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還讓金媚娘有了其他的想法。

金有根能這麼大手筆一下子拿出一套美人香的產品,說明金梨很看重這個兄長。

白淑敏不知道金有根去見了她母親,她一回白府就回了自己的院子,沐浴洗澡洗頭。

在青山村金家的廚房睡了一夜的她,現在覺得渾身都是餿的臭的!

明明現在天氣已經轉冷,她仍然在身上聞到了異味!

「凝香,我聽門房說,小姐是被未來姑爺送回來的,小姐是去找姑爺了?」寒香小聲的問道。

凝香搖搖頭,如果小姐去找姑爺何必偷偷摸摸的去?

而且小姐回來的時的模樣可不太好,而且小姐臉上還有傷。

白淑敏沐浴完,收拾好,就去找母親。

金媚娘正拿着美人香的香水往自己手腕上滴,金玉娘給她的香水是梔子花香的,味道清淡。

但金有根

送來的香水是桂花香味,味道濃郁。

而她也不像她說出去的那樣喜歡清雅的味道,她其實最喜歡的是濃郁的香味。

「夫人要是喜歡,以後在衣服上面可以多熏一點這種香味。」蘭媽媽說道。

「這種味道是不是有點太濃了?」金媚娘說道。

「夫人一直用的都是清清淡淡的香味,也是時候換換味了,再說,這也是夫人未來女婿孝敬您的東西,您要是用了,也是小輩的榮光。」蘭媽媽說道。

「他雖然出身低賤,孝順倒是孝順。」金媚娘含笑道。

「若不是夫人點頭,大人也不會那麼快決定答應他的提親,他孝敬你也是應該的。」蘭媽媽說道。

「夫人!小姐跪在外面要見您。」有下人進來稟報。

金媚娘臉色微沉,想到剛剛金有根說的那些話,眼裏劃過不滿。

金媚娘沒有懷疑金有根的話,她本身就知道白淑敏對蘇青辭青睞有加的事情。

只不過現在的白淑敏已經配不上蘇青辭,她昨天對白淑敏的離家出走,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如果白淑敏能打動蘇青辭不計前嫌肯娶她,金媚娘也不會阻止。

只可惜,白淑敏失敗了。

白淑敏一直都是剃頭擔子一頭熱,蘇青辭或許就從未對她上心過,即使上心,又怎麼會為她,在同窗好友面前顏面全無?

「既然回來了,就讓她好好留在家裏待嫁,有時間給自己綉綉嫁衣。」金媚娘不打算見她了。

白淑敏聽了下人的轉告,臉色蒼白的咬着嘴唇。

她本想認錯,本想狠狠告金有根一狀!

但是她母親見都不見她。

白淑敏起身回了房。

「小姐……您沒事吧?」凝香擔心的問道。

最近白淑敏身邊的丫鬟也不好過,以前以白淑敏的身份,肯定能找到門當戶對,或者前程遠大的夫君。

如今,白淑敏的親事卻定在了一個鄉下人身上,白淑敏的價值跌到了谷底,連她的那些好姐妹都跟她劃清了界線。

像凝香這些下人也不再是府上其他下人羨慕的對象。

白淑敏渾身發軟,從她自殺也阻止不了母親和父親給她定親時,她就知道,她沒有砝碼去左右他們的決定。

所以,她才孤注一擲的去了青山村,想讓蘇青辭收留她,或者帶她走……

但是現在一切都破滅了……

白淑敏撲倒在床上嚎啕大哭起來。

「小姐!要不您去求求老夫人?」寒香也不願意金枝玉葉一般的小姐,去找個泥腿子做姑爺!

白淑敏搖了搖頭,身心都非常痛苦,如果外祖母肯管,在傳出她自殺的事時就會插手了。

「小姐,您去找姑太太吧!表小姐也是一樣出了是事情,但是表小姐不是到現在都沒有和那個獵戶定親嗎?」凝香說道。

「她配和我比嗎?那個獵戶不要她!我是不要她哥!」白淑敏惱怒道。

「姑太太以前那麼疼愛您,您去求求她,說不定管用,實在不行,拖一段時間也行,說不定過兩年,您身上這件事就被人忘了。」凝香說道。馮燁計算了一下,自己又不是打上天庭凌霄殿,推翻玉帝的統治,只是搶佔一些天庭的地盤。已經很給他面子了,只是佔據星辰而已。

其中還有最重要的太陰,太陽兩座星辰,這可是大陣的陣眼。

將三百六十五座主星辰佔據了,天庭此刻缺人手,根本就無力與自己爭奪。

玉帝一點小事就去找後台

《三千鐵騎縱橫諸天》第三十八章廣寒清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羅伯茨駭然失聲,要知道最新一批經過測試各方面已經趨於完美的外骨骼機械臂,一百米也才達到六秒的成績啊。

「單手舉起四百二十公斤,心率僅僅只有一百零二,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是假的,肯定是那個岳峰故意這麼做的。」

