果不想去可以不去。」

沐珈藍一怔,原來是因為這個啊,承風這傢伙是怕她被人笑話嗎?

心裡流過一陣暖流,沐珈藍笑了起來,一雙靈瞳裡面,星光璀璨,即使在白天都這麼耀眼,讓沐承風一時間竟然看著她的笑入神了!

沐珈藍看著他的樣子,笑道,「承風,對著這張臉你都能入神?」 沐承風聞言,尷尬的撇開了頭,「才不是。」

沐珈藍微微一笑,道,「好了,你擔心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要是以前的沐珈藍會害怕,但是現在的她不是以前的沐珈藍。

「三姐,小心沐蕭。」沐承風說完這一句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看著沐承風離開的背影,沐珈藍有些錯愕,承風怎麼會這麼說?

沐蕭是他的爹,他怎麼會這樣說,難道沐蕭也對承風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但是小黑說了,承風的力量應該是沐家最強大的,以此說來,也沒有人可以對他下手,那到底是為什麼?

搖搖頭,不在去多想,轉身往屋子裡面走去。


隱藏在一旁的沐承風見此,雙手緊握,一向沒有表情的臉也有了一絲恨意。

「沐蕭,你這麼對我姐,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

夜晚漸漸來臨,房間裡面,玲瓏拿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對著沐珈藍招了招手,「小姐,外面已經沒人了。」

沐珈藍見此,拿過夜行衣,穿了起來。

外面不是沒人,而是暗處看守的人力量都比玲瓏高,玲瓏這個小丫頭當然以為沒人了。

換上夜行衣,沐珈藍說道,「玲瓏,你在這裡看著,切記,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不在。」

「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務。」玲瓏微微一笑,找了一套衣服穿了起來,將門鎖上,坐在了屋子裡面。

沐珈藍見此,稍微放了一下心,從窗子處悄悄的出去了。

在這黑夜裡,暗處的人都沒有發現他們受命看守的人早已經貓著身子離開了。

出了沐府,沐珈藍就往醉月樓而去。

如今她已經買下了那裡,而她吩咐玲瓏,用的是夙夜的名字,先去那裡看看。

月色之下,一道黑影快速的從房子上面飛過,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那裡。

繁華的街道之處,一家名為醉月樓的花樓此刻熱鬧非凡,人來人往。

花樓裡面,裝扮精緻,這裡的姑娘環肥燕瘦,各有千秋。

而這花樓後面,還有一處樓閣,則是這家花樓的掌柜的待的地方。

沐珈藍四下看了看,發現無人,才悄悄的進入了樓閣。

一進入樓閣,沐珈藍便看到了正在做賬的女子,也就是這家醉月樓名義上的主人。

「誰?」正在做賬的蘇珊珊一看來人,便警惕了起來。

沐珈藍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別這麼緊張,我不會傷害你。」

這蘇珊珊面容姣好,衣服之下的身材更是玲瓏有致,倒是一個尤物,難道那些皇親國戚的子弟喜歡來這裡。

「我有什麼好緊張的。」蘇珊珊放下筆,起身走了過去,「請坐。」

沐珈藍也不推辭,徑直做了下來,淡然一笑,「你倒是有膽識。」

「閣下見笑了,不知道怎麼稱呼?」

沐珈藍端起茶,細抿一口,「夙夜。」

很平靜的兩個字, 冷血總裁命定女巫 ,回過神來,問道,「你就是將醉月樓買下的人?」 「恩。」

蘇珊珊也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坐在沐珈藍的對面,蹙眉問道,「你說是就是,我憑什麼相信你?」

沐珈藍聞言一笑,「蘇姑娘,醉月樓換主人的事情你有告訴誰嗎?還有,當初買下醉月樓的時候,我的丫鬟應該說過,我很快會來。」

「那麼,你為何要把醉月樓買下還交給我打理?」蘇珊珊實在有些不解。

在外人看來,醉月樓的生意紅紅火火,實際上只有她自己知道,來醉月樓的那些皇親國戚們每一次來要姑娘,吃東西,都不付賬,她一個柔弱女子又怎麼可能和他們對抗,所以有人找到她說要買下醉月樓的時候,她二話不說就賣出去了,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繼續讓她做這醉月樓的主人。

沐珈藍嘆息一聲,「我的時間不夠,而蘇姑娘原本就是這醉月樓的主人,讓蘇姑娘你來打理醉月樓無非是最好的。」

兩人聊了一會之後,沐珈藍便問道,「蘇姑娘,我想打聽一下這龍陵國二皇子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一聽夙夜要打聽二皇子龍辰寒,蘇珊珊有些詫異,不過詫異歸詫異,還是快速的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龍陵國二皇子,名為龍辰寒,和太子龍陵玉,四公主龍舞清皆是皇后林碗所出,而這二皇子年紀輕輕就已經是青階一級靈力師,此次和西風國打仗,更是得勝歸來,可謂是龍陵國的第一天才。」

沐珈藍眼角一抽,怎麼都是些好的,沒什麼的壞的嗎?

「那他可有什麼不喜歡的?」

蘇珊珊聞言,快速說道,「要說不喜歡的,就是他的未婚妻,沐將軍府的三小姐沐珈藍。」

正在喝茶的沐珈藍聞言一個咳嗽。

蘇珊珊見此,有些緊張的問道,「你沒事吧?」

沐珈藍搖頭,道,「我沒事,你接著說。」

該死的,他不喜歡,以為本姑娘喜歡你啊!

和蘇珊珊聊了許久,將龍辰寒的事情大致了解了一下,順便交代了醉月樓今後的規劃沐珈藍才離開了那裡。

出來之後,看了看黑夜,竟然已經是兩個時辰之後了,有些感嘆,醉月樓將會是她的第一個勢力,在這個大陸,不但要有實力,還得有勢力才可以。

從來時的路已經是不可能了,只有走近路,從夕月林過去就靠近沐府,走那邊比較快。

想到此,沐珈藍就往夕月林的方向而去。

較小的身子穿過房屋之間的縫隙,沒一會就到了夕月林,一進入夕月林,沐珈藍就放慢了腳步。

這夕月林雖然離沐府近,但也是不少毒物出沒的地方,必須得加倍小心。

就在沐珈藍繼續往前走時,天空驟然劈下一道雷電,嚇了沐珈藍一跳。

還來不及多想,沐珈藍便看到雷電之中有好幾個人,本能反應,急忙屏住呼吸,躲到了一顆樹後面。

以雷電的形式出現,難道這些人會御光術?

但是會御光術的人必須是青階靈力師,莫非這些人都是? 躲在樹後面的沐珈藍大氣都不敢出,暗自懊惱,怎麼這麼倒霉,不就是回個家嗎,還會遇到這麼一些人……


雖然躲了起來,但是沐珈藍還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偏過頭,小心翼翼的看過去。

只見閃電落下的地方,七個人出現在哪裡,每人身上皆是閃現著紫色的光芒。

紫色的光芒?

沐珈藍倒吸一口涼氣,一個國家有三個紫階靈力師都不得了了,這一下子居然出現了七個。

暴遣天物啊。

而這七個人呈圓形,將一個男人包圍在了中間,那個男人背對著沐珈藍,但是一襲紫袍將他的背影襯托得修長,三千墨發只用一根髮帶微微綁住,任由他飄散在背後。

只一個背影,沐珈藍便覺得這個男人不一般。

而那七個紫階高手全身上下皆是包裹著,除了一雙眼睛露在外面,看不到任何容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