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喪魔喃喃自語一句,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剛剛的匆忙逃命,喪魔已經完全失去了前進的方向,漆黑的夜色,正誘導它步入死亡的深淵。

“喪魔?”許川看着前方不遠處的人影,心中感覺有些好笑。

喪魔在逃跑完後,自然又變回了許川的模樣,而倒黴的它,如今碰上了正主。

離開了喪鐘,喪魔便沒有了補充能量的方法,現在的喪魔,無論一舉一動,都會消耗體內蘊含的能量。

將近一個小時的假扮和在見到室女後的狂奔,已經讓喪魔消耗了近半的能量。

如果是全盛狀態,喪魔可能會對許川下手,因爲它相信被室女詛咒的廖邵恆,一定可以幫自己解決掉一名住戶。

不過現在,喪魔撞上許川,只能逃命了。

不過,許川怎麼可能讓喪魔再次從自己手裏逃離,也不說些什麼,在喪魔轉身的瞬間,許川直接鎖定了喪魔,對其激活了一個道具。

這件道具的主要作用是標記恐怖位置,防止恐怖圍堵自己的輔助道具,不過在許川的手裏,它成了喪魔的索命道具。

感覺到道具上傳來的位置後,許川飛快地衝了過去。

喪魔哪裏知道自己被許川給鎖定了,現在的它心中暗暗倒黴,爲自己碰上許川又消耗了不少能量而惱火。

“瞬間跑開了兩百多米,這小子應該追不上來了吧?”喪魔立即換了一個方向,放緩了自己的速度。

不過出乎喪魔意料的是,許川的居然跟上了自己,還沒等自己走上兩步,便向自己發動了攻擊。

一個巧妙的側身,讓喪魔免遭被利刃切成兩半的厄運,對着許川惡狠狠地威脅一句後,喪魔直接消失不見了。

“居然還敢威脅我,我倒要看看再追上去會發生什麼?”許川心中冷笑一句,便轉過身子,朝着幾百米外的某個地點趕去。

五分鐘後……

“該死!你究竟怎麼發現我的?”喪魔不傻,這一次還被許川追上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許川提着利刃直接衝了上去,冷笑道:“你不需要知道這些,安心受死就行了。”

形體瞬間變化,喪魔終於恢復了自己的真身,不再逃避,正面迎上了許川攻勢。

黑長鬼影幻化出來的尖刺神出鬼沒,儘管利刃完全剋制喪魔的身體,但許川還是吃了不小的虧。

一個急步後退,許川躲過了喪魔開膛破肚的一刺,看着自己胸口處被黑氣腐蝕了一個大洞的衣服,許川神色漸漸嚴肅起來。

在許川的估計裏,喪魔必定實力遠遠弱於自己,不然也不會見到自己就跑,然而從交手的情況來看,是許川自大了。

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是許川獲得能力以來,最能完全發揮實力的戰鬥。

“我不會使用防禦道具跟你戰鬥的,那樣會顯得不大公平。”許川喘着粗氣,圍繞着喪魔不斷移動。

“自大而卑微的傢伙,你會爲你的傲慢付出代價的!”黑長鬼影發出一句震懾魂魄的怪叫,然後瞬移到了許川的後方。

不過許川比他更快,在發現喪魔消失的那一刻,他就翻滾到了一個新的位置。

儘管如此,喪魔的尖刺還是在許川的後背留下了一道血痕。

“痛快!”細小的傷口根本熄滅不了許川對於戰鬥的渴望,發出一句大喊後,許川再次揮起了手裏的利刃。

兩個身影不斷交匯在一起,每一次的交鋒許川都盡全力避開喪魔那迅速毒辣的攻擊,但還是會在身上留下一道傷口。

“你的速度變慢了!”利刃橫在臉前擋住喪魔對自己的一擊突刺,許川喘着大氣道。

喪魔並沒有回答他,不是不屑,而是此時喪魔的狀態已經到了極限,一旦有任何的鬆懈,它便不能繼續戰鬥了。

喪魔的最後一口氣,還是沒能讓它殺死許川,只見許川用手撥開那道慢得可憐的尖刺,然後將手裏的利刃,狠狠地送入了喪魔的身體裏。

自從喪魔身體猛然消失躲過自己的攻擊後,許川便放棄了進攻的機會,他要消耗喪魔,直到其再也不能釋放出這種技巧,那時,便是自己反擊的機會。

許川成功了,他只憑借自身的力量,戰勝了喪魔! ?第一百九十八章:

蕭楠之所以能輕鬆的連殺四名元嬰真君,靠的不過是手中的本命之間能引到身體內的混沌之氣,這才節省了不少靈力,其次就是領悟出來的空間神通,但是本身畢竟只是金丹後期修為,丹田中儲存的混沌之氣有限,再動用了兩次空間鎖鏈以後,身體內的靈力已經去了一多半,現在剩下來的七人已經死了四個傷了兩個,只要除去了如今沒有絲毫損傷的三哥,另兩名傷員想來師叔們也能夠料理掉,要是鳳柳依能把那兩名元嬰真君解決掉,那就更好了。

蕭楠想的很好,一出手就使出了一招枯木葬花,這招有混沌之氣凝結成的招數一出,雖然耗費的靈力不少,卻是攻擊範圍較廣的一記殺招,周圍的空間瞬間都扭曲了起來,要是落在身上,就是化神期的尊者也不見得能安然無恙。

三哥看此招兇險,臉色大變,身體猶如離弦的箭,直到退出了招式範圍,這才鬆了口氣,看著眼前不遠處的年輕女子閃過深深地忌憚,同時心裡暗暗警惕,手指不停翻飛,很快就在手中凝結成一朵朵的潔白蓮花,手掌向兩邊慢慢張開,白色蓮花迎風慢慢長大盛開,顏色也從潔白慢慢加深,最終形成深紅色燃燒起來,隨著蓮花的燃燒,周圍的生物瞬間化為飛灰。

