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所擁有的機會都是秦穆然給他的。

秦穆然是他的恩人,也是他的貴人!

「這都是你自己努力來的,你要是不符合,就算是給你了,也做不好不是嗎?還是那句話,不要小看你自己!」

秦穆然說著,便是和丁自苦一起走進了保安部的辦公室里。

丁自苦從辦公桌內拿出了一盒珍藏的茶葉,這是為秦穆然特意準備的,平日里就算是他都捨不得喝上一口。

「然哥,嘗嘗這茶葉!」

丁自苦泡好了一杯茶,送到了秦穆然的面前,道。

「嗯?」

秦穆然看了眼杯中的茶葉,竟然是龍井,他記得之前丁自苦可是不喝龍井的啊。

「明前龍井!」

僅僅是品嘗了一口,秦穆然便是瞬間識別出來了,這可是好茶啊,沒想到丁自苦這傢伙現在也這麼識貨了。

「嘿嘿,我知道然哥喜歡喝,就拖朋友買的,一直沒有捨得喝,今天沾你的光,可以嘗嘗看了!」

丁自苦見秦穆然滿意,很是開心,自己也是喝了一口。

好茶葉不愧是好茶葉,這茶湯的顏色,這入口的口感就是不一樣。

「釘子,你果然變厲害了!」

秦穆然笑了笑,以前的丁自苦斷然不會這麼面面俱到的,環境,會改變一個人啊!

就這樣,兩人人關於現在盛康集團的安保情況又聊了一會兒,秦穆然看了看時間,還沒有去自己的老婆那裡報到呢,便是將茶放在一邊,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一路上,遇到秦穆然的都會自動叫他一聲秦總,這讓秦穆然還是有些不適應的。

以前這群人每一個給自己好臉色看的,現在知道自己是盛康集團總裁的老公以後,態度就變了。

這世道啊…..秦穆然無奈苦笑一聲,走進電梯,摁下樓層,便是向著陸傾城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衆人聽到柯雲泣的話,連忙向着郝大寶望去,因爲龍骨就在郝大寶的身上。

不過此刻的郝大寶卻已經昏迷了過去,身體有自覺地抽搐着,而他的身旁歐陽琪琪和諸葛第一不由臉色一變,警惕的望着衆人。

“你們想做什麼?”歐陽琪琪顫聲道:“我是不會讓你們傷害大寶哥哥的!”

傷害郝大寶?衆人來回對視一眼,他們自然不會傷害郝大寶,因爲他們打不過諸葛第一,但是如果是那柯雲泣就不好說了!

諸葛第一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擡頭向着天空的巨爪望去,看到那紅色的巨爪掌心冒出一直眼珠,定定地望着郝大寶,而在它的周圍一縷縷符文鎖鏈又再一次顯現出來。

“交出他,可免你們一死!”柯雲泣的聲音響起。

諸葛第一咬牙道:“妄想!”

那腥紅的眼珠望着諸葛第一,其中露出一絲玩味。

“原來是你?不知道隔了這麼多年,你們諸葛家的八陣圖你領略了幾分!”

柯雲泣幽幽的聲音傳來,諸葛第一恨恨地望着紅毛巨爪不說話。

“又要大戰了麼?”

星兒望着對持的上方,深吸一口氣,心中做好了戰鬥了準備。

李正義和蘭天等人眼神冷冽,又從地上站起來,再次望着紅毛巨爪。

“哦?這麼多人?呵呵,可惜了!我本來是想留到最後在收拾你們的!”柯雲泣感慨道:“不過你們那麼不知好歹,那麼就死在這裏吧!”

蘭天聽到後,臉上閃過一絲怒意,喝道:“柯雲泣,你不要太囂張!要不是這裏的空間限制我們的精神力,你未必是我們的對手!”

“沒錯,如果在外面你們這些人合起來,我確實只有逃跑的份兒,可誰叫你們貪心呢?誰叫你們想要得到本源輪迴碎片呢?既然貪心,那麼死了就不要怨別人了!”

柯雲泣充滿魔性的笑聲響起,衆人趕到心頭一震,隨即便看到柯雲泣身邊的符文鎖鏈瞬間向着諸葛第一射去。

“哼!符文之道我們諸葛家還沒有怕過誰!”諸葛第一大喝一聲,八陣圖陡然打開。

任女 八個小世界在他的身邊環繞一圈後,化作一道圓形的符咒鋪天蓋地地向着那條符文鎖鏈籠罩而去。

然而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條鎖鏈竟然陡然消失在空中不見了。

“八陣圖落在你的手中可惜了,當年龍兄手中的八陣圖可是比你要強大不止一百倍啊!”

