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苗醫婆婆用一種東西從李小梅男朋友的嘴裏引出來一條粉紅色的蟲子的時候,我差點就吐了,因爲那粉紅色的蟲子身上還帶着粘液,非常的噁心,看得我都不忍直視!

“這就是*嗎?”我忍不住問道。

苗醫婆婆看着我,詭異的一笑,“是的。”

我始終覺得這苗醫婆婆對我不懷好意,見這苗醫婆婆將李小梅男朋友的蠱蟲給取出來後,我就藉口離開了,反正現在看到這個老人我就很不舒服,但是就從李小梅家裏回來後,我就覺得我整個人不好了。

晚上躺在牀上的時候,我會覺得渾身發燙,而且腦子裏面會出現那種……那種兒童不宜的畫面,我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我開始以爲我是*了,可是想想這並不可能!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我在我家的樓下遇見了一個男人,說實話這個男人給我的第一感覺是非常的醜,臉上一個個可能是因爲痘痘而起的大坑,皮膚超級黑,反正就是一個字——醜!

然後讓我震驚的事情發生了,我的大腦告訴我這個男人很醜,我一點都沒有想要和他搭訕的衝動,可是我的心裏卻在猛烈的跳動着,傳說中的這種感覺叫做小鹿亂撞!

我的天我怎麼可能看到這麼醜的一個男人小鹿亂撞?

這完完全全不科學!

結果這次我的大腦跟着我的心走了,我特麼竟然朝着那個醜男走了過去,要了電話號碼,微信等等所有的聯繫方式!

那個醜男看我的眼神很受寵若驚,在離開的時候,我聽見他小聲的說了一句,“奶奶果然沒有騙我!”

那是什麼意思?我知道我現在很反常,我很不安,我從覺得這件事情跟那個苗醫老婆婆有關!

因爲就在我看見那個醜男的時候,我的心裏生出了一個莫名的對那個男人的喜歡!

我有病嗎?放着主人那種美男子不喜歡,我去喜歡一個醜男?

不行,等夏天或者陸梵音下一次來看我的時候,我得將這件事情告訴他們。

下班後,我又看見了那個醜陋的男人,他在我們公司的前面站着,好像是在等什麼人,我心裏一驚,這個醜陋的男人該不會是來等我的吧。

想到這裏,我的真的很害怕,果然,當我走了過去,那個醜陋的男人走到了我的面前對我說道,“小姐,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請你吃晚飯。”

吃你大爺啊!

可是此刻我的心裏給出的消息卻是,去,去,去!而且心裏非常的嬌羞!

我想,我可能是被那個苗醫老太婆下了*了,想起那個老太婆怪異的眼神和那個醜陋男人之前說的那句話,我就覺得心拔涼拔涼的。

“不……”我剛想拒絕,結果我的心口突然傳來一陣絞痛,痛得我整個人都蹲了下去。

那個醜陋的男人趕緊過來抱住了我,將我給拽上了車,因爲的心口很痛,我的沒有辦法掙扎,結果被這個男人給拖上了一輛麪包車。

我想大喊出聲,可是卻怎麼也發不聲!

“我奶奶說了,你是我的媳婦,讓我把你帶回家!”醜陋男人樂呵呵的說道。

我去你大爺的媳婦,我這個高貴冷豔,美麗可愛的女人是你可以染指的嗎!

而且還是用這種*,簡直是太不人道了!

在車上,我終於可以說話了,“你奶奶是不是那個苗醫婆婆?對我下了*是不是?”

醜陋男人很老實的點頭,隨後說道,“是呀,我奶奶說你適合我,所以對你了下了*,讓你留在我的身邊。”

我現在已經冷靜了下來,我的身上戴着主人送我的玉佩,我有什麼危險,主人都會來救我,雖然我不想給主人增加麻煩,可是情況緊急的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告訴你,你趕緊放我走,而且還要解開我的體內的*,不然的話你和你的奶奶都會吃不了兜着走的!”我很嚴肅的警告着這個男人,聽這男人說話,我覺得他有點缺心眼!

“兜着走就兜着走唄。”醜陋男人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反正我就提醒他,要是他不聽的話,待會主人來了,有得他受的!

醜陋男人將我帶到了一個破舊的小區裏,他把我從車裏給扛了出來,直接給扛上了樓,邊扛着邊說道,“我奶奶說了,我們要先洞房,只要洞房了,誰都搶不走你了。”

媽蛋,搶不走?我再次換個身體行不行?我不要這具身體了!被這個男人一抱,我覺得很噁心啊!

本來我都很淡定的,可是當這個醜陋的男人將我放在牀上的時候,我特麼慌了,真的慌了,這個男人驚開始脫衣服,解皮帶了!

