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蕭然回到營帳的時候,看到夥伴們都已經處於修鍊的狀態,也沒有打攪夥伴們的修鍊,蕭然決定等他們修鍊結束之後再告訴他們自己的想法。

不過蕭然心中清楚,希爾所告訴自己的事情,還是暫時不告訴夥伴們為好,畢竟這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如果一個不好,可能會將夥伴們帶往深淵之路的,他可不想自己的夥伴跟著自己去調查這件事情。

蕭然心中的打算是,等到三年的軍旅生涯結束之後,自己一個人去調查這件事情,順便也能在大陸上歷練一番。

搖了搖頭,將自己腦海中的思緒甩到一旁,靜下心來好好修鍊。蕭然明白,只有自己的實力強大,才有資格去探尋『冥』的事。

—————————–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曉然在這裡祝大家度過一個愉快的節日,願有情人終成眷屬哦!各位可要好好珍惜此時陪伴在身邊的人。

另外今天也是咱們桓桓宗師的生日,祝桓桓生日快樂,學業有成!

這也算一個雙喜臨門的日子,所以曉然決定,今天會爆發,具體爆發幾更說不好,總之會讓大家滿意就是了。

求鮮花、訂閱! 要知道,『冥』的勢力可不是一般的強大,八年之前他們就擁有那麼多強者,天知道八年之後『冥』裡面會出現多少強者。

不在多想,盤膝坐在自己的板床之上,閉上雙眼,進入了修鍊的狀態。

當務之急,蕭然是想要將自己的瓶頸突破才行,進入到影武者的境界之後,自己也算是武者中不再墊底的人了。

到了那時候,自己應該也能擁有自保之力,而且還能尋找一些合適自己的武技,畢竟自己可不想沃龍他們那樣幸運,都有適合自己的武技。

自己要走的路還很長,一定要快點強大起來。

今天的事情,讓蕭然再一次的認識到了實力的重要性,沒有強大的實力,自己什麼事情也做不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蕭然就率先結束了修鍊,緩緩睜開雙眸,無奈的搖了搖頭,暗道,還是沒有突破,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達到影武者的境界。

目光環視了一圈,嘴角自然上翹,微微一笑,看到夥伴們還在修鍊當中,也好,自己先去找希爾大隊長說說請假的事情。

要是希爾大隊長同意了的話再回來告訴夥伴們也行,站起身體,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輕輕地走出了營帳。

「希爾大隊長,我是蕭然,您在嗎?」蕭然站在希爾的營帳外面輕聲的道。

沒過一會兒,低沉有力的聲音便傳了出來,「進來吧。」

聽著希爾的聲音,蕭然暗道,看來希爾大隊長已經恢復了常態了,聲音不再像昨天似的那般無力,這總是好的。

蕭然走到了營帳裡面看到,此時的希爾真的已經又恢復了往常的神態,雙眸不時的散發出一陣神采,神情上也恢復了往日的威嚴。

希爾看到蕭然進來,微微一笑,道:「說吧,來找我什麼事?」

蕭然不好意思的笑了,低聲道:「大隊長,我想請個假,不知道可以不?」

「哦?是想要回去看你的家裡人吧!」希爾笑道。

蕭然用力的點了點頭,眼中露出了思念的神色,「是的,這裡距離我們小鎮很近,我想回去一趟,看看媽媽。從小鎮出來都好幾年了,還一直沒有回去過呢!」

希爾站起身,面帶微笑的走到了蕭然的面前,看著已經差不多和他一樣高的蕭然,抬起手拍了拍蕭然的肩膀,笑道:「去吧,你是個孝順的孩子。這樣,我給你三天的假期,快去快回,畢竟咱們在這裡還有任務,得想盡辦法查到冥輝要在這裡尋找什麼才行。」

