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毫不避諱的笑道:“這蜀都的男人,誰不惦記你們宋總?如果我說沒有,反倒是虛僞了。”

蘇武心道,你倒是把三心二意說的挺清新脫俗的。

男人摸着女人的長腿,笑着說:“放心,我儘管要回去,但是保管餵飽你。”

女人躺在男人懷中,紅着臉說:“討厭。”

兩人的衣服越看越少,很快一場大片就在客廳上演起來。 蘇武離開了。

剛纔那女人是吳思嫺。

“還有趙清霜。”蘇武喃喃:“明天她也會去江北。”

蘇武沒有潛入趙清霜的家中,而是回去了。

第二天。

看到蘇武一個人來了,趙東來譏笑道:“蘇隊長,你的工作能力不會這麼差吧?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紀安然臉色微變,一夜之間找來十幾個三境以上的武者,沒有點人脈和關係是完全辦不到的。

除非,蘇武找宋總幫忙,但是宋總是什麼人?如果她安排進入公司的人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那麼幹脆趁早捲鋪蓋走人好了。

紀東來等人暗道,看來隊長儘管個人武力強,但人脈卻不怎麼廣。

其實,如果時間足夠的話,可以直接在僱傭網站上發佈僱傭令,但是時間太緊急了,根本來不及。

趙清華淡淡道:“蘇隊長,你不解釋解釋嗎?還是你覺得你是紀律組的組長,所以沒人能管得了你?”

蘇武笑道:“我爲什麼要解釋?我的人馬上就來了。”

趙永強遊目四顧,譏笑道:“我可沒看到人。”

蘇武笑道:“那是你修爲低,感覺不到,他們最多三分鐘就到。”

趙清華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說,我的修爲還不如你了?”

她也沒有感覺到武者的氣息。

蘇武一笑,“趙總修爲精深,我當然是自愧不如。”

紀安然忍不住道:“蘇武,你的人究竟來了沒有?如果還沒有出發,你就馬上通知他們一下。”

蘇武說道:“不用,他們馬上就到。”

趙永強冷笑:“還嘴硬。”

就在這時,趙清華臉色微變。

一輛黑色的考斯特停下,車上下來十二個武者,除了開頭兩個四境武者年紀稍大之外,其餘都是三十歲左右。

趙永強色變,怎麼可能?這小子居然真把人叫來了。

趙清華吃驚的是這些人的年紀和身上那股銳氣,這絕對是久經戰場的武者纔有的氣質。

紀安然鬆了口氣,同時越發好奇蘇武的來歷,宋總從哪裏請來這樣一個人?

“蘇武先生,從今天開始,我們全部聽從你的調遣。”其中一個國字臉四境中年人笑道。

“還未請教?”蘇武看着中年人。


“武烈,烈火的烈,這是我的朋友,羅鬆……”中年人介紹完四境武者,又介紹了一下其他十個人。

“你們的費用是每天兩千萬。”蘇武笑道:“這次大概會去三天左右。”

武烈微一愣,笑着說道:“蘇武先生,我們怎麼能要你的錢。”

來之前,小姐可沒說要錢。

這下,趙清華等人的臉色越發古怪,這些人居然不要錢。

蘇武搖頭:“不行,這錢你們必須收下,趙總財大氣粗,你們何必跟趙總客氣。”

六千萬,足夠買好幾十瓶上好的能量液了。

武烈一笑:“好,聽蘇武先生的。”

蘇武看着趙清華笑道:“趙總,我們出發吧。”

趙清華深深的看了蘇武一眼,這次出發。

一行人上了船,到了下午才抵達江北。

到了江北之後,衆人入住酒店,趙清華召集衆人,對衆人說道:“這次我們是來分割利益的。”

蘇武心中一動,分割利益?

