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樓下響起恐怖的敲門聲,不~~應該說是捶門的聲音,這聲音太恐怖了,似乎門都快堅持不住了,許迪讓我趕緊閉上眼睛,還問我閉着眼睛能從這裏走到1樓的大門嗎?

我想了想說道:夠嗆。

許迪說道: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這一下了,等下樓下沒了動靜後,你就閉着眼睛往樓下走,一直到到出這棟別墅前,都不要睜眼,如果你睜眼了,那麼你這輩子都離不開這別墅了,更不要出聲,如果你

中途感覺到有東西擋着你去路了,記住拿沾有尿液的米粒粒朝前方丟過去,只用丟米粒,不要出聲,不要睜眼,等你走出別墅後才能睜眼,一出別墅大門不要回頭,直接往外面跑,邊跑邊把乾淨的米粒往背後丟。

我想着全程都是我自己來應付這些事,我就問許迪他要幹什麼呢?

許迪說道:你不用管我,我現在就下樓去,陳西,你一定要切記我剛纔說的所有話。

說完許迪一甩手拿出了他的匕首就衝下了樓,許迪剛下樓我就聽到轟隆一聲,就好像門被炸開了一般,此時我眼睛是閉上,仔細聽着樓下的動靜,樓下先是傳來了噼裏啪啦的聲音,沒過多久就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聲音,我本以爲是許迪上來了,心中一喜,可一聽不對勁啊,這上樓的聲音好像不止一個人,而是很多人一起上樓,而且不像是正常腳步上樓的聲音,而好像是什麼東西在蹦着上樓,每蹦一下樓梯上都傳來劇烈的響聲。

聽着聲音似乎已經上到了2樓,我想不會是那些東西上來了吧?完了~~~會議室正對着2樓的樓梯口,我現在如瞎子一樣站這裏,那它們不都是可以看到我了嗎?

正當我害怕時,周圍突然沒了任何的動靜,甚至樓下都沒有任何的聲音,時間和空間就好像全部禁止了一樣。

許迪剛纔說的應該就是這個時候可以下樓,我吞了下口水,腦中仔細回憶着從2樓走到1樓別墅門口的路線,終於鼓起勇氣伸出手摸索着邁出了第一步,前方沒有東西擋着我,還好~~

第一步成功了,後面就簡單了,我憑着記憶來到了樓梯口處,而就在這時我伸出去的手,摸到了一個冰涼透頂的皮膚,我猛的就把手收了回來,原諒我的想象力有限,此時的我就感覺前面似乎站了一具屍體啊。

我記起了許迪的話,用沾有尿液的米粒朝前方丟出去,可我此時突然發現許迪沒交待我要丟多少啊?

我想了想,拿出了至少一半多的米粒丟了出去,而等我再次伸出手時,前面已經沒有了東西阻擋我。

於是我繼續前進,接下來就是準備下樓了,我手摸索着樓梯的扶手,突然我感覺到右邊口袋被摸索着,我習慣性的去摸口袋,卻讓我抓住了一隻手,這手竟然是熱乎着的啊,怎麼我現在旁邊還有人?

我正準備睜眼去看是誰,卻記起了許迪那話,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要睜眼,而就當我此時走神時,那隻手快速的掙脫了我,我連聲都不敢出,不能想那多了,反正那人沒攻擊我,現在繼續前進,等出去再說。

我剛下樓梯一步,這次我的手又摸到了東西,這次和上次不同,我似乎摸到了如樹皮一樣乾枯的皮膚,我簡直不敢想象什麼人的皮膚會是這樣,我手又一次放進了右邊口袋,想重複之前的動作,卻發現我口袋現在竟然是空空如也!

我口袋裏的米粒呢???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煳妻 (本章完) 難道是剛纔那隻手給我把米粒拿走了?什麼人,這麼無聊,偷沾滿尿液的米粒啊?我快哭了,現在沒了米粒,接下來的路該可怎麼辦啊,我好想去喊許迪,可許迪說過不能任何時候千萬不要出聲,我最後想着前面這‘枯樹皮’擋着我,我稍微往右邊走點,看能繞過它不,可此時我卻發現右邊也有一個東西擋住了我,這次我摸到那東西的皮膚上都是連糊糊的液體,一下我還判斷不出是怎麼回事,不過光想象着都讓人覺得噁心,現在我也沒心情判斷,我只想知道現在我究竟怎麼才能出去?

