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在面對生命威脅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退縮的,不過唐七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直接上前一步,走了進去。

孤帝和神帝二人對視一眼,也急急的跟了上去。

玄門之後,並沒有如唐七想象一樣,碰到一隻強大的神獸,而是道了一片空曠的草原之上。

夕陽殘照,晚風吹拂,綠綠的小草也隨風而動,像是海水一樣。不遠處的一小樹之上,幾片枯葉隨風而落,慢慢的飄落。

不一會,孤帝和神帝的身影也緊隨而至,看着眼前的這片景象,二人頓時呆住了。

“這是哪裏?”好半天孤帝纔開口道。

“玄門之內”唐七輕輕的道,而他的眼神卻是一動不動的注視着不遠處的一個小山丘。

“爲什麼和上次的景象完全不同,難道空間被人變換了嗎?”神帝出言道。

“不可能”孤帝直接否定掉,要知道他可是已經修完的空間的存在,任何空間的變動都休想逃過他的眼睛。

“是時空的扭曲”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功法的原因,唐七居然感應到了部分時空變換的痕跡。

就在在時,整個草原緩緩的震動了起來,無數的裂痕迅速的延伸開來,遠處的那個山丘居然慢慢的“站”了起來。

“黑土巨人!”孤帝和神帝不愧是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一眼就看出了眼前那個“山丘”的來歷。

此時的孤帝,已經從剛剛的震驚中恢復了過來,畢竟他可是仙界三帝之一。之所以剛剛會失神,也是因爲操縱時間的力量實在太詭異了,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還是比較神祕的。

“好像有點麻煩”神帝略微皺眉道。

“眼下我們並不明白這個神祕的空間,更不知道出路在什麼地方,並不宜與他硬拼”孤帝看了決定道“還是先找找看出路吧”。

三人迅速分散開來,探查起了整片空間。

那黑土巨人雖然力量強大,不過行動卻是十分的遲緩,還沒等他走上來,三人都已經飛開了。

無邊的草原像是沒有盡頭似的,任憑唐七他們三人如何飛行,腳下始終都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原。

“大家先停一下”孤帝傳音道。

很快三人再次彙集到了一起。

“這片空間非常的奇怪,彷彿就像是一個球體一樣,根本就找不到盡頭”孤帝說出了自己的感覺“而且….這裏的空間法則也顯得有些怪異。”

“我也感覺到了”神帝點點頭道“破開虛空在這裏彷彿根本就沒有用一樣”

“咚….”

黑土巨人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三人的眼中,正慢慢的向着他們三人的方向而來。

看着那行動緩慢的黑土巨人,唐七的腦中突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念頭“或許我們根本就沒有飛出多遠”

聽到唐七的話,神帝和孤帝都沉默了,剛纔的飛行之中,他們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常。 就在神帝和孤帝沉默的瞬間,黑土巨人已經走了過來。面對着空中的三人,他主動發起了攻擊。

招式十分的簡單,那就是拍。

巨大的手像是一座小山一樣,向着三人壓了下來。看着逼近的大手,神帝眼中寒光一閃。

“轟”

那隻大手便化作了漫天的塵埃,慢慢的落了下去。

“怎麼這麼弱?”看着瞬間便失去了一隻大手的黑土巨人,唐七心中疑惑道,他記得進來之前孤帝還說過,裏面的神獸非常的強大,即使是他和神帝聯手也不會是對手。而現在僅僅神帝一人,便將黑土巨人的大手擊散了。

彷彿是知道唐七心中所想一樣,孤帝開口道“你是不是覺得他很弱?”

