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竟然有人褻瀆自己族羣威嚴,這真是晴天霹靂啊!

“呵呵!!”人族強者尷尬一笑,不好意思轉過頭,心裏埋怨敢找天子麻煩的傢伙。

你強!你狂!!你厲害!!!

你去找別族天子的麻煩啊!竟然找自己族羣!

雖然衆多人族心裏是這樣埋怨,但心裏卻一絲異樣的刺激,對他們瘋狂行爲敬佩。

閉上眼睛的夢邪命,沉迷詭異律動軌跡裏,雖然外面危機遍佈,但他身體卻本能的擦身而過。

“道是什麼?”

“道就是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逆之爲修,萬物歸源,三而歸二,二而歸一,一而歸道!!!”

“修煉之途,就是逆天而行,吶天地之造化,鑄造逆天之階梯!”

………………………

……………

一篇篇道音,迴盪夢邪命心靈,一縷縷道紋環繞身心,一聲聲道音衝擊他心臟上的封印。

“噗!”“噗!”“噗!”“噗!”

…………………

………

猛然那心臟上的七枚符文,流露道韻音律,波濤的道音碰撞。

“轟!!!”

猛然間七枚符文綻光芒遊動,席捲天下之勢,將那道音吞噬一空,九彩光韻流露,奇妙力量徒然降臨。

“噗!!!”

夢邪命猛然身體一震,逆血噴出,玄妙的無形之手,伸出將他的關於道,法,規則的記憶分離,一絲絲剝離出靈魂,拉近他的心臟裏面。

夢邪命這一震,可害慘了他,這一絲不協調,將他從奇妙境界震醒,睜開眼睛面對鋪天蓋地的攻擊,還有無處不在的枯萎之息!

“嘭!!!”

彷彿***爆炸,沖天雲煙升起,虛空晃晃波瀾,浪浪氣潮席捲而出。

“啊!!!”

“倒黴!!!”

……………

………

衆多人被氣浪捲起,拋飛而出,虛空迴盪後悔與叫罵。

幾位天子轉頭,望着此幕,嘴角一笑:

“與天子爲敵,這就是下場!死—無—全—屍!!!”

“哎!”人族聖域強者,嘆息搖頭:

“可惜了!人族天驕,竟然死在自己人手裏,這就是天驕的狂傲嗎?”

“是啊!太可惜了!”那聖域強者身邊的人附和,一臉可惜:

“要是成爲我的踏腳石,多好啊!!!”

“你!!”那聖域強者顫抖指着,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虛空的巨響,迴盪十分鐘方纔停止,漫天雲煙消散,猙獰想虛空落人瞳孔,一片片久久不癒合的裂痕,訴說那攻擊的恐怖。

看來那大膽狂徒是死了!

衆人心裏空蕩蕩的,一絲奇特期待撲空的感覺,彷彿希望有奇蹟發生,但眼前的一幕卻讓他們斷了這念頭。


“是不是,很滿意自己的傑作啊!”帝天瞳孔睜大,轉身直劈一拳。

“嘭!!!”

將虛空洞穿,留下拳印,耳邊徒然又傳來:

“鎖命!!!”

帝天渾身一震,身體轉眼間本晶瑩鎖鏈纏繞,危險閃電靠近眉心,徒然閃爍烏光的匕首,直刺他的眉心。

“神通——虛魔異芒!!!”好聽的嬌聲傳到帝天耳邊,聲音剛到眉心一痛,帝天就失去一切感知。

無盡魔性的力量,不斷腐蝕他的靈魂,那天子的保命之物,卻彷彿空置,沒有一絲動作,一條條鎖鏈硬生生將他們鎖着。

“帝天,爲我影族滅族之仇,付出代價吧!!!”

殷韻瑩魔性與光明的相剋力量,留進帝天的身體裏,兩極的碰撞,絕對的湮滅。

“嘭!!!”

一聲巨響,帝天意識完全湮滅,留下一具空殼。


“不!!!”這一幕,正好被地面的帝玉天看到,他感覺他大哥的生命斷絕了:

“大哥!!!”

“不會,不會!大哥你不會死的!你是天子!天子是不會死的!!!” 就在衆人關注夢邪命一行人時,魔刀得意的伸手抓向萬丈玉山。

徒然一人不經意瞄了一眼,猛然回頭,看見萬丈玉山不見了,當時憤怒大吼:

“是哪個混蛋偷了,極死九轉潛龍玉!!!”

這一聲音,將衆人目光拉回來,一個個瞪大眼睛望着虛空,緩緩一下看見楞然的魔刀。

“混賬想獨吞寶物!!!”

“魔刀天子,吞獨食可不好!!!”

“魔刀兄,獨食可不是好吞的!!!”

…………………

…………

一位位天子話中帶話,一臉微笑望着魔刀,彷彿他們就是過命的兄弟,親熱得不得了。

“極死九轉潛龍玉,我沒有拿!”魔刀冰冷的淡然說道。

笑臉的天子們,臉一僵,笑意消失,冰冷的寒意流蕩:

“看來魔刀天子,是不將我們放在眼裏啊!!!”

“誰說不是,魔刀天子可是,諸天排行第三的魔族王族,怎麼會將我們這些小嘍嘍放在眼裏!!!”

“哈哈哈!!!魔族分支刀魔一族天子,就是霸氣!!!”

………………

………

各位天子嘴上恭維,暗裏卻鋒芒畢露,滾滾天之力流淌,周身空間扭曲波動。

“哼!!”魔刀冷笑:“信不信任由你們!!!”

魔刀說完,轉頭就走,心裏卻一直思考,奇怪一幕。

就在魔刀觸摸到玉山時,那玉山消失無蹤,看似他收取了,但只要他知道,他什麼也沒有得到。

這是怎麼回事?

難倒這極死九轉潛龍玉,是假的?

還是這極死九轉潛龍玉,逃了?

或者有人捷足先登?

假的!不可能,這環境與出場異象,都說明這極死九轉潛龍玉,卻是出現了,不會有假。

逃!這有可能,但凡愧寶具有靈性,自己逃跑還是有可能的,但機率卻不到萬分之一。

魔刀邊走邊沉吟,完全沒有注意道天子們,那冰寒殺意的眼睛。

“難倒是有人捷足先登了!”魔刀嘀咕,徒然想到仙族聖女奇怪表現,原本也想要這愧寶的她,隨後卻放棄離開。


這不符合仙族聖女,她的性格!

“難倒是她捷足先登了!!!”魔刀越想越覺得可能,徒然他感覺的危機,猛然拔刀防禦。

“嘭!!!”

轟天巨響,魔刀被徒然的恐怖衝力,飛快推動,他雙腳劃出長長的兩條劃痕。直到魔刀背後出現一座骨山,他一腳踏在其上。

“轟隆隆!!!”

魔刀將衝力卸掉,他渾身一縷縷黑霧氣蒸騰,瞪着兇狠的眼睛,望着偷襲他的天子。

“你們找死!!!”

粼粼魔性刀光,猛烈奔騰,魔刀身影轉眼出現在天子上空,凌空就是恐怖一擊!

“逆天一魔刀!——貪婪!!!”

面對魔刀的攻擊,天子們冷笑,一個個揮手出擊!

“嘭嘭嘭!!!”

“轟隆隆!!!”

………………

…………


天子們的攻擊,掀起無盡塵煙,狂風爆炸,浩蕩天威盪漾。

虛無命,尺旭一臉古怪的望着魔刀。

倒黴的魔刀天子,這娃被夢兄坑了,還不到怎麼回事!

“可憐人啊!!!”尺旭一臉可憐的表情,眼裏卻笑意凜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