我準備實在不行硬衝算了,現在許迪又不知道在哪,只能靠自己了,我心裏暗自祈禱希望能衝出去吧,腳下發力正準備衝,突然我的手被人牽住了,我習慣性的想要掙脫,突然卻聽到一個聲音‘不要害怕,我帶你出去。’

這聲音是一個女人溫柔的聲音,而此時我也發現牽着我手的,似乎是一個女人柔軟的手啊。

更奇怪的是這聲音似乎並不是從我耳邊傳進來,而是直接從我的腦子就出現的聲音。

那女人的手拉着我往樓梯下面慢慢的走,她偶爾會讓我小心臺階,偶爾會讓我側過身子走,總之在她的帶領下我很順利的就下了樓梯,她究竟是誰啊?

“我是閣樓裏的女人。”她突然迴應了我。

怎麼?我剛纔並沒有說話啊,她難道能聽見我腦子的聲音?

“是的,你想什麼我都知道,你想知道我是誰嗎?”聽了他這話,我腦子剛蹦出好奇感,瞬間腦子就出現瞭如電影一般的畫面,快速從我腦子閃過。

我腦子就好像突然有了新的記憶一般,讓我把這些記憶整理了一遍後,我終於知道這別墅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人若犯我 原來這別墅住着幸福的一家三口,男人是某IT企業的高層,女人是退役的舞蹈演員,結婚後在家專心相夫教子,孩子是一個1歲左右的嬰兒,剛剛學會爬行。

本來這一家的生活是外人所羨慕的,可事業有成男人在外面卻偷起了情,並且隱瞞着外面的女人,說自己是單身,而外面那女人是一個在讀大學生,懷着憧憬和這個男人在一切,自以爲幸福的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卻在某天發現了這個男人實際上是有老婆的人,這個女大學生當時就要離開這個男人,可男人不願意,欺騙女大學生說自己並不喜歡老婆,遲早要離婚,離婚後就會和女大學生在一起。

善良的女大學因爲把第一次給了這個男人,於是選擇了相信這個男人,可隨着時間的推移,女大學生髮現這個男人徹頭徹尾就是一個騙子,其實從來都沒想過跟他老婆離婚。

而當女大學生想要離開這男人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懷孕了,她在電話裏跟這個男人攤了牌,男人在電話裏這次誠懇的讓女學生來自己的家,說是當天要帶着她跟老婆攤牌,女大學生坐着計程車來到了這男人家。

卻發現家裏壓根沒看到男人的老婆,而那男人此時卻一身酒氣的抱住了女大學生,原來那男人是因爲喝了酒,慾望來了,而自己老婆又帶着孩子回了孃家住,所以他直接就把女大學生喊來了別墅這裏,把她當成發泄的工具。

此時的女大學生完全的看清了男人的嘴臉,哪還肯就範?

可男人不肯放過女大學生,非要今晚發泄不可,女大學生說如果男人再這樣,她就把一切跟他老婆攤牌。

男人當時因爲酒勁上來了,聽到女大學生的威脅,在拉扯中一不小心用勁過大,把女大學生給推倒了,而此時女大學生的脊椎剛好磕到到了背後的桌子邊上,瞬間女大學生的脖子就錯了位,整個人無法動彈,躺在地上的女大學生用眼神向男人求救着。

而此時已經被驚醒的男人立馬拿出手機想要叫救護車,可電話還沒播出去,男人放下了電話,此時男人的臉整個變得陰沉了起來,只見那男人去廚房拿出了小刀,然後把女大學生抱起來往衛生間走去,最後把女大學生放到了衛生的浴缸裏,男人冷笑着對還有意識的女大學生說道:一切都怪你,我不能去救你,如果救了你,我老婆就會知道一切,我不可能離開我老婆,我現在得到的這一切,都是因爲老婆家裏的關係,要不然憑我總控,甚至可能一輩子都住不起這樣的別墅,是你逼我的,對不起了••••••

說完那男人就朝女大學生的腹部捅了幾刀,瞬間鮮血就從肚子裏涌了出來,連腸子都掉了出來。

直到那女大學生完全沒了動靜,那男人這才停了下來,隨後那男人就用水沖洗着女大學生的屍體,以及浴缸裏那些血跡,等沖洗得差不多了,男人就再次抱起了女大學生,把它的屍體放進了嬰兒房的閣樓裏。