唐七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靜靜的聽着。

щшш⊙TTKдN⊙¢O

那斷臂的黑土巨人彷彿沒有什麼感覺似的,只見地上的土地一陣震動之後,瞬間飛了起來,又從新組成了黑土巨人的那支斷臂。

彷彿沒有注意到這一切一樣,孤帝道“黑土巨人的強大不在於他的攻擊力,而是他那變態的生命力,因爲他根本就打不死”

“小強?”唐七的腦中突然閃出了這麼個詞語。

“而這這片空間只內,我們根本就無法恢復,所以這麼下去遲早會被他磨死”孤帝道。

“轟”

另一邊,巨大的黑土巨人完全被神帝給轟成了碎片,不過片刻之後,碎土馬上又彙集到了一起,黑土巨人那高大的身型再次出現。

無邊的草原,打不死的黑土巨人,簡直是讓唐七三人躲都沒有地方躲,真是應了那句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的話。

見孤帝眼中閃現着奇異的光芒,唐七知道,他也一定是在不停的尋找着出路,只是不知道在這片神識無法運用的空間之內,他是怎麼尋找的。

無奈之下,唐七隻得分出一絲的神魂,進入到了那片異空間之內。


異空間內,依舊沒有任何變化,邪異的唐七蹲坐於虛空之中,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得道的高人一樣。

“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邪異的唐七突然睜開雙眼道。一道實質性的光芒直射而出,彷彿是可以看透時間的一切一樣。

“觀天宮怎麼進去?”唐七也不囉嗦,直接問道。直覺告訴他,這個神祕的分神可能會知道。

“殺死護陣的神獸,得道鑰匙就可以進去了”邪異的唐七想也沒想,直接回答道。

“殺死護陣神獸?”唐七皺眉道“黑土巨人根本就打不死,如何得道鑰匙?”

“世上哪有殺不死的東西,只是你現在的修爲太低了而已”邪異的唐七邪邪的一笑,並未說出如何才能殺死黑土巨人。

聞言唐七也端坐了下來,把自己腦中所有的法訣全部都回憶了一遍,發現根本就沒有什麼可用的攻擊法訣。

“怎麼回事?”唐七心生疑惑道。

邪異的唐七彷彿是有心要幫助唐七一樣,只見他站了起來道“你看仔細了”

沒有強大的氣勢,也沒有驚天的的殺氣,只有一道淡淡的空間波紋慢慢的擴散了出去,穿越了異空間,出現在了那片草原之上。

速度並不快,就像是水紋一樣,慢慢的向着黑土巨人涌去。

彷彿是感應到了什麼威脅似的,黑土巨人極力的向着後方退去,想要避開那道神祕的波紋。

然而整個空間彷彿彷彿是失去了規則似的,漫天的塵土像是空氣一樣,慢慢的漂浮了起來,本該後退的黑土巨人卻是慢慢的前進了起來,直接迎上了那道波紋。


沒有爆炸聲,那高大的黑土巨人,彷彿是枯萎了一樣,慢慢的脫離,只一瞬間,就化爲了一堆黃土。一把閃亮的鑰匙落在了上面。

神帝和孤帝更是愕然,他們只見唐七的體內發出了一道奇怪的波紋,瞬間就將他“打不死”的黑土巨人給化成了一堆廢土。

“空間的能量”看着那副詭異的場景,唐七也顯得十分驚訝。

“萬法歸於道,任何的法訣,不管他們如何的強大,終究都是要遵循的道的法則”邪異的唐七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對唐七講解道。

“如若你一直去追尋那些法訣,無疑是落入了下層,終難有所大成,要記住,你修的是道”說完這些之後,邪異的唐七又再次的盤坐了起來,不在理會唐七。

離開異空間之後,唐七一直思索着那句話,只修法訣,無疑的落入了下層。

隨後又想起了那詭異的一擊,唐七清楚的感覺到,那股力量並不是很強大,他也可以發的出來,但是邪異的唐七僅憑那點力量,黑土巨人給殺死了。

“難道我在空間的運用之上,有什麼不對的嗎?”