蕭楠驚呼一聲:「紅蓮業火。」這紅蓮業火是天地奇火種的一種,而且還是排位比較靠前的一種,據說能焚燒天地一切萬物,這還是蕭楠當年在《藥典》上看到的,這種霸道無比的奇火沒想到竟然會被收服,並且還融入到自己的道術中去,怪不得能讓這些元嬰真君臣服,本來蕭楠計算著自己還有五成的把握取勝,可是現在卻連三成都不到了。

三哥看著蕭楠變得難看的臉色,同時又道出自己紅蓮的出處,眼底滑過一絲讚賞,自從來到了水藍幽海以後,還從來沒有吃過這種大虧,被人當著面的打臉,雖然氣惱蕭楠的所作所為,但是也打心裡欣賞,要是換做自己的話,雖然也能辦到,但是卻坐不到像蕭楠這樣不拖泥帶水的連殺死人,同時也有限羨慕蕭楠的好運氣,竟然能夠領悟修真界最神秘的空間意義,可惜這一切明白的太晚,兩人現在站在了對立面,不然的話,一定會結交一番。

「小丫頭倒是有些見識,既然知道這東西是什麼,要是你現在束手就擒的話,老夫就做主給你留個全屍。」三哥現在一心想取的仙劍回去戴罪立功,就怕在自己手下損傷數名元嬰真君成員引得早已經閉關多年不問世事的尊者出生責問,而紅蓮業火一出手,除了自己能置身於火中不受損傷,還沒有聽說過哪一種法器能抵擋得住的,就是化神尊者的實力再強橫,被紅蓮業火偷襲成功的話,雖不至於命殞,也擋不住業火的威力身受重傷,而蕭楠雖然攻擊強悍,戰鬥力堪比元嬰真君,但是也不能擋得住紅蓮業火的焚燒。

蕭楠極速後退,混沌之氣雖然攻擊強悍,任何兵器都能一劍劈開,但是在面對紅蓮業火這種天地奇火,蕭楠沒有嘗試過因此不敢保證能安然不傷,再加上這紅蓮業火既然能焚燒一切,護住師父等人的陣法只是六階陣法,有出身陣法世家的師叔在,能暫時擋得住元嬰真君的攻擊,卻不一定能擋得住紅蓮業火,現在兩外兩名元嬰真君雖然受了傷,但是面對師叔等一眾受了重傷還沒有恢復的殘兵,完全有一面碾壓的趨勢,因此只得把三個引到遠處再作計較。

三哥看著蕭楠的動作,就明白了她的顧慮,雖然想早點把陣法里的人除去,但是用紅蓮業火的話,陣法里的人和物都會被焚燒殆盡,玉衡真君和葉洛辰兩人都有仙劍護體,要是被紅蓮業火弄的仙劍品質下降,要是再養回來就不知需要多少年了,再說除了一個蕭楠戰鬥力值得側目,玉衡真君幾人居然被一群小小的低階妖獸弄得身受重傷,因此,雖說陣法里的幾人在外頭的名頭很大,在三哥看來,還不如眼前的女子,因此並沒有放在心上,等收拾了眼前的女子以後,幾人也是囊中之物,也就順著蕭楠的意思,遠離了那片戰場。

蕭楠和三哥選擇了一個不遠不近的地方對戰,既可以在打鬥的時候不傷到那裡的傷兵殘將,也能看著遠處的動靜,已有任何風吹草動就能及時趕回去,蕭楠擔心師父的安危,三個也同樣擔心兩個受了傷的同伴,總不能自己帶來的人都折在這裡,兩人這才開始拿出看家的本領,無所顧忌的施展開來,只是蕭楠的修為低,身體內儲存的靈力有限,根本就不敢在使出像枯木葬花般殺傷力大又浪費靈力的大殺招,一切以自保為主,同時尋找著機會,打算一擊必中,因此這一會的功夫,戰場就被三哥掌握,處處壓制著蕭楠一頭。

三哥根據一直以來蕭楠瞬移的方向和間距不停地在蕭楠可能出現的地方釋放出紅蓮業火,不一會的功夫,大大小小就有幾千朵紅蓮在蕭楠周身幾千里的地方盛開,蕭楠有幾次險些瞬移出空間衣角被紅蓮業火觸碰到,到最後揮劍斬斷燃燒的衣角,為了防止下一次在於紅蓮業火親密接觸,不得不放棄瞬移,御劍飛行著不停的閃躲著攻過來的紅蓮業火,狼狽的在越來越密集的紅蓮中穿梭著。

霸王團的兩名成員在見識到三哥使出紅蓮業火的時候,原本被蕭楠打壓下去的氣焰和信心又找了回來,尤其是在看到蕭楠身處下風以後,先前積攢的怨氣疏散一些,同一時間加緊修復身體內的傷勢,打算在三哥擒住蕭楠以後,親自報著重傷之仇,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遠處打鬥的兩人身上,因此並沒有身後悄悄接近的身影。

兩人感覺到身邊有靈力波動的時候,一聲爆炸響起,原本並列坐在一起的兩人,現在只剩下一堆一個半人,把半個就是人就是以最快速度躲避,仍然被一張七階符籙炸掉了半邊身子的元嬰真君,好在及時服用了丹藥,又避開了致命的部位,儘管被炸掉一條左手臂和一條左腿,由原先的輕傷變成重傷,還在留下了一條性命。