蕭然的小臉上,瞬間露出了小孩子般的神情,看到他這幅模樣,希爾感覺到此時的蕭然就連睫毛都在笑一樣。

「行了,快去吧,看你這幅興奮的模樣。如果我不給你假,說不定要在心裡怎麼問候我呢吧!」希爾笑道。

蕭然抬起手抓了下後腦,低聲道:「哪有!」

「哈哈,行了。跟你的夥伴們打聲招呼,就直接去吧,三天後回來報道就行!」希爾揮了揮手,那樣子彷彿是不願意讓蕭然在他身邊似的。


不過蕭然知道,希爾是真的很喜歡自己。同時也是不喜歡自己耽誤正事。

恭敬的敬了個軍禮,轉身出了營帳,紅色的光芒瞬間亮起,宛如一道火紅色的影子一般迅速的朝著自己的營帳方向而去。

當蕭然回到了營帳的時候,夥伴都沒已經結束了修鍊,此時他們正在吃著香噴噴的早餐呢!

看到蕭然回來,麥瞳邪興奮的站起身,大聲的道:「老大,快來,給你留飯了呢!」

「你丫的能不能小點聲,你老大能聽見,你是想震壞我們的耳朵么?」沃龍氣憤的道。

麥瞳邪義憤填膺的道:「我看見老大高興不行啊!」

蕭然看著夥伴們吵吵鬧鬧的,發自內心的高興,他發現自己現在非常喜歡與夥伴們一起生活的日子,彷彿有他們在身邊,永遠都不會不開心一樣。

蕭然來到眾人身邊,微笑道:「我要跟你們說件事情。」

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看著他們那疑惑的眼神,蕭然笑道:「這裡距離我的家特別的近,我剛才去找過希爾大隊長,大隊長同意跟我三天的假期讓我回家探望母親,我回來是和大家說一聲的,免得大家擔心。」

月夜殤點了點頭,道:「這是好事兒啊,那你快去吧!用不用我們陪你去,一路上好有個照應。」

蕭然搖了搖頭,「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想我還是自己回去吧,我會快去快回的。不過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就要麻煩你了。」

月夜殤笑道,「行了,別婆婆媽媽的,怎麼跟個女孩似的!」

沃龍一臉憨厚之色,嗡里嗡氣的說道:「你把你那蘭花指捏出來,看看到底誰像個女孩兒!」

「哈哈!」

蕭然沒有什麼收拾的,和夥伴們打過招呼之後就已經一個人出了營地,朝著小鎮的方向奔行而去,一路上他沒有吝嗇自己的鬥氣。

歸心似箭的他現在恨不得馬上回到家中,看看自己的母親過的好不好。

如果現在的大道上有人的話就能夠看到,一道紅色的身影以飛快速度在朝著谷歐小鎮的方向前進著。

兩個時辰之後,蕭然已經看到了當初他和賞月出發的地方,也就是谷歐小鎮的入口處。

兩個時辰的急速奔行,並沒有給蕭然帶來什麼負擔,畢竟那三個月的疾跑鍛體可不是白練的。

此時的蕭然看著谷歐小鎮的入口處,早已經熱淚盈眶,沒有多做停留,喘了口氣,紅色的光芒再次瞬間綻放,朝著自己家中的方向奔去。

自己的家在雙眼之中不斷的放大,蕭然已經忍不住了,這才大喊出聲來,「媽媽,媽媽!我回來啦!」

蕭然飛速的進了院子之內,當聲音傳進去之後,就聽到裡面也有一道聲音傳了出來,只是這道聲音要顯得有些蒼老。

「誰呀!是蕭然回來了嗎?」

————————-

祝桓桓生日快樂! 房間的木門緩緩地打開,從裡面露出的是白淑琴的身影。當白淑琴從走出來的時候,蕭然那激動的情緒瞬間變得獃滯了起來。

因為他看到自己的母親是那樣的美麗,雖然是一身布衣的裝扮,但卻是並不影響那絕代風華般的身姿。蕭然記得幾年前母親的髮絲早已經變得黯淡無光了,可是現在母親的髮絲卻是烏黑亮麗。

