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真是一代梟雄!”

他這麼感嘆着:“這種性格,我真喜歡。”

周霜霜:……

………………………………

就在這時,遠處有士兵過來:“陳先生,周小姐,您二位要的資料,已經有了。”

陳伯倫心中明白,這是看出他們實力了,所以信心高昂,效率也變得很高。

兩人收攝心神,匆匆回到會議室,就聽翟長天此刻驚喜的說道——

“星球改建工程規模最小的星球,還有餮食塔規模最大的星球,統統都是一個——熒惑星!”

熒惑星?

周霜霜和陳伯倫對視一眼,各有心思。

不過……

兩人同時又苦笑——之前那麼辛苦,簡直是豁出命來帶人逃離熒惑星,九死一生纔回到天權……

沒想到,一朝回來,居然又要再次面對熒惑星。

最大的可能,他們不止是面對,很可能還要直接跟過去。

…………………………………

真是……

二人長嘆一聲,隨即神情又一次堅定起來。

倒是周霜霜之前跟艾米法爾人打過交道,此刻聽到這熟悉的模式,不由心裏嘀咕道:“不愧之前是艾米法爾的附屬星球,吃起來不要命這點,簡直是像極了。”

還非要藏在儲備糧旁邊呢那種像。

……………………………

翟長天已經把資料傳輸完畢,此刻,正目光灼灼的看着陳伯倫,期待他的發言。 天權人眼裏塞爾倫的“蟻后”,他們自己稱呼爲“傳承者。”

傳承者每天的任務,就是攝取大量的食物,從中汲取能量,爲自己的分娩做準備。

他們的分娩方式,不同於天權星上的卵生或者是哺乳,而是如同金蟬脫殼。

——在交配過後,首先攝取大量的食物,接着傳承者本人會褪下身上厚重的外殼,重新以一副嶄新的軀體出現,汲取能量,沉澱自身,爲下一次的分娩做準備。

而那蛻下的外殼中,在外殼壁上,則會掛滿了一個又一個孱弱的幼蟲。

只要食物足夠多,新生的塞爾倫幼蟲便會格外茁壯,數量也會越來越多。因此,在圍住天權星的這段時間,因爲各類食物不缺,傳承者的分娩質量,已是塞爾倫200年內難得豐厚的幾次了。

………………………………

畢竟,塞爾倫之所以成爲艾米法爾的附庸,不是因爲他們有多弱,而是因爲他們比艾米法爾人挑食。

艾米法爾人什麼都吃,哪怕是黃土地,也能吃成一堆爛渣滓。

而賽爾倫相對而言就正常多了,他們所吃的那些食物,從營養成分上來說,跟天權人的食物,大差不差。

而在這茫茫星河,別看有生命的星球並不算少,飛曼聯邦轄下就有很多……但有生命,又能被吃的,就是屈指可數了。

飛曼聯邦規定,但凡有生命的星球,不管文明等級如何,都不允許高等級文明侵略。

當然,大公約之下,有守法者,也有犯罪者。

爲了得到資源星球,他們不是沒有鋌而走險的行爲,沒被發現也就算大豐收了。可一旦被發現,明耀帝國的鐵騎正愁找不到地方磨一磨他們好戰的血性呢!

若非如此,塞爾倫又何必這樣大費周章?

……………………………

一開始,這種力場圍困的作法,對於簡單粗暴慣了的塞爾倫來說,內心是很不適應的。

但如今,呆了一段時間,也試吃了一段時間後,這種細水長流的吃法,反而更叫他們歡喜了!

天權人不知道的是,塞爾倫內部也曾經開過短暫的會議,詢問是否將這些人合理豢養,日後就有源源不斷的好口糧……

只可惜,傳承者天性的本能就是分裂,在環境允許的情況下,他只想要更多的能量。

賽爾倫人本身是靠他們內部獨特的波來溝通的,而傳承者,就相當於他們的總控制檯和基站。

在對方作出要求的情況下,舉國上下,只有盡力完成的份兒,絕無人有半點異議。

………………………………

所以近段時間以來,天權星的壓力越來越大,未嘗不是因爲塞爾倫的作戰方針改變。

只不過,最開始他們是想讓天權星主動申請成爲附庸,然後他們順理成章的暫管這顆星河樞紐。

但現在嘛,在傳承者的命令下,這些弱者也沒必要成爲附庸星球,可以等吃光它們,然後親自接管……

這麼一想,沒毛病啊!