在符咒爆炸的時候,兩人非別往兩個相反方向逃去,只因為符籙鎖定了其中一人,又是在兩人以為在這裡,除了陣法里躲著的幾人還有正在戰鬥的兩人以外,在這裡並沒有其他人存在了,又看到兩人的大仇人正在被三哥修理,來人又有非常高明的隱身斂息術,這才被偷襲成功,同時也說明這人連兩個受了傷的元嬰真君都選擇偷襲,證明來人的實力很低,最起碼他沒有信心能勝過兩名受了傷的元嬰真君,一時之間兩人做出如此結論。

修真界雖然能憑藉著修為的提升延長無限的生命,卻沒有像植物一樣斷肢再生的能力,被炸掉半邊身子的元嬰真君,就算是身為元嬰真君,要是不想尋找一個低階修士奪舍重修的話,以後的仙生就得以殘破的身軀生活,這讓在修真界以實力為尊,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危險的人憤怒異常,外邊如何男人並不在乎,但是沒有實力是萬萬不行的。

男人忍受著身體上的傷痛,看了一眼身旁不遠處的同伴,看他分明和自己一樣,同樣沒有看到偷襲之人如今多在何處,接連都傷在修為不如自己的人手上,這個認知讓男人非常的憤怒,大聲吼叫著:「卑鄙小人,竟然敢背後偷襲,你該老子出來受死。」憤怒的聲音表達著主人如今暴躁的心情,右腳獨立支撐著身體平衡,不至於站立不穩,右手揮出一道道冰刃往有可能藏身,並且能發符籙傷人的地方狠狠的扔去,冰刃所到之處,原先有紅蓮業火灼傷的地面,如今覆蓋一層薄薄的冰雪。

另一人則是在男人四處攻擊發泄心中怒火的時候,也沒有閑著,放出神識四處查探著,結果神識巡視了一圈,詭異的是並沒有發現四周有任何不同尋常之處,要不是清晰地記的,蕭楠現在分身無暇,不可能是她瞬移過來偷襲,陣法一直就在兩人不遠處的眼皮子底下,先前並沒有陣法波動出現,而同伴又是如今重傷的樣子,他幾乎以為先前的符籙爆炸並沒有發生。現在除了一個難纏的蕭楠以外,如今又多加了個隱身斂息術能瞞過神識的不明修士,先前的勝券在握,現在倒是看不清楚前路了。

三哥先前和蕭楠纏鬥,並沒有注意到這裡發生的事情,爆炸聲過後,不管是蕭楠還是三哥都意識到事情不妙,甚至對以突然出現的修士,也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雙方隊伍中都所有傷員,因此心中隱隱都有些排斥,這才對視一眼,暫時達成協議休戰,等確定隱藏在暗處的人是誰以後,這才決定何時在開戰。

蕭楠先前處於下風,身體上的衣物多處被紅蓮業火點燃,雖然在一燃燒的時候就被本命之劍把燃燒的部位割除了,就是因為如此,好好的一件衣服如今成了塊破布,原先衣物上的防禦陣法也被破壞殆盡,防禦是不用想了,只能遮住身體當普通衣物穿罷了,那藏在暗處的人一出手時就下死手對付霸王團的成員,這倒是和蕭楠的目的相同,蕭楠雖然想知道來人是敵是友,在對方沒有做出傷害自己人的同時,蕭楠只想著圍觀,並沒有出手的打算,於是御劍來到陣法前站定,心中打定主意,只要對方不先出手對自己不利,自己就絕對不管出手干涉。

第一百九十八章:

蕭楠之所以能輕鬆的連殺四名元嬰真君,靠的不過是手中的本命之間能引到身體內的混沌之氣,這才節省了不少靈力,其次就是領悟出來的空間神通,但是本身畢竟只是金丹後期修為,丹田中儲存的混沌之氣有限,再動用了兩次空間鎖鏈以後,身體內的靈力已經去了一多半,現在剩下來的七人已經死了四個傷了兩個,只要除去了如今沒有絲毫損傷的三哥,另兩名傷員想來師叔們也能夠料理掉,要是鳳柳依能把那兩名元嬰真君解決掉,那就更好了。

蕭楠想的很好,一出手就使出了一招枯木葬花,這招有混沌之氣凝結成的招數一出,雖然耗費的靈力不少,卻是攻擊範圍較廣的一記殺招,周圍的空間瞬間都扭曲了起來,要是落在身上,就是化神期的尊者也不見得能安然無恙。

三哥看此招兇險,臉色大變,身體猶如離弦的箭,直到退出了招式範圍,這才鬆了口氣,看著眼前不遠處的年輕女子閃過深深地忌憚,同時心裡暗暗警惕,手指不停翻飛,很快就在手中凝結成一朵朵的潔白蓮花,手掌向兩邊慢慢張開,白色蓮花迎風慢慢長大盛開,顏色也從潔白慢慢加深,最終形成深紅色燃燒起來,隨著蓮花的燃燒,周圍的生物瞬間化為飛灰。

蕭楠驚呼一聲:「紅蓮業火。」這紅蓮業火是天地奇火種的一種,而且還是排位比較靠前的一種,據說能焚燒天地一切萬物,這還是蕭楠當年在《藥典》上看到的,這種霸道無比的奇火沒想到竟然會被收服,並且還融入到自己的道術中去,怪不得能讓這些元嬰真君臣服,本來蕭楠計算著自己還有五成的把握取勝,可是現在卻連三成都不到了。

