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許林也只是能夠保持自己不掉下去,但是看這架勢,過一會許林只有喪命的份了。

雖然被甩的七葷八素,但許林腦子裏還是很清晰的思考者逃生的辦法。

我和漂亮女法官:官場風雨飄

許林還是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就在這時,一隻比許林趴着的鱷魚稍微大點的鱷魚狠狠的衝了過來,直愣愣的撞向這隻鱷魚的腹部,隨即許林便感覺到一股大力傳來,整個人便從水中衝出,化作一道弧線,掉在了岸邊的草叢裏。

那隻稍大點的鱷魚隨後便從水裏衝出,尾隨許林所在的這隻鱷魚來到了岸邊的草叢裏。看來是要獨享食物了。

許林所在的那隻鱷魚在摔下來後便昏了過去,不知是被那個大點的鱷魚撞得,還是被摔的。

許林也被摔的有點眩暈,不過很快就清醒了過來。隨即便看見那隻大點的鱷魚瞪着血紅的小眼睛朝自己爬了過來。

許林想要站起來,卻發現全身無力。:該死。

這鱷魚已經張開了大嘴,許林都能聞見一股腥臭。

正在許林睜眼等待自己被咬碎的時候,突然從自己的身後走出一隻黑色的老虎,仰天一個虎吼。

這隻黑虎高達三米,眉心的王字,發出一點金光,好似是寶石構成。充斥着不可匹敵的氣勢。

這隻鱷魚看到黑虎過來,識趣的立馬閉上大嘴,發出不甘的叫聲,緩緩退進了水裏。

黑虎看鱷魚退走,便看向腳下的許林,隨即便張開大嘴,化出一股絕強吸力,將沒反抗之力的許林吞入腹中。

(四更完畢,親們還望多多支持,用花花,票票砸死我吧,順手收藏感激不盡。) 許林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黑虎吞到了肚子裏,隨即便有一陣眩暈感傳來,許林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小空間內,這空間大概只有有兩米大小,好似是存在於這黑虎的腹中的一個獨立空間。

許林從這個空間裏站了起來,四周都是軟軟的,但是都很堅韌。

這時周圍突然抖動起來,站起身沒有防備的許林被摔了一個趔趄。

四周組成空間的壁障像水幕一般晃動起來。

過了一會周圍不再是那種隨意的搖晃,開始變得有規律。一層層的蠕動,周圍的空間壁障也開始透明,許林蹲在下面,看着周圍的壁障緩緩變得透明,許林本來以爲在這個小空間的外面應該是黑虎的血肉,沒想到看到的居然是無數的齒輪,在瘋狂的轉動,在壁障的四周還有一些瑩白的小管子遍佈,無數的齒輪上刻畫着淡金色的符文,每轉動一圈符文就發出一次淡金色的光芒,支撐着齒輪的轉動,看上去很是美麗。

這些齒輪正是組成黑虎的重要部分,這時許林看見齒輪和那些淡金色的符文,猛然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見過。

不過隨即便想了起來,這竟是一種機關獸,在宗門文獻中曾提到過。 楊花落儘子規啼 ,是用靈木,神鐵,鍛其形,以靈獸之魂煉其神,使靈石供其力。還要用鍛造師自身的精血和所拘禁的靈獸精血,刻畫符籙,還有,隨着符籙的刻畫不同,機關獸的功能也不同,機關獸的功能大致可分爲,攻擊,防護,隱匿,逃生四種類型。也有兩個,三個於一身的機關獸,不過每多一樣功能,不僅對材質有很大的要求,還對製造機關獸時刻畫的符籙有着極高的要求,複雜程度呈幾何上漲。

黑虎吞了許林之後,轉身便朝身後的樹林跑去,身形極是靈活,輕巧的躲過密集的樹幹,在樹林裏風一樣的前進。

途中也遇到了幾隻兇獸,但看見黑虎跑過來,都遠遠的躲開,就算沒來得及躲開的兇獸,也被黑虎輕巧的躍過,絲毫沒有影響黑虎的前進速度。

過了一會,黑虎衝進了一個堪堪能容它過去的山洞,山洞裏面道路四通八達,路口甚多。剛進山洞沒跑多遠,黑虎面前便出現了九個路口。這黑虎毫不猶豫的衝進左邊第二個洞口。

在這個洞裏跑了一會,面前又出現了九條路,這次黑虎毫不猶豫的衝進了右邊第一個路口。。。

就這樣,黑虎毫無規律的經過了三十六個路口,來到了一出山谷。說是山谷,其實倒像一個巨大的山洞,因爲在上方還是厚厚的岩石

這山谷裏很是亮堂,也不知道光從那來的,一點不像山洞裏那樣的漆黑。

山谷很是廣闊,大概有兩個足球場大,一道長線從黑虎出來的這個洞口中間將這個山谷均勻的分成了兩半,北面都是一些黑土,有些地方看上去還有些泥濘,不時的有氣泡從黑泥裏冒出,散出陣陣熱氣,冒出的熱氣散到空氣中,還發出嘶嘶的聲響,卻是將空氣都給腐蝕,竟然是一處劇毒之地。

