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前兩件雖然也讓東城百姓比較驚訝,但是都沒有最後一件事來的震撼。

他們也明白了雲家為何會連夜跑路,甚至不惜拋棄在東城的祖宗基業。

同時,他們也看到了一個冉冉興盛的家族,正在以一種勢不可擋的姿態,雄踞東城!

雲家跑了,金家廢了,還有誰能和林家抗衡?

東城城主府嗎?

據說早就和林家合作了,只會是林家的幫手罷了。

所以,這一個月來,林家一邊忙著應付各種小型勢力之間的討好,一邊開始慢慢接收雲家在東城留下的產業。

至於千星石礦那邊,林家和城主府也是第一時間派遣人手前去接收。

雲家的人似乎早就離開了那裡,根本沒有絲毫的停留,也沒有將千星石礦毀掉的想法,這倒是讓兩家同時鬆了一口氣。

但計劃之中的千星玉髓卻沒有絲毫蹤影,這讓林家和城主府倒是有些懵。

畢竟雲家的人也跑光了,他們也沒地方去找人問。

只能靠自己家族的人,在千星石礦中展開了漫長的探索,時間也在漸漸流逝之中。

……

林家,後山

後山之上,一前一後盤坐著三道身影。

前面是林家兄弟,身後是林雪兒。

三人周圍擺滿了上品千星石,在陽光的反射下光彩熠熠。

現在林家接收了千星石礦后,便直接蠻橫地採取了全力開採模式,希望早一些找到千星玉髓的影子,所以對林家眾人而言,這段時間根本不會缺乏修鍊資源。

而林落等人更「壕」,每天都有大量的上品千星石可以領到,這讓他們的修鍊速度也在肉眼可見地提升。

關於這點,倒沒有人提出任何異議。

因為林落等人做出的貢獻有目共睹,可以說此次秋收圍獵戰中,族長一家都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當然,林雪兒在林家也已經是半個族長家人了。

而且這中間還有個小插曲,本來林家後山是林落的「專屬地盤」,然後慢慢地,林雪兒和林軒也加入了進來。

有的時候林曼和林珙等人也會來這裡,甚至林元和大長老也來過這邊修鍊。

聽說林元還計劃把後山的山頂改造成一個大型的修鍊場地,供更多林家族人修鍊。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林落和林軒的周身都瀰漫著大量的靈氣,甚至肉眼可見地變成了淡淡的薄霧狀,纏繞在兩人周身。

這是靈氣轉化為修士體內靈力時才會出現的現象,而且是轉化速率極快才有的。

林雪兒在二人身後,時不時會睜開美眸,看向二人。

本來按道理來說,林軒作為築基二層的修士,他的靈力轉化效率是鍊氣八層的林落的幾倍甚至十幾倍才正常。

更別說林軒修鍊的是一道洪字級功法!

這種功法讓林軒吸收靈氣的效率是同階修士的十幾倍以上,這讓他的修行速度與之前鍊氣期相比都要快上不少,但根基卻紮實無比。

但林落卻表現地更為變態一些,他周身的靈力薄霧與林軒相比只多不少!

這讓林軒有時候也疑惑無比,林落明明連丹田氣海都沒有開闢,哪來的這麼龐大的靈力儲存量和如此高效的靈氣轉化效率?

不過,想來這應該就是林落變化如此巨大的秘密,所以他也沒有過多地詢問。

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林落體內的靈力波動漸漸平息下來,緊接著,他默默結了一個修鍊結束的手印,緩緩睜開了雙眼。

一縷如劍般的光芒閃過,然後又緩緩恢復如初。

周身薄霧漸漸散去,林落感受著自身的狀態,滿意地點了點頭。

一個月的苦修,再加上海量千星石的輔助,讓自己離突破到鍊氣九層只剩半步之遙。

按照現在的進度,也就是這兩日的時間吧,自己就能突破到鍊氣九層。

到時候,實力又是一個大的飛躍。

想到這裡,他頗為滿意地攥了攥拳。

突破到鍊氣九層之後,就先離開林家一段時間吧,他需要將玄天丹煉製出來,而且得突破到築基期。

如果是按部就班的修鍊,他在一年之內是肯定可以突破到築基期的。

但這樣,對林落而言,效率就太慢了。

這是因為他知道有一個秘境也會在一年之後開放,而這個秘境的出現將會震驚整個東部大陸。

如果自己只是一個初步踏入築基期的修士,根本連爭奪的資格都沒有,去了就是炮灰。

所以,自己必須在這短短的一年時間,將自身修為速度提升上來。

最起碼,自己要得到那座秘境里的一樣東西。

一件,在上一世,直到自己飛升上界之後,才有人得到的至寶。

這一世,知道那件東西的人寥寥無幾,所以,自己得搶在所有人前面,佔得先機!