三哥看著蕭楠變得難看的臉色,同時又道出自己紅蓮的出處,眼底滑過一絲讚賞,自從來到了水藍幽海以後,還從來沒有吃過這種大虧,被人當著面的打臉,雖然氣惱蕭楠的所作所為,但是也打心裡欣賞,要是換做自己的話,雖然也能辦到,但是卻坐不到像蕭楠這樣不拖泥帶水的連殺死人,同時也有限羨慕蕭楠的好運氣,竟然能夠領悟修真界最神秘的空間意義,可惜這一切明白的太晚,兩人現在站在了對立面,不然的話,一定會結交一番。

「小丫頭倒是有些見識,既然知道這東西是什麼,要是你現在束手就擒的話,老夫就做主給你留個全屍。」三哥現在一心想取的仙劍回去戴罪立功,就怕在自己手下損傷數名元嬰真君成員引得早已經閉關多年不問世事的尊者出生責問,而紅蓮業火一出手,除了自己能置身於火中不受損傷,還沒有聽說過哪一種法器能抵擋得住的,就是化神尊者的實力再強橫,被紅蓮業火偷襲成功的話,雖不至於命殞,也擋不住業火的威力身受重傷,而蕭楠雖然攻擊強悍,戰鬥力堪比元嬰真君,但是也不能擋得住紅蓮業火的焚燒。

蕭楠極速後退,混沌之氣雖然攻擊強悍,任何兵器都能一劍劈開,但是在面對紅蓮業火這種天地奇火,蕭楠沒有嘗試過因此不敢保證能安然不傷,再加上這紅蓮業火既然能焚燒一切,護住師父等人的陣法只是六階陣法,有出身陣法世家的師叔在,能暫時擋得住元嬰真君的攻擊,卻不一定能擋得住紅蓮業火,現在兩外兩名元嬰真君雖然受了傷,但是面對師叔等一眾受了重傷還沒有恢復的殘兵,完全有一面碾壓的趨勢,因此只得把三個引到遠處再作計較。

三哥看著蕭楠的動作,就明白了她的顧慮,雖然想早點把陣法里的人除去,但是用紅蓮業火的話,陣法里的人和物都會被焚燒殆盡,玉衡真君和葉洛辰兩人都有仙劍護體,要是被紅蓮業火弄的仙劍品質下降,要是再養回來就不知需要多少年了,再說除了一個蕭楠戰鬥力值得側目,玉衡真君幾人居然被一群小小的低階妖獸弄得身受重傷,因此,雖說陣法里的幾人在外頭的名頭很大,在三哥看來,還不如眼前的女子,因此並沒有放在心上,等收拾了眼前的女子以後,幾人也是囊中之物,也就順著蕭楠的意思,遠離了那片戰場。

蕭楠和三哥選擇了一個不遠不近的地方對戰,既可以在打鬥的時候不傷到那裡的傷兵殘將,也能看著遠處的動靜,已有任何風吹草動就能及時趕回去,蕭楠擔心師父的安危,三個也同樣擔心兩個受了傷的同伴,總不能自己帶來的人都折在這裡,兩人這才開始拿出看家的本領,無所顧忌的施展開來,只是蕭楠的修為低,身體內儲存的靈力有限,根本就不敢在使出像枯木葬花般殺傷力大又浪費靈力的大殺招,一切以自保為主,同時尋找著機會,打算一擊必中,因此這一會的功夫,戰場就被三哥掌握,處處壓制著蕭楠一頭。

三哥根據一直以來蕭楠瞬移的方向和間距不停地在蕭楠可能出現的地方釋放出紅蓮業火,不一會的功夫,大大小小就有幾千朵紅蓮在蕭楠周身幾千里的地方盛開,蕭楠有幾次險些瞬移出空間衣角被紅蓮業火觸碰到,到最後揮劍斬斷燃燒的衣角,為了防止下一次在於紅蓮業火親密接觸,不得不放棄瞬移,御劍飛行著不停的閃躲著攻過來的紅蓮業火,狼狽的在越來越密集的紅蓮中穿梭著。

霸王團的兩名成員在見識到三哥使出紅蓮業火的時候,原本被蕭楠打壓下去的氣焰和信心又找了回來,尤其是在看到蕭楠身處下風以後,先前積攢的怨氣疏散一些,同一時間加緊修復身體內的傷勢,打算在三哥擒住蕭楠以後,親自報著重傷之仇,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遠處打鬥的兩人身上,因此並沒有身後悄悄接近的身影。

兩人感覺到身邊有靈力波動的時候,一聲爆炸響起,原本並列坐在一起的兩人,現在只剩下一堆一個半人,把半個就是人就是以最快速度躲避,仍然被一張七階符籙炸掉了半邊身子的元嬰真君,好在及時服用了丹藥,又避開了致命的部位,儘管被炸掉一條左手臂和一條左腿,由原先的輕傷變成重傷,還在留下了一條性命。

在符咒爆炸的時候,兩人非別往兩個相反方向逃去,只因為符籙鎖定了其中一人,又是在兩人以為在這裡,除了陣法里躲著的幾人還有正在戰鬥的兩人以外,在這裡並沒有其他人存在了,又看到兩人的大仇人正在被三哥修理,來人又有非常高明的隱身斂息術,這才被偷襲成功,同時也說明這人連兩個受了傷的元嬰真君都選擇偷襲,證明來人的實力很低,最起碼他沒有信心能勝過兩名受了傷的元嬰真君,一時之間兩人做出如此結論。

修真界雖然能憑藉著修為的提升延長無限的生命,卻沒有像植物一樣斷肢再生的能力,被炸掉半邊身子的元嬰真君,就算是身為元嬰真君,要是不想尋找一個低階修士奪舍重修的話,以後的仙生就得以殘破的身軀生活,這讓在修真界以實力為尊,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危險的人憤怒異常,外邊如何男人並不在乎,但是沒有實力是萬萬不行的。