而且爲什麼我的身體裏此刻有種火熱的感覺,不,不會這樣的,都是*,是*惹的貨!

“你,你不要過來!”我對着醜陋男人大聲的喊道。

醜陋男人嘿嘿的笑着,全身只剩下一個內褲,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是要強上的節奏啊!

我在心裏詛咒了那個老太婆和這個醜陋的男人上百遍,主人,你怎麼還不來救我!

眼看這個醜陋男人就要朝着我壓了上來,就在這個時候,屋子裏暗紅的光芒一閃,主人一身錦衣華服的出現在了屋子裏,他看到正在朝着我壓來的男人,擡手就是一揮,直接將醜陋男人給揮到了牆壁上,隨後像是一隻壁虎一樣滑落了下來。

“主人!”我大喊了一聲,也不知道身體裏哪裏來的力量,從牀上跳了起來,直接撲進了主人的懷裏。

史上最強飛行員 “嗚嗚嗚,好可怕,我以爲,我以爲……”後面的話,我不敢說,只能埋頭在主人的懷裏哭得昏天黑地的!

而主人只是一直摸着我的腦袋輕聲的對我說道,“沒事,沒事的,我來了,沒有誰可以欺負你。”

聽到主人這輕聲軟語的聲音,我整個人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剛纔因爲太緊張了,所以我現在好像是在主人的懷裏……

我去,我趕緊從主人的懷裏蹦了出來,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那個,主人,對,對不起……”我低着有說道。

“你不用這麼見外,我說了,你可以叫我蒼燁,不用叫我主人。”主人說道。

當主人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看見他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胸膛的地方,背部突然彎了一下!

同時我看見主人眉頭輕輕的皺了皺,我的心也跟着提了起來,主人現在的舉動,明顯就是受了傷!

“主人,你怎麼了?你怎麼會受傷的?”我趕緊問道。

主人看着我擺了擺手對我說道,“我沒什麼,只是每個月要和鳳念打上那麼幾架而已。”

聽到鳳念這個名字,我渾身一顫,我不太自在的問道,“主人,鳳念每天都會找你打架麼?爲什麼啊?”

“爲什麼?”主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因爲他想要得到你的魂魄,我騙他我已經送你的魂魄去投胎轉世了,可惜的是他卻不信。”

“主人!”我看着主人嚴肅的說道,“辛苦你了,這次無論怎麼樣我都不會再讓鳳念找到我,更不會原諒他!”

主人眼神溫柔的看着我,“好,就留在這裏好嗎?等九霄殿安穩後,我就接你回去。”

我狠狠的點頭,我不能再辜負主人了!

那個醜陋男人被主人給掃到牆上後,直接暈厥了過去,隨後主人便帶着我離開了這裏。

可是我的心裏還是很恐懼,我拉了拉主人的衣袖,焦急的問他,“主人,我中了*,你能不能幫我將那*給弄出來!”

聽到我說我中了*,主人的臉色一沉,他將手放在我心口處,我感覺到一陣陣的暖流流進了我的心底。

隨後我感覺到我的嗓子眼非常的癢,致使我劇烈的咳嗽起來,啪的一聲,我感覺到喉嚨裏像是一塊痰一樣的東西從我的嘴裏噴了出來!

我朝着噴出來的東西看去,整個人都不好了,果然是那個粉紅色的蟲子!

媽蛋!這種太噁心了!主人對我說道,“在這邊生活,你要注意,會使用蠱毒的人有很多,一般不要輕易得罪人,我可能會閉關一陣子,所以這段日子,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讓我擔心。”

我狠狠的點頭,我也不想讓你擔心啊,可是我不去找事情,那些破事情總會來找我的!

“主人,你安心的閉關吧,我不會有事情的!”我拍胸脯保證道,不過我還是挺怕一件事情的。

就是那個苗醫老太婆,她要是知道了自己的孫子被主人給打了,那他豈不是要找我算賬?

主人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擔心,他摸了摸我的頭說道,“別怕,我有辦法的。” 主人將一個香囊遞給了我,輕聲說道,“這是用來防止蠱蟲的,再厲害的蠱蟲都不能近你的身。”

我激動的接過主人遞過來的香囊,聞了聞,一股我從來沒有聞到過的清香味道竄進了我的鼻腔,非常的好聞。

“這是什麼啊主人?”我緊緊的握着香囊問主人。

主人笑了笑卻並沒有回答我,看見主人不想回答,我也沒有繼續問了,畢竟主人不想讓我知道嘛。

“絃樂,你只要在這裏再待上一年,一年後我就來接你走。”主人看着信誓旦旦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不過心裏還是有點疑惑的,我問他,“一年後主人來接我回九霄殿麼?”