在這之前,自己要一步一步地變強!

他等了一會,也沒有浪費時間,而是觀察著林軒和林雪兒的修鍊,同時對二人提出一些建議。

林軒和林雪兒也見怪不怪,林落建議的正確性在他們的行動下已經得到了證明。

讓兩人最為驚訝的是,林落不僅僅對鍊氣期的修鍊了如指掌,還能夠對築基期的修鍊同時提出正確的指導意見,這才是最讓兩人佩服的地方。

可以說,和林落一同修鍊的日子裡,兩人的實力都有了一個很大的進步。

「轟—」

林落和林軒同時看去,林雪兒周身的靈氣緩緩匯聚到體內最高處,但在轉化過程的最後一步,卻緩緩消散了。

林落心中清楚,林雪兒是想突破鍊氣六層,但很明顯,積累還不夠,所以失敗了。

見到兩人都看向自己,林雪兒低垂著小腦袋,眸子黯淡下來。

她這段時間的壓力其實還是比較大的,一開始作為大長老的孫女,她一向被大長老視為掌上明珠。

而且林雪兒也非常聰慧,天賦在林家裡也算的上不錯。

可當林落著手改變了這一切之後,她的這份不錯在林落面前只能算得上是平庸了。

外人可能還不知道林軒為了林落已經背了三口大鍋,但林落並未對林雪兒隱瞞。

她是知道外界瘋傳的越階斬殺和兇猛異常的人其實就是她喜歡的林落。

當心裡甜蜜過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恐慌和自卑。

她開始擔心自己的修鍊速度太慢會被林落嫌棄,最後放棄她,於是一個平時正常修鍊的小女孩開始了瘋狂修鍊。

這一個月,林落也想過要勸說她,但看到她眼中的堅毅和執著之後,還是選擇了支持。

他沒有任何理由,來干擾和勸說一個為了他們未來想要努力的女孩子。

但今天的第一次突破鍊氣六層證明,林雪兒還是太心急了。

心亂,或許便是一切亂象的開始。

對面,林軒看了看林落,給了他一個「好好安慰」的眼神后,也停下了修鍊,悄悄離開了。

接下來,他在或許不太好。

林軒走後,林家後山山頂只剩下了林落和林雪兒兩人。

黑衣少年默默走過來,坐下,卻還是微微沉默著。

蓮裙少女微微低垂著頭,鼻頭有些辛酸,卻還是倔強地忍住眼淚,不想讓喜歡之人看到自己難堪的一面。

「雪兒…」

「嗯…」

原以為會是林落安慰的話語,等了一會,林雪兒有些疑惑地扭頭,卻發現林落憋紅了臉,原本的平靜不復存在,像是在搜腸刮肚地尋找話題。

「噗嗤」

少女沒忍住,一下子笑了出聲,她緩緩捂住了肚子,眼淚從眼角滴落。

頓時,少女有些慌亂地擦著眼淚,像是解釋一般,輕聲道:「我…我不是在哭…」

林落輕輕伸手,擦拭掉林雪兒臉上的眼淚,緩緩將她抱住,輕聲道:「我知道。」

感受到林落懷中的溫度,情緒似乎再也按捺不住,下一刻,眼淚刷的就奪眶而出。

他知道…其實他都看在眼裡…

林雪兒緩緩道:「我…努力過了…」

「我知道。」

林落撫摸著她的頭髮,緩緩道:「以後,這種事情都交給我了,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好嗎?」

「嗯…」

感受到林落的輕撫,林雪兒的眼淚漸漸止住,像只小貓一般趴在林落肩頭,乖巧地應答道。

可下一刻,她忽然察覺到,自己似乎正在以一個極度羞人的姿勢反坐在林落懷中。

少女嬌軀的溫度迅速升高,宛如一塊暖玉一般,發梢還帶著淡淡的清香。

林落感受到懷中少女的變化,忽然伸手摸了摸林雪兒的額頭,關切地詢問道:「怎麼了?身體不舒服么?」

他還以為林雪兒是被山頂的風吹得著涼了。

林雪兒聲如蚊吶,小臉通紅。

「沒…沒事…」

林落有些疑惑地看著她,林雪兒同時抬頭,兩人四目相對,距離也似乎在漸漸拉近。

半晌,少女彷彿鼓起了最大的勇氣,在林落唇上,蜻蜓點水地啄了一下,然後便將頭埋在林落懷中,彷彿鴕鳥一般。

林落愣了一下,看向懷中的少女,不是他的錯覺,懷中軟玉的溫度又升高了一截。

正在氣氛漸入旖旎之時,一道傳喚的呼聲傳來,卻突然打破了此地的氛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