男人忍受著身體上的傷痛,看了一眼身旁不遠處的同伴,看他分明和自己一樣,同樣沒有看到偷襲之人如今多在何處,接連都傷在修為不如自己的人手上,這個認知讓男人非常的憤怒,大聲吼叫著:「卑鄙小人,竟然敢背後偷襲,你該老子出來受死。」憤怒的聲音表達著主人如今暴躁的心情,右腳獨立支撐著身體平衡,不至於站立不穩,右手揮出一道道冰刃往有可能藏身,並且能發符籙傷人的地方狠狠的扔去,冰刃所到之處,原先有紅蓮業火灼傷的地面,如今覆蓋一層薄薄的冰雪。

另一人則是在男人四處攻擊發泄心中怒火的時候,也沒有閑著,放出神識四處查探著,結果神識巡視了一圈,詭異的是並沒有發現四周有任何不同尋常之處,要不是清晰地記的,蕭楠現在分身無暇,不可能是她瞬移過來偷襲,陣法一直就在兩人不遠處的眼皮子底下,先前並沒有陣法波動出現,而同伴又是如今重傷的樣子,他幾乎以為先前的符籙爆炸並沒有發生。現在除了一個難纏的蕭楠以外,如今又多加了個隱身斂息術能瞞過神識的不明修士,先前的勝券在握,現在倒是看不清楚前路了。

三哥先前和蕭楠纏鬥,並沒有注意到這裡發生的事情,爆炸聲過後,不管是蕭楠還是三哥都意識到事情不妙,甚至對以突然出現的修士,也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雙方隊伍中都所有傷員,因此心中隱隱都有些排斥,這才對視一眼,暫時達成協議休戰,等確定隱藏在暗處的人是誰以後,這才決定何時在開戰。

蕭楠先前處於下風,身體上的衣物多處被紅蓮業火點燃,雖然在一燃燒的時候就被本命之劍把燃燒的部位割除了,就是因為如此,好好的一件衣服如今成了塊破布,原先衣物上的防禦陣法也被破壞殆盡,防禦是不用想了,只能遮住身體當普通衣物穿罷了,那藏在暗處的人一出手時就下死手對付霸王團的成員,這倒是和蕭楠的目的相同,蕭楠雖然想知道來人是敵是友,在對方沒有做出傷害自己人的同時,蕭楠只想著圍觀,並沒有出手的打算,於是御劍來到陣法前站定,心中打定主意,只要對方不先出手對自己不利,自己就絕對不管出手干涉。 “嗯?傳送通道還沒有出現?是因爲最後一個絕望怪物還沒死嗎?”

本來還以爲解決掉喪魔,這一次的恐怖場景便算通過了的許川心中默唸一句。

“希望你們三個能多撐一會吧!”許川低聲說道,然後繼續向前趕路。

從喪魔召喚出第四隻絕望怪物到現在,時間過去了將近一個小時,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至少有一名不幸的住戶已經遭到了那絕望怪物的攻擊。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廖邵恆便是那個不幸的住戶,現在的他正苦苦尋找着洛原和李志這兩名住戶,希望借他倆的性命解決掉身上的詛咒。

雖然廖邵恆身上的怨毒室女詛咒無法將其殺死,但怨毒室女詛咒一時不解,這個恐怖場景就永遠不會產生傳送通道。

也就是說,要想重新回到百樓,四名住戶必須得死掉一人才行。

要麼是廖邵恆動用手段殺死某一住戶,要麼便是廖邵恆行兇失敗,被住戶殺死。

在這兩種可能中,自然是第一種可能大一點,畢竟其餘住戶不可能知道廖邵恆身上中了這麼一個詛咒,沒有防備之下,洛原和李志兩人幾乎不可能躲掉他的必殺一擊。

“怨毒室女的詛咒依舊是那麼無解,要是它能一直保護被詛咒者那該多好啊!”廖邵恆心中嘆息一句。

怨毒室女的保護,是在廖邵恆沒對那人產生殺機纔會觸發的,怨毒室女想看到的是人類自相殘殺的畫面,而是被詛咒者藉着自己的保護肆意妄爲。

“那小胖子身上有攻擊道具,可惜當時沒有過於放在心上,如果多問一點,現在也不必那麼猶豫了。”

廖邵恆曾詢問過李志的道具屬性,得到攻擊道具這個回答後他便放棄了繼續追問,現在回想起來,廖邵恆後悔不已。

攻擊道具是分爲很多種的,畢竟住戶面對的恐怖不可能一直是厲鬼怨靈,攻擊道具也不可能全是許川手裏的利刃。

如果李志手裏的是攻擊符纂或者法器的話,這對廖邵恆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因爲這兩樣道具,是沒有辦法傷害到住戶的。

反過來,如果李志手裏的是利刃,寶劍,長刀的話,廖邵恆在一擊不成後將會陷入巨大的被動之中,甚至很可能被李志反殺。

不過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廖邵恆最怕的是李志的攻擊道具是專門對付人類的咒死符,索命手鍊之類的死者詛咒之物。

這些東西對付的目標是低等級恐怖場景裏的殺人惡魔,變態屠夫,同樣的,李志也可以拿它們來對付廖邵恆。

哪怕廖邵恆真的一擊得手,但只要李志還剩一口氣,他只消在心中瞬間激活,便能輕而易舉地與廖邵恆同歸於盡。

三種不同的可能,算起來還是廖邵恆的勝算低,自然而然的,廖邵恆有些畏懼了。

儘管他在之前弄死過一名住戶,但那卻是得知那人底細的情況下才成功做到的。

只見廖邵恆臉色漸漸陰了下來,握緊手中拳頭沉聲道:“不到最後一刻,千萬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除了那個賤人外,我絕對不能魯莽下手!”