南面看上去和北面形成劇烈的反差,與北面的死氣不同,南面生長着無數的靈草,發出陣陣的清香,其中還有幾株萬年的靈草,釋放出迫人的靈韻,看上去要是再過一些年頭,這幾株萬年的靈草,恐怕將脫去草體,化作人形,如果等到那時,他們就和人類沒有什麼不同,甚至修煉起功法來速度奇快,比人類中的黑色靈基還要快。但是在那茂密的樹幹下面浮現的無數半截枯骨,看上去不太妙,恐怕這是一個血的見證,這南面也不是一個好地方。

這裏面生長着的數株幾人合抱的古木,擴展着巨大的枝幹,將上方遮蓋的密不透風,但卻沒有一根枝幹,哪怕是一片葉子,伸過南北面的分界線,好似對於南面來說,北方就是一出禁地。看上去很是詭異。

黑虎來到這裏後再也不復剛纔的肆無忌憚,非常人性化的變得小心翼翼,就像一個真的黑虎,絲毫看不出一絲機關獸的痕跡。

黑虎的四蹄都小心的踩在南北分解線的中間,均勻的將爪子分成南北各一半,尾巴平平的翹着。緩慢的朝前方走去。

這一切由於許林在黑虎的腹中,所以外面發生了什麼他都不知道。他只是感覺自己顛簸了好久終於平穩了下來。

就在黑虎走了四百多米,也就是這個分界線的三分之二的時候,黑虎猛然狠狠地將右蹄插入北面的黑泥裏。

想象中黑虎血肉無存並沒有出現,黑虎居然從黑泥里拉出了一個鐵鏈,咬在嘴中,又開始繼續從這個南北分界線向前走。

分界線的盡頭是一個大山洞,黑虎很快便來到了分界線的盡頭,這時嘴中的鐵鏈也被拉到了盡頭。

黑虎將嘴中的鐵鏈拉的繃直,它絲毫沒有要進面前山洞的意思。因爲在剛纔的時候,拉鐵鏈蹦出了一塊黑泥飛向山洞,但是黑泥剛來到洞口,洞口旁邊的空氣便一道波紋閃過,隨後那黑泥還沒等落地,便化作了飛灰,消失在空氣中。

黑虎將嘴中已經繃直的鐵鏈狠狠地一拉,本來已經繃直的鐵鏈,被黑虎又生生拉出了幾米。

黑虎將鐵鏈拉出幾米後,便鬆開了鐵鏈,站着看前方的南北分界線。

此時已經被黑虎仍在腳下的鐵鏈突然緩緩回收,一會便重新消失在黑虎把它拉出那個的地方。

在鐵鏈收回去後,四周開始響起咔嚓咔嚓的聲音,好似是有無數的齒輪在轉動。

只見黑虎前方的南北分界線,隨着咔嚓咔嚓的聲音從中緩緩裂開了一個縫。這個裂縫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的擴大。

當裂縫擴大到十米寬的時候,便停止了下來。

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個蜿蜒而下的階梯。

黑虎起身毫不猶豫的朝階梯下走去,隨着黑虎的進入,階梯兩旁亮起了獸油燈,將周圍照的透亮。


黑虎整個很快便沒入階梯,身後的裂縫開始緩緩的關閉。

這是一個地下建築故城,有着寬大的街道,華美的房屋,在獸油燈昏黃的照射下,顯得周圍很是迷濛,透着一股不真實感。

黑虎沒有停留,直直的往城市中央而去。

周圍很是寂靜,除了獸油燈燃燒的啪啪聲,便再沒了其他。


諾大的城市沒有一個人,除了黑虎的跑動,周圍便再沒有了活物。

黑虎衝進了內城,來到了中央的一個石塔旁,然後在石塔周圍的幾塊青石地板上有韻律的用前爪敲了幾下。

而後高達五米的石塔開始下沉,露出了一個大洞,看樣子是個下去的路。

但是這黑虎沒有去石塔沉下形成的路,而是轉身出了內城,一陣空間波動傳來。

現在的外城,或者說這已經不是原來的外城了,因爲現在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墓碑林立的墳地。