等天權星中捕獲的食物漸漸變少,12輔星上能吃的也越來越少時,對方就已經不滿足天權星雲里布下的力場了。

那個立場雖然高效,可惜,太被動了些。

天權星人有了警惕,自然不肯輕易再上來,他們就吃不到……

在分娩任務的催動下,就顯得效率太低了。

…………………………………

賽爾倫正緊鑼密鼓的籌備着分娩大業,而周霜霜和陳伯倫,此刻已經紮根疇園。

疇園不單單是天權星的政治中心,也是他們的科技核心所在地。

周霜霜和陳伯倫如今在飛船上看了那麼多資料,最擅長的依舊是機械工程方面的。因此,二人便同時留在了明心苑。

——也是那位工程師所在的部門。

……………………………………

他二人身份未能得到覈實,但大敵當前,天權也並非墨守成規,因此,雖然不允許他們參與核心工程,但其餘諸多資料,盡皆對他們開放。

其實這倒令二人鬆了口氣。

陳伯倫雖然在飛船上看了些資料,所以假裝自己是星核架構師,可一旦與這些真正的頂尖人物交流,沒有足夠的知識儲備,遲早會被察覺。

到時候,他們的來歷就不好說了。

他可不是周霜霜,總覺得沒什麼好怕的……他要做的,就是儘可能杜絕一切麻煩。

所以,如今能安安生生的在明心院好好學習,已是難得的驚喜了。

………………………………

但這只是他們接下來要做的其中一件事,還有另一件事,比學習更爲重要。

那就是——將自己的能力鍛鍊的更加的得心應手!

陳伯倫開闢空間的能力運用起來還有些勉強,此刻,他就要在強度方面努力調整,而這種特殊能力,想要得到進步,最快的方法,就是觸底反彈。

周霜霜也同樣如此。

她雖然在玄天宗學了許多道法,靈氣也十足,但身體儲備總是有限,一旦進入躍遷通道,她就很難再從外界汲取力量。

到時候,沒有她的靈氣保護,陳伯倫都不敢確定自己開闢的通道一定安全。

偏偏想要重新回到熒惑星,他們動用能力,是最直接的方式了。

王磊他們雖然沒有直接說,但是陳伯倫和周霜霜都心知肚明,他們的異常,以及成功突破天權星雲的能力,肯定早就一五一十的報告出來了。

只不過之前在飛船上兩人並沒有親眼見過,所以估計描述的不那麼清楚罷了。

………………………………

在這種情況下,陳伯倫便申請了一座全封閉的練功房,不斷的將空間開闢再封鎖,拼命壓榨自己的能力。

周霜霜也同樣如此,不過她這次着重練習的,是靈氣護罩。

兩人一起不斷努力,待到精疲力竭時,再閱讀堆放在旁邊的科技資料用來放鬆大腦,同時也讓自己的身體歇息一會兒……

在這種毫無保留的壓榨之下,很快,周霜霜和陳伯倫就能清晰的感受到各自的不同了。 在陳伯倫已經能穩定的開啓空間時,周霜霜也已經能夠穩定打造一個堅固的巨大烏龜殼了。

而他們,也從初至天權的夏初時分,在這顆陌生的星球上,呆到了如今的寒風凜冽。

在和朔城中央控制系統因爲天權星的備戰早已停用好幾年時,上個月紛紛揚揚的大雪,他們倆甚至連冰花都沒看見——

任何成功,從來都不是在玩鬧與等待中得到的。

………………………

大半年的日以繼夜,不是壓榨自己的能力,就是拼命背資料,其中的枯燥與壓抑,絕非常人難以想象。

倘若比較學習強度的話,足以抵得上那些書山學海的高三考生們的十倍以上。

而這兩個人的智力,放在藍星華國,已經是數一數二的佼佼者。可在天權星,在巨大而浩瀚的知識海洋中,他們卻只能耐下性子,用最笨也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一步步追尋着他們渴求的知識。

爲的,不過是當自己回到華國時,所學的這些,能夠帶給那個國家新的發展與動力。

……………………………………

當然,這等浩瀚而偉大的思想,目前只存在於周霜霜的腦海中。

對於陳伯倫而言,他單純只是覺得這些新的知識,倘若他看到了卻不好好研究一番的話,未免也太對不起自己這聰明的大腦和這難得的機會了。

空間隨行 而當他驕傲的這麼說着時,看着他因爲腦力窮盡已經花白一半的頭髮,周霜霜連諷刺的話都說不出來。

對方,明明比她更努力,耗費的心力更多。

………………………………

當然,他們也可以不那麼努力。

這是個陌生的星球,星球上同樣是陌生的人。他們想要學習知識,儘管學就是了,在所有人都束手無策的情況下,他們拿不出什麼辦法來,也同樣無人覺得不對。

陳伯倫是有這個想法的。

在他最初的規劃中,按塞爾倫的進攻步伐,這個星球恐怕還能撐30到50年左右,而他只要把這些,時間規劃好,從上儀院到澄堂院,到這個星球完全淪爲塞爾倫的所有物,他也差不多能,學到滿肚子的新知識了。