柯雲泣感慨一聲。

諸葛第一原本還在驚訝,但聽到柯雲泣的話後,不由惱羞成怒,剛想反駁,但忽然自己控制的八陣圖在空中一頓,隨即在空中爆成無數星光。

與此同時那條消失的符文鎖鏈出現在她的面前,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她捆了個結結實實。

“放開諸葛妹妹!”

“我看你們誰敢動?”

星兒和柯雲泣的爆喝聲幾乎同時響起,當衆人反應過來,便發現星兒竟然也被鎖鏈捆綁着。

不僅被捆綁着,周圍的空間無數個獨立的漣漪泛起,無數的條鎖鏈瞬間橫在空中,限制了衆人的行動。

“柯雲泣,你敢傷害星兒一根汗毛,我和你勢不兩立!”李正義大聲喝道。

同時一道身影從人羣中猛然竄了出去,向着星兒撲去。

“小寶,不要過來!”被捆綁的星兒看到那道人影大聲喝道。

衆人也反應過來,驚訝地看着小寶。

“剛纔那道身影好快的速度!”王醫師驚訝道。

蘭天目光閃爍,暗道:“禁忌的力量又提升了?莫非他的潛力無窮麼?”

衆人看到小寶化作先是在空中化作幾道幻影穿梭在鎖鏈之間靠近星兒,隨即幻影消失,只能在空中看到一兩道殘影,紛紛露出驚訝的神情。

“有意思! 婚後試愛:檢察官老婆 竟然是禁忌?”作爲柯雲泣分身的巨爪,掌心處鑲嵌的眼珠漸漸變成猩紅一片,看到了小寶的真正形態。

此刻的小寶渾身長滿了紅色的長毛,利爪,獠牙,還有瘋狂的眼眸,完全就像是一隻失去了理智的野獸。

“吼!放開麻麻!我不會讓你傷害麻麻的!”

幾道符文鎖鏈在柯雲泣的意念下改變了位置,擋在小寶的身前,小寶大喝一聲,利爪猛然向前劃去。

嘩嘩譁!

小寶的利爪不知道在空中揮出多少次,符文破碎,一連串的火花在崩裂,在空中好像焰火般絢爛綻放。

所有人長大了嘴巴看着天空中的小寶,顯然不能把之前那個癡呆兒童和眼前威武的小寶聯繫在一起。

正當所有人注視着小寶時,趙小川的靈魂也在感知這一切,然而他除了焦急之外,根本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剛纔還是太沖動了!如果我沒有將龍骨和天眼石還給大寶,憑藉着兩樣鬼器,我完全可以先壓制住掌握着鬼璽的穆皇后,然後再借助鬼璽,天眼石,龍骨再和柯雲泣戰在一起!雖然說贏過柯雲泣也許還有些困難,但是保護着這些人還是不成問題啊!”

趙小川經過剛纔的戰鬥也算是看清楚了,剛纔的穆皇后雖然來勢洶洶,但卻並沒有動用鬼璽,只是號令心魔而已。

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趙小川推斷是她本身受了傷,而且傷的還不輕,所以不能動用本源力量,也就是鬼璽。

而之後她被柯雲泣捉走的事情更是驗證的他的判斷,同時讓他心生後悔。

“力量,我現在需要力量!需要可以保護大家的力量啊!只有有了力量,纔可保護大寶不受傷害,只有有了力量,纔可從柯雲泣的手心中救出若曦!”

趙小川心中不斷地狂吼着,從來沒有像如今這樣渴望力量。

就在這時,趙小川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詛咒之力和體內的輪迴之力。

“對啊!我是輪迴者,輪迴之力本身就是輪迴者擁有的,而詛咒之力則是柯雲泣種在我體內的!但不管兩種力量的來源是什麼,他們都在我的體內!只要在我的體內,那麼這力量就是我的!”

趙小川想到這裏,隱隱約約感覺自己抓住了什麼,頓時有種心靈通達的爽快,但緊接着他又冷靜了下來,因爲他想到一個問題。

這輪迴之力和詛咒之力既然都是屬於自己的,那麼自己應該怎麼樣才能動用它們呢?