我以爲主人會說是,結果主人卻搖了搖頭說道,“九霄殿已經回不去了,待我出關後 ,我會另外選出一個地方,然後接你過去。”

我點頭,對於這樣的事情,其實我並不關心,我現在就想平平安安的活着在哪裏都無所謂的。

和主人告別後,我回到了家裏,第二天還是繼續上班,只是這天我來上班的時候沒有看見李小梅了,聽同事說李小梅辭職了,也不知道她和她的男朋友現在怎麼樣了。

我安靜的上着班,我本來以後這後來的日子不會發生什麼了,卻沒有想到老天好像是非要和我作對一樣,越平靜的生活,就越證實後來發生的那些暴風雨。

果然,該來的還是會來。

當我晚上下班回到家裏的時候,那個苗醫老太婆帶着她那醜陋的孫子站在我的家門口,我的心裏一驚,他們是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裏的?

我的心裏有些害怕,畢竟之前主人將這個醜陋的男人給打傷了,雖然主人給了我防蠱蟲的東西,可惜我現在就是一個普通人,要是跟這個醜陋的男人打起來的話,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我想,還是不要跟着兩個人起衝突比較好。

“你們在這裏做什麼?”我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兩個人。

苗醫老太婆現在看我也不像是之前那麼詭異了,倒是一副很害怕的樣子,而這醜陋的男人更是低着腦袋看都不敢看我。

誰能告訴我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我們是來賠罪的。”苗醫老太婆說道,聲音起來倒是挺誠懇的,幹嘛突然像我賠罪?

“哦,既然賠罪的話,那就請你們離我的生活遠一點就行了,趕緊走吧,我可不想看到你們。”我對眼前的兩個人說道,我是真的不想看到這兩個人!

苗醫老太婆好像突然很怕我的樣子,她躊躇了一會兒,還是對我說道,“有個人想要見你……姑娘。”

誰要見我?見我做什麼?我疑惑的看着苗醫老太婆。

她沒有說話,這時候我竟然看到樓道的陰影裏慢慢的走出來了一個人,那個人從黑漆漆的地方一步步的走出來,他一身白衣,面容絕美,眉間一朵殷紅的印記。

看到這個男人,我的心裏頓時一沉,居然是鳳念這個王八蛋!

他難道認出我了?

他還想要殺我?看到他一步步的過來,我沒有後退,我只是非常淡定的站在原地,裝作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誰要見我?”我問苗醫老太婆。

苗醫老太婆沒有回答我的話可是她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我也知道了,除了鳳念這個混蛋,還會有誰來見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帶着微微的笑意看向鳳念,“這位先生,聽說您找我?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鳳念就那麼看着我,也不說話,雖然此刻我的心裏是非常的驚濤駭浪,可是我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

就算鳳念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打算跟他死磕,反正就是不承認!

“先生,如果您不說話的話,那我就走了啊。”

說着我轉身就要離開,卻在轉身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一股大力所牽扯,我回頭一看,正看見鳳念依舊看着我,而他的手卻牢牢的抓住了我的手。

“這位先生請你自重,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抓着一位女孩子的手是很輕浮的!”我有點生氣的說道,這樣才符合一個正常女生的態度。

而鳳唸的下一句讓我差點嚇得大叫起來。

“你變醜了。”他說。

臥槽,我在心裏暗自的罵他,難道鳳念真的認出我了?但是他是怎麼認出我的?

但是我就是不打算承認,於是我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鳳念說道,“不好意思哦這位先生,我本來就是這麼醜,如果你感覺是侮辱了你的眼睛的話,還請你趕緊離開吧!”說着我使勁的掙脫了鳳唸的手,然後急忙將自己的房門給打開,然後跑了進去,結果我將門呯的一聲關上後,一轉身,我的腦袋撞到了一個人的胸膛上面,一擡頭嚇得我趕緊大叫了一聲。

“啊——”

“別怕,我又不會傷害你。”鳳念說道。

不會傷害我,鬼才信!我狠狠的瞪了一眼鳳念,有些無奈的說道,“先生你究竟要做什麼?你要是不走的話,我可就報警了哦!”

鳳念卻絲毫不理會我的話,他在我房間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看到鳳念這個樣子我就想到了過去,想到他竟然那麼狠心的對我,我的心裏就十分的難受。

“你不肯承認麼?”鳳念嘆了一口氣說道。

承認什麼?我的跳動的心驟然一停,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一般,不過很快我就反應了過來,我給了鳳念一個看神經病的眼神。

“先生,你在說什麼東西,我完全聽不懂,還有如果你要找人的話,那你要找的那個人絕對不是我。”

“你怎麼就知道我找的不是你呢?”鳳念突然換上衣服笑臉對我說道。

呵呵噠,我當然知道了,可是我怎麼會告訴你?

