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檢,你這是怎麼了,你可別嚇爲娘啊!

“爲娘可就你這麼一個親人了!”

說完朱皓就看見美婦人,眼中的淚珠一顆一顆地從眼眶之中滾落出來。

朱皓見到這種情況第一反應,還以爲是遊戲劇情呢,不過片刻之後他也感覺到了不對,那就是爲什麼,這個美婦人撫摸自己的腦袋居然需要蹲下身子?

朱皓看着美婦人的身高應該沒有他高!

朱皓疑惑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看了一眼,這一眼差一點沒有讓他背過氣去,因爲此刻映入他眼中的那一雙小手晶瑩剔透,小巧無暇。

這……這……

分明就是一個孩子的手啊!

這怎麼會是自己的手啊?

難不成自己變小了嘛?

朱皓第一次懷疑自己現在處在的環境不是遊戲當中,畢竟沒有任何一款遊戲會讓你進入遊戲之中就會變成小孩子啊。

所謂全模擬,是按照自己現實生活當中的樣貌,然後一比一的導入到遊戲當中。眼前的情況好像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朱皓腦海之中飛快的翻轉,思考眼下的情況,就在這個時候,剛纔被美婦人叫雙喜的女孩,帶回來一箇中年人。

那個中年人手中還提着一個箱子,顯然是來的比較匆忙,額頭上都能隱隱看到有汗水滲出。

那中年人在雙喜的引領下,連忙快走了幾步來到了美婦人面前,跪倒在地道:

“太醫院太醫孫宏,參見劉妃娘娘!”

美婦人見到太醫前來,便連忙說道:

“太醫不必多禮,剛纔五皇子在外面玩耍,不小心撞倒了頭。”

“剛纔和本妃說話的時候,言語混亂。”

“太醫趕緊給五皇子看看,是不是撞壞了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本妃要立刻稟報皇上!”

“不然這件事本妃和你兩人可是承擔不起!”

那太醫聽完美婦人的話,臉色也滿是焦急,知道這件事情可是大事,連忙打開隨手提來的藥箱。

隨後拿出了脈枕,拉過朱皓潔白如玉的手腕,三指併攏,探在了朱皓的脈門之上。

那太醫先是點了點頭,後又搖了搖頭,這可是急壞了一旁的美婦人,那美婦人眼中含淚急切地問道:

“太醫,五皇子的情況到底如何?” 聽見美婦人的話後,那太醫孫宏不敢怠慢,連忙開口回答道:

“回稟劉妃娘娘,五皇子他五臟氣血暢通,並無大礙,不過……”

看着太醫欲言又止的樣子,一旁的劉妃趕緊問道:

“不過什麼?還請太醫明言!”

太醫孫宏聞言連忙跪倒在地上磕頭道:

“還請請娘娘放寬心,依臣看來,五皇子應該是腦部卻因爲撞擊產生瘀血!”

“臣分析可能是因爲這些瘀血,纔會導致五皇子殿下一時之間語言不甚清晰。”

“待臣給五皇子開個方子,吃幾天消了瘀血應該就無大礙了!”

劉妃也就是那個美婦人聽了太醫的話後,微微放下心來,雖然臉上還有一絲擔憂的神色,但是也勉強的擠出了一絲笑容。

就這一絲笑容,那也真的是一笑傾人城,在笑傾人國,讓一旁剛纔被好一番折騰的朱皓不禁都看的呆住了。

此刻朱皓腦海之中反覆的出現:

“劉妃、五皇子,這樣的詞彙!”

“還有聽劉妃隱隱的叫他由檢。”

熟讀明史的朱皓,腦海之中猛地一向閃過一道光芒。

隨後便他確定下來一件事,那就是他一定是遇到了狗血的穿越了。

朱皓沒有想到這麼狗血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朱皓短暫的分析後,便確認了剛纔那個美婦人,就是自己穿越後的母親,乃是大明光宗朱常洛的妃子劉妃。

而不用說他穿越後的便宜父親,便正是大明光宗朱常洛。

剛纔給自己診脈的那個太醫孫宏,啊?他就是個太醫!而自己竟然成爲了歷史上,最倒黴的末代皇帝明思宗,崇禎皇帝朱由檢。

此刻的朱皓心中彷彿是有一萬隻草泥馬飛奔而過。

這叫什麼事,人家穿越不是唐宗宋祖,起碼也是個守成的君主,或者是個閒散王爺,自在的萬戶侯。

自己可倒好,不知道是不是倒了八輩子黴,居然穿越成爲了明朝的末代皇帝。

雖然這是自己的祖上,雖然自己讀史書的時候,多爲他鳴過不平,但是哪個孫子王八蛋願意做一個末代皇帝,最後還在景山上上吊死了。

想想這就像自己讀過的世界名著的名字一樣,這真是一個《悲慘世界》啊!