墳地上插着許多的白幡,陣陣陰風將白幡颳得呼呼飄動。

墳頭是越往裏面越大,墓碑的材質也是從最初的劣石到最深處的白玉。在墳地的最深處有一塊空地,這個空地上只矗立着一個墓碑,是一個用血玉雕刻而成的蟠龍碑。

在這蟠龍碑的不遠處挺立着一個二層樓閣。在樓閣二層上坐着一人,手拿一卷羊皮書,在旁邊有一杯茶,冒着絲絲水汽,不過這茶水卻是墨色的,黑的能把人的心神給吸進去。

這杯中的墨色茶水自行形成一個淡淡的漩渦,漩渦中還時不時的冒出一個痛苦的鬼臉。

這人也沒理進來的黑虎,還在悠然自得看着手中的羊皮書。不過嘴裏卻喃喃道:又來了一個,看來我的九曲離魂湯離煉成不遠了。

黑虎看了看閣樓上的那人,隨後將許林從腹中吐了出來。

許林剛一出來便看見一片墓碑,然後就看見了碑林深處的蟠龍碑,又發現了墓碑的規律。隨即臉色一陣鉅變,然後失聲道:萬古兇穴,是誰將龍帝(最具正氣的凡人帝王,並且修煉有成,最少達到嬰生期,還必須是修煉正氣的皇帝。簡稱龍帝,如果修煉龍氣,那纔是真正的龍帝,不過葬在這的皇帝沒有修煉龍氣,所以才立了一個蟠龍碑。)葬在這裏了,意圖逆天改命,這可是沒有一定的竅門的話就進得來出不去的。

許林的聲音被閣樓上的人聽見,那人放下手中的羊皮書。:小傢伙,懂得不少啊。

許林這時纔看見這人,只見這人站起身來。

等這人轉過了身子,許林看見這人的另半邊身子只是一副骨架,胸膛裏的內臟看起來是如此的鮮紅。 許林看見了那人的另半邊身子,眼中瞬間充滿了驚駭。

這人肋骨上面遍佈着粗大許多的血管,像網一樣,將胸膛裏面的內臟包圍。粗大的血管還隨着心臟的跳動而顫動,看上去很是觸目驚心。


這人輕輕的從閣樓上飄落而下,來到了許林的面前,踱着步走了過來,反手一招,許林身後的黑虎便化作巴掌大小的玩偶,被其收入懷中。

這人停在了許林面前的兩丈處,有些破爛的右臉隨着他嘴角泛起的微笑,一些爛肉輕輕顫抖着。



而後他看着許林狠狠地的吸了一口氣,只見這人破爛的右臉隨着他的吸氣,開始冒出一些鮮嫩的肉芽,這些肉芽迅速生長,在臉上迅速交織,隨着他停止吸氣,肉芽也停止了生長,呈現在許林面前的是一個妖異的帥氣的青年。

“真新鮮的氣息啊。。”這妖異的男子睜開了雙眼。看着面前的許林。

許林沒有說話,靜靜的看着面前的妖異男子,許林的臉雖然有些髒亂,但是掩飾不了他的美麗。

這妖異的男子看了一會許林,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微笑,隨即飄身回到了閣樓上,然後衣袖一揮,一股黑氣包圍向許林,然後許林便從原地消失了。

許林只感覺一股黑氣從四面八方包圍自己,等黑氣消失不見的時候,自己來到了一處石洞,石洞裏面還有十幾個人坐在地上。

這些人看見許林出現,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眼中稍稍出現了一絲悲哀,但隨即就被冷漠取代。

放眼望去這些人都是一些正值花樣年華的青年,只是穿着都不一樣,區別極大,有人穿着絲綢長衫,也有人穿着破爛的麻衣。都在石洞裏平整的地面上呆滯的坐着,就好似是失去了所有的動力,都一副暮氣沉沉的樣子。

許林四處打量了一下,心中暗自嘀咕着:這裏到處透着一股邪氣,凡事還得小心啊。

許林走到山洞的邊緣處坐下,兩眼打量着有些幽暗的山洞。這個山洞大概有籃球場大小,在山洞的四周點燃了幾個火把,將洞內照的通亮。

正在許林暗自琢磨的時候,山洞另一邊的石壁突然裂開了一條縫,一道亮光從縫隙裏射出。然後光亮慢慢增大。

隨着裂縫的擴大,石洞裏的十幾個人臉上都開始蒙上了一層死灰,本能般的往後縮了縮,眼中有着一股強烈的掙扎。

裂縫已經完全裂開,露出了後面的光景。

裂縫後面是一個很整齊的大殿,正方形的穹頂上鑲嵌着無數的夜明珠,有的拳頭大小,有的米粒大小。在穹頂上形成一副星空的圖案,散發着迷濛的光芒,將下方的大殿照耀的猶如白晝。