趙清華說道:“自幾個月前江北動亂之後,汪家一家獨大,儘管夏振東回來收拾殘局,但說實話,夏振東已經很難掌控江北。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拿下江北以南的港口。”

看着蘇武,她繼續說道:“蘇隊長,這次談判的對象是汪家,我希望你帶着你的人震住汪家的人。”

蘇武笑道:“沒問題。”

趙清華又看着其他人,逐一分配任務。

蘇武這才知道,趙清華早已經在江北的謀劃,這次其實是來收割果實的。這次來江北,最大的得益者其實是趙家,其次纔是宋氏集團,當然,這無可厚非,畢竟付出最多的是趙家。

“明天早上十點出發。”趙清華說道:“散會。”

會後,趙永強單獨找到趙清華說道:“姐,什麼時候動手?”

趙清華蹙眉說道:“暫時留着他還有用,況且那些人全部是他叫來的,你覺得我們有動手的機會嗎?永強,你成熟一點,家族重要,個人的恩怨算得了什麼?”

趙永強臉色一沉,顯然非常不甘心,不過他卻不敢跟趙清華多說,只能灰溜溜的離開。

與此同時,酒店某處,紀安然對蘇武說道:“待會趙清華肯定會找你商量明天的事,剛纔有些話她不方便說。”

蘇武笑道:“我知道。”

紀安然問道:“你真相信那麼重要的事,她暗中一個人也沒有安排?”

蘇武笑而不語。

紀安然低聲道:“去我房間。”

蘇武跟着紀安然到了酒店房間。

紀安然說道:“你調查的如何了?有沒有在趙清華身上找到什麼線索?”

蘇武搖頭,“她的嫌疑其實不是最大的。”

紀安然不解。

蘇武說道:“李銘澤也在調查,等回去之後我們碰一下頭,差不多就能得出結果了。”

見蘇武不想跟自己說,紀安然輕哼:“你不相信我?”

蘇武笑道:“我不相信你,會跟你半夜私會?”

紀安然挑釁道:“半夜私會?你敢嗎?”


蘇武走近紀安然,笑道:“別在這種環境下挑釁一個男人。”

紀安然咯咯笑道:“你也算男人?你今年多少歲?”

蘇武伸手摟住紀安然纖細的腰肢,用力一託,紀安然豐滿的身子頓時靠在了蘇武身上。

紀安然感覺自己的心跳猛地加快。

蘇武低頭看着她打趣道:“你的身體出賣了你,看你緊張成什麼樣?”

紀安然穩住心神,擡頭看着蘇武笑道:“這是本能反應,就能這種年紀的小屁孩……”

蘇武用力一抓她渾圓飽滿的屁股,笑道:“像我這種小屁孩更容易把持不住。”

紀安然心中一酥。

就在這時,房間外有人敲門,笑着道:“安然,我來了。”

蘇武鬆開紀安然。


總裁,你好狠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趙永強笑道:“安然,我帶來點江北的名酒,我們一起來品嚐品嚐。”

紀安然笑着說道:“我不怎麼會喝酒。”

趙永強扭動門把手,似乎想強行闖進來。

蘇武退到了臥室。

趙永強扭開房門進來了。 “安然。”

趙永強端着酒盤進來,滿臉春風得意。

紀安然笑道:“趙經理,我真不會喝酒。”


趙永強把酒放下,點上蠟燭,笑着說:“酒是用來品的,我們不貪杯,慢慢品,你會喜歡上這個味道的。”

紀安然笑道:“我先去洗個澡吧,趕了一天的路,我還沒有洗澡呢。”

進臥室關上了房門。

趙永強越發激動,舔着嘴脣,滿臉期待。

“你讓我進來幹什麼?”紀安然傳音問道。


原來剛纔是蘇武讓她進來的。

蘇武傳音說道:“他下了藥。”

他學過丹符卷,深諳藥理,豈會看不出酒裏面被下了藥。

紀安然露出殺機。

“他把藥下在酒杯上。”

蘇武傳音道:“我有一計。”

紀安然傳音問道:“什麼計策?”

蘇武傳音把計劃告訴了紀安然。

片刻之後,紀安然穿着浴衣走出了房間。

趙永強嚥着口水,笑道:“安然,你以前美,今天更美。”

紀安然笑着坐下,媚笑道:“我想讓你餵我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