再看那精緻的容顏,雖然臉上依舊有著些許的皺紋,那是歲月留下來的痕迹。可是就算是這樣,也遮擋不住母親那傾城般的容顏。


唐宛若的相貌就已經算得上是傾國傾城了,可是與母親比起來卻依舊遜色了一些。可見母親在重新振作起來之後,身體恢復的是多麼的好了。

蕭然看著面露微笑的母親,再也壓抑不住內心思念的情感,三步並作兩步沖了上去,距離母親三米之外停了下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哽咽著喊出了內心思念不斷的稱呼,「媽媽。。。。。。」

此時的白淑琴也是激動萬分,自從蕭然離開家中以後,這幾年的時間,白淑琴幾乎沒有一日不思念自己的兒子。此時看到已經長大了的蕭然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白淑琴的眼角處早已經泛起了淚花了。

白淑琴有些踉蹌的向前走了幾步,在蕭然跪倒之時,她已經一把將兒子摟在了懷中,頓時放聲痛哭。

從小蕭然就是在母親身邊長大的,跟白淑琴的感情自然是不用多說,母子二人相依為命,一直到蕭然從小鎮走出去,母子二人才分開。

已經過了四年的時間,蕭然也從八歲大的孩子成長到了十二歲的年紀,眼看著自己的孩子已經有了大人般的模樣,白淑琴的心中此時除了母子重逢的興奮之外還多了些欣慰般的情緒。

分別了這麼久,再次見到母親,蕭然的心情實在是太興奮,太激動了。

一時間母子二人都忍不住自己眼睛裡面的淚水,彷彿是要把這四年來的思念之情全部都發泄出來一般,而他們此時的眼淚就成了發泄的宣洩口。

白淑琴看著自己的兒子,左看看又看看,像是怎麼也不夠看似的,思念多不見,蕭然已經從當年的少年成長到了魁梧的青年,臉上的稚氣早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堅毅。

輕輕的撫摸著兒子的面龐,白淑琴此時根本什麼也說不出來,眼中的神情全部都是深深的思念。作為一個母親,思念多時間的逝去,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思念,此時終於見到了兒子歸來,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蕭然依舊再放聲痛哭,終於見到母親,再母親面前自己就是個孩子,而不是二百名學員的統領,在這一瞬間,彷彿他身上的重擔全部都卸下了一般。

哭泣良久,蕭然和白淑琴的都漸漸的站起身來,此時二人臉上的淚水都已經擦拭掉了,流露出來的只有笑容,溫馨的笑容。

蕭然的情緒平復了許多。攙扶著母親,道:「媽媽,這四年多的時間,您過的還好嗎?」

聽著孩子關心自己的話語,白淑琴剛止住的淚水差點不爭氣的掉落下來,微微一笑,柔聲道:「這四年媽媽過的很好,走,咱們進屋去說。」

母子二人緩步到了房間裡面的椅子位置各自坐下,白淑琴雙手握住兒子的手,笑道:「快和媽媽講講,你這四年過了怎麼樣,都經歷了一些什麼事情?」

蕭然看著母親那好奇般的眼神,頓時心情開心了不少,立刻像個孩子一般手舞足蹈,興奮的和母親講述著這四年來所經歷的一切,從自己在去往斗神學院的路上結實了麥瞳邪開始,再到學院考核中如何擊敗學長,之後的新生交流大賽,藏書閣,還有他們現在到了軍隊中去歷練,統統的為母親講述了一遍。

當然,自己剛剛打了一場大勝仗的事情,蕭然是沒有和母親說的,畢竟那其中還是有危險存在,怕母親擔心,蕭然只是告訴母親他們這次是來到小鎮附近演戲,這才請了假回來探望的。

蕭然這一講頓時從下午一直講到了晚上才講完,這還是蕭然都是講了些主要的事情,要是仔細說的話,估計好幾天他都說不完。

眼看著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白淑琴伸出手,摸了一下蕭然的肚子,笑道:「餓了吧,媽媽給你做好吃的去,你都四年沒有吃過媽媽做的飯菜了呢!」