不知不覺中,洛原已經成了廖邵恆心中的必殺對象。

洛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當着廖邵恆面前用掉了道具,會是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

廖邵恆正默默尋找着洛原的身影,而躺在地上一個多小時的洛原,心中也有了新的想法。

冰冷的大地將這個渾身是傷的女人凍得即將崩潰,腦海中不斷出現的恍惚畫面似乎在警告洛原,再不採取行動她將會被凍死。

“不……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死了。”口中呢喃了一句,洛原睜開了自己閉合良久的雙眼。

身上的傷痕已經凝固得差不多了,然而冰冷的風颳到傷口上,還是讓洛原感覺到了明顯的疼痛。

微微顫抖身體讓自己恢復行動力後,洛原艱難地站起了身子。

“只要不發出聲音,那噬聲怪應該找不到我吧?”洛原不是很自信地想着。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已經由不得洛原遲疑了,相比於被噬聲怪發現,洛原更害怕的是躺在原地默默等死。

畢竟第一條路,還有些許生機。

不斷活動自己身體的洛原,意識終於沒有那麼迷糊了,雙手抱住自己抵禦着冷風,洛原開始了自己的求生之路。

心中對於噬聲怪的強烈畏懼加上身體裏的不少脂肪,讓李志在經受寒冷與面對噬聲怪前果斷選擇了前者。

躺在地上的他很難再被人發現,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李志是不會在傳送通道出現前碰到其餘住戶了。

許川剛剛脫離戰鬥不久,洛原便碰上了廖邵恆。

洛原眼神複雜地看着前方不遠處的男人,看着他與自己相差無幾的處境,洛原心中忍不住發笑。

“很好笑嗎?”廖邵恆聲音有些不滿。

畢竟是要下黑手,廖邵恆肯定要裝出一副讓人放鬆警惕的樣子。

“當然好笑,我以爲自己已經夠慘了,沒想到……”洛原說着說着忽然臉色忽然變得蒼白起來。

“噬聲怪死了,不用害怕!”廖邵恆皺了皺眉頭,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洛原因爲發出動靜怕被噬聲怪發現而逃離自己。

嗯,儘管廖邵恆並不知道噬聲怪現狀如何,不過,管它呢,噬聲怪在自己與“許川”交談時都沒有出現,要麼是被許川弄死了,要麼便是畏懼自己身上的室女,躲在黑暗處不敢行動。

無論哪種情況,都與現在的他沒有任何關係,現在的廖邵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洛原身上,隨時準備好發動襲擊。

生性警惕的洛原自然不會輕易相信廖邵恆的片面之詞,安靜了好一會,發現周圍真的沒有動靜後,她才相信了廖邵恆說的話。

現在的洛原已經失去了調侃廖邵恆的心情,寒冷的環境讓她難受極了。

“能解決掉噬聲怪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許川,既然你知道噬聲怪被殺死了,那麼許川他在哪?”洛原焦急地問道。 ?第一百九十九章:

和蕭楠的冷眼旁觀不同,三哥既然知道此時能保住這兩人的性命,自己所收到的懲罰越輕,尤其是在自己先前出手作戰時,這人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襲,明顯是在像自己挑釁,這種事情如何能忍,蕭楠先前的靈力被自己消耗了一番,現在臉色已經有些蒼白,身體內所生的靈力已經不多,要不是這突然的偷襲,只需一刻鐘的時間,必將能把蕭楠成功擊殺,可是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蕭楠已經不成氣候,眼下找到那個隱藏在暗處的人比較重要,於是身體內的靈力聚於手上,化成一朵朵盛開的紅蓮,把周身的空間燃燒起來。

空氣中的熱度隨著紅蓮的增加更加炎熱,周圍的遮擋物一點點燃燒,最後變成光禿禿的一片赤土,那個躲藏在暗處的人,就是修習的斂息術在高明,也不能躲得過這燃燒的紅蓮業火,被逼出來只是遲早的事情,就在眾人緊盯著燃燒著的紅蓮時,身後一股勁風襲來,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那個少了半邊身子的修士被一劍攔腰斬斷。

蕭楠離那幾人有些距離,示意在那人剛一出現,準備偷襲的時候就看到了,沒想到來人竟然也是個熟人,竟然是當年目睹過他殺人滅口的龍邵華,不過偷襲的是與自己有仇的仇人,是一隻是在以旁觀看著,並沒有出聲阻止,再者,有當年的事情可知,這龍邵華也不是個善茬,在他沒有表露出對自己有敵意的時候,蕭楠也不想多管閑事,在看到那人偷襲成功以後,三哥已經反應過來,捏著一朵紅蓮攻過去的時候,蕭楠一個瞬移過去,趁機把剛剛從身體內飄出來的元嬰直接一劍絞碎。

「你個卑鄙小人,看劍。」男人憤怒的看著蕭楠趁火打劫,現在三哥被這突然出現的小子纏住了腳步,一時之間根本就騰不出手來,蕭楠果然如自己所料般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時機,看過蕭楠和三個的打鬥,心中早已明白,自己堂堂元嬰後期的修士,修鍊了五六百年,如今竟然還不如一個整整低自己一大階的女子,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等著蕭楠待會攻過來,還不如自己趁著蕭楠絞殺元嬰的時候,趁機攻她個措手不及,不求能斬殺蕭楠,就是撐到三哥騰出手來也總比其他同伴命喪蕭楠之手,魂飛魄散徹底消散的好。