在這個大殿的地面上堆滿了白骨,有野獸的,兇獸的,但最多的還是人類的。不知被誰整整齊齊的擺在地面上,白骨上面還被撒了一層金粉,有着刺眼的閃光。這些白骨隱隱組成了一個陣法,只不過很是深奧,許林沒看出來作用是什麼。

在白骨的最中間放着一個高達兩米的三腳青銅大鼎,大鼎上佈滿了人獸猙獰的圖案,隨着大鼎裏面冒出的噗噗聲,大鼎散發着暗暗的光芒。

大鼎下方並沒有火焰,只是一些森森白骨,不過出奇的是大鼎裏面的黑色液體一直好似沸騰了一般,冒出了一個個龐大的氣泡,擴散到空氣中,傳來一陣芳香。

隨着裂縫的完全擴大,大殿裏面的光芒也全部照射進許林所在的這個山洞,撒在每個人的身上。

“就你吧。。”照進山洞的光芒隨着一個聲音的響起,快速收縮。伴隨着一股黑氣涌入,照射在許林身邊一個縮着的穿着華貴服裝的青年身上,隨着光芒的照射這青年隨即便響起了驚駭的大叫:“不要啊。。”

不過瞬間這人便被黑氣拘禁來到了裂縫後面的大殿裏。

此時大殿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身穿金邊黑袍的妖異男子,這人正是許林在墳地閣樓上見到的那個男子,冷冷的看着山洞裏的人。

這妖異男子伸手將出現在大殿的青年抓到了面前,淡淡的看了一眼山洞裏面衆人,薄薄的嘴脣揚起一個弧度。

而後這妖異男子看向面前被拘禁而來的青年,咬破食指,擠出了一滴紅色裏有些泛紫的血液。血液懸浮在空中,隨即打出一連串的符文融入血液中,等到全部的符文融入血液中的時候,這滴血液再也不復剛纔的紅色,變爲了如墨般的黑色,靜靜的懸浮在空中。

等到血液全部變爲黑色的時候,這妖異男子伸手往面前青年的肩部一拍,懸浮在空中的黑色血液快速融入這青年的眉心,這青年瞪着兩個因爲驚駭而渾圓的眼珠,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的被黑色的血液融入眉心。

不出片刻,這青年瞪着的雙目,變成了赤紅之色“啊啊啊。。好痛。。啊啊”

這青年瘋狂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很快便露出了被抓的血肉模糊的身體,全身的血管一根根的顯露體表。

這青年如同野獸一般,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身體,彷彿不知道疼痛一般,胸前被打的軟下去一大片,卻是那胸骨被其打得碎裂。。。。

那妖異青年淡淡看着這一幕,等到一股黑氣從那青年的口中冒出,嘴角又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

“差不多了。。”

而後就飄身使出一個手印,將青年定在了原處。痛苦的青年被定在了地上,沒處發泄痛苦的他瞪着一雙血紅的眼睛,看上去很是嚇人。

妖異男子將青年定住之後,便大喝一聲:“抽骨。煉肉。聚魂。”

而後兩手狠狠插入青年的兩個胳膊內,等雙手出來的時候,手中多了兩根小臂骨,這青年發出野獸一般的咆哮,但是就是不暈過去。血液從傷口中流出,在地上匯成一條小河,流向三角大鼎下。

妖異男子又依次將青年的胸骨,大腿骨,脊椎等抽出,這青年口中已經嘶啞的不成聲了,咿呀咿呀的**着。體內的血液早已流乾,全身只剩下頭骨一個骨骼,其餘部分就像一團爛肉掛在他的頭下,但是他還是清醒的,真切的感受着自己的身體狀態。

將手中的骨骼扔向那堆骨頭裏,妖異男子對着懸浮在半空中的青年掐起了手印,一道黑氣衝向青年,隨即這青年如爛泥一樣的肉便開始從內燃起一股黑色的火焰,火焰一直籠罩着青年的頭顱。黑色火焰從腳部往上燃燒,那些肉燃燒過黑色火焰之後便化作水一樣的透明液體,懸浮在妖異男子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