當天晚上男人就開車出去買水泥和磚頭,回來後就自己用磚頭把閣樓裏女大學生的屍體給封了起來,幾乎把整個閣樓都填滿了磚頭,而磚頭正中間就是女大學生的屍體,我腦子的畫面此時竟然看到磚頭中女大學生的屍體一直在流着淚水,但我看到這畫面不覺得害怕不說,甚至還有點可憐她。

那之後男人就和自己老婆說着,過段時間搬家算了,這別墅遠處正在建造火葬場,這裏的房子又賣不出去,就想着房子空着算了,等以後等值再賣,他們準備去市中心買套房子,男人的老婆並沒有懷疑,商量好了後,就忙碌着看房的事,除了那男人,沒人知道房子的閣樓裏有具屍體。

女大學生身上的怨氣實在是太重,死後變成了厲鬼,先後把男人和女人還有他們的孩子都給害死,可害死他們一家後,女大學生的魂魄還是無法得到解脫,這時的她才真正的明白,自己死不瞑目的原因,並不是因爲那個男人一直欺騙着他,而是因爲到死爲止她都沒有體會到真正的愛情是怎麼樣的。

以上是我腦子全部的畫面,我看完後竟然眼角流下

了淚水,此時我已經被她帶着在客廳裏各種穿梭着前進,突然她停了下來,說到了,而說話的同時她鬆開了我的手,

雖然我此刻是閉着眼的,可我還是能感覺到她還在我的周圍,我在腦子問她剛纔畫面中的女大學生就是她吧?

可腦子沒有任何的聲音迴應,迴應我的竟然是和昨天一樣的從後背的環保,我能清楚的感覺到她抱着我的同時,整個人是在抽泣着,我嘆了口氣,讓她早點去投胎吧,下輩子不要再遇見這樣的男人了。

這時我感覺到後背上沾有她的淚水,隨後我的腰部就一鬆,我知道她離開了,我心中嘆了口氣,就大膽的睜開了眼,此時我所站的位置正好就是別墅的大門口,我拼命的往外面跑,邊跑邊把另外一邊口袋的米粒往背後灑,剛好跑出了別墅,我身上所有的米粒就灑光了,外面有一輛商務車停在旁邊,車旁邊站了2個人,看着我出來後就走過來請我上車,我知道他們是天一的人,我問許迪出來沒?他們卻說目前就我一個人出來了。

什麼?許迪還在別墅裏?我壓根沒猶豫,就準備往別墅裏衝,此刻我早忘記了,我其實再次進去的話,可能只會給許迪添亂,而此時剛好看到許迪從別墅裏跑了出來,他邊跑邊把什麼東西使勁往地上一丟,隨後就聽到地上‘砰~’的一聲響,好像是什麼東西爆炸了一般。

許迪出來後,他就拉着我的衣領問我道:你是不是遺忘了別墅裏的什麼細節?剛纔你差點害我丟了性命,知道嗎?

我讓許迪先鬆開我的衣領,我仔細回憶着,沒遺忘什麼細節啊,我問許迪怎麼了?

許迪說這裏的髒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多到這別墅快裝不下了,剛纔許迪在裏面的時候,那些髒東西破門而入,許迪沒做好心理準備,一下進來了那麼多髒東西,差點把許迪給幹掉了,要不是他拼命的用嗜血刃廝殺出了條血路,可能已經死在了裏面。

許迪說到這裏,他問我這附近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沒?哪裏來的這麼多髒東西?

聽許迪這麼一說,我想了想就明白了,我隨口說道:這附近不是有個火葬場麼,肯定那些東西會多啊。

許迪說,什麼??這附近有火葬場??你怎麼不早說??

我說道:你沒問我啊,我又不懂你的那些知識,我想着那火葬場離這裏還有點遠,所以纔沒放在心上啊。

許迪想了想,然後死死的瞪着天一的人說道:你們可真狠啊,完全是不想我們出來。

那2個男人卻沒有任何的神情迴應許迪,這時我想起了剛纔的事,我問許迪如果剛纔我在別墅裏,沾着尿的米粒用完了,人卻還沒走到門口,會怎麼樣?