趙小川的靈魂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同時,天空中小寶再次斬斷了擋在自己身前的鎖鏈,離星兒的距離不到十米了! 來到陸傾城的辦公室外,秦穆然如同往日,沒有敲門,直接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陸傾城感覺到有人進來,沒有敲門,以及那熟悉的感覺,不用抬頭都能夠猜出是秦穆然。

除了他,盛康集團沒有誰會這麼大膽地走進來。

「今天你怎麼來了?」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這不是想你了,所以來看看你啊!」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說道。

「你覺得我相信你嗎?」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有些不相信地說道。

「怎麼能不信我呢?」

秦穆然有些鬱悶,看著陸傾城這樣子,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我信你,那就有鬼了。」

陸傾城笑了笑。

「嘿嘿,老婆今天你聽到我的消息了?」

秦穆然如同獻寶一般,看著陸傾城笑道。

「都已經知道了!今天一大早,媒體上就已經傳爆了。」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淡淡地說道。

中海四大家族朝代更迭的消息已經在上流的圈子裡傳遍了,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新誕生的家族叫做秦家。

只是,這個秦家在之前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現在我擔心的就是秦家的權益該怎麼分配。」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說道。

「分配?」

嫁入豪門:小妻很不乖 「是啊!秦家就我們兩個人,誰能夠管的過來許家那麼多的權益。」

秦穆然聳了聳肩膀。

「要不,老婆,你就辛苦下?」

秦穆然欲擒故縱地看著陸傾城問道。

「我不要!一個盛康集團你就已經甩手交給我了,其他的若是再給我,我有點管不過來。」

陸傾城搖了搖頭。

雖然現在盛康集團是秦穆然的,但是這是她一手培養起來的,而且現在正處於蒸蒸日上的時候,著實有些抽不開身。

四大家族的權益固然很是吸引人,但那畢竟是秦穆然自己的,而盛康集團更像是她的寶寶,現在茁壯成長起來了,若是放棄了,就真的太可惜了。

「你管不過來,我又懶得管,那可怎麼辦呢?」

秦穆然故意做出犯難的樣子說道。

「你不是有冥王殿嗎?你的冥王殿誰來管理的?」

「都是我小姑啊!」

秦穆然不假思索地說道。

「那就讓你小姑接著管唄,反正她有經驗。」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說道。

「小姑?她還是算了吧!她一般是不管夏國的事情的,而且冥王殿畢竟是國外勢力,不能夠隨意進入夏國,不太適合。」

秦穆然搖了搖頭。

「那找誰呢?」

陸傾城皺了皺眉頭,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真不知道秦穆然到底想要怎麼樣。

「薛如夢你看行嗎?」

秦穆然故意深思了一些,看著陸傾城問道。

「如夢姐?怎麼突然想到她了?她在京城啊。」

陸傾城沒有想到秦穆然會突然提到她,好奇地問道。

「我想到之前薛如夢不是你這裡的得意幹將嗎?若是她出手的話,或許能夠幫助我解決現在的燃眉之急。而且她是你的好閨蜜,我們可以信得過。」

秦穆然一臉真誠地看著陸傾城。

「不過,我要是去請,肯定是請不動的,這還的需要我厲害的老婆大人親自出馬。」

秦穆然臉上堆著笑,來到了陸傾城的面前說道。

「少來這一套,你就是想要我去忽悠如夢姐回來!」

陸傾城瞪了秦穆然一眼。

從秦穆然一進來,他就感覺這傢伙肯定有事,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是將主義打到了她的好閨蜜身上。

這是空手套白狼啊!

「別這麼說我,我的不就是你的嗎?都是為了咱們。」

秦穆然臉上帶著嬉笑的神色。

雖然他已經跟薛如夢說好了,但是若是陸傾城親自出面的話,那麼薛如夢回來,陸傾城也就不會多想了。

「罷了!等我有空就打個電話給如夢姐,若是他不願意,你可不能夠怪我!」

陸傾城皺了皺眉頭,實在是拗不過秦穆然,只能夠點頭答應道。

「嘿嘿,那就辛苦我的老婆大人了!」

秦穆然直接朝著陸傾城的臉蛋親了一口。

陸傾城的臉頰瞬間緋紅了起來。

這裡可是公司,要是被誰看到了,那自己還有沒有臉出去見人呢! 囂張皇后:本宮的男人要你管? 真的是羞死人了。

「流氓!」

陸傾城罵了秦穆然一聲,秦穆然嘿嘿一笑,隨後便是溜出了陸傾城的辦公室。

離開了辦公室以後,秦穆然想到這段時間整個盛康集團都是莫輕舞一直在忙碌的。

再想到都多長時間沒有見到莫輕舞了,他這個大哥未免有些不稱職。

便是徑直向著銷售部走了過去。

如今的銷售部在莫輕舞的帶領下那可謂是蒸蒸日上,而且銷售部里也是新招聘了不少新的銷售人員,都是清一色的美女。

秦穆然的大名早就在銷售部傳遍了,尤其是當初他大庭廣眾下抽前任銷售部長的事迹幾乎成為了每一個進入盛康集團銷售部人員必須知道的事情。

一進來,便是不少的人朝著他打招呼。

秦穆然一一回應。

如果要不是自己太忙,秦穆然非常願意就這樣待在銷售部里,每天喝著茶,與這些小美女聊聊天,談談人生,談談理想什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