蕭楠側身一避,躲開攻來的殺招,本命之劍連連揮出數十招,折成一張金色大網向對面的男子當頭罩下,這張網凝聚了蕭楠的金火兩種攻擊靈力,看似平平無奇威力不顯,一旦被劍網罩住,就是七階妖獸皮糙肉厚,也能被這網上的絲線絞下一層皮來。

男子不敢小瞧蕭楠的手段,心裡暗暗打鼓,最終選擇用神識控制著飛劍迎向劍網,飛劍極速旋轉,劍網被飛劍纏成一團,飛劍又再次落入男子手中,逐往劍內上輸入火靈力,一舉用靈力把劍網震碎,隨即又挽了個劍花,帶著赤色的火焰攻向蕭楠下盤。

蕭楠急速後退,本命之劍剛攔住攻來的招式,就看到拿人手裡扔出一張符籙,那符籙靈光耀眼,眼看這就要落在身上被引爆,心裡暗罵賊子陰險,蕭楠看得分明,那人扔過來的符籙竟是張七階金劍符,同時趕緊抽身瞬移離去,這邊剛從空間里出來,原先蕭楠站立的地方就多出了一個巨坑,巨坑周圍還有強勁的劍氣殘留。

「蕭楠,救我出去。」龍邵華四周都是燃燒的紅蓮,不得不開口向蕭楠求救,看到蕭楠只是看過來沒有動身,揚起右手露出腕上所帶之物,沖著蕭楠搖了搖,果然看到了她一臉震驚之色,接下來直覺的眼前一晃,原本還被紅蓮包圍,困在中間動彈不得,現在已經來到了葉洛辰等人所在的陣法之前。

蕭楠握住龍邵華的右手,死死的盯著手腕上的手鏈道:「這東西哪來的?」蕭楠不會認錯,龍邵華手往上帶著的蘭花狀手鏈和母親蕭雅留給自己的一模一樣,母親說這手鏈是祖上傳下來的,原本就是一對,修真之人子嗣艱難,蕭家的族人不多,後來更是只剩下蕭雅母子幾人,在蕭雅出生后就被蕭母傳給了蕭雅,後來蕭父和蕭母出事以後,作為雙親留下來的唯一東西,蕭楠把手鏈一分為二,給了大哥蕭順一條用來緬懷雙親,這蘭花狀手鏈雖然只是低階防禦法器,因為是祖上傳下來的,擁有特殊意義,儘管男子帶著女士手鏈有些怪異,蕭順自從戴上以後,也沒有取下來過,蕭楠曾經不止一次聽到母親蕭雅提過這件事情,現在看到龍邵華手腕上帶著這個東西,不由得看著他的目光帶著審視。

龍韶華看著蕭楠的表情,就知道蕭楠心中在想什麼,想到父親心中增加幾許煩躁,原本在聽到蕭楠身世的傳言時,早就對蕭楠的身世有了些許猜測,見她現在過得不錯,修為增長的也很快,也就沒有想著和她相認,畢竟自己在龍家的地位也很尷尬,自顧不暇之下,哪裡能再招惹麻煩,哪裡想得到,在無意間看到蕭楠身後跟著這一群找麻煩的霸王團成員,哪一根弦不對勁,竟然悄悄的跟在他們身後,甚至以剛剛結成元嬰的修為去挑戰比自己高一階修為的修士這種瘋狂的事情,難不成真的是因為父親在自己耳邊念叨的太多的緣故?

龍韶華轉念又想到剛才遇到的兇險,差一點就被紅蓮業火給吞噬了,想再想起來還是不由的一陣后怕,看著蕭楠迫不及待的表情,不由得一陣煩躁,要不是為了她,自己也不會險些喪命,雖說這件事情歸咎到蕭楠身上,她也很無辜,但是誰讓現在龍韶華的心情不好呢,挑眉看向三哥所在的方向,見他雙手翻飛,這一回的功夫有凝結了不少紅蓮,不由的催促道:「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大敵當前,豈能分心。

蕭楠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好時機,但是這是蕭雅一生的痛,蕭楠對蕭雅有愧,這才在看到蘭花手鏈的時候一時失態,明白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把那些不識相的人清除乾淨,道:「攔住三哥。」話音還沒落,人就已經和另一個人戰鬥了起來。

龍韶華目瞪口呆的指著蕭楠,完全說不出話來,先前那麽激動,不是應該把那個殘兵留給自己對付嗎?怎麼又把厲害的三哥留給了自己?龍韶華知道自己的實力,於是在紅蓮業火再一次臨近的時候,選擇了四處逃竄躲避紅蓮業火。

蕭楠分神看了下龍韶華,見他只是一味的躲避,就是如此,有幾次還是險些被紅蓮業火灼傷,照著這個情況,龍韶華很難在三個手裡撐到一百招,蕭楠下手的時候,不由得又狠戾幾分,不但招招刁鑽,而且還是快攻,那人雖然也是用劍,畢竟是個無門無派的散修,但是比起御劍宗這個專門培養劍修的門派弟子面前,不論是招式還是劍意,蕭楠都比他有優勢,於是在一陣快攻之下,蕭楠另一柄透明劍穿胸而過,霸王團成員組成的小隊,唯二的成員命喪當場。

三哥看著有一名兄弟命喪蕭楠手中,手中的紅蓮業火釋放出來的更多,凝結出來的紅蓮業火溫度更勝,大有在蕭楠滅掉元嬰之前就把這個礙眼的龍韶華清除,然後能專心致志的對付能和自己一戰的蕭楠。

龍韶華身上穿的是件高階防禦服,現在卻因為沾染了一點紅蓮業火的火星燃燒了起來,龍韶華趕緊凝結水靈力按在燃燒的衣物上,可惜紅蓮業火不是凡火,哪裡是水靈根能熄滅的了得,看著身上的火勢越來越大,身上的紅蓮業火越來越多,火焰似乎想把人周身的水分都榨乾,變成乾燥的材木方便燃燒,緊緊地把龍韶華包圍在中間。