許迪說道:還能怎麼樣?一輩子困在裏面唄。

我說道:剛纔我的米粒被人拿走了。

許迪臉色一驚的說道:那你剛纔是怎麼出來的?

(本章完) 我把剛纔在別墅和女鬼的經歷都跟許迪說了,許迪聽完後先是想了想,轉而竟然看着我笑了起來,笑得我是莫名其妙,他笑着說沒想到啊,像我這樣的人,傻人竟然有傻福,竟然被女鬼給看上了,要不然那女鬼怎麼可能帶我出來?而且聽了我的述說也解答了爲什麼那女鬼可以找到浴缸那裏的疑惑。

那女鬼因爲生前是在浴缸裏是被殺害的,所以她對於其它的鬼來說,對浴缸裏的環境是特別的敏感,就好比你每天睡過的牀,如果有人換了枕套、牀單,就算你不去看,也會發現不對,而之前我們躺在浴缸當中,估計那女鬼是感應到了我們,可她的目的並不是想傷害我們,而是在找我?見我在躲着她,那女鬼估計怕嚇着我了,後來纔出去了,所以當時纔沒有發生任何的事。

按許迪的說法,當時的那女鬼說不定就已經想幫我們了。

現在許迪從我的講述聽來,那女鬼既然說從來沒體會到愛情,那多半是••••是喜歡上我,所以這次才救了我一命,許迪說要不是那女鬼,恐怕我是出不來了,當時在別墅裏的許迪被那幫髒東西困在角落裏,壓根沒看到我這邊的情況。

就連他許迪自己都差點搭進去了。

我還和許迪說了口袋裏米粒被拿走的事,他說估計我口袋裏的米粒也是被天一的人給拿走了,天一的人可真卑鄙啊,當時要不是那女鬼,我可能就真的出不來了,可他們爲什麼要給我出這別墅增加困阻呢?何不乾脆把我給直接殺掉,免得還這麼的麻煩!我個人覺得不僅僅是許迪所說的,天一是爲了試探他的實力,可能有其它的什麼原因,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許迪也是比較贊同的。

可如果天一爲什麼要試探我的實力,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啊,我自己心裏明白,我是屬於那種一眼就可以穿壓根沒實力的人啊。

另外我問起許迪讓我剛纔出來的時候往後面丟米粒是怎麼回事?以及他剛纔出來往背後究竟丟出了什麼東西?竟然還有爆炸聲?

對於這個,許迪心不在焉的解釋道:因爲你在那別墅呆了7天時間,出來後就算不被鬼纏,也怕身上有黴氣,這樣別說你會倒黴一段時間,就連我多會跟着你一起倒黴,往背後丟大米是驅除你身上的黴氣。

至於我剛纔則是丟的打火機,其實應該是往身後丟鞭炮,我實在是找不到鞭炮了,中國過年的時候都有炸鞭炮的習俗,有種說法是驅趕年獸,年獸也就是那些髒東西,這個其實是警告那些髒東西,讓它們不敢靠近,剛纔我跑出來的時候,竟然感覺到有髒東西跟着幾乎要出來了,還抓着我不放,我情急之下才使勁丟掉火機,產生了爆炸聲,這裏不能久留,也不知道別墅裏那些東西以後會害死多少人。

許迪說到這裏,明顯的可以感覺到他已經無能爲力了,現在唯一可以慶幸的是我們從那裏跑了出來。

此時那商務車的車門打開了,裏面走下來一個人,這人

我見過,就是籃球場那個扎着馬尾的女人,她走到我們面前,非常傲慢的對我們說道:沒想到啊,你們竟然真活着走出來了,特別是你,陳西~不簡單啊。

她說着的時候還拍起了巴掌,那樣子我真的想上去把她給•••••強姦了,哪個讓她長得漂亮呢。

她邀請我們上車,說接下來還有事情要交待給我們,我和許迪互相看了一眼,立馬就上了車。

車開走的同時,我透過車窗不由自主的看了眼別墅,心裏默默的對幫助我的那女鬼說了聲謝謝。

此時我竟然腦子聽到了一聲‘不用謝~’,這是剛纔那女鬼的聲音啊!

我趕緊問許迪剛纔聽到什麼聲音沒?許迪說沒啊?還問我怎麼了?

我腦子快速的詢問着,“你還在我身邊?”