蕭然笑著看著母親的背影,心中一陣溫馨的感覺。自己在外面不管如何闖蕩,都不如回到家中吃著母親做的飯菜來的開心。

母親去煮飯,蕭然自己閑來無事,便盤膝坐在了床上修鍊了起來,不過蕭然可沒有入定,只是那麼有一搭沒一搭的修鍊著,此時他的心情根本就靜不下來,心中想的都是母親做的美味佳肴。

沒讓蕭然等待多長時間,一股肉香味就已經飄到了蕭然的鼻子裡面,聞到香味,蕭然的鼻子用力的吸了幾下,睜開雙眼看到飯桌上已經擺滿了自己愛吃的飯菜,頓時食指大動了起來。

在母親的陪伴下,蕭然迫不及待的開始了對美食的掃蕩。


晚飯後,蕭然回到了屬於自己的房間之內,看著房間之中依舊是一塵不染,而且擺設還是和自己臨走的時候一模一樣,似乎自己就沒有離開過家中似的。

懷著舒心的情緒,蕭然才進入了修鍊的狀態。

第二天一早,蕭然就早早的結束了修鍊,睜開雙眼,伸展了一下身體,他突然看到了自己小的時候傑瑞鎮長發給他們的木劍,蕭然的心頓時活了起來。

和白淑琴匆匆的打了個招呼之後,變提著木劍向著後山的方向跑去,一路之上都沒有釋放自身的鬥氣,完全是憑藉著體力在奔行著。

看到那柄木劍,讓蕭然想到了自己以前天天早上都去後山為母親採藥的情景,當然還有在後山之中和唐宛若第一次相遇時的情景。這才有了讓蕭然再次登上小鎮後山的心思。 再次來到了小鎮的後山之上,蕭然看到這裡的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依舊是厚厚的積雪,和那些自己曾經採摘過的草藥。

看到這一些蕭然發自內心的笑了,環境雖然一樣,但現在的自己卻已經不在需要這些東西了,用物是人非來形容似乎也是可以的。

漫無目的在後山之上走著,不知不覺的蕭然來到了當初和唐宛若相遇的地方。來到這裡,蕭然頓時想到了那處那個滿身泥土的小女孩兒。

小女孩兒看上去只有七、八歲的樣子,身形十分纖弱,有著一頭淡藍色的長發,長發看上去散發著絲絲的光澤,能看出來平時女孩兒對自己的長發似乎很是在意的。身上的布衣已經沒有了它應有的乾淨了,衣服上有很多沾上泥土的地方,至少還有幾處破損的地方。雖是摔倒在地,但她還保持著清醒,正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但看那樣子卻是十分困難似的。

蕭然快步上前,一把扶住她,驚訝的道:「你怎麼了?」

小女孩兒似乎也是一驚,身體下意識的動了動,側頭向他看去。此時,蕭然才看清楚這小女孩兒的樣子。

漂亮的小臉蛋上沾染了不少泥土,嘴角處,還掛著一縷血絲,儘管她的樣子十分狼狽,但卻依舊很容易給人驚艷的感覺。但她雖然長得很美,可是眼眉之間卻充滿了倔強,驟然與她的目光對視,蕭然都以為小女孩兒在怪他多管閑事呢!


看到蕭然,小女孩兒似乎也是吃了一驚,但不知道是不是蕭然的親和力足夠強大,很快她就平靜了下來。

「你沒事吧?」蕭然再次問道。

小女孩兒勉強張開了嘴說道:「有壞人追我,馬上就會感到。哥哥,救我。」

。。。。。。

曾經發生的一切都在蕭然的腦海之中回放了一遍,想到當初自己遇到的小女孩竟然是如今陪伴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的唐宛若時,蕭然的眼中充滿了憐惜的神情。

抬起手看著手指上的那枚炎陽戒,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微微一笑,道:「等著我,再過幾天就回去了。」

正在這時,蕭然的心中突然一動,腦海之中彷彿有個聲音在呼喚這自己,而且那個聲音彷彿就在這後山之上似的。

這樣一個變化剎那間讓蕭然起了防範之心,在他的心中,這後山之上是很少有人來的,就算是有人來到這裡,那麼也是一些小鎮上的普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