蕭楠顧不得在追殺逃出來的元嬰,一個瞬移再次把龍韶華帶出了包圍圈,手上靈劍在龍韶華周身揮動,再看時,龍韶華身上的衣物被蕭楠撥的只剩下遮擋重要部位的破布,總算是讓紅蓮業火離開了龍韶華的身體。

雖然狼狽了點,總比丟了性命強吧!龍韶華這樣安慰著自己,可是看著自己衣不蔽體的樣子,還是忍不住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尼瑪太丟人了有木有?不管心裡怎樣懊惱,還是手忙腳亂的趕緊沖儲物袋裡取了件外套趕緊穿戴起來。

蕭楠的本命之劍在先前幫龍韶華脫衣服的時候,曾經無意間碰觸過燃燒著的紅蓮業火,沒想到混沌之氣竟然連紅蓮業火都能劈開,雖然只是一小簇,在蕭楠看來,已經是意外之喜了,當下出手的時候在意不用忌憚了,於是接下來的招式,蕭楠不像先前似得畏首畏尾,一時之間倒也面前不落下風。

蕭楠吸收的靈力在身體內轉換一圈之後變成混沌之氣,又因為身體內的經脈被混沌之氣滋養過,本身就比同階修士貯存的靈力要多上一些,再說混沌之氣是有五種靈力壓縮磨礪而成,要是分開練算的話,身體內儲存的靈力是其他修士的六倍,在各種條件組合在一起的情況之下,蕭楠可以說得上是同階修士中無敵的存在,名副其實的無冕之王,但是現在面對的是一名半步化神,蕭楠身體內的靈力就不夠看了,看著身體內急劇減少的靈力,要是在短時間內不能給予三哥一擊重創,那麽接下來幾人的性就危險了。

蕭楠看著龍韶華已經穿戴完畢,再次加入了戰場,兩人都領教了三哥的紅蓮業火,深深的對視一眼,蕭楠揮劍凝聚了全身所用的靈力,大喝一聲:「空間鎖鏈。龍韶華……」三哥的修為較高,空間鎖鏈只能困住三哥一息的時間,蕭楠自己動手是來不及了,不由的看向龍韶華。

龍韶華手中的靈劍泛著靈光刺出,靈劍在接觸到三哥的身上時,就見三哥身上靈光一閃,身上的防禦陣法啟動,把龍韶華攻過來的劍尖擋在了外邊,龍韶華彷彿早就意識到自己破不開三哥的防禦,另一隻手甩出一張八階冰焰符,冰焰符一沾到三哥的身體,原本剛掙脫蕭楠空間鎖鏈的三哥就因為冰焰符行動一下子遲緩起來,就在這時,陣法中飛過來一把夾雜著紫色雷光的靈劍,一把刺中行動遲緩的三哥的肩膀,緊隨著又是一把燃燒著的火劍,這一劍比先前那一劍威力更大,直接在胸口處留下一個碗口大的洞,在三哥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穿胸而過,半步化神在四人的聯手下隕落。

第一百九十九章:

和蕭楠的冷眼旁觀不同,三哥既然知道此時能保住這兩人的性命,自己所收到的懲罰越輕,尤其是在自己先前出手作戰時,這人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襲,明顯是在像自己挑釁,這種事情如何能忍,蕭楠先前的靈力被自己消耗了一番,現在臉色已經有些蒼白,身體內所生的靈力已經不多,要不是這突然的偷襲,只需一刻鐘的時間,必將能把蕭楠成功擊殺,可是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蕭楠已經不成氣候,眼下找到那個隱藏在暗處的人比較重要,於是身體內的靈力聚於手上,化成一朵朵盛開的紅蓮,把周身的空間燃燒起來。

空氣中的熱度隨著紅蓮的增加更加炎熱,周圍的遮擋物一點點燃燒,最後變成光禿禿的一片赤土,那個躲藏在暗處的人,就是修習的斂息術在高明,也不能躲得過這燃燒的紅蓮業火,被逼出來只是遲早的事情,就在眾人緊盯著燃燒著的紅蓮時,身後一股勁風襲來,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那個少了半邊身子的修士被一劍攔腰斬斷。

蕭楠離那幾人有些距離,示意在那人剛一出現,準備偷襲的時候就看到了,沒想到來人竟然也是個熟人,竟然是當年目睹過他殺人滅口的龍邵華,不過偷襲的是與自己有仇的仇人,是一隻是在以旁觀看著,並沒有出聲阻止,再者,有當年的事情可知,這龍邵華也不是個善茬,在他沒有表露出對自己有敵意的時候,蕭楠也不想多管閑事,在看到那人偷襲成功以後,三哥已經反應過來,捏著一朵紅蓮攻過去的時候,蕭楠一個瞬移過去,趁機把剛剛從身體內飄出來的元嬰直接一劍絞碎。

「你個卑鄙小人,看劍。」男人憤怒的看著蕭楠趁火打劫,現在三哥被這突然出現的小子纏住了腳步,一時之間根本就騰不出手來,蕭楠果然如自己所料般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時機,看過蕭楠和三個的打鬥,心中早已明白,自己堂堂元嬰後期的修士,修鍊了五六百年,如今竟然還不如一個整整低自己一大階的女子,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等著蕭楠待會攻過來,還不如自己趁著蕭楠絞殺元嬰的時候,趁機攻她個措手不及,不求能斬殺蕭楠,就是撐到三哥騰出手來也總比其他同伴命喪蕭楠之手,魂飛魄散徹底消散的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