雖然朱皓心中此刻有一萬個不願意,但是他也不得不認命,他知道如果他此刻高聲叫道:

“老子不是這個該死的朱由檢!”

“老子是現代人,老子叫朱皓!”

恐怕他會立刻讓人當成神經病關進冷宮,永遠無法再見到外面的花好月圓。

對於明史可以倒背如流的他,自然知道朱由檢這個皇帝完全就是撿來的。

如果不是自己的便宜哥哥,那個極其喜歡做木匠當魯班的明熹宗,天啓皇帝朱由校,被魏忠賢這個大宦官給害死。

同時自己平時看上去也比較好欺負,好控制,這個皇位如何也不會落到自己的頭上。

因爲自己的母親劉妃,根本就不招自己的便宜老爹,明光宗泰昌皇帝朱常洛的喜愛,用不了多久,她就會被自己的老爹命人賜酒毒死。

朱皓想着這些,明白他的處境此刻很是危險。


對於剛剛穿越的朱皓來說,他想的是好死不如賴活着,怎麼的也得想個辦法,在這紛亂的宮廷鬥爭之中存活下去。


朱皓知道他那幾個倒黴的同父異母的兄弟,不是出生不久就夭折,要不就是幾歲而亡,要說這裏面沒有貓膩鬼都不信。

朱皓想着這複雜的情況,最後決定要裝瘋賣傻以求苟活。

這樣想着,朱皓便開口道:

“這是哪裏?”

“我是誰?”

“我在哪?”

“我要找媽媽!”

шωш◆ttκд n◆co

“嗚嗚~”

說着朱皓便放聲坐在地上大哭。

劉妃見狀心疼的不行,連忙把朱皓抱在懷中說道:


“由檢不哭,由檢不哭,娘在這裏!”

朱皓能看出了劉妃是真的很關心自己,不過眼下自己爲了活命,只能裝瘋賣傻,也就只能暫時對不起自己這個便宜老媽了。

這樣想着朱皓一把推開了劉妃,繼續大聲哭鬧道:

“你不是我媽媽,我要找媽媽!”

“嗚嗚~”

劉妃被朱皓這麼一推,一個踉蹌坐到了地上,眼中的淚水不停的從她那精緻的面龐滑落,楚楚可憐。

一旁的太醫見此情景,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飛快的寫好了方子遞給了雙喜,便飛奔一樣的離開了。

就在這對母子雙雙坐地大哭的時候,一聲尖細的聲音傳了過來:

“皇帝駕到!劉妃接駕!”

劉妃聞言連忙從地上起來,跪伏在門口道:

“臣妾劉妃迎接聖駕!”

片刻後一身房間內走進來以爲華服的中年人,此刻的朱皓也顧不上裝傻,偷眼打量這個短短只有一個月皇帝命的便宜老爹,明光宗泰昌皇帝朱常洛。

只見此刻的朱常洛龍行虎步,看這身體健康的很,怎麼看都不像是隻剩下一個月壽命的短命鬼啊!

強娶:一妃沖天

朱常洛扶起劉妃哈哈笑道:

“朕剛剛處理完政務就過來看你們母子來了!”

“由檢呢?”

“怎麼不出來見過父皇?”

說着朱常洛看了一眼劉妃,發現了劉妃剛纔哭的紅腫的眼睛,不禁有些怒道:

“愛妃,你怎麼哭了?”

“是不是皇后又欺負你了?”

“待朕前去給你討個說法!”

“哼!真是反了她,朕早晚要廢了她!”

劉妃聽朱常洛這麼說,連忙扯住朱常洛的衣袖道:

“陛下,不關皇后娘娘的事情!”

“是臣妾不好!”

“臣妾有罪!”

“請陛下賜罪!”

朱常洛聞言氣哼哼的道:

“愛妃你不用替皇后說話,朕自有分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