可此時沒有任何的迴應我,難道剛纔是走神出現了幻聽?

這時在車上她給了一個公文包到我們手上,打開公文包,裏面有一張信用卡,卡是黑顏色的,不知道是哪個銀行的,還有一個MP4,最後是一個文件袋。

馬尾女人此時自我介紹,說她叫~晴,不要問她什麼問題,她也不知道什麼答案,說讓我們現在先打開MP4看看再說。

打開MP4,裏面很快就看到吳秀波的影像,這應該是事先就錄好的視頻。

“恭喜你們,當你們能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說明你們已經順利的從那別墅出來,雖然我們對你們出別墅進行了一點點細微的干擾,不過那是爲了讓你們證明自己的實力而已,現在能看到這段視頻,就代表你們至少有資格去尋找第二個箱子,我們天一的人向來,有恩必報,當然了,有仇就更要報。

“陳西把我們需要的箱子給弄丟了,那麼就理應陳西去幫我們去找到第二個箱子,你們肯定好奇,怎麼去找第二個箱子?或者是爲什麼我們天一既然那麼重視這個箱子,卻偏偏要你們兩個去找?關於這個疑惑最好奇的,肯定是你陳西,放心,我都會告訴你,不過告訴你們這些前,我們有約法三章。

“第一、如果找尋箱子過程中遇見危險,你們可以向任何人求救,特別是陳西。

“第二、陳西的家人,我們可是知道在哪裏的,你們不準和天一以外的任何組織或者個人合作,要不然~~後面的話我不就說了,以免傷和氣。

“第三、找到箱子後,我允許你們試試看,能不能打開它,但只准你們兩人試,其它任何人都不準碰,如果天一意外的人要搶箱子,不管那人是你們的什麼人,這次你們都要用生命去保護它,打不開箱子就算了,如諾打得開,我們天一不會以任何名義怪罪於你們,甚至還會有獎勵。

“好了,以上3條請你們務必遵守,

“關於爲什麼我們要你們兩人去找箱子,既因爲陳西,又因爲許迪,我只能說這麼多,抱歉~~

“關於找尋第二個箱子的線索,

你們先看一個視頻吧。”

緊接着畫面就一轉,視頻裏是一地方臺的新聞,這個電視臺的臺標我有點眼熟,但絕對不是武漢的電視臺,我一下怎麼都想不起來,新聞裏是一個主持人報道在某商場的地下停車場發現了3具乾屍,主持人說死者死因很奇特,具體怎麼奇特法,新聞裏只是說警方還在調查當中,緊接着畫面就跳轉出臉部打着馬賽克的乾屍樣子,雖然臉部打了馬賽克,可我還是認了出來,這3具乾屍和貴婦害死的那些乾屍的死狀簡直一模一樣!

新聞到了這裏全部放完,這時畫面又一轉,吳秀波再次出現在視頻裏。

“我們天一懷疑知道第二個箱子線索的人就在這商場裏藏着,目前也不敢保證,所以讓你們去看看,另外有最後一點強調下,除了晴和你們接觸外,其他任何和你們接觸的天一人,都不要去理會,以免有人冒充天一的人取得你們的信任,到時好不容易拿到的箱子,又如上次一般被騙取了過去,如果再發現這樣的事,那麼結果就不會如現在這般簡單了,好了,祝你們幸運,具體的信息,在給你們的文件袋裏,看完後就請燒掉,後會有期。”

此時晴向我們要去了MP4,然後問我們都清楚了吧,我點點頭,我拿起那黑色的信用卡,問她這個是什麼意思?

晴眨巴眼睛像看怪物一樣看着我,此時許迪從我手中拿過去卡,對我說道:應該是我們這期間產生的一切費用,都是由天一負責,這卡的限額是多少?

晴對我們豎立起了一根手指,我顫抖的說道:十•••十萬?

晴搖搖手指說道:怎麼可能,是一百萬好吧,切~真沒見識。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小心臟瞬間就撲通撲通亂跳了起來,一百萬啊~~我長這麼大都沒見過,不要說我買房子什麼的,武漢的房價差不多均價1萬左右,我那房子還是三年前買的,三年前武漢房子的均價才6000多而已,那時我纔剛畢業啊,沒什麼錢,是開了超市後,用超市做抵押找銀行貸款付了首付而已。

“好了,你們可以下車了。”此時晴讓我們下車,我一看外面,晴把我們送到了我家超市旁。

“我們要找你們怎麼辦?還是上次那個地方嗎?”我問道。

晴說道:你說的那個地方是什麼意思?