於是我說道,“因爲我長得醜啊,長得醜沒人權你知道嗎?”

鳳念看着我,臉上竟然露出了寵溺的笑容,“難道你就不想那兩個孩子的下落嗎?”

聽到這裏,我整個人都僵住了,其他的我可以僞裝,可是突然說到孩子,我真的一時半會沒有反應過來,而且那兩個孩子是我的親生骨肉,要說我不想他們,那是不可能的!

也許是看到我愣住了,鳳念突然來到我的面前對我說道,“承認吧,承認你是夏絃樂,我就告訴你孩子的下落。”

我的心在此刻是糾結的,我想要承認,可是我又不想讓鳳念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我是真的很想知道那兩個孩子的下落啊!

“你……”我張了張嘴,最終卻還是說了一句,“那兩個孩子在哪裏?”

鳳念定定的看了我幾眼,突然邪魅的笑了起來,“你看,我還是找到你了,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還是可以認出你來,所以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鳳念,你這個賤人!我狠狠的瞪着他,“既然我都承認了,那麼你告訴我,孩子呢??!”

我真的很想他們,小翩若和小驚鴻!

我還對鳳念抱着一絲絲的幻想,我想他也許會告訴我孩子的下落,可是他卻看着我輕輕的搖頭,“抱歉,我也不知道孩子的下落!”

我的心在此刻碎成了渣渣,我絕望的看着鳳念,聲音嘶啞,“你又騙我!”

鳳念突然一把將我摟在懷裏,“如果我不騙你,你又怎麼能承認你是夏絃樂呢?我找了你好久。”

我苦笑,“找我?做什麼?還是想知道魔王力量的下落?我告訴你我不知道!”

“不,不是。”鳳念連忙阻止我說下去。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啊?”我的生意都有些顫抖了,對於鳳念,我的心裏是恨着的。

“如果我說我想重新追求你,你會答應我嗎?”鳳念看着我,眼中露出一片真誠。

我的心一沉,看到鳳念眼中的真誠,我一點也感動,相反的我感到非常的討厭,呵呵,我冷笑,但是沒有說話。

鳳念真的當我是傻逼嗎?打了我兩巴掌再給我一顆糖?

騙了我的兩次,現在來說重新追求我?別鬧了,大家走這麼忙,如果鳳念不是爲了魔王力量的話,我把名字倒過來寫!

“不答應。”我冷聲的說道,我的腦袋並沒有被門擠。

鳳念扳過我的身體,然後對我說道,“我是說真的!你相信我!”

我冷冷的看着鳳念,“我也是說真的!你真當我是傻瓜麼?那麼的好騙?我上了你兩次當了,我就不會再上第一次,是你自己不珍惜的,你跟我在一起都是有目的的,我想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好談,我現在只想知道孩子怎麼樣了,我的孩子呢?”

月落不知霜華意 說道孩子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鳳唸的表情一變,連自己孩子都能殺死的人,我還能指望他什麼?

“你告訴我的孩子呢?真的死了?”我緊緊的盯着鳳唸的眼睛問他。

他的眼神裏閃過一抹哀痛,隨後說道,“孩子不見了……”

“不見了?也就是沒死?”我連忙問道。

鳳念點了點頭,臉色也變得異常的沉重起來,“四年前是沒有死的,可是現在我不知道,兩年前翩若和驚鴻在我沒有注意下走丟了。”

走丟了?我特麼現在簡直是分分鐘想弄死鳳念!什麼叫做走丟了?

“走丟了你不知道去找麼?你是神仙啊,高高在上的神仙!你又不是傻逼,怎麼可能找不到自己的孩子?”我激動的說着,連語無倫次了都不知道。

鳳念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對於我的責怪他並沒有解釋,看到鳳念這個樣子我都來氣。

“我告訴你,鳳念以前的那個夏絃樂已經死了,你不要再來找我了,就算你再逼死我一次,我也不會告訴你魔王力量的下落的。”我狠狠的說道。

結果讓我震驚的是,鳳念並沒有提魔王的事情,我就呵呵了,就算你不提,我也知道你想幹嘛?想重新利用我?沒門!

“你走吧,我一點都不想看見你。”說着我將鳳念王屋外推,結果這次鳳念沒有反抗,而是一臉深情的對我說道,“小絃樂,我一定會重新追求到你的!”

還敢叫我小絃樂,這是給你臉了?

“滾!”將鳳念推到了門口,同時我伸出了腳對着鳳唸的屁股就是一腳,隨後將門給甩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