………………………………

但周霜霜毫不留情的打擊了他。

她細數過往自己曾經歷的那些世界,得出結論:不幫天權星解除這次危機,他們很可能要永遠滯留在這裏,直到生命終結,都無法回到自己的母星。

陳伯倫聞言,輕飄飄的看她一眼,同時伸出手掌,心神一動,藏身在周霜霜身上的開元通寶便老老實實的懸浮於他的掌心,並滴溜溜的雀躍轉着。

………………………………

他低頭打量着手中的開元通寶,漫不經心的觀察着:“按這種思維方式,我跟這枚開元通寶,應該絕對沒有半點關係纔是……”

——拯救蒼生,解除危機……這行事風格,與他完全挨不着邊際啊!

周霜霜也覺得奇怪。

就陳伯倫的性格……他不搞事兒,周霜霜就已經覺得是西邊出太陽了!

更遑論去不顧一切的幫別人。

……………………………

不過……

她想起所經歷世界裏的那些陳伯倫對自己愛子林侖的細心關懷,和爲傾其所有的行事風格後,突然又覺得可以理解了。

——說不定,在這個陳伯倫冷冰冰自負又毒舌的外表下,藏着一顆火熱的熱愛人民的心吶!

擁有“火熱又熱愛人民的心”的陳伯倫,是不知道周霜霜的這個想法的。但他的性格,要麼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

而想要解除天權星的危機,他們就必須再回到熒惑星。

爲此,他仔細的制定了計劃。

………………………………

在訓練開始之前,陳伯倫就已經向疇園申請了一架小型的太空梭。 重生美麗人生 並告訴他們,他和周霜霜兩人,有能力帶着太空梭回到熒惑星。

疇園批准了他的申請。

他們是怎麼回到天權星的,疇園沒有過問。但他們相信,陳伯倫既然能回來,就一定能再去。

而在這大半年的持續訓練當中,他也有意無意的透露出自己的些許能力,雖然並不甚全面,但此刻,已經足以讓天權又一次充滿希望了。

在這個混亂的時代,特殊的能力,反而更能讓人充滿信任感。

而對於一步步被逼迫至今的天權來說,有時候唯有未知的希望,才能給予他們最真實的希望。

……………………………………

但同時,爲了籌備這一切,並讓陳伯倫和周霜霜擁有足夠的時間訓練,他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在塞爾倫略顯不耐的試探進攻過後,天權星爲了拖延他們的步伐,在明知必死的情況下,又一次陸續向天權星雲派遣出12支小隊。

這前後奔赴太空的12支小隊裏的所有人,爲的,都只是成爲塞爾倫的食物,安撫他們迫切的心,從而拖延時光——

這就是弱者。

弱者,就連死亡的歸宿,都無法自主。

………………………………

此刻,太空梭就在眼前。

這是一架以墨藍色爲底的小型太空梭,那墨藍色濃郁又深沉,幾近漆黑,上頭卻綴滿的點點閃亮的銀漆,如同人們在天權星看到的無垠夜空。

——名叫繁星。

繁星只有一輛越野車的大小,其中一半的空間都是壓縮到極致的動力引擎,剩下那部分的1/2,則是它的各個操作系統和一些陳伯倫精心挑選的小型壓縮武器。

最後一部分不足兩平米的空間,纔是陳伯倫和周霜霜的容身之地。

這也是迄今爲止,上儀院開發出的,最小的太空梭。

兩個人進去後,意味着他們連伸展胳膊都覺得擁擠。

——實在太小了。

但對於陳伯倫來說,這艘太空梭的大小,恰恰好是他所能開闢穩定空間的極限。

周霜霜能打造出的靈氣護罩倒是比這個大些,可是,在躍遷通道無法汲取靈氣的情況下,這個太空梭當然是越小越好。

……………………

在第13支隊伍出發飛向天權星雲時,他們也混跡其中,向着熒惑星——

出發! 作爲一艘太空梭,繁星的引擎實在太小了。

小到什麼程度呢?

它是不能獨自進行星際航行的,因爲儲存能量不夠。陳伯倫提出申請時,就已經計劃好了後續的一切。

比如——混跡在其他飛船當中,飛向天權星雲。

這是他們到達天權星後,陸續向天權星雲發送的第十三支隊伍。

爲了不出一點紕漏,這十三支身爲食物的小隊,一切配置都是跟以往的突擊隊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所有人都知道沒有突破的希望,肩負的使命有且僅有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