我突然記起來,拿黑匕首的人說過晴好像還不能算天一的人,估計她是不知道那深山中地方吧,我搖搖頭說沒什麼。

本來我還想問,既然天一也只是覺得可能箱子在那商場,如果萬一不在呢?可想到晴估計是跑腿的,問了也是白搭,就把到嘴邊的話縮了回去。

我和許迪就拿着文件袋和那黑卡下了車,我怕許迪是糙人,特地欺騙許迪說我想看看這卡,拿過來後,我就小心的把卡放進上衣口袋的內口袋,瞬間就感覺整個人高大上了,走起路來頭也擡着更高了。

這錢應該怎麼花呢?

(本章完) “你在想什麼呢?趕緊上樓給我做吃的,餓死了~~”許迪在我旁邊突然來這麼一句,瞬間就把我從幻想中拉回到了現實,我想着許迪只要跟我計較信用卡的事就行,讓我做吃的就做唄。

上樓後我趕緊做了一大鍋麪條,確實是餓死了,之前在那別墅時,因爲全身心都是緊張着的,到還不覺得餓,現在放鬆下來,感覺整個人都快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更別說一夜沒睡的許迪了,添麪條時,我特地給許迪添了許多。

麪條做好後,我和許迪邊吃着麪條邊看着文件袋裏的資料,資料裏顯示商場地址竟然是在A市,我差點沒把吃的麪條給吐出來,許迪問我怎麼這麼大的方圓?我指着上面的地址說道:這地方是我老家啊,我父母就住這裏,而且離這商場不遠。

許迪看着地址想了想,他看了我一眼,然後又低着頭看着資料說道:也許只是湊巧吧。

我用一隻手去按住了許迪拿着資料的手,許迪又看我一眼,意思是問我幹什麼?我說道:先不要看資料,難道你不覺得吳秀波的那所謂的約法三章,有點奇怪嗎?

許迪沒吭聲,還是一直看着我,估計他是示意我繼續說,我說道:他說如果我們遇見危險,可以去求救,按正常邏輯來看,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們去向誰求救?完全沒有人會幫我們啊,而這商場的地址卻又偏偏在我的老家,他那句話特地強調了求救的人特別是我,我相信你許迪只有別人讓你去救的時候,估計你自己沒法活下去的話,那換誰來都救不了你,難道吳秀波是讓我找自己的父母求救?我在老家也沒什麼朋友啊,那裏的房子是後來父母搬到A市纔買的,我除了父母就沒人求救了,可我的父母就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啊?不當我們累贅就不錯了,怎麼來救我們啊?

許迪低頭吃了口麪條,說道:或許吧,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來許迪是真的餓了,我繼續說道:他的第二條,他又強調起我的家人,意思是說要拿我家人去威脅我,我想這個其實不是真的要威脅我,會不會是在暗示我呢?還是想讓我找下自己的家人?

可關於第二條另外一句話和我的推測又是矛盾的,如果他真的是暗示我,讓我向自己的家人求救的話,爲什麼還要特地說明不准我們和天一以外的個人和組織進行合作呢?我父母就是普通老百姓啊,肯定不可能是天一的人啊。

許迪此時的麪條已經吃下去一半,他壓根沒回應我,我繼續接着說道:關於第三條也是最奇怪的一條,我記得第一次見吳秀波時,他就問我打開過箱子沒?當時聽他的口氣,似乎很關心這點,當時我是撒謊了,說自己並沒有打開,他也就沒在這個事上深問了,可這次他特地強調讓我們找到箱子後,試試能不能打開箱子,要知道從他的話來看,天一是相當看重這箱子的啊,可爲什麼卻讓我們找到這個箱子後,先嚐試打開這個對於他們很

重要的東西?我總感覺這個讓我們開箱子是陷阱,許迪~你覺得呢?

我說到這裏,許迪突然停止了手中的筷子,整個人陷入了沉思,也不是完全沉思那種,他的眼神偶爾會看我一眼,不過眉頭卻皺得越來越緊。

我問許迪想什麼呢?我的話似乎打斷了許迪的思緒,他放下筷子說道:沒什麼,我想問你件事。

我讓許迪有什麼就問吧,不過如果是問我有多少存款,以及銀行密碼之類的就免了。

許迪試探性的口氣問道:你住在別墅的幾天,人有什麼不適應嗎?