羅伯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力量舉選手變化最大的就是心率值。

即便是穿着外骨骼機械臂,有外部機械分擔了大部分力量。

但穿戴者的心率也不可能只有一百零二啊。

一切的數據,都顯示出,羅勇駕駛的這台外骨骼機械臂,其各方面的數據已經碾壓了克勞倫實驗室最新造出的那一批。

「這個人,發現了我們的監測設備,而且還對所有的改造部位進行了隱藏。」

克勞倫的目光變得無比凝重,因為監測設備不僅僅只是在監測穿戴者的身體狀況,同樣也會監測機械臂的所有地方。

但現在,有很多地方都被屏幕,屏幕上完全顯現不出來。

所以羅伯茨說這是夏國人故意偽裝造假是根本不成立的。

「怎麼可能,他既然發現了,為什麼不拆除,他……」

「他拆了九十多台,你看不到旁邊的數據么?」

果然,所有人看向右下角的監測數量,顯示著僅僅只有舞台監測設備在正常運作,而且在最後他們也及時對這五台監測點進行了拆除。

這下所有人都不說話了,每個人的臉上只有震驚和難以置信。

「看來夏國出了一個高手啊,不但發現了我們的監測裝置,而且還能對機械臂進行全方位的改進。」

震驚的克勞倫並未有任何氣餒,她的臉上反而出現了一絲火熱。

「那……那我們怎麼辦,要是他們將改造過的機械臂對外出售,那我們這……」羅伯茨滿臉擔憂。

克勞倫實驗室,最出名的產品就是這個外骨骼機械臂。

要是被夏國搶了出售名額,豈不是要斷了他們的財路。

而且這對克勞倫試驗的名聲也將會產生巨大的打擊。

「不可能的。」克勞倫搖了搖頭,「他改動的只是內部一些重要結構,整個外形和其中大部分設計依然完全屬於我們克勞倫實驗室。」

「若是他們對外售賣,甚至是按照我們這個機械臂一模一樣造出來賣的話,你說是不是侵權?」

說到這裏,羅伯茨和其他人的目光都變得明亮了起來。

而克勞倫則接着說道,「誰能證明被改造過的先進機械臂是他夏國人改造的,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們克勞倫是造這個東西的行家,不管他們怎麼改造,這個東西的所屬權終究還是在我們手上。」

克勞倫的眼中閃過了那麼一絲狡猾,這件事夏國完全是有理說不清。

「我們要做的,就是先把這一批機械臂回收回來,錢咱分文不要退給岳峰。」克勞倫淡淡的說道。

先把這些機械臂據為己有,拿回來拆解研究不就能徹底了解夏國人的改造辦法。

這個技術的價值可不是幾個億能夠買到的。

「但他要是不同意呢?」

「不同意?那就用第二種辦法,利用我們的一切優勢和對方競爭,一定要把那些機械臂或者他們重新改造的設計圖拿到手。」

克勞倫的臉上有些瘋狂。

不過她本來也就是一個科學狂人。

年近六十的她打算終生不嫁,徹底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科研事業。

所以,為了某些技術方面的問題,她完全可以做到不擇手段。

新的危機和謀划即將來臨,而李天航卻是兩眼不聞窗外事。

依舊是全心全意去搞他的小行星計劃。

雖然目前的實驗工廠內,智腦機械人已經達到了五千台,但這還是遠遠不夠。

很多指令這些智腦機械人都能完成,但也有很多事情是需要他親力親為的。

眼看一台台反重力推進器的完工,李天航的內心也多了幾分自信。

但推進器只是他的第一套計劃,還有第二套和第三套計劃幾乎是同時進行的。

所以這些數量的智腦機械人完全不夠,他還需要更多的材料、更多的設備去造更多的機械人。

以此在最短的時間內造出可以逃離藍星的諾亞方舟,以及可以摧毀小行星的重型武器。

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時間大概過了兩個禮拜,李天航也是難得的輕鬆一下,正好也了解一下航科技目前的一些狀況。

雖然不怎麼管理公司,但好歹他也是天航科技的老闆。

相比於財富,他或許更加看重天航科技所能帶來的影響力和創造力。

「公司目前各項工作都是穩步進行,估計再有一個禮拜,所有的工廠都會同時開工,你倒是不必擔心產品的進度問題。」

沙發上,萬晴晴給李天航彙報公司的相關工作。

雖然公司的相關事宜進展的都很順利,但萬晴晴的眉宇之間還是時不時的閃爍著一絲愁容。

「魅靈手機那邊呢?」

「黃成把手機發佈會定在了一個禮拜后。」

「這麼快?」

「對!」萬晴晴點了點頭,「我找的幾個代加工廠比較給力,這些部件的產能跟上,再加上我們的晶片和電池,第一批貨在一個月後就能組裝完成交付,雖然時間比較趕,但是魅靈手機對所有部件進行組裝適配,都沒有任何問題。」

萬晴晴的辦事能力的確是一流,雖然是女流之輩,但交給她的任務是一點兒都不含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