這時,孤帝拿着那把閃亮的鑰匙出現在了唐七的眼前“小兄弟,想不到你居然如此厲害,老哥算是走眼了”

見二人都已經過來,唐七值得放下心中的疑慮,等到出了這觀天宮後在好好的研究。

“呵呵,我也是碰運氣,到是讓老哥見笑了”唐七並不想孤帝等人瞭解太多,笑了下道“這把鑰匙就是進入中圍的通道,我們進去吧”

進唐七不想說,孤帝不免有些失望,不過他畢竟是仙界一帝,很快就恢復正常,然後施展功力涌向了那把鑰匙。

一瞬間,空間變動,一扇由白色光芒構成的門出現在了半空之中,三人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衝了進去。


穿過光門之後,三人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廣場之中。

整個廣場完全是由白玉構成,在廣場的正中有着一個柱子,上面好像寫這些什麼,不過由於太遠了,所以唐七也沒能看清楚。

唐七正準備走過去仔細看看,誰知卻被孤帝給拉住了。

只見孤帝謹慎的道“上次我和漁兄所到的地方就是這裏,只是不知爲什麼我們會直接到達這裏呢?”

神帝也出言道“這裏看似平靜,其實是危機四伏,更有一個不知名的神獸守護着”

唐七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個看似空曠的百餘廣場上,其實正漂浮着無數的天尊禁制,只是那些手法十分的神妙,不注意看可能什麼也發現不了。

皺了下眉,唐七道“我們總不可能永遠站在這裏不動吧,那些禁制無時無刻都在飄動,我們現在所站的地方,也不一定安全”

孤帝沉默的一會,道“我原本以爲到達這裏以後,這觀天宮的主人就會現身一見,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了”

神帝道“既如此,我們不如去那玉柱之處看看,也許能夠發現什麼也不一定”

孤帝點點頭道“只好如此了”

說完三人小心翼翼的向着那個玉柱的方向走去,只是他們都不知道,在他們踏入廣場的那一瞬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一個犬形的神獸眼中了。 玉柱距離入口處並沒有多遠,不過在這不遠的距離之中,卻充滿了無數的天尊禁制。

三人走了沒有多久就陷入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四周圍的天尊禁制彷彿是一個口袋似的,將三人困在了其中,待到他們想要回頭的時候,那些飄浮我禁制早已經將入口給封住了,並緩緩的向着三人而來。

“我們好像沒困住了”孤帝看了眼四周的情況,停了下來,開口道。

唐七和神帝二人也停留下來,看着四處圍上來的天尊禁制也沉默了起來。雖然他們都停了下來,不過那些禁制卻是依舊漂浮着向着三人而來。

看着越來越近的的天尊禁制,唐七突然做出了一個令人以外的舉動,伸手向着離他身體最近處的禁制抓了過去。

“不可!”孤帝與神帝二人同時開口道,不過卻是遲了些。

在唐七抓到那禁制的那瞬間,附近所有的禁制全部的顫抖了起來。

這些禁制本就是一環扣一環,相互之間有着緊密的聯繫,唐七抓住了其中之一,自然引動了其他的禁制。


無數的天尊禁制彷彿變成了一張巨網似的,快速向着三人逼來。

“地下”孤帝不愧的活了上萬年的老人,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迅速做出了最準確的決定。

一副淡青色的竹簡出現在了孤帝的手中,接近天神的修爲瞬間全部爆發,那竹簡瞬間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一根根的竹簡彷彿變成了利劍似的,向着地上的白玉石板刺去。

“轟”

竹簡與白玉石板相撞是散發出的氣流將那逼近的禁制給暫緩了一下。

光芒散盡,那副青色的竹簡已經回到了孤帝的手中,只是地上的白玉石板卻是絲毫未損。


“是石板究竟是什麼東西,居然如此堅硬”孤帝滿臉震驚道,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剛纔那一擊用多麼恐怖了,而眼前的白玉石板卻是絲毫未損,這如何不能讓他震驚。

那些禁制可不會理會孤帝,收到短暫的阻礙之後,以更快的速度逼了過來。

就在孤帝和神帝準備二次出手的時候,唐七突然動了。

只見他左手一伸,一道透明的破洞從他手中激射而出,彷彿是一道利劍一樣,在那些逼近的天尊上,硬生生的撕裂出了一條通道。

其實唐七剛纔之所以貿然出手去抓那些禁制,只是想試試他剛剛感受到一些想法而已。

邪異唐七的話,無疑是爲他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使得他不再去執着於法訣的學習,而是轉向了對法則的研究之中去了。

那道類似於劍芒的波動,在衝出不遠的地方後就自動的消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