我想了想說道:你說的不適應是什麼意思啊?反正我在別墅裏,除了每天要被嚇得頭皮發麻外,我吃得好、住得也好。其它就沒什麼了。

許迪此時神情立馬就放鬆了了,繼續吃着剩下的麪條。

我此時覺得許迪有點不對啊,換做平時的他,肯定會先對這個約法三章進行分析,他的頭腦不比劉君差啊,可今天卻在我分析的時候,幾乎沒發表什麼言論,剛纔還在轉移話題問我身體怎麼樣?草~~~他總是讓我剛想和他親近,卻又讓我感覺他在阻擋我親近的步伐。

很快他面前的麪條就見了底,他還讓我趕緊吃,說道:至於那約法三章的事現在不是我們重點想分析的事,我們先把箱子找到再說。

我覺得許迪說得也對,趕緊快速的把麪條吃完了,最後在沙發上,許迪喝着我家的茶,我點着煙一起看起了吳秀波給的那資料。

我是說怎麼看新聞上那商場有點熟悉,那是我們老家最大的一個商場,A市不比武漢,武漢這邊到處都是商場,武漢這邊奢侈品牌門面店也不少,在老家~因爲經濟的原因,A市幾乎有錢人只能去那商場買東西,而且如果要買大牌奢侈品的話,還只能開車來武漢,或者是坐火車來武漢買,我真的一點都不誇張,A市差不多屬於土豪去的話,有錢沒地方花的那種。

A只是屬於武漢下邊的一個附屬城市而已。

要不然我當初也不會畢業後選擇留在武漢創業,卻不願意回A市了。

資料上有顯示那商場是幾點開門以及幾點關門,以及關門後商場裏會有多少保安巡邏,保安巡邏的路線,保安交班和休息的時間。

甚至還有商場每個樓層的平面圖,特別是幾個出口都已經給重點標記出來。

麻痹的~~如果不知道的人,還以爲這個是小偷‘踩點’計劃書啊!

但卻關於知道箱子線索那人的資料一丁點都沒有,男的?女的?年紀多大?完全沒有,這讓我們是怎麼去找?再說一個商場停車場死了人,不代表別人兇手就在商場啊,商場可比公園還開放,公園進去還要買門票,商場可是任何人都可以隨便進出的啊,一天進進出出商場的人,那簡直得多可以拿鏟子來鏟,這讓我們怎麼找?

說是資料,TMD完全就只

是一個商場的介紹而已,就再無其它資料。

哦~對了,下面還有一排小字,那完全就是催命符,下面讓我們務必2天內到達A市,他們只給我們一週的時間。

要知道火車去A市的話,大概得至少10個小時啊。

而一週時間怎麼找箱子?當初找到貴婦的這個箱子都花了我不知道多少時間,幾次差點把我嚇成傻逼,看到這排字的時候,我差點把那資料給撕了,我現在完全是有脾氣沒地方發。

可我眼角餘光卻發現許迪很冷靜,他看着手中的茶杯似乎是在想着什麼。

我問許迪想什麼呢?

許迪說道:很奇怪。

我問他哪裏奇怪了?許迪拿着這資料讓我看,我說有什麼看的啊?沒覺得奇怪的啊。

許迪說你看你這商場分東、難、北三面建成,而中間有個很大的噴泉,但是商場西面卻不沒有進出口,商場所有的進出口都在東、難、北三面建築的外圍,雖然我不懂建築學,可正常的情況下進出口建在西面不就更方便人們進出嗎?

我說也許是西面離公交車站遠些,所以纔不方便人進出吧。

許迪搖搖頭,他問我去過公墓沒?

我說沒事去那幹什麼?許迪說現在的很公墓都是按照風水學建造的,風水裏面有種‘背山面水’的說法,如果把墓地建造在這樣的地方,可以造福於子孫後代,很多公墓找不到這樣的地方,就只有自己建造出來了,比如中間建造人工湖,而人工湖的後方一大圈建造假山或者是樹木,出現人工的所謂‘背山面水’,這樣的人造風水在